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科幻小说 - 女武神成长观察日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露出马脚的阴谋(终)

第二十章 露出马脚的阴谋(终)

        “6号、7号,情况如何?over。”

        耳机里传来了赵志成的声音,看来7队的5人已经解决掉了所有人狼。

        “让黄鸣义和另外两个人跑了,over。”

        “卧槽,竟然是他?行,你等我们过去。”

        a级通缉犯黄鸣义,组织干部「七人众」之一,精通空间类法术和结界术的精神能力者。因空间法术前期准备和吟唱时间较长,他一般不出现在正面战场,大多是在黑暗中为组织奔波效力。

        十多分钟后,12队的支援赶到,还开来了一辆救护车紧急安置伤员。

        伊廷邪将少女放到了担架上,等着李氏姐弟到来。

        赵志成安置好伤员走到他面前,犹豫的样子全然没有之前的张狂气势。

        “这次……多谢了。”

        他说得别扭,伊廷邪听得也有些不自在。

        少顷,他轻叹一口气,点起一根烟道:“小事,都是同学。”

        也许是这一声“同学”刺激到了赵志成,他一咬牙干脆把心里话全说出来了。

        “说实话,伊廷邪,我是真的嫉妒你。你家世好,天赋好,无论是学校还是实训营你一直都是第一,想当年你们三人组在新人里简直是如日中天。”

        “可现在呢?一个脱离政府成了赏金猎人,一个为了女人变成那副样子,而你每天都浑浑噩噩、不求上进。对,说起来也不止是郑慕,你们都是因为女人……”

        这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了吧?原来队长是个傲娇啊……一旁的2号汗颜。

        伊廷邪没有接话,沉默地吐出一个烟圈。

        赵志成见状,对此也不再多说什么,他话锋一转道:“你不觉得最近情报局的信息越来越不准确了么?”

        伊廷邪眉头一挑,表示出听下去的兴趣。

        “拿到这个走私任务的时候,我向上追溯过情报源头,他们甚至不知道货品来源,究竟是海运、陆运或是黑市倒卖而来,所以我留了个心眼。”

        “你的意思是……有内鬼?”

        “我早有预感要出事,不然我为什么非要指定你来,还让你们跟我们同一时间到现场?我不能拿那么多弟兄的性命开玩笑啊。”

        敢情我就是你的心眼啊?

        难怪把我们安排在那么远的地方,就是怕我们也被卷进埋伏或者阴谋中,无法第一时间进行支援。

        伊廷邪想起了最近几次任务里吃的瘪,他猛吸一口烟恶狠狠道:

        “情报局那群吃干饭的,老子这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祖祖躺在担架上感到有些困倦,她费力地拖着两条废了的腿换了个姿势侧躺着。

        因为她的动作比较大,医用担架发出了“吱噶”的声响,引起了两个男人的注意。

        “这小姑娘……”

        赵志成当然不会真的认为她是伊廷邪的心上人,且不说有五年前那件事情在先,谁会让自己喜欢的人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哦……”伊廷邪犹豫了下说道,“我徒弟。”

        之前,他让少女在外别叫他师父并非有意想隐瞒。只不过,当他伊廷邪的徒弟,麻烦事绝对不会少,起码在最开始的时候。

        但他知道赵志成这人主打的就是一个嘴贱,心倒是不怎么坏。

        而且,他是个合格的队长。

        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到自己这半个徒弟。

        赵志成吃惊道:“你真的已经想通了?”

        “烦死了,瘦猴精。”

        “呵,死娘炮,别忘了打扫战场。”

        “滚,叫善后组来,本大爷可不伺候了。”

        如同还在训练的学生时期那般,他们叫着对方的绰号。仿佛时间没有流逝,他们还是那样年轻的桀骜少年。

        “走了啊。”赵志成登上救护车。

        “嗯。”伊廷邪点头示意。

        “别死了。”

        “别死了啊。”

        二人再次异口同声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浅笑。

        伊廷邪把烟扔到地上踩灭,走到担架旁,注意到少女的佩刀不在身边。

        “你刀呢?”

        “刚才被打晕的时候,好像落在厂房里了。”林祖祖迷迷糊糊地答道。

        “运气倒是不错。”

        什么意思?

        少女突然想起了那个通缉犯发现自己是政府一方时,立刻散发出的那种残暴至极的气息。

        若是我带着刀,是不是一上来就会被干掉?无论我是什么样的实力。

        所以那个男人是在救我?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双妖异的桃花眼,一时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算了……等醒来了再想吧。

        还有——

        谢谢。

        这是对恶魔之血说的。

        林祖祖感到心底升起一股暖流,似乎是它的回答。

        在疲惫和温热的交织下,她于夏夜中沉沉睡去。

        第四日。

        林祖祖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她迷糊地起身,刚好碰到医生带着“怎么老是你”的表情来查房。

        “血压、心率、肌肉还有外伤都没问题了,可以出院了。”

        这个少女的恢复能力,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

        “谢谢医生。”

        林祖祖尝试着抬了抬腿,发现那股无力感真的消失了,于是便迫不及待地下床出院。

        在回到11队的路上,她买了个汉堡边走边吃。

        在双层牛肉和双倍芝士的滋润下,她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

        她想起在什么时候于何地见过那个桃花眼的男人了,虽然容貌气质完全不同,但那双眼睛却是一摸一样。

        于是她加快了脚步。

        按照理论来说,这是她的第一次完整的训练。

        针对于核心的力量训练,在李沁的计算下,刚好是林祖祖能咬牙坚持下来的程度。

        基础刀法十三式的挥刀练习,每一式20下,动作发力必须绝对标准到位,需要伊廷邪点头认可才作计数。

        260次正式的挥刀结束后,林祖祖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报废了,特别是双臂。

        见状,伊廷邪还装模作样地摇着头道:“还差的远呢。”

        最后是10000米耐力跑,林祖祖拖着沉重的身躯开始了漫漫征程,在几近晕倒中完成了所有内容。

        林祖祖躺在训练场的地上半死不活地喘着气,感觉自己是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了。

        “昨天你是怎么突然用出那个力量的?”伊廷邪叼着糖,再次盘腿坐在她的身边。

        “我能、跟它、对话。”少女气喘吁吁道。

        它?

        伊廷邪明白过来,她指的是恶魔之血。

        但是昨天那种力量并不是完全状态,没有相匹配的肉体强度和恢复能力。

        “那你问问它,要怎么样才能使用全部力量。”

        “做不到,目前它只能听得懂脏……简单的话,回复也是用紧缩或者猛击心脏的方式……”

        林祖祖想着,就算恶魔之血懂摩斯电码能够通过控制心脏的方式回答,最后也可能是它一句话都没发完,自己已经因为心脏麻痹或者过速死掉了。

        “对了,师父,我休息一会得去个地方。”

        “去就去呗,哪里?”

        “里泽公墓。”

        那是她母亲沉睡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