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娘子不是妖在线阅读 - 第468章 凶手到底是谁?

第468章 凶手到底是谁?

        四长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让阴阳宗的弟子回答,随便拉过来一个人的答案都会是

        ——烂酒鬼。

        在阴阳宗内人人都知道四长老是个酒鬼。

        几乎每一天,每一处地方看到四长老的身影,对方都会拎着酒葫芦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但少有人知晓,这位酒鬼的修为仅次于大长老。

        更少有人知晓,当年在大长老争夺天君之位之前,他曾一度差点被钦点为下一任天君。

        然而他却主动退出,这才给了大长老争夺的机会。

        在这样的门派中,没有谁是平凡的。

        每个人都有秘密。

        ……

        从大厅出来后,四长老便拎着酒葫芦独自来到了药园一角的矮山坡上。

        一路上,遇见的弟子们都纷纷避开。

        大多人眼里带着不屑与鄙视。

        他很不嫌脏的躺在沾有鸟粪的地上,眯着双眼望着天空,跟大街上醉酒的普通人没任何区别,翘起的二郎腿上沾着泥巴。

        凑巧的是在另一边,五彩萝抱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新偷来的香瓜。

        香瓜浓郁的香味让少女一脸的满足。

        小丫头一直在找姐夫,但在找姐夫的过程中发现了不少美味果食。

        这也算是意外收获。

        “喀嚓!”

        香瓜被生生掰开。

        五彩萝拿出一个调羹美滋滋的吃了起来,粉润的小嘴儿沾上亮晶晶的汁水,晶莹如玉。

        “这瓜这样吃有点浪费。”

        四长老忽然出声。

        他指着不远处树木上类似于樱桃的小果子说道:“把那些小果子掺到里面,用调羹搅拌一会儿,吃起来会更香。”

        五彩萝愣住了。

        她眨了眨漂亮的睫毛,跑去摘了些小果子,洗干净后放在香瓜里,用力搅拌。

        掺和到一起后,少女品尝了一口,美眸陡然亮起。

        显然如四长老说的那样,很美味。

        四长老抬起葫芦喝了一口,笑着说道:“其实你吃的这两样东西都是药物,而非普通的水果,它们会炼制成一种药物,给男人壮阳用的。”

        五彩萝吧唧吧唧的吃着,压根不在乎这是药还是水果,只要好吃就行了。

        如果是不好吃的,别人再稀罕她也不在乎。

        比如陈牧的……小弟。

        看着孟言卿她们似乎吃起来很美味,但其实一点味道也没有。

        “这天要变了啊。”

        四长老仰头又喝了一口,望着明明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却说道。

        他的酒葫芦似乎一直有酒。

        没人见过他的酒葫芦空过,好像里面转了一汪大海。

        四长老看了眼黑裙少女,眼神微微浮动,仿佛荡漾着些许往日回忆。

        少女的裙摆随风拂动,看起来就像是黑色的浪。

        这些浪击打在了他的心里,情绪流淌。

        “我有一个女儿,如果……如果还活着,或许跟你一样漂亮。”

        四长老也不理会别人能不能听到,用很淡然的语气喃喃说道。“曾经她被我给抛弃了,因为帮我生下孩子的那个女人,我很讨厌。

        后来我又后悔把孩子扔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等我想要珍惜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自嘲一笑,随手揪起几根草叼在嘴里,慢慢嚼嚼着。

        四长老从未在其他人面前说起过这些。

        但此刻,他却想要找个人倾诉,而五彩萝是最好的聆听对象。

        因为对方压根就不会去听。

        “老天爷很公平,让死亡降临在每一个人的头上,无论贫穷富贵,都难逃一死。”

        四长老惆怅叹息道。“老天爷又很不公平,让死亡变成了一种衡量人生价值的炫耀,让死亡变得……不再那么纯粹。

        有钱的有势力的,可以肆意的剥夺别人的生命,来延长自己的生命。而无权无势的,死亡不再由自己决定。”

        说着说着,四长老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他并没有在笑。

        眼角泪光闪动。

        他猛灌了一口烈酒,张了张嘴想要骂些什么,可最终只化为一声不甘的叹息。

        “曾经我在轮回林见过一个女人,是一个普通农妇。这女人为了救自己的女儿,闯进那个十死一生的神秘上古山林。

        因为她的女儿是怪物,所以女人想要找到一种传说中的圣莲,将女儿身上的魔性祛除,成为普通人,不再成为村子里的祭品。”

        四长老声音悠远。“可惜她永远找不到,也永远出不去了。我帮不了她,就像我帮不了自己的女儿……”

        五彩萝自顾自的吃着香瓜。

        她有些后悔刚才没多摘一个,不过没关系,大不了多拿一个。

        至于姐夫,等吃好了再去找吧。

        假如某一天姐夫变得好吃了,那她肯定会舍不得。

        “其实我不该去怨恨任何一个人,因为我本身就没有权利去怨恨。”

        四长老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高高举起酒葫芦慢慢倾斜,却没有酒水滴出来。

        阳光在葫芦上折射出莹莹晕黄的光芒,带着几分苍凉的黯淡。

        最终这份黯淡化为了几滴酒水,落在他的脸颊上。

        就像是充满情绪的眼泪。

        “当人逐渐长大后,就没一个人敢说自己是真正的好人,尤其是修行界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四长老闭上眼睛。“我不是什么好人,曾经为了抢夺法宝而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整个阴阳宗,都没有好人,包括天君。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天君并不是坏人,至少他也有感情的一面。毕竟他……”

        说到这里,四长老却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看到五彩萝已经吃完了手里的香瓜,意犹未尽的模样看来是打算再去拿。

        四长老想了想,忽然从怀里拿出一把钥匙扔了过去。

        “有一间屋子,里面放着很多人间美味的食物,只要你能找到,你就可以进去随意品尝。”

        五彩萝小脸茫然,疑惑的看着对方。

        不过她捡起了地上的钥匙。

        四长老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信任你,或许我认为你很单纯,真的很单纯……”

        犹豫了一下,四长老指了指自己的心说道:

        “我有一种特殊能力,能感应到法器异物,能感应到自己的生命是否到尽头,也能感应到人心。虽然不是百分百准确,但我确信,他们都误会你了。”

        五彩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似乎在等待对方说出那屋子的位置。

        但四长老摇了摇头:“你自己去找吧,找到了就是你的,找不到……就送给老天爷吧。”

        说完,他不再理会少女,仰头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怔怔发呆。

        然后露出了笑容。

        葫芦侧翻在地,没有流出酒水。

        五彩萝嘟了嘟脸蛋,转身离去。在离去的时候,天空有乌云飘来,地面暗沉了三分。

        ……

        少女并没有去寻找所谓的屋子,而是又摘取了两个大香瓜。

        不过在摘香瓜的时候有个小插曲,她被两个弟子拦了下来,对方说什么这个瓜是极为珍贵的药材,不能让她摘取。

        于是五彩萝很客气的给了他们两拳,便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小山坡上。

        然而当她回来后,四长老依旧躺在地上。

        但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剑。

        鲜血在地面缓缓扩散,与翻倒酒葫芦里的水混合,仿佛染红成了一片红霞。

        四长老睁着眼睛,却没有了气息。

        嘴角的笑容依旧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