就爱听书 - 其他小说 -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霸将镇城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霸将镇城

        “此话言之尚早,你们怕是不知,过了这云霞古道,即是云霞关,那云霞关守将可是霸将拓跋玄武。霸将拓跋玄武,位列地榜三十一,乃真正的半圣之下第一人,待这位狂君,击败了霸将,再说半圣之下无敌也不迟。”

        忽然,有人开口道,粗粝、反驳的声音,在满是感慨、赞叹的玉京楼内,显得格格不入。

        可众人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是实话。

        地榜排名,只论实力强弱,不说境界高低,大致可以分为上、中、下三榜。

        上榜者,乃地榜前三十,尽为半圣境界,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高手,圣人不出,无可争锋;

        中榜者,乃地榜中三十,大都是大真人、大宗师,虽不能与上榜那些妖孽相提并论,但亦是江湖中的风云人物;

        下榜者,乃地榜后四十,境界大都以真人、宗师为主,也有部分大真人、大宗师,亦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天骄高手。

        而位列地榜三十一的拓跋玄武,虽然只是大宗师,可境界已无限接近半圣,实力更在寻常半圣之上,被誉为半圣之下第一人。

        虽说这天下之大,江湖之深,高手如过江之鲫,浩如烟海,数不胜数,天地人三榜亦不可能囊括天下所有高手,这半圣之下第一人多多少少有些夸大之嫌,但仅就地榜之上的高手排名而言,拓跋玄武这半圣之下第一人,确是实至名归。

        因为这半圣之下第一人的名号,是拓跋玄武实打实打出来的,其曾以一敌五,在五名半圣的围攻下,杀二伤三,全身而退,天下震惊。

        所以,如果叶青想成为半圣之下真无敌,那么拓跋玄武,绝对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儿。

        “那你说,霸将会与狂君交手吗?”一人看向那名说话的粗犷男子。

        “王不见王,王即见王,必有一战。”粗犷男子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动作优雅,和粗犷的相貌形成鲜明的对比。

        “霸将好战,确实有可能与狂君一较高下。”有人附和道。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粗犷男子肯定道:“你们可能不知道,锦衣侯赵长命和霸将拓跋玄武乃是好友,且两人曾一起并肩作战,平定过桓侯之乱。”

        “朋友被杀,战友被杀,你们说,霸将会袖手旁观吗?”

        闻言,众人沉默不语,霸将此人睚眦必报,护短霸道,曾有一名抱剑山的弟子误杀了拓跋玄武手下的一名亲兵,拓跋玄武一怒之下,率领三万霸武军,生生将抱剑山上下一千三百余人,屠戮殆尽,鸡犬不留。

        因此,若按照粗犷男子所言,霸将不仅会与狂君一决高下,更甚至会不死不休。

        “霸将、狂君,必有一战,胜者生,败者死。”

        粗犷男子眺望着窗外的天空,眼神悠远,似跨越悠悠白云,万里山河,落在那座雄关之上:“可能,现在,战斗已经开始了。”

        ……

        云霞关,乃魏国西北方的雄关之一,因临近云霞古道而闻名,因霸将拓跋玄武而出名。

        因为,拓跋玄武来之前,云霞关只是一座普通的关隘,更是最混乱的地方之一,帮派林立,势力繁多,争端不断,混乱不堪,将整个云霞关搞得乌烟瘴气。

        拓跋玄武来了之后,二话不说,以雷霆霸道、犁庭扫穴之势,将云霞关内外的所有帮派势力,诛杀殆尽。

        那一日,拓跋玄武亲自带头,杀得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殷红的鲜血,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竟似染红了半边天。

        自那以后,云霞关再无帮派势力,亦再无争端杀伐,拓跋玄武以霸道强势的手段,在短短数月时间内,就将云霞关打造成了一座令行禁止的军镇,更只用短短数年,就训练出了一支骁勇善战的霸武军,平叛除妖,镇压诡怪,无往不利。

        凭借这些功绩,拓跋玄武被魏帝授予玄武将军,位列三品,统率五万霸武军,乃魏国最年轻、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而霸将之名,则是江湖人对拓跋玄武的称呼,因其行事霸道强势,又是一军将领,故江湖人称霸将。

        所以,在这云霞关,拓跋玄武就是天,就是王。

        高高在上的天,说一不二的王。

        此时,这位云霞关的天,云霞关的王,就坐在云霞关最高的烽火台上,面前放着一缸酒,一头牛。

        酒是魏国最烈的九日酿,一滴就能让普通人醉上三天三夜,但拓跋玄武面前,却有满满的一大缸。

        牛是魏国最大的龙山牛,牛大如山,一条腿,就足够二三十人数天的食物,可是拓跋玄武面前,却摆着完整的一头。

        然后,就见拓跋玄武一口牛,一口酒,仅仅半盏茶的功夫,那一大缸九日酿就已见底,那大如山丘的龙山牛,就只剩骨头架子。

        吃饱喝足之后,拓跋玄武起身,打了声饱嗝,声如春雷阵阵,久久不绝。

        拓跋玄武的身材并不高大,体型也并不魁梧,当他坐着时,宛如磐石一般稳重不移,而当他站起来时,便如一座雄关,起于平地,屹立苍茫,巍不可攀,高不可及,就如那巍巍云霞关。

        这一刻,云霞关如拓跋玄武,拓跋玄武就是云霞关。

        “取我弓来……”

        站起身子的拓跋玄武,一挥手,声音粗犷狂野。

        片刻后,只听得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九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缓缓行来。

        那九名魁梧大汉,身高丈尺、赤裸着上半身,胸口纹着吞日神兽,气血壮烈,仿若熔炉。

        这九人,是拓跋玄武的亲卫,都身怀诡怪血脉,力大无穷,寻常千斤万斤之物,在其手中,宛如鸿毛。

        可是此时,这九名大汉,却步履沉重,大汗淋漓,仿佛抬着万钧大山一般。

        不过,他们抬的不是万钧大山,而是一个弓架,弓架之上,放着一把金色大弓。

        只见那把大弓,通体金黄,六尺长短,弦若五色,简约而不失华贵,神秘而不失威严。

        金色大弓的旁边,则放着十根箭矢,箭矢赤红无瑕,仿佛火焰铸就,散发着灼热恐怖的气息。

        无论是金色大弓和赤红箭矢,一看都非凡物,所以只是短短十数丈的距离,九人却生生走了小半盏茶的功夫。

        当九人抬着金色大弓和赤红箭矢,行至拓跋玄武身前时,已然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几若虚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