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历史小说 - 将门枭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大破凉州卫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大破凉州卫

        宁夏卫五个千户,因地形散在四周。

        汉军突然袭击,降服了谢平城。其余人马,都无可奈何。过了不久,千户、百户都来到了山上,站在张震面前,拱手下拜。

        张震说道:“我也不与你们废话。只问你们几个问题。”

        “第一。汉皇与楚帝,谁更明略神武?”

        千户、百户们闻言犹豫了一下,当然是汉皇更英明神武,但要是这么说出来,是不是不太好?

        “汉皇?”最终,千户、百户们还是一咬牙说道。

        “我与萧御,谁强谁弱?”张震满意点头,紧接着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将军强。”这一回,千户、百户们回答的很整齐。

        “那你们为什么还帮楚国打仗?都回去整顿兵马,今夜在这里休息。明日跟我去平凉州卫。”

        张震大声说道。

        “这!!!”千户、百户们一时间无言以对,但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楚帝不如汉皇。

        萧御不如张震。

        现在汉兵都攻入陕北,夺下延安,收降了谢平城,那还打什么?

        “是。”千户、百户们想明白之后,就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浑身上下都是舒坦,大声应是。

        张震点了点头,当即把指挥权还给了千户、百户,自将汉兵带上了谢平城,以及谢平城的幕僚、亲兵等,在另外一座山头上安营扎寨。

        过去一日夜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宁夏卫战兵,无一人逃亡,都愿意跟着汉朝干。

        张震排兵布阵,让宁夏卫五个千户的战兵走在前方,自将汉兵千户在后督军,向西而去。

        汉兵的眼线,遍布陕北。

        对于凉州卫的行军路线了如指掌。这日上午,两军狭路相逢。

        两支人马各拒山头,东西相望。

        一座山上。

        “汉”旌旗伴随着黄沙,迎风飞舞。

        张震策马而立,抬头看向前方山头,目光深邃。因为不是忽然突袭,凉州卫做好了防御准备,一些辎重大车都被利用了起来,想要击破比较难。

        “父亲。怎么办?”陈平策马上前,问道。

        他也能看出,现在的凉州卫不好对付。

        张震正想回答,旁边的谢平城策马上前,对张震抱拳行礼道:“将军。末将与唐强有几分交情,愿意临阵劝降唐强。”

        “你这厮。不会是想要借机逃跑吧?”陈平转过头来,一脸狐疑道。

        萧御诈降逃走,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

        谢平城脸色难看,正想解释。张震一摆手,说道:“不必解释。我相信你。去吧。”

        “多谢将军。”谢平城大喜,连忙抱拳一声,策马离开了。

        “父亲。”陈平大急,转头看向张震。这要是跑了怎么办。

        张震说道:“他逃走就逃走吧。但是宁夏卫已经成了汉兵,是不会跟着他跑的。”

        他转头看向四周山头上的宁夏卫战兵,眉宇间露出自信之色。他们已经被自己降服了。

        陈平无奈,只得伸手挠头。

        谢平城策马下了山,沿着大路向前而去,在靠近了凉州卫的时候,大叫道:“不要放箭。我是宁夏卫指挥使谢平城。”

        本来准备放箭的凉州卫弓箭手,面面相觑了一会,放下了手中弓箭。

        过了一会儿,谢平城才在两名凉州卫战兵的带领下,策马来到了唐强面前。

        唐强三十出头的面容,皮肤很黑,人高马大,目光深沉。

        “唐将军。”谢平城很客气的对唐强抱拳一礼道。

        “谢将军。”唐强握着马鞭,抱拳还礼。然后问道:“谢将军。我们都是响应萧御而起兵的。怎么谢将军,现在跟着张震厮混?”

        谢平城脸色一红,很是羞愧的把事情解释了一遍。然后抬头对唐强诚恳说道:“唐将军。张震大将,汉军天兵。现在宁夏卫都听张震的。”

        “你已经没有胜算了。不如与我一起归降汉军,享受荣华富贵。”

        说罢,谢平城神采飞扬起来。

        汉朝对降将待遇从优,唐强以兵马归降,必定能加官进爵。而他原本是被迫投降,如果劝降有功,也一定能获得赏赐。

        只要唐强投降。

        二人就是双赢。

        “你以为我是你吗?”唐强冷笑了一声,在谢平城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拔出了腰间的钢刀,策马上前,刀光闪烁而过,砍下了谢平城的脑袋。

        唐强斩杀了谢平城之后,对身旁一名亲兵道:“怕死吗?”

        “不怕。”亲兵大声应道。

        “把人头捡起来,送给张震。告诉他。想让我唐强归降,那是不可能的。”

        “有本事,就来取我首级。”

        唐强把染血的钢刀,插回刀鞘内,声色俱厉道。

        “是。”亲兵血脉偾张,大声应是,快步走上前去,捡起了谢平城的人头,翻身上了谢平城的战马,策马先往山下,再来到了张震所在的山头。

        他在张震亲兵的虎视眈眈下,捧着谢平城的人头,走到了张震面前,昂首挺胸的把唐强的话,复述了一遍。

        “要杀便杀。”说完后,他把谢平城的人头扔在地上,束手待毙。

        陈平这一回没冲动,抬头看向张震。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戏文上说的。

        张震笑了起来,说道:“我杀你干什么。我不仅不杀你,反而敬你是条汉子,让你活命。”

        “找根木杆,把他捆绑起来。让他在山头上,看着我是怎么击破凉州卫的。”

        “是。”亲兵应了一声,立刻按照张震的吩咐,把这名唐强亲兵,捆绑的严严实实的。

        “太紧,太紧了。”唐强亲兵被麻绳勒的很疼,大叫道。

        “死都不怕,还怕紧?”张震啼笑皆非道。

        “死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绑的紧了,不舒坦,不舒坦。”唐强亲兵毫不畏惧,怒视张震道。

        “哈哈哈。”张震哈哈大笑,却没有帮唐强亲兵松绑。转头对陈平说道:“现在两军对阵。凉州卫有所防备,我进攻他也能拿下,但必定损失惨重。”

        “那怎么办?”陈平知道这是父亲提点自己,却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抓耳挠腮道。

        “攻敌必救。陕北高原道路四通八达,我作出态势绕过他们,前去攻打凉州卫的驻地。”

        “他们的妻儿父母都在驻地。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过去。”

        “而如果唐强率兵下山阻拦我。我破他轻松。”

        张震笑了笑,然后对亲兵下令道:“你们都听见了。下去传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