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在线阅读 - 被欺凌公主的驸马(12)(不如造反吧(二合一)...)

被欺凌公主的驸马(12)(不如造反吧(二合一)...)

        启xx们有的有本事,有的没本事。

        但这么多启xx占据各方,长眼睛的都看出来凤国要凉。

        但各地加上百姓都这么认为了,京城那边却还一门心思的觉得他们还行。

        毕竟凤国一代代下来,一直都是国家富强百姓安康。

        突然到了这一代,以令人想象不到的飞快速度衰弱,皇帝怎么也接受不了。

        此刻他倒是不再想着去压制那些暴民了,而是为了安抚住四处作乱的叛军,下了罪己诏,斩了逼他们造反的狗官,再推出去几个高官挡枪。

        总之就是错的是他们不是朕,朕最大的错就是人太好了误信了这些欺君罔上的狗官。

        然而这些话要是放在刚开始的时候也许还能管用,到了如今,曾经被欺压的百姓们自己掌握了权势。

        你轻飘飘几句话就让他们放下?

        怎么可能。

        倒是有个没什么本事的启xx心动了,派人去和朝廷谈判。

        说你要我们归顺也行,给个官位。

        皇帝那边答应的很痛快,这位没什么本事,前半辈子也只是个老农民的启xx就高高兴兴归顺了。

        结果,朝廷那边不做人。

        虽然真的给了官,可这位是靠运气才当上叛军头子,本身就是一大字不识的农民,这种造反上位的皇帝肯定不敢把人放在外面,于是就留在了京城里。

        京城那是什么地方。

        说句夸张的,随便砸个砖头下去,砸中的那个人九成家里有当官的。

        大家的文化水平那是远超其他城市的。

        更别提朝堂之中了。

        一群斯文的文人,会扯两句成语的武官中,突然混进来一个兵书都不会看的文盲。

        还不是有真本事,而是靠着造反出道。

        其他同僚看得上他才怪。

        上朝姿势不对要被笑话,吃饭吧唧嘴要被说粗俗,自己的老妻到了女眷堆里也是被那些女眷愚弄嘲讽。

        再看从前跟在他手底下的兄弟们,之前虽然他们的启xx属于较弱的那种,但兄弟们自由惯了,大家干什么都是有商有量,一个地方住的不爽就换地方。

        结果他是因为头子身份做官了,底下的人却都被打散编入到了各个军队中。

        这里要特地说明一下。

        朝廷之所以连连败退打不过叛军,除了因为皇帝是个蠢货主将脑子邮宝外,还有个重要原因。

        朝廷的兵,装备太差。

        一开始是凤国有个叫贪官的特产,一层层剥削下来,落到军队手里的就没多少了。

        后来就纯粹是穷了。

        各地都跟筛子一样,就算是贪官们看到情况不对不敢再贪,也还是没多少钱粮。

        理所当然的,这些叛军日子并不好过。

        吃的没以前好,穿的都是破烂。

        而且上官们还看不起他们,多有欺凌。

        他们要还是以前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也就忍了。

        可他们已经造反过了。

        皇帝老儿自己低头把他们招揽来的,现在又这么作践人。

        大家一寻思一合计,不行啊,他们吃大亏了。

        这哪里是当官,根本就是吃苦受罪。

        于是,这几位又反了。

        不过这次没上次那么顺利了。

        毕竟是京城,还是皇帝的大本营,而他们又被打散,要重新收编总要花费时间,还特别容易走漏风声。

        这些人还没凑齐呢,就先被举报了。

        皇帝一听,我都低头让你当官了,你居然还想反?

        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没得说,全都拖出去砍头!

        这件事来的太快,朝中文武百官都还不知情呢,这帮子叛军就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处置了。

        知道后,一些心思灵活的官心里一下就凉了。

        他知道,朝廷的怀柔政策直接完蛋了。

        毕竟那些造反头子们可不管这次事件是谁先引起来的。

        他们只会看到,前脚皇帝还说招安,大家都有官当。

        后脚,人被骗到京城就被砍了。

        什么?你说是他们又造反了?

