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历史小说 - 大明:老朱,咱说好的不急眼!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瑞雪兆丰年,融化和导热!

第二百二十四章 瑞雪兆丰年,融化和导热!

        “苏师,成功了吗?”

        朱标小跑过来,相当兴奋的问道。

        苏璟点点头道:“没错,成功了。”

        这高碳钢的强度,比起正常的铸铁,强上了太多。

        朱标从苏璟的手里拿过钢管,刚才的爆炸他是看的很清楚的。

        之前的火铳试射,几乎等同于炸膛了。

        但现在这根钢管,竟然没什么变化,明明厚度差不多。

        “苏师,您是怎么做到的?”

        朱标好奇的问道。

        苏璟拿起一把黑色的石墨黏土道:“很简单,就是这个了。”

        “墨泥?”

        朱标疑惑,虽然此前他就知道苏璟寻找石墨矿是为了炼出更高强度的铁来,但具体是什么原理,他还是不清楚。

        苏璟笑着说道:“没错,石墨的主要成分是碳,炼铁的过程中,加入碳,可以增加其强度。”

        “不过具体的比例,为师还得再仔细试验。”

        苏璟并没有止步于此,虽然刚才的爆炸实验很成功,但钢管还是有问题的。

        高碳钢强度高,不过耐震性就稍差了。

        而火器在使用过程中,爆炸就会产生剧烈的震动。

        所以,这仅仅只是开始。

        “学生明白了,那苏师还要在莱州府呆上一段日子了。”

        朱标说道。

        苏璟点点头道:“没错,看这情况,今年的年关,大概是赶不回去了。”

        大雪已经开始下了起来,温度也不断的降低。

        这时候赶路回去,勉强可行,再过几天,怕是马都走不动道了。

        所以苏璟的打算是,干脆在这莱州府过冬。

        等明年开春,天气转暖了,再回去。

        反正回了溧水县,也是一个过年,没必要冒险。

        上辈子苏璟还是在山东过过冬的,老冷了。

        这要是赶个马车提溜的回去,怕是会冻死在半道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不了明年再回。

        朱标稍稍沉默,苏璟看了一眼朱标道:“怎么,想家了?”

        朱标摇头道:“没有,能和苏师在一起,在哪里过年都一样。”

        苏璟笑笑道:“等明年开春,你就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吧。”

        朱标跟着自己的时间已经相当长了。

        只不过,听到苏璟这话,朱标脸色顿时变了。

        “苏师,您这是不教导学生了吗?”

        朱标十分紧张的问道。

        “嗯?”

        苏璟诧异的看向朱标道:“牛懿,你想什么呢,为师可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导给你的。”

        “不多说,再学个三年是不过分的。”

        这光九年义务教育的内容,苏璟精简点教导,就差不多三年了。

        朱标的天赋没有朱橚那么夸张,但也不差。

        苏璟可不想半年就结束自己的教导。

        这可是培养大明的科学萌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责任。

        “苏师太谦虚了,三年学生肯定学不完。”

        朱标脸上露出了喜色。

        “好了,你来了这么几天,还没给家里写过信吧,抓紧写一封报个平安,再过几年,怕是信就传不出去了。”

        苏璟摸摸朱标的脑袋道。

        苏璟自己是孤身一人,无所谓的。

        不过朱标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家过年了,报平安还是要有的。

        “嗯,苏师,学生这就去写。”

        朱标立刻点头,转身回到屋里就开始写信了。

        青州府的事情,朱标全都有记录,比之贾绍祖还要更详细。

        朱标自然是要全部写上,还有苏璟试验新式炼钢法的进度以及成功。

        还有那个肥皂,朱标将制作方法和用途都写上了,因为制作很简单,就没带实物了。

        最重要的是,此刻朱标手边的那一份唯物辩证法内容。

        这些日子,苏璟整日在炼钢,而朱标则是思考着唯物辩证法。

        对于他而言,这东西有些太过于深奥了。

        不,应该说,在这个封建王朝的时代背景下,这些东西,还太过于超前了。

        本身苏璟就是一知半解的将自身的理解灌输给了朱标。

        已经是经过一次稀释了。

        朱标自我的理解,又是一次稀释。

        他犹豫了好一会,决定还是暂时不将这些内容写到信里了。

        毕竟,这些东西,他自己连略知一二都没能达到。

        这一封信,朱标足足写了一个时辰。

        至于送信,朱元璋是知道苏璟目的地的,莱州府早有人接应。

        而此刻的莱州府驻军之中,沐英已经教导鸳鸯阵数日了。

        作为朱元璋的义子,又是一直在军队中磨练的沐英,也被许多将士所熟知。

        “这狼宪的用法,切忌单打独斗,阵型很重要,绝对不能乱。”

