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玄幻小说 - 荆楚仙侠志在线阅读 - 初至人间少年郎 第二十七章 十万大山

初至人间少年郎 第二十七章 十万大山

        巴山山脉东部,南接巫山山脉,东与涢山相连,北部直通平原大地,中间被两道大江分割。

        丹江与江水交界处存在众多大大小小的山峰,内部凶兽横行,步步惊险,无数强大异兽独占一山,植物们也不甘示弱,施展各种诡异手段抢占地盘。

        因为一些未知原因,神仙已于世间绝迹,后经历百族契约,修炼有成之士被划归“山上”,从此不得参与“山下”之事,自此附近国家再也无计可施,只能将群山划为禁地。因其他山脉大大小小的仙宗门派林立,而此地仅有凶险诡异与无数凶兽,故而将此群山称之为“万兽山脉”或“十万大山”。

        在山脉众多的“禁地”里,孕育了无数的天材地宝,传说中的不老药不死草,能治百病的神花,增强气力目力各种奇异功效的果实,以及各种仙山福地。

        山脉外围。

        在深处传来吼声之后,渔村众人后续的行动便开始小心翼翼起来,李华蕴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大伙儿身后左顾右盼,东摸摸,西碰碰,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有趣儿。

        感受过兽吼的威慑之后,李华蕴从小到大的三观,认知,常识等等这一道道枷锁仿佛被吼开一道裂缝,再也无法合拢。

        震慑灵魂的恐惧消退之后,李华蕴脑海中开始回忆在地球之时所看的那些小说、动漫、电影,畅想着自己将来修道成仙,御剑飞行,和诸修士论道,与众仙女谈心,体会“朝游北海暮苍梧,食朝露餐云霞兮”的生活。

        儿时的梦想即将实现,李华蕴双眼发光,脚步轻盈,做着自己的白日主角梦,盘算着是修武还是修道,嘴角上扬,发出嘿嘿的怪笑声。前方众人不时回头看向李华蕴,心中万分担忧,生怕其就此发疯。

        江叔在众人眼神示意下,疾步向前,拍了拍李华蕴的肩膀说道:“小蕴,你没事儿吧!”

        李华蕴收起自己的情绪,疑惑的回头看向江叔:“没事儿啊,江叔,咋啦?”

        江叔思考着如何委婉的询问,神情犹豫,最终也仅仅说出“你刚才”三个字,便吞吞吐吐的不断挠头。

        看着纠结不已的江叔,李华蕴思考片刻,开口说道:“哦,你说刚那几声兽吼啊,没事儿没事儿,你看我现在这不活蹦乱跳的吗?”

        木叔回头看着脸都快憋红的江叔,停下脚步朝李华蕴说道:“老江的意思是,你刚才疯不拉几的傻子模样,看看这摸摸那的,没事儿吧。”

        “什么玩意儿傻不拉几。”

        李华蕴下意识的回怼了一句,反应过来之后,一脸通红,支支吾吾的说道:“你说这个啊,我就是看看这些东西有没有啥不一样的,如果里面有什么天材地宝,比如吃了能长生不老的仙草,能飞天遁地的果子……要是遇到,那咱们不就发了嘛。”

        众人闻言纷纷摇头,眼中担忧更甚,心中开始后悔这次不该如此焦急的带其出来狩猎。

        平时接触最多的木叔反而一脸坏笑的走来,故意调侃道:“那你可得认真点儿,如果遇到了,记得多摘点儿,咱们村可是有几十人呢。”

        李华蕴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我就随便说说,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儿长啥样,不过你放心,如果看到了,大家一个不少,都有份,我跟你说哈,咱当年可是看过不少这种书,此类神草一定………”

        木叔一脸嫌弃的把江叔拉到李华蕴身前,示意有事儿问他,而后便急忙向前跑去。

        “诶,木叔,你还不信……江叔,这个草叫什么……江叔,这个果子……”

        众人见状,纷纷摇着头,同情的看了一眼江叔,便带着心事继续向前赶路。

        绕过此山,零星的猿猴叫声掺杂着泉水叮咚的响声从远方传来,山叔挥手示意众人停下脚步,左顾右盼的寻找风叔的身影。

        布谷~布谷~

        几声怪异的鸟鸣从对面山腰传来,山叔伸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向着对面望去。

        众人走到山叔身旁散开,同样朝着声音方向望去。

        片刻之后,就在那怪异的鸟鸣声刚刚消失,山叔转头问道:“阿星,你看到阿风了嘛?”

        星叔眼眸亮起点点火苗状的红光,仔细的扫视着对面山腰,疑惑道:“没有,难道风哥在躲避什么,藏起来给咱们发的信号?不应该啊,他都能看到咱们,咱们不可能找不到啊。”

        冬叔这时从身后走来,面色凝重,开口说道:“山哥,风哥的留下的标记是不是断了。”

        山叔沉默的点了点头,盯着对面山腰,眼底深处带着深深地忧虑。

        李华蕴跟着众人放眼望去,什么都没看到,正百无聊赖的扣着身旁的树皮,见众人犹豫不决便开口道:“去看看不就行了,风叔说不定就在那边等着呢。”

        山叔下意识的抬脚,紧接着,反应过来之后恶狠狠的瞪了李华蕴一眼,照呼众人取下包裹,拿出各自武器,做起了战斗前的准备。

        李华蕴见众人不搭理自己,无奈的抱怨一声:“那老三位不是经常就这样说嘛,既然不知道,去看看不就得了。诶,这些旗是干嘛的,以前怎么没见过,原来这是把弓啊,我还以为是扁担呢……”

        山叔轻轻将李华蕴推开,无奈开口:“小蕴啊,你忘记昨天那只魍魉了?如果对面是那只畜生诱惑咱们过去呢?”