        你要是对他们好,他们会造反吗?

        这些大官心里黑心的很,说一套做一套,谁信谁傻子。

        消息一传出去,原本还有点蠢蠢欲动的叛军们立刻窜的比兔子还快。

        皇帝这一番操作下来,不少官已经在考虑病退了。

        眼看着凤国扛不住了,他们可不想跟着这傻子皇帝一起共存亡。

        关键,八成也是个亡。

        皇帝也没对他们好到哪里去,平时窒息操作一大堆,他们干嘛要陪着他一起死。

        而且看军队那个样子,那些将士饭都吃不饱,武器都拿不动,靠什么去应对叛军?

        并不是每个主将都会纪长泽这种花式搂钱的。

        而且纪长泽还特别精打细算。

        谁都知道启星军仁善,不像是其他叛军那边,连老人孩子都收留,这么多张嘴,那得多少口粮啊。

        其他叛军倒是想要效仿,但他们没多余粮食。

        给军队吃就已经要不太够了,还给那些不上战场的老人孩子,除了启星军这有钱又冤大头的主,谁做的出来。

        但纪长泽,他还真不是冤大头。

        谁说老人小孩不能干活了。

        在别的叛军四处征战的时候,纪长泽专门挑那些人少但地多的城市驻扎,别人的军队是恨不得一天到晚都在打仗,他的军队隔三差五下地。

        入启星军之前大家都是农民出身,下地那还不是轻轻松松。

        而且种出来的粮食他们的家人可也有份。

        老人们就晒谷子,指点年轻人种地,有那些不愿意空闲的就自己编制一些东西摆出来卖。

        纪长泽他们拖家带口的,自然有驻地。

        一些妇人留守家中,吃饱喝足,也想布置布置家里,慢慢的,军中集市就兴盛起来了。

        集市兴盛等于钱币流通,于是比起其他军队,纪长泽又有了一个优越点。

        如今天下大乱,就算是大家还用钱币交易,但那些认死理的士兵们可未必愿意。

        他们又不像是启星军那样,家人可以接到军队后方由上面照顾,后顾无忧不缺吃穿。

        比起军队发的银子,他们更想要粮食衣物。

        毕竟随着天下越来越乱,你捏着银子背后无人未必能买到想要的东西,只有吃的用的才算是硬通货。

        所以这些军队的压力就更大。

        银子花销目前在那些还没乱起来的城市里还是很好使的。

        但这些话,那些兵将不认。

        他们就知道自己老家已经乱了,银两不好使,他们可以不要银子,但粮食什么的得给。

        于是,有地的纪长泽非常善良的伸出了友谊之手。

        “真是可怜啊,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但是我也不忍心看到他们的妻儿老小在老家忍饥挨饿,我就卖粮食你们吧。”

        “什么?贵了三倍丧良心?天啊,你们看看凤国情况再说这句话好不好?如今粮食就是这个价,我只不过微调了一下而已,不喜欢你可以不买啊。”

        “就是可惜了,你们手底下的将士们应该挺失望跟了你的,连基本口粮都不能保证的主将,啧啧啧,二狗啊,我们的传单可以发一发了,就说欢迎大家加入启星军。”

        始终跟在纪长泽身后的青年又开始写日记了。

        “x年x月xx日,某某军缺粮,将士无米可下粮,求上门来,公子不忍,随点头同意,公子仁心,天地可鉴。”

        某某军来买粮的人:“我还在呢……”

        青年继续奋笔疾书:

        “某某军……你叫什么?”

        那人:“……周大壮。”

        青年看他一眼,再次诡异的沉默几秒后,继续埋头写:

        “某某军周某,感激涕零,直言心中感激无法言表。”

        周大壮:“……等等等等,谁感激涕零了?你们不要乱写啊,我分明是正在讲价好不好?”