        沐英手握狼宪,将阵型摆好,朝着周围的一众军士边演示边讲解。

        军士们学的也很认真,因为他们清楚,这是对抗倭寇的。

        做做样子的话,那么明年就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哪怕是天寒地冻,也没有一个人叫苦。

        这大明建国初期的军队,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是相当不错的。

        大雪纷纷落下,冬天终于到了。

        小院内,苏璟也罕见的没有炼钢。

        因为他已经将各种含碳量的钢都炼了一遍,数据也都有了。

        在这里,他并未打算直接制作火铳。

        主要是明年一开春就回去了,没必要搞那么多设备。

        而且,自己在这里租的院子,一直试验,爆炸不断,都被官军检查过好几次了。

        也就是现在快过年了,鞭炮很多,苏璟这边动静虽然大,但也没搞出什么危险来。

        “这天寒地冻的,真冷啊!”

        苏璟披上了马皇后送他的斗篷,其实就是朱元璋以前用的老斗篷。

        别看是老斗篷了,但马皇后缝补的很仔细,里面的棉花也是填的新的,防寒效果很好。

        裹上斗篷,明显感觉就没那么冷了。

        朱标亦是穿上了御寒的衣物,陪着苏璟在门口烤着火炉。

        “瑞雪兆丰年,这是个好兆头。”

        朱标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脸上满是喜色。

        百姓好,朱标就高兴。

        苏璟笑道:“百姓都知道瑞雪兆丰年,那牛懿你知道为什么瑞雪之后,能有丰年吗?”

        对于百姓来说,瑞雪和丰年,就是两种有联系的现象。

        总结之后,得到了瑞雪兆丰年这句谚语。

        但其中的深层联系,百姓并没有了解的那么清楚。

        朱标想了想说道:“因为大雪冻死了病虫,同时雪也是水,开春融化了之后,等于灌溉了土壤。”

        和苏璟也学了不少时间了,朱标的回答更倾向于科学的解释。

        “说的还算有道理,但大雪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你没提到。”

        苏璟淡淡道。

        大雪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可让朱标疑惑了,自己说的还不是重要作用吗?

        “学生不懂,还请苏师指点。”

        朱标虚心的问道。

        苏璟笑道:“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大雪能够保暖,在种植上,土壤温度是很重要的,要是形成了冻土,庄稼就很难生长了。”

        大雪保暖?

        听着苏璟的话,朱标只觉得十分的诧异。

        雪是冬天才有的东西,和冷那是绑定在一起的概念。

        雪又怎么会保暖呢?

        “苏师,学生不明白。”

        朱标摇摇头道。

        这方面的物理知识,朱标并不知道,苏璟也没怎么提到过。

        “哈哈,不明白,那我问问你,你觉得棉衣为什么能保暖?”

        苏璟笑着问道。

        朱标回答道:“因为棉衣很厚实,寒冷就被挡在棉衣的外面了。”

        很符合直觉的回答。

        苏璟说道:“挡住寒冷用的不准确,事实上,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水的三态变化吧。”

        那是苏璟一开始将朱标引入物理折扇大门时说的东西。

        “学生当然记得,水有三种状态,常见的是液态,也就是我平常所喝的水,而气温达到零度以下时,便会凝固成为冰,冰就是水的固态,若是降水加热至沸腾,水就会蒸发,形成白色的水蒸气。”

        朱标立刻就将苏璟当时讲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他是真的很认真的将苏璟教过的认知都记了下来。

        苏璟点点头道:“很好,那冰变成水的过程,其实本质是什么?”

