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历史小说 - 一品布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常家枪法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常家枪法

        将一个轻骑卒砸死,常霄才皱眉回头。在他的身边,三千余人的卖米军,迅速聚了过来。

        “统领,是蜀人的援军。”

        常霄昂起了头,看了看前方,又看了看左右。西蜀的白甲骑,已经被杀得步步后退,再也逞不了威风。当然,死去的步卒甚多,甚至还有近千人卖米军。

        至于后面赶来的西蜀轻骑,同样死伤过半。

        如这个代价,于北渝而言,已经算得不错。自家小军师计谋有方,阻马而围,才有了第一场的威风。

        “常统领,蜀人退了。”

        常霄眼睛发冷。他巴不得再带人,将那些白甲骑杀个干净,但现在,西蜀的援军,已经快冲到了近前。

        不仅是狼族的骑军,更有一支古怪的西蜀步卒,背着大盾,步步紧逼。

        “听人讲,西蜀的狼族晁义,亦算天下名将。”常霄笑了笑,“并非是轻视,但在我看来,西蜀名将之说,除了定州陆休,余者皆是泛泛。”

        “统领,蜀人要围过来了……”

        “莫惊,我燕州弓骑也该到了。战事在前,若能拖住一些时间,是再好不过。左右,副统领杜巩那边,还没杀死卫丰。”

        “蜀人如何答应,必然要整个杀来,但将军放心,我等除了三千卖米军外,还有近两万的步卒。先前的时候,尉迟定和胡贯那边抵挡不住,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来。若加到一起,我等还有近四万人,无忧矣。”

        “骑军太少,终归是劣势。”常霄半眯眼睛,“先前拿住的蜀人俘虏,共有多少?”

        “约莫四五百,其中有一个叫鲁当的小将,先前跟着蜀骑杀来被俘。据说,是西蜀破陵将军鲁雄的舍弟。”

        “鲁雄?”

        “西蜀与东陵打仗时,留在东陵内应的蜀将。”

        “甚好,将这些人取来,置在阵前。”只说着,常霄勾着手,将手里的短锤放下,又从旁抓了一柄梨花枪。

        “统领这是……”

        “以战俘为子,吾常霄,欲与蜀人斗将!”

        “战事已开,厮杀正烈,蜀人如何会答应。”

        “无非是拖延时间,等我燕州弓骑。蜀人不答应,那便将那些被俘的蜀人,当着面一个个地砍了。”

        提了枪,常霄声音不变,“诸位袍泽,便在此地替我掠阵。内城常枪,吾常霄,亦有六七分的本事!”

        只说完,常霄再无犹豫,单人一骑,面色清冷地往前踱去。

        “统领万万不可,小心蜀人的阵斩!”

        “袍泽之谊,若晁义罔顾,便是杀了蜀人的士气。若是如此,吾常霄即便一死,能击破敌之士气,又有何妨!”

        “姓常者,无匹夫!”

        单人一骑,常霄停马在阵前,垂下累赘的厚甲,枪指前方,发出声若惊雷的怒吼。

        “内城常家,卖米军大统领常霄,欲与尔等斗将!若不敢接,便做狗夫抱头,速速离开!”

        ……

        踏。

        晁义勒停战马,皱着眉头,沉默地看向前方。在后边不远,几乎同行而来的三千虎步,亦是缓缓停下。

        若是普通的斗将,晁义只会当面前的卖米军统领,是个傻憨,直接大军冲去,杀个七零八落。

        但现在不同,在北渝人的阵前,数百人的蜀卒被推了出来。

        “晁将军,是我西蜀七英的鲁当小将。”

        晁义面容发冷,隐约明白了北渝人的意思。斗将,不过是拖延时间。但若是不斗,这些作为彩头的被俘蜀卒,只怕要被一个不剩地杀光。

        “晏雍兄弟,你怎么看?”晁义转过目光。

        皱着眉,晏雍想了想开口,“晁兄,若不斗将,北渝人便要杀俘,杀我西蜀一波士气。”

        袍泽之谊,向来是西蜀军伍的魂。

        “前方不远,卫丰将军尚在苦战。我等要杀过去,这些北渝人同样不好对付。但若是说,斗将一赢,不仅能救回俘虏,更能反其道而行,挫败北渝人的士气。”

        “我听说……晏雍兄弟在西域,力拨千斤,挑翻了那头傻虎的战马。”

        晏雍点头,“取巧罢了。”

        晁义叹着气,“这种时候,我突然很想那头傻虎。此时若有他在,斗将几无悬念。”

        “晁兄,便让我晏雍——”

        “晁将军,余当豹愿出战!”

        没等晏雍说完,这时,蜀阵中一骑虎背熊腰的人影,迅速奔了出去。

        斗将之功,若能阵斩敌将,几乎与先登无二。自然有人愿意,去赴死一搏。

        只说了句,羌将余当豹已经拖着狼牙锤,呼啸着冲出了阵。

        晁义面容沉默。

        西蜀诸将,数他和老余当王的关系最好。这余当豹,是老余当的第四子,素有武勇,但愿不要出事才好。

        ……

        “来者何人!”赤着上身,常霄勒着缰绳,冷声开口。

        “西蜀余当豹,来取尔的首级!”

        “如你所想,能挑了本统领,西蜀俘虏,皆可一并交还。”常霄大笑三声,打了缰绳,夹了马腹,也同样冲了出去。

        他并非是傻子,早就打听到,那位西蜀的虎将军,并未在北面随军,若不然,他如何敢作斗将之事。

        马蹄碾起阵阵尘烟,二骑错身之时,开始第一个回合的接刃厮杀。

        “呀呀呀!”余当豹抡起狼牙锤,从侧往常霄砸了过去。

        常霄淡笑,一个回手戳枪,戳在狼牙锤上,“铛”的一声,将怒叫的余当豹,震得人马摇晃。

        “渝贼!”余当豹稳住身子,刚要调转马头,准备再战。

        却在这时,一点寒芒掠过余光,等他扭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位北渝敌将,已经迅速奔马而来,梨花枪凶狠刺出——

        嗝。

        手里的狼牙锤落地,余当豹咳血坠马,死在了血泊中。脑袋之上,已然被戳出一个血窟窿。

        “杀你一介庸武,吾常霄,并未有丝毫欢喜。”

        回了枪,常霄扯起缰绳,踱着马蹄回到阵前,挑衅地重新看向前方。

        “西蜀,可有一战之将!吾的常家枪法,渴血久矣!”

        常霄怒吼扬枪,直指蜀阵的方向。

        在他的身后,数不清的北渝将士,皆是怒吼连连,止不住地高声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