        纪长泽摊手:“在我这里买东西就是要感激涕零,你不感激,那我不卖你。”

        “啊,如果你们愿意五倍价格买的话,我还是可以委屈点卖给你们的。”

        周大壮:“……”

        他硬是被这话噎的半天都没能回应。

        最终,还是只得捏着鼻子认了“感激涕零”。

        农民出身的他一路上回去都在骂骂咧咧,觉得这启星军简直有病。

        造反靠的是武器和人数,就他们,一天天,竟干一些救援救灾的事,干了之后就立刻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

        有什么用。

        这些好名声又不能换饭吃。

        就算是全凤国的人都说启星军好话,难不成他们还能启星军一路过就立刻拜服吗?

        纪长泽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要回一句。

        诶!你还真别说。

        还真能!

        如今启星军出行,到了新的城市,有时候还不等他们开始上前讲话呢,里面的百姓就已经高高兴兴的把城门打开了。

        谁也不愿意死。

        如今朝廷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他们,劫匪肆虐,灾祸横行。

        百姓们日子不好过,听闻启星军驻扎的城市都会被接管,每个被纳入自己人的百姓至少能吃饱穿暖。

        一个个都把这当成最大活路来看。

        其他叛军管不住自己手下,打下城市之后烧杀抢劫少不了,那些百姓自然与凤国站在一起反抗。

        启星军不光不去肆虐,还给他们发粮食,庇佑他们,因为启星军素来有到了新地方先杀劫匪强盗的习惯,他们占据的城市绝对的安全。

        毕竟刚占下,方圆十里的强盗就火速搬家了。

        启星军有病的。

        围城,他们要杀强盗示威。

        城打下来了,他们要杀强盗庆祝。

        逢年过节,其他叛军都是好吃好喝,启星军先去肆虐一波周围的强盗,确定扫荡干净了,再接着好吃好喝。

        因为启星军该死的有个词叫,年前业绩。

        他们相信越是逢年过节,就越是要提高警惕,免得强盗们趁这个时候来捣乱。

        所以与其被强盗们毁掉过节,还不如他们先下手为强。

        只要所有强盗都被剿灭,那他们不就安全了吗?

        强盗们:……

        总之,百姓们不懂天下大势,但他们知道跟着谁安全。

        启星军的名声一放出去,立刻就能有无数人来投。

        而启星军驻扎到哪个城市,那些乱时还兢兢业业不忘记赚钱的商人们就立刻跟着来做生意。

        大家都习惯了。

        启星军对商业很友好,而且他们热衷打强盗,只要跟着启星军的路线走,绝对不用担心遇到强盗。

        就算后来又再占地盘的强盗出来搞事,被启星军发现了,他们还会特地派人回来重新清缴。

        据说是因为不想别人以为他们启星军清缴能力不行。

        强盗们:……

        到了后期,纪长泽已经不需要再安排各种挣钱了。

        他之前铺的路已成,只要稳步前进,自然有无数商人来捧着送钱,而且他们送完了钱,还要感谢启星军。

        纪长泽快乐的达成了咸鱼成就。

        他觉得,自己还没打下皇位,就已经可以退休了。

        没办法,手底下的人太强。

        启星军大势已成,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慢慢发育,而是猛虎下山一般的猛冲起来。

        其他叛军:……这么突然的吗?

        他们已经习惯了启星军佛系日常,每天就是做做好事扶老奶奶过马路。

        要不就是挣钱,种田。

        怎么一下子这么有进取心了。

        关键是,他们不光有进取心,还真特么的进取到了。

        到了这个时候,竞争者们才后知后觉的打听:

        “启星军的首领是谁?”

        “不知道啊。”

        “名字都没有?”

        “没传出来过。”

        大家多多少少有点懵逼了。

        之前启星军佛系混日子的时候,没叛军把他们当成竞争对手,毕竟启星军虽然人多,武器也好,但他们沉迷种田。

        看着就是一副被逼反了的老农民样。

        这种叛军也有不少,他们造反,把官兵打跑,不是为了称王称霸,就是为了能安心种田。

        态度也都摆的很佛系。

        你们随便打,最后谁赢了我们跟谁。

        再加上他们也能提供粮食,对着其他叛军也没排斥,大家都默认启星军就是上面那种了。

        怎么突然一下,你个辅助站到c位了???

