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农家小福女在线阅读 - 第3029章 互帮互助嘛(7月17的补更)

第3029章 互帮互助嘛(7月17的补更)

        第3029章互帮互助嘛(7月17的补更)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没什么功夫,但我是大夫啊,不信你问大吉,她是不是很适合习武?”

        白善就扭头看向跟在后面的大吉。

        大吉:“……是。”

        白善瞪圆了眼睛,“还真是?她适合什么功夫?”

        大吉道:“其他还未知,但她一定很适合硬功。”

        顿了顿又道:“她要是练习郎主从戒嗔大师那里学来的功夫,会比郎主你更适合,就看悟性怎么样了。”

        周满道:“她……很单纯,我觉得天尊老爷素来公平,她既然心思纯净,那必定另有天赋造化,所以我赌她悟性不错,十碗酸梅汤,赌不赌?”

        白善:“一天半碗的喝吗?”

        周满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憋屈的应下了。

        她最近很喜欢喝酸梅汤,要不是心里告诉自己孕妇不宜多喝,她恨不得一天两碗的喝,但她觉得一天一碗还是可以的,但白善认为解暑的方法有很多,所以剥夺了她喝酸梅汤的乐趣。

        白善也觉得她应该赌对了,但依旧点头,“行吧,那就赌十碗酸梅汤。”

        不过这也不是马上就能知道的事,要考她在习武上的悟性,最少要等她的伤好了再说。

        俩人并肩走到一扇门前,大吉上前敲了敲门。

        门房打开门看见是他们,立即将两扇门打开,躬身笑道:“周大人,白县令,公主和驸马爷已经到了,现在都在后院呢。”

        白善点了点头,牵着周满的手进去。

        这是殷或刚买下来的宅院,他大概是嫌弃县衙太吵,所以干脆买了院子搬出来,离县衙也不远,距离白二郎他们买的院子更近,就在隔壁。

        现在白二郎就在和他商量着是不是在两家的墙上开一道门,“这样进出也方便些,你一个人住,要是不想做饭了,还能到我家来吃。”

        殷或很淡然,“厨娘做饭,我不麻烦。”

        “吃不完不浪费吗?”白二郎极力劝说。

        “还有下人呢,不会浪费的。”

        殷或搬出县衙后院就是嫌吵,又怎么会在墙上开门?

        要不是北海县的房子实在少,又难买,他其实更想和白二郎住对门,而不是住墙靠墙。

        再开一道门,那和同住一个府苑有什么区别?

        见周满和白善到了,殷或立即转开话题,“听说你今天收了三十多个人?”

        “对,”白善笑道:“都已经安排下去了。”

        明达其实有些不理解,“你近来招募的人也不少了,还要再招多少人?”

        现在城外官田上的人已经快两百数了,这样的架势,要不是正值太平盛世,主事的又是白善,她几乎要以为他心怀不轨了。

        白善道:“来多少我收多少,不过我自己预估过,除了听到消息过来的流民数量不可控外,其他县过来的人应该不会超过五百人。”

        不仅明达公主,连白二郎都忍不住严肃了些,他看了看明达,又看看白善,代替她问道:“那算上流民和本县的人,岂不是有可能上千人?”

        “对。”

        白二郎眨眨眼,“你该不会想着把县衙的官田都耕作起来吧?”

        白善道:“是这么打算的,但这一千人也未必能种完,所以我说我来者不拒。”

        “当地百姓不会有意见吗?”便是白二郎都知道,“那些官田本来应该是分给他们成丁的。”

        白善道:“我也没说不分给他们,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有成丁分地,而我不想土地荒废,所以先叫人耕作起来。”

        “可是……”白二郎隐隐觉得哪儿不太对。

        殷或放下了茶杯,问道:“可是这些长工在这里做久了,将来他们耕作的官田要分给成丁,他们又该去往何处呢?”

        白善道:“所以我还每年还需要一部分役丁去开露地养地,将生地养成熟地。”

        殷或恍然大悟,然后便忍不住笑起来,“你倒是算计得够长远,就不知下任县令能不能如你这般坚持了。”

        要是能继续白善的政策,那么自然是不怕新生儿成丁后无田可分。

        周满道:“现在过来投奔的人,要么是已经到了绝路,要么是快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总也要顾念他们的。”

        当下的人,有勇气离开家乡的人不多,而一无所有背井离乡的人更是少,能找到北海县这里来打长工的,多半是没别的活路了,他们总不能为了将来可能长成的成丁就把不管这些人吧?

        白善道:“虽说我当下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北海县,看着似乎是在和其他州县争利,但最后获利的却是到这里来的每一个百姓,他们也都是大晋的子民。”

        “甚至等北海县稳定下来,周遭州县也会因北海县受益,”他道:“我素来认得清自己的位置,我是北海县的县令,但也是大晋的官员,公主大可放心。”

        明达笑道:“你的忠心我自然是放心的。”

        她不过是害怕他过于年轻,因为好大喜功,摊子铺得太开,若是掌握不住崩了,到时候受罪的还是治下的百姓。

        周满却对白善很有信心,和她道:“这也不是他一个人在做,你们不是在帮忙吗?”

        她道:“你、殷或和白二,谁没有握国之才呢?我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管理不好一个县。”

        明达:“我?”

        “对啊,”周满理所当然的道:“你上次还帮我们看账本了呢。”

        明达:……她不是帮的白二吗?

        哦,对,白二是帮的白善。

        看着笑眯眯的周满和白善,明达这才想起来,他们似乎是不知不觉间插手了很多东西。

        明达想扶额。

        白善则鼓励他们道:“等江南盐场稳定,我一定在陛下面前为你们请功。”

        皇帝的女儿和女婿:“……谢谢?”

        并不想要功名,也不会出仕的殷或:……

        周满觉得肚子饿了,忍着没去摸肚子,而是左右看了看后问:“我们晚上吃什么?”

        殷或回神,和她道:“我知道你最近嫌弃热,今日有道人拿了些野菜来看我,我让人拌了凉菜,酸酸脆脆的,你可以尝一尝,或者开胃。”

        周满立即连连点头。

        ?        ?明天见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