        听到魍魉二字,李华蕴想起昨天经历,后背发凉,老老实实的沉默下来向后退去,靠在一颗大树上,猜测着一切可能。

        众人将包裹中多余的东西扔给江叔,拿着各自的武器,身穿各式衣物盔甲,跟随山叔身后,准备向对面出发。

        下山之前,山叔转头交待道:“阿江阿川,事发突然,你俩在这保护小蕴,同时守着包裹,等我们在对面确认之后喊你们过去,沿途我会给你们留下标记。”

        “好的山哥。”

        “嗯。”

        再次准备出发时,山叔不放心的冲李华蕴交待道:“小蕴,老实待在阿江阿川身旁,别乱跑,山中不比咱们村子,很危险的……”

        或许是一个早上都没遇到什么危险,紧紧几道震人心魄的兽吼,并不足以彻底击溃李华蕴,此时其正在无聊的很一棵小草较劲,誓要将其拔出。

        李华蕴听到山叔在喊自己,便随意的摆手示意,同时开口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快过去吧。”

        布谷布谷布谷~

        就在山叔众人刚刚出发没多远,对面山腰再次响起比刚刚急促许多的叫声。几人疑惑的看去,并无任何发现,四处张望,周遭亦无任何危险,便不再犹豫,握紧手中武器向着对面极速奔去。

        一柱香后。

        刚刚被山叔推开,靠在树上无聊的李华蕴低头之际,发现开始好像还空无一物的树根旁,有一棵与众不同的杂草,便蹲下身研究起来。

        李华蕴伸手弹了一下,草尖左右摇摆片刻便再次恢复,将其按在地上同样如此……在用力扭了好多圈也不见其有一丝痕迹之后,李华蕴便伸手抓紧草杆想要将其拔出。

        在山叔一众走远之后,仍未拔出来的李华蕴,从包里掏出一柄小刀割了半天没有动静,愈发觉得此草绝不简单的李华蕴一手握紧杂草,另一只手开始刨起了旁边的土石,在挖到石块之后,李华蕴盯着这个从石头缝里转出来的杂草陷入沉思。

        此刻,留守在山腰上的江叔川叔二人将行囊整理至一起后,便拎着武器紧张的望着四周,防备着未知的危险,向李华蕴身边走去。

        正在跟杂草较劲儿的李华蕴,一边握紧手中杂草,一边照呼江叔川叔二人帮忙:“江叔,这根草砍不断,折不弯,而且是从石头里硬生生的长出来的,肯定不简单。你俩快来帮帮我,将它拔出来,回去让那老三位鉴定鉴定,看是不是什么神奇的药引子。”

        正站在李华蕴身旁观察四周的两人,心中下意思的感觉不对劲儿,急忙低头朝着李华蕴手中看去。

        在盯了一会儿之后,越看越熟悉的两人俯下身子示意李华蕴松手想要看个仔细。

        李华蕴白了两人一眼,鄙夷的说道:“不知道灵药都会跑的吗?就像千年人参一样,我一松手它跑了咋办。”

        川叔伸手扒拉了一下李华蕴刨开的土地,伸手扣了扣,趴在地上仔细看清之后,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吓得急忙一把拽开李华蕴的手,拉着其快速向后退去,同时确定的冲江叔点了点头。

        江叔见状,横握手中长棍,挡在二人身前缓缓向后倒退,每退一步,浑身肌肉便暴涨一分,直至将粗布上衣内的鳞甲撑的胀起,从后面看去,原本就壮硕的八尺大汉,此时暴涨了近三成左右,将两人完全挡在身后。

        李华蕴甩了甩剧痛的手腕,不解的问道:“咋了川叔,那不就一棵草吗?最多就是有毒呗,我又不会傻啦吧唧的吃它……”

        川叔一脸无奈的小声说道:“那确实是仙草,也确实能跑,但山哥他们都不在,现在该咱们跑了,跑步跑的掉还不一定呢。”

        江叔一边警惕的盯着,一边感叹:“臭小子,真有你的,哥几个出来狩猎一辈子才碰到过几次石怪,你小子随便拔棵草都能拔到它头上,该说你幸运还是倒霉……”

        川叔打断江叔的话说到:“别说话了,准备走,希望它没醒。”

        三人退到行囊旁,一边小心的拎起行囊,一边戒备的望着那棵“小草”,就在三人艰难的背好行囊准备向山叔一众追去之时,身后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同时还有石块撞击与石块裂开的声音响起。

        三人僵硬的转过头去,只见一只赤红色巨豹从山顶走了下来,身长近两丈,四肢如腰粗,嘴角两侧各深处两根长长的獠牙,下巴处尺长的胡须垂下,胸口浓郁的白色毛发犹如狮王一般威猛,一根独角从两眼之间一直延伸至脑后,如小白胳膊粗细的三根尾巴在身后不断拍打,而那石块撞击的声音,正从其腹部传出。

        原本李华蕴所靠着的那棵大树,此时也已经从底部顶起,滚落山下,原地正站着一个四腿着地,虎面羊角,上身如人,下身若马的巨大石怪。

        江叔二人对视一眼,将行囊全部扔给李华蕴,将其推到身后不远处,而后便齐齐向前一步,与二怪对峙。

        那赤红色巨豹朝三人方向撇了一眼,伸出舌头舔了下爪子,而后便一脸垂涎的盯着石头怪,口水顺着胡须向下低落。

        石怪一副杀身之仇的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李华蕴,双拳紧握相互撞击,发出刺耳的撞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