        纪长泽才不管别的叛军怎么想。

        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了。

        他老老实实装老实人,容易吗?!

        不过这也没办法。

        毕竟虽然还没打下天下,但在纪长泽眼里,这些都是他的子民了。

        既然是他的人他的城池他的钱他的粮食,那当然要好好呵护了。

        所以步调也只能放慢一点了。

        不然等到打下天下,重新建设又要头大。

        至于其他叛军?

        问题不大。

        纪长泽收回了自己给那些叛军的粮食供应。

        他的“辅助”名声可不是随随便便出现的。

        纪长泽打下来的田地数不胜数,他领地里的,不管将士还是普通百姓,都很勤快种田。

        他能供应的粮食数量,那绝对是个庞大的数目了。

        虽然启星军要价贵,但他们来者不拒啊。

        只要你有钱,买多少都行。

        要不是纪长泽在后面撑着,这些叛军怎么可能粮食一直够吃。

        纪长泽一收回粮食供应,大家都抓瞎了。

        以前,外面的百姓们说纪长泽人好,自己粮食够吃,还分给别人。

        叛军头子们骂纪长泽奸商,趁着这个时候涨价。

        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纪长泽,他们手底下人肯定是要挨饿的。

        虽然外面把启星军的首领吹成什么天下第一大善人听到人牙酸,但他们吃人家的,倒是也没资格说些什么。

        虽然很想骂“你家善人卖粮卖三倍啊!”但这世道就这样,有的是地方拿着钱都买不到粮食,纪长泽愿意卖,那就是他人好。

        而如今,天下第一善人不卖粮食了。

        他说:“诶呀,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边打起来了,打下来的城市太多,要养的人也多了,不能再供给外人,你们可以理解的吧?”

        启xx们:……

        无论这几年,他们如何如何势如破竹,如何如何气势大增,此刻都歇菜了。

        民以食为天。

        天都被搬走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打启星军?

        那一个个吃的身强体壮的,人数多不说,每天下地身上都是腱子肉,而且启星军一直在收铜钱,得到的铜融化做成了铜制武器。

        在冷兵器时代,纪长泽这一出着实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叛军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路往上打。

        眼看着皇位就要与他们擦肩而过。

        他们甘心吗?

        不甘心啊!

        不甘心,自然是要做些大事了!!

        一个聪明的叛军头子,直接就干了一件让其他叛军下巴掉地的大事。

        他跑纪长泽跟前,投诚了。

        说是,坐不上皇位,有个从龙之功也行啊。

        反正打不过,那还不如加入。

        其他叛军们:……

        这人真是没出息,没骨气。

        一边骂着,他们也一边投诚了。

        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普通人出身,比起权势,他们没权贵子弟那么多的尊严心。

        若是有机会称帝,谁不愿意?

        可这不是没机会吗?

        既然如此,混个官也不错。

        要是换成别人,可能还要迟疑一下。

        但纪长泽照单全收。

        之前离得远他都能远程操作一番,让这帮人成了他的钱袋子外加保险库。

        现在都到了他跟前了,这帮农民出身的大老粗们可玩不过他。

        到如今,纪长泽的亲信才明白为什么他们公子这三年里,对着这些叛军格外的好。

        又是给粮,又是给布料的,虽然是要他们花钱买的,但乱世里,钱哪有这些东西重要。

        敢情他从一开始就把这些人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都是自己人,当然要养的好好的了。

        就好像打天下。

        纪长泽就比别人格外的温柔。

        都是他的东西,他当然要小心呵护。

        随着叛军们的陆续投诚,唯一阻挡的阻碍都化为自身势力,再也没人能阻挡启星军了。

        京城中的气氛也越来越慌张。

        百姓们还好。

        启星军不动百姓,这点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只要安安静静的待在屋里,就能保障安全。

        朝中大臣们才叫一个慌张。

        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出城避难,值得让人咂舌的是,公主的驸马们全家离开京城避难,居然大部分没打算带公主。

        毕竟启星军对百姓再好,对着本朝的皇室可不会这么仁慈。

        这个时候不跑,那不是等着被连累清算吗?

