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其他小说 -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只手摘落日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只手摘落日

        “射日神弓,落日九箭……”

        叶青看着从天而降的九轮大日,神色平淡。

        据传,霸将拓跋玄武有力、戟、弓三绝。

        力指的是力气,拓跋玄武天生神力,力大无穷,搬山挪岳,截江断流,翻手之间;

        戟指的是霸王戟,其霸王戟法霸道绝伦,宛如霸王在世,气势无双,无可匹敌;

        弓指的是射日弓,射日弓乃是天灾级诡器,相传乃是以亘古级诡怪三足金乌的骨骼炼制而成,弓内蕴含太阳真火,配合拓跋玄武所修炼的落日箭法,箭出如日落,天地俱灭。

        相传,当年拓跋玄武平定桓侯之乱时,于百里之外,持射日弓,射出六箭,箭出犹如六日坠落,覆盖方圆千里,山崩地裂,五万桓侯叛军生生被烈火烧成灰烬。

        而六箭六日,并非落日箭法的极致,落日箭法中最厉害的绝招,名曰落日九箭,九箭齐出,九日齐坠,宛如上古神人,射落九阳,天崩地裂,山河同悲。

        显然,空中那九轮坠落的大日,正是传说中的落日九箭。

        “还真是看得起我?”

        叶青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当初对付五万桓侯叛军,拓跋玄武也仅仅射出了六箭,而现在为了对付他,拓跋玄武竟然九箭齐射,使用了落日九箭,足见对他的重视。

        当然,除了重视,还有试探与逼迫。

        试探他能不能以一己之力,接住这九箭。

        逼迫他不能躲,不能避,而是必须直面这九箭,挡住这九箭。

        为此,拓跋玄武不惜以荒原上那无数人命为胁迫。

        这落日九箭,覆盖方圆百里,威力甚大,如果他不接招,如果他不挡住这九箭,那么这百里荒原,会于瞬间化作火海,百里荒原上的所有无辜之人,皆会灰飞烟灭。

        所以,如果他不想牵连无辜,不忍见那些无辜之人因他而丧命,他就必须挡住落日九箭。

        拓跋玄武这么做的目的,或许很简单,一是试探他的深浅,二来是为了消耗他,甚至重创他。

        毕竟,拓跋玄武的落日九箭,威力可怖,想要凭一己之力挡住落日九箭,绝非易事,甚至于在挡住这九箭的同时,还需要护住那些无辜之人免受余波的伤害,殃及池鱼,就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在拓跋玄武想来,叶青纵然能挡住这落日九箭,就算没有重伤,亦消耗甚剧,无论哪个结果,对他而言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当然,拓跋玄武这个阴谋的前提是,叶青会在乎这些人的生死,如果他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那么这个阴谋便是枉费心机。

        他不清楚,为何拓跋玄武就这么笃定他一定会救这些人,一定在乎这些旁人的死活,亦或者拓跋玄武只是在用人命来赌他的人性,但不管怎么说,拓跋玄武赢了。

        他虽然不是什么舍己为人的古之圣贤,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却也不愿意因自己之故,从而殃及无辜之人。

        这是他身为人,最基本的底线。

        所以,纵然知道这是拓跋玄武的阴谋与陷阱,他却不得不主动踏进去。

        当然了,他敢踏进去,自也有自己的底气与依仗。

        那就是他的实力,就是他的拳头。

        任何阴谋诡计,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任何陷阱算计,在他的拳头面前,都脆弱不堪。

        所以,面对从天而降的九轮大日,叶青负手,踏步而起,上九霄。

        忽然,荒原上那些四处逃窜、惊慌失措的商人、护卫,觉得天空暗了下来,既不复先前的耀眼,也不复之前的炽热。

        就仿佛从炎炎盛夏,忽然到了清爽深秋。

        而当他们抬起头,看向天空时,就看到一个人,踏步上九霄,一步一步向那九轮大日走去。

        在九轮煌煌大日之下,在那毁天灭地的气势之下,那个人,是那般的渺小,是那般的孱弱,仿佛微尘,又似蝼蚁。

        可是,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固,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定,每一步都走得无畏无惧。

        人如蝼蚁渺似尘,我心无惧九天低。

        更令众人震惊的是,那个人,每迈出一步,那漫天耀眼夺目的光芒,就黯淡一分。

        那个人,每登高一寸,那满天炽火烈焰,就倒卷一丈。

        远远望去,就仿佛有神人只手擎天,遮掩了那万丈光芒,托起了那万里烈焰。

        神人登九天,天地只手间。

        所以,天暗了,亦凉了。

        慢慢的,天地如两分,万丈高空之下,清凉如秋,晦暗似晚,而那万丈高空之上,光明至极,金焰翻滚,炽烈灼热,宛如两个世界。

        而这一切,皆因一人,亦只因一人。

        而当九轮大日,愈来愈近时,空中那负手而立之人,亦停下了脚步,而后缓缓抬起手,五指合拢,举拳向天。

        举拳向天阙,我意摧日月。

        这一刻,百里荒原之上的所有人,只觉心神战栗,脸色苍白。

        然后,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中,那漫天光芒,寸寸湮灭,那熊熊金焰,缕缕溃散,而那九轮煌煌大日,仿佛玉盘,亦于刹那碎裂。

        在九日破碎的一瞬,天地顿时晦暗无光,可旋即,那晦暗无光的天穹,便被一拳洞穿,无穷金光漫涌而下,洒落人间。

        晦暗无光的荒原,复又慢慢恢复了光明。

        不过这次,没有耀眼刺目,没有炽烈灼热,有的只是清亮与温润,人间有春光。

        “我们……活下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久久无言,心中陡然生出无限的喜悦和美好。

        只是当他们想起那个赠予他们希望,赐予他们生机的身影时,才赫然发现,那个宛如神灵一样的人,已然无踪。

        ……

        “嗯,还不错。”

        云霞关上,拓跋玄武收回目光,抹了抹嘴巴,站了起来。

        而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一道人影忽从天而降,落在云霞关前的大地上。

        “轰隆……”

        大地轰鸣、碎裂,恐怖的气浪掀起百丈高的碎石沙尘,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整个云霞关震颤作响。

        反观云霞关上的拓跋玄武,却不为所动,只是单手提起酒缸,将其中的九日酿一口饮尽。

        随后,拓跋玄武将手中的酒缸掷出,酒缸砸入碎石烟尘,平地起惊雷,漫天碎石烟尘,如遇高山堤岸,倒卷而回。

        旋即,倒卷而回的碎石烟尘,复又与冲击而出的碎石烟尘相撞,激荡起万般轰鸣,声势骇人。

        烟尘狂风,足足持续了数十息时间,方才慢慢平息,显露出云霞关上的拓跋玄武以及云霞关下的……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