        朱标立刻回答道:“融化,吸热融化。”

        苏璟笑道:“没错,吸热,冰变成水是在吸热,吸热就是将热量吸收,反过来水变成冰是凝固,凝固是放热。”

        “冰和水温度上的差异自然是不用说了,那这寒冷与否,本质其实就是热量的传递,你能明白吗?”

        苏璟停顿了一下,给朱标一点思考的时间。

        他还记得前世看某档综艺的时候,某个艺人对于这保温保冷怎么就理解不过来。

        竟然认为冰棍裹上棉被就会加速融化。

        那其实就是对于冷热本质的不理解。

        好在朱标身为大明太子,脑子方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很快朱标便点点头道:“苏师,学生懂了,棉衣之所以能够保暖,是因为棉衣阻隔了我们自身的热量向外传递,我们的体温维持在棉衣内,自然就感到暖和了。”

        孺子可教啊!

        苏璟看着朱标,微微点头道:“非常好,理解了这一层之后,我们再看,棉衣作为一种介质,能很好的阻隔热量的传递,所以冬天都用棉衣来御寒。”

        “不过,牛懿你注意过没有,棉衣总是新的最保暖,棉被也是,冬天快到的时候,弹棉花的匠人便开始走街串巷,百姓们将自己的棉被拿出来,将棉被里的棉花重新弹一下,这样做成的棉被更加的保暖。”

        这个生活小现象,朱标一时间还真没想到。

        因为他是太子,太子之前是世子,自记事起,家庭条件都很好。

        这种生活化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常见的。

        不过倒也不是一点没有。

        至少弹棉花这事,宫里冬天是会统一做的。

        朱元璋在生活上,不算奢靡。

        “的确,弹过的棉花,再做棉衣棉被更加的暖和。”

        朱标点点头,但神色间多了一抹疑惑:“为什么呢?”

        如果棉花就能保暖,弹只是物理变化,并没有增加什么,怎么就让保暖效果变好了呢?

        苏璟看着疑惑的朱标,说道:“来,牛懿,你举起手,将手掌掌心相对,然后慢慢靠近,记住,不要合在一起。”

        朱标随即跟着苏璟的话语,将双手做出了合十的动作,但掌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感受到什么没有。”

        苏璟问道。

        朱标回答道:“热!苏师,学生能感觉到,双手中间在发热。”

        “没错,人体就是这样的,不断的散发着热量,而空气也能作为热量传播的介质。”

        苏璟说道:“而弹棉花,其实就是将棉花变得蓬松,蓬松的棉花中间会出现大量的气孔,其中的空气就多。”

        “而在我们常见的物质之中,空气这种介质的导热性,其实是比较差的,也就是传递热量的能力弱。”

        “所以,棉花越是蓬松,做出来的棉被棉服保暖效果就越好,一切都是因为空气的缘故。”

        “那么大雪的保暖效果,也是同样的道理,雪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一起,十分的蓬松,空气很多,也就很好的保证了热量的不流失。”

        “这就是大雪保温的秘密,不过若是将雪夯实的话,保温效果就要差上很多了。”

        苏璟随手抓起一堆雪,用力一捏,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小雪团。

        朱标也蹲下身子,双手捧起雪,凑到眼前仔细的观察起来。

        果真和苏璟说的一样,雪是蓬松的。

        仅仅是一场雪,苏璟所讲述的知识,都让朱标震撼不已。

        “不对啊,苏师,按您的说法,这大雪保温,那土里的病虫,不应该也被保护下来了吗?我之前说虫子被冻死,您并没有说不对啊!”

        朱标又生出了一抹疑惑,他不是只会听讲记忆的呆板学生。

        苏璟笑道:“这不是很简单么,到了春天,雪会融化,融化吸热,土壤的温度会迅速的下降,土壤里的虫子不就被冻死了,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就是这个道理。”

        竟然又回到了融化的知识点上了。

        朱标看向苏璟,眼神中满是震撼和钦佩。

        他朝着苏璟躬身道:“学生受教。”

        苏璟摆摆手道:“搞这些虚的干什么,你有没有真的学会,还不一定呢。”

        “这样,给你出个题,运用这空气保暖的原理,烧出一批坚固保暖的砖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