        除了八驸马,发现情况不对后,他立刻去找八公主,打算收拾东西赶紧走。

        结果,八公主被叫进宫了。

        准确的说不光是她,所有有名有姓的公主,宗室,全都被强制带进了宫。

        皇帝也知道大势已去了,可其他人都能跑,就他跑不了,他在京城还能抵挡一下,出去了外面可都是启星军的地盘。

        他不能跑,自然也不会让其他人丢下他走。

        公主们惶然不已,她们本来是想着逃命的,可驸马没带上她们,正震惊的打算自己走,就被带到宫中了。

        这才知道,父皇打算带她们一起走。

        皇帝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叛军不会允许皇室血脉留存,反正你们也要死,还不如我们一家子死在一起。”

        公主们看着紧闭的房门,一个个哭的梨花带雨。

        她们只是公主,按理说构不成威胁,若是她们跑了,新皇也不会太追究。

        可唯一的生路,居然被她们的父皇亲自斩断。

        皇帝其实心底还是有点别的想法的。

        叛军们都是泥腿子。

        之前天昼国的成功经验给了他启发。

        他的公主们一个个养的花容月貌,尊贵无比,也许叛军头子能看上她们呢。

        若是如此,说不定他的性命还能保住。

        而且他还有后宫佳丽众多,全都是美人。

        只要叛军愿意放过他,他可以把这些双手奉上。

        这么想着,皇帝让人将妃子们也关在了屋内。

        这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就不相信叛军不心动。

        一个夜晚,纪长泽带人入城。

        这次还是遭遇了抵抗的,不过他人多,法子也多,最后还是轻松入城,一路朝着皇宫而去。

        打到宣华店的时候,没多费劲就将局势完全控制住了。

        杨妃缩在角落里,脸上满是茫然。

        她费尽心思的赶走了八公主,按理说,王采女和八公主无法再和她作对,她应该顺顺利利才对啊。

        怎么,怎么就凤国没了呢。

        外面传来骚乱声。

        门被暴力破开,妃子们全都尖叫起来,踹开门的将士龇牙咧嘴的捂住耳朵,大声朝着外面喊:

        “主君,这里面都是那个狗皇子的妃子。”

        “他刚说都送给您,啧,这狗皇帝心思挺毒啊,居然想要让主君您如此操劳。”

        纪长泽一脚踹他屁股上:“闭上你的嘴吧!把门搬开,我要找人。”

        门被搬开了,无数穿着铠甲的人陆续而入,吓得妃子们一个个花容失色,纷纷开始往后缩。

        纪长泽一眼看到了杨妃,让人把她抓来,想打听一下自己岳母在哪,他安排了人保护王采女和留在京城不知情的叔叔婶婶,叔叔婶婶那边还好,百姓没受影响,没想到皇帝把所有妃子都集中到这片宫殿了。

        这么多人在这,一时间纪长泽还真找不出来。

        杨妃还以为他们看上了自己,吓得惊叫: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你们抓她们!!她们都比我年轻!比我好看!!”

        她死扯住一个美妇人,一个劲的朝着纪长泽他们这边推。

        美妇人一抬头,纪长泽惊喜了。

        “岳母?”

        王采女看到是他,也惊了。

        杨妃跟着愣住。

        她抬头,看看王采女,又看看明显为首装扮的纪长泽。

        王采女:“你,你怎么在这??”

        纪长泽连忙扶住她:“我造反呢。”

        “刚造反完,一会登基。”

        杨妃:“……”

        她脑海里想到算命师傅说的话。

        “你这个宿敌若是生女,那可是有皇后命的,这样,你给我五百两银子,我给你做法,把她皇后命格改了。”

        杨妃眼睛一翻,晕厥过去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早知道,当初借钱也要借到那五百两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