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章 收复荒城

第五百二十章 收复荒城

        任意看了看这对师徒,缓缓道:“自汉时至今,数百年来你魔门也唯有向雨田一人修炼成了‘道心种魔大法’,勘破最后一着死结,进窥天人,继而破碎虚空!除去他向雨田外,即便是他那位师尊墨夷明,也因修炼‘道心种魔大法’而走火入魔,最后含恨而终。”

        祝玉姸双目睁大,她自是知晓墨夷明为何人。

        东晋时,“邪极宗”宗主墨夷明乃当代邪帝,传闻此人不仅博学多才、文经武纬,更是圣门不世出奇人,为数百年来圣门最杰出的人物。

        可是这样的人竟因为‘道心种魔大法’而走火入魔,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任意轻笑道:“若是破碎虚空如此简单的话,慈航静斋也不会从未有人做到,你魔门也不会唯向雨田一人。如实而言,你并无那个资质能修炼成‘道心种魔大法’,要是强行修炼,也无非落得与墨夷明同一下场。”

        祝玉姸沉默不语,她想开口为自己争辩,但想到那句“你连天魔大法都没练明白,还想修炼道心种魔大法”立即就感被驳的哑口无言。

        任意没在理睬她,起身走向了舱门。

        甲板上,凉风习习,苍茫的天色下,风帆已经得黄河驶进了颖水一道支流,远远的,在云烟之中,一座宏伟的城都显现眼前。

        荒城马上到了!

        婠婠依旧俏立在任意身边,随他一起观赏着水上景色,眺望远方。

        不消片刻,她开口忽然道:“据说当年公子去荒都之时,身边还有‘天下第一美人’纪千千姑娘陪伴左右。”

        任意淡笑道:“你知道不少!”

        “相传那位千千姑娘不仅貌美如仙,还多才多艺,那时的建康城不知多少王孙贵族为之倾倒。”说着,婠婠看向身边之人,美目满是好奇道:“那位千千姑娘真这么美么?”

        任意听着也转过头去,看着她那娇美无匹的容颜,笑道:“婠婠的美貌,却也毫不逊色千千半分。”

        婠婠别过俏脸,泛起幽怨动人之色道:“可惜,公子却似乎对婠婠从未动心过。”

        她说话之时,黛眉蹙聚,神情楚楚动人,配上她身上那种诡美秘艳,便是任意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婠婠嘴角逸出几分得意的笑容,立在船首,秀眸闪着亮光,忽像小女孩般嚷道:“我见到码头哩!”

        任意微微颔首,不再说话。

        风帆己进入泊满大小舟船的码头了,码头上盛况,比之那时候的边荒可谓过之数十倍,近百倍。河道被开凿改建,比从前更为宽阔,使得码头上的船只数以百计。

        天下第一城之名本就因聚天下财富而成,还未靠岸,远远的已可见无数林立的楼宇,这番盛世之貌,纵观古今也唯有千年后方可媲美。

        任意身形微晃,人已一步踏上了码头,接着祝玉姸与婠婠也落在了他的身边。

        婠婠问道:“公子,我们去哪?”

        任意道:“说书馆!”

        说书馆位于钟楼广场附近,但凡是来到荒城的人,十个里有九个知道这么个地方。只要沿着东南西北四条天街御道,都能找着它,而偌大的荒城也只有这么一间说书馆。

        说书馆一直有老人在说书,据说它传承两百多年,说书人也换了足足九位。

        不过在半年前,说书馆已没人说书了,虽书馆大门每日大开,却已不再接待任何一位想要听书的客人。

        空荡荡的大堂,一个老人拈须看着门外……

        街道上满是各式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人群间有走私掮客,有亡命之徒,什么商贩、妓女、工匠,任何行当的人都有。

        荒城两百多年来一直都是贯通着整个中原大地的转运中心,乃各族各阀,各帮各派的贸易汇聚之地。

        在这里,上达皇权王法,下至江湖规矩,均无法使及;在这里,没人可仗着自己身份高声说话,没人可在这里使用武力。

        但凡在荒城的人,都只有一条准则,任何事都必须“你情我愿”,谁也不得逾越;即使如今的荒城已被四阀所侵,可荒城一直遵循的准则也依旧不曾打破,谁也不敢打破,只因“他们”的存在。

        “他们”就是燕云十八骑!

        说书馆的卓老头是荒城的“老人”,看着来往人群,他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忽然间,视野里出现三个人来。

        但看见来人之时,卓老头眼神瞬间就变了,浑浊的眼睛似乎变得更为明亮,明亮的眼睛充盈着狂热、狂喜、狂炽之色,还有一种旁人难以理解的尊崇与高仰。

        任意缓缓步入大堂,很是随意的找个位置坐下。

        卓老头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道:“夜窝书馆馆主卓穆,见过君上。”语声微颤,无论是谁也听出他此刻激荡的心情。

        不比婠婠似是有趣的瞧着眼前一幕,祝玉姸见之却显得十分惊诧。说起来,她三十年前就是“荒城四圣”之一,自然对城内各色人物均有了解;眼前这位说书馆馆主,三十年前她都不曾见过他对谁高看一眼,更别说此刻这般的尊敬模样。

        只是再想到被尊敬之人的身份,祝玉姸也是释然了!

        任意笑着问道:“你是卓狂生的后人?”

        卓穆点头道:“小子卓穆,先祖正是卓狂生。”

        看着一个满脸皱纹,发须皆白的老人自称为小子,婠婠“扑哧”一笑。

        没人理会她,任意微微点头,再问道:“那两个丫头如何了?”

        他既然是边荒第一位城主,自然要重新收回如今的荒城。早前见“燕云十八骑”之时,他以自己望气看相之术便瞧出其中一人乃自己先前所见说书人之子,所以才料想到卓穆定能知晓自己的身份,既而那时便吩咐了两个丫头先回到荒城,着手准备。

        卓穆道:“两位圣使已初步掌握了城内情况,北骑联、振荆会、夜窝族、两湖帮、汉帮,还有飞马会随时听候君上调遣。”

        听到飞马会重回荒城,任意想到了鲁妙子,他语声幽幽一叹,颇有几分感慨道:“倒没想到他们还各有传承留下。”

        卓穆一脸惭愧道:“不孝子弟未能守护祖辈先业,请君上下罪!”

        被他如此一说,祝玉姸俏脸不禁一红,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任意瞟了她一眼,随之吩咐道:“去吧!除去宋家,城内不管何方势力,全给我一并清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