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 - 科幻小说 - 女尊世界的星际男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黎江的思考

第二十三章 黎江的思考

        苏涵转身朝着墙壁,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哭声,毕竟是个男孩子,该有的自尊心还是有的。

        虽然已经躲到被子里哭了,但声音还是有的,情绪波动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这一点苏涵已经尽力了。

        黎江夹菜的手停顿了片刻,缓步来到窗帘前,刚想伸手拉开就停住,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在终端发送消息,过了一小会儿,一个文件就发到了黎江的终端上。

        那是苏涵的资料,之前黎江在苏涵进牢房的时候就已经看过苏涵的简介,但并没有看他的资料。

        简介上描述,苏涵是家族的小少爷,深受家族喜爱,但长女被敌对家族陷害,家族衡量之下忍痛让苏涵顶替罪名。

        很简短,但几乎就差告诉黎江,苏涵不缺钱,快去薅他羊毛,你不是厌恶家族吗?现在有一个好欺负的有钱的小男孩送到你面前,你不得好好“欺负”一下?

        黎江本来是准备找机会给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来个下马威,然后让他吃吃苦头,自己换牢房,可接触之后觉得小家伙还挺有趣,就从赶他走变成逗逗他。

        不过该给的下马威还是要给的,只是有轻重之分罢了,黎江选择小小的欺负一下。

        黎江觉得虽然自己经常跟那些难缠的恶人打交道,但自己对于欺负的把控还是对的。

        只是,就因为一个骗他信用点就哭的男孩子真的跟简介里说的一样吗?黎江不认为。

        况且,在黎江认知里,家族的男孩子不都是各个富有心机,城府极深,以自身当筹码为家族谋取外交利益吗,怎么到苏涵这里就变了个画风,稍微欺负一下就哭了?

        对于苏涵的疑惑让黎江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也是黎江没有第一时间去拉开窗帘的原因。

        黎江翻阅着资料,越看表情越沉,什么深受家族喜爱,被敌对家族陷害全是扯,谁家养的男孩子用来带炸弹去炸聚宴?

        还有什么邀请函是敌对家族的,苏涵是敌对家族的旗子,来苏家就是当间谍的那更是各种狗血,虽然敌对家族还承认了,但谁家间谍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搁家里看书?咋的,了解苏家的人文历史来从根源打败她们?

        黎江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资料越看越沉默,稍微想一下,黎江就知道里边有大问题,而问题出在聚宴上,一个掌权者和第一军团的宴会被打乱,谁受益最大呢?

        再加上敌对家族的承认,想要打乱宴会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这样一来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黎江看到的简介是那样的了。

        那个人想让苏涵死,所以借助黎江对家族的厌恶来增加苏涵的生存难度,弄死了最好,没弄死也无所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男孩翻不起什么大浪。

        黎江端起茶杯小饮一口,这时再听到那被憋住的哭泣声感觉就不一样了,一个从小在家族不受待见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什么呢?

        家族可不是个好地方,在那里不受宠可是连仆人都会欺负你的,设想一下,在这种环境下成长,靠着看书来缓解压力的孩子,到了监狱里没钱没势,家里还想弄死他。

        完事了还有个恶劣的女人欺负他,骗他钱还抢他吃的,黎江自己都觉得自己坏了。

        关上终端,黎江指间轻轻点着沙发,一时间黎江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直接物理安慰?黎江还没那么恶劣,上手?黎江没那么变态,可黎江不会安慰人,一般交涉不了还敌对的都直接宰了,而且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刀一架脖子立马就不用安慰了,各个展露笑颜。

        可苏涵这事不一样,这个男孩子都可以算是黎江没见过的新物种了,太单纯好骗。况且,还是自己惹哭的,这让黎江无往不利的物理交涉没法用。

        总不能真拿把刀架他脖子上吧,以黎江对苏涵的观察,可能自己在的时候苏涵出于害怕会不哭,自己一转身可能就哭的更厉害了。

        黎江按了按眉心,考虑了一下打开终端找到一个联系人发送消息。

        “惹哭了个小男孩,怎么解决?”黎江的头像是个竹子,仔细看还是她亲自种的那颗。

        对面的头像是个长相怪异的猪头人,名字叫黑雨。

        黑雨:“宰了?”

        黎江:“不太行,是个感觉还挺可爱的男孩子。”

        黑雨:“?”

        黑雨:“可爱这个词我不认为你会说出来,是不是被盗号了?”

        黑雨:“开个玩笑,安慰男孩子其实不难。”

        黎江:“你别扯,你忘了之前在军团的时候把你甩了的十一任对象?”

        黑雨:“……”

        黎江:“我要那种见效快的,建议,懂?”

        黑雨:“拿刀吧,你不是最擅长这个吗?”

        黎江端着茶杯的手一顿,面无表情的放下茶杯。

        黎江:“你现在在哪儿呢?”

        黑雨:“咱们来考虑一下怎么安慰啊。首先,你们关系怎么样?”

        黎江:“刚认识半天,被我骗了钱,还抢他吃的,完事了现在他缩在被子里偷偷哭。”

        黑雨:“你这?”

        黎江:“哦,对了,我还害得他得罪了西蒙她们。”

        黑雨:“?”

        在霓虹灯闪烁的酒吧里,一个穿着黑衣,整个大背头发型的女人正搂着一个妆容鲜艳的男孩子在喝酒,在看到黎江的消息后,黑雨震惊了一下。

        黑雨:“你的意思是,你在做了这么多事后还准备安慰他?”

        黎江:“嗯。”

        黑雨:“不愧是你,总能做出一些让人眼前一黑的事情。”

        黎江不问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傻了,问一个被连甩十一次的感情废物怎么去安慰人。

        终端震动,黎江看去。

        黑雨:“我也不扯了,以我对感情的了解,只要你道歉的够诚恳,他就会原谅你。”

        黎江沉吟了片刻,发现自己好像确实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后,准备按照黑雨说的试试,万一苏涵傻乎乎的真的道歉两句就不哭了呢?

        虽然方法很简单粗暴,但只要有用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