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草莽英雄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杀人于无形

第二百二十章 杀人于无形

        俄罗斯人是一个热爱艺术的民族。特别是在逃亡到东北的这些俄国人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原来的沙皇俄国上层。这些人里面精通和热爱艺术的人更多。

        在哈尔滨就有很多俄国人组织的绘画,舞蹈和歌唱团体。

        第二天下午钱小宝去小酒吧找伊万诺夫。

        “伊万大哥,你想不想听歌剧—东北歌剧二人转!”钱小宝问道。

        伊万诺夫抬起头不屑一顾的看着钱小宝然后摇摇头。

        实话实说虽然二三十万俄国人逃亡到了东北,可是在他们心里还是充满傲气的。他们觉得自己是先进文明进步的欧洲人,而这里的人是愚昧落后和无知的。

        看见伊万诺夫这副表情钱小宝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今天晚上必须让伊万诺夫跟着自己走,否则二十块钱就打水漂儿了。

        “看完戏我再请你好好吃一顿!像咱们这样的人不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出去执行任务不知道就倒在哪里再也起不来了。”钱小宝劝道。

        钱小宝的这句话击中了伊万诺夫的要害,伊万诺夫对钱小宝说道:“听完戏后你不能用大列巴熏肠来对付我。我要吃地三鲜、锅包肉、红烧排骨!”

        刚才还鄙夷的看着钱小宝的伊万诺夫现在想吃的却全部是中国菜。

        这也难怪,三十多岁的伊万诺夫到东北已经有二十年时间了。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中年人。

        他不仅学到了一嘴大碴子味的中国话,他的胃也早就适应了中国食物。

        “小意思!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钱小宝信誓旦旦的说道。

        昨天晚上钱小宝打断唱戏就是无理取闹。不过他说的也没有错,秦香莲就是没有潘金莲招人。

        今天晚上早早就茶楼里面就挤满了人。一个个臭男人都跑到这里等着看潘金莲怎么样与西门庆勾搭成奸然后谋杀亲夫的。

        但是就是挤成这样最前面中间的雅座却留了出来。不用说这个位置是留给出钱点戏的大爷钱小宝的。

        当钱小宝走进茶楼穿过过道走向前排的时候引起了整个茶楼的轰动。

        原来这小子在茶楼里面闹事不是没有原因的。看看人家,居然带着人高马大的俄国人当保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伊万诺夫瞧不起中国人也是有道理的。中国人就是有自卑心里。

        即使是伊万诺夫是钱小宝的保镖,他与一个中国人给钱小宝当保镖有什么不同?但是看在大家眼睛里就是觉得钱小宝有面子。

        这就好像是说虽然我老婆不会发面蒸馒头烙饼包饺子但是金发碧眼一样。

        今天来看戏的人开始担心了,这么大的块头站在钱小宝的后面,其他的人还怎么看戏啊?

        还好,他们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两个人走到前面都坐了下来。

        大家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又对钱小宝心生鄙夷。癞蛤蟆大喷嚏—大喘气!

        还以为你小子多牛比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伊万诺夫坐下来嘴就没有闲着。花生瓜子吃起来没完。

        茶楼老板看着墙上的大摆钟后笑着对台下的众人说道:“老少爷们都等着急了吧?马上就开唱了!”

        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根本没有其他的什么娱乐活动,挤出两个钱看看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包括今天晚上的奸夫**过过干瘾然后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回家睡觉了。

        昨天晚上唱秦香莲的时候女艺人穿了一身黑衣服。今天晚上扮潘金莲就穿了一身白衣。

        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一点都没有错。女人一边唱戏如水的眼波频频的抛下台下,有好几次抛到钱小宝身上,钱小宝顿时像是心被猫抓了一样,心里一片乱七八糟的。

        男人一会蹲在地上扮武大郎扮武大郎似憨似傻,一会站起来扮西门庆风流轻佻。

        西门庆极尽挑逗,潘金莲欲拒还迎。看的台下的人口水都流到茶杯里了。

        连本来等着喝酒吃饭的大伊万也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台上。

        到最后潘金莲喂武大郎吃药的那段茶楼里面鸦雀无声。

        包括伊万诺夫在内上百双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潘金莲拿着碗喂武大郎一口一口把毒药喝下去。

        每一个人都喉头蠕动仿佛在喝药的是自己一样。

        常大姑和白牡丹静静的坐在帘幕的后面听着外面的声音。

        平时白牡丹总是第一个出场。可是由于钱小宝的搅局今天被排在了后面。

        唱戏的艺人谁先出场谁后出场,谁压轴都是有讲究的。这是艺人的地位,面子,更是最后拿钱多少的凭据。

        所以今天唱潘金莲的女艺人频频的向钱小宝飞眼儿不是没有原因的。角儿都是有钱的大爷捧出来的!

        所以今天常大姑更是把钱小宝恨的咬牙切齿!

        “今天晚上唱戏的时候一定要多卖卖力气!否则老娘我就保不住你了。”常大姑对白牡丹嘱咐道。

        可是当白牡丹登场的时候还是很失望。台下的座位已经空了三成!

        这些臭男人都是专门来看潘金莲那个**的!

        臭男人里面自然也包括钱小宝和伊万诺夫了。

        钱小宝和低着头若有所思的伊万诺夫走在去饭店的路上。

        钱小宝长长的叹口气说道:“我家有一位老爷子总在我耳朵边念叨,找女人绝对不能找好看的!要找会勤俭持家过日子的,找身体好能干活的,找屁股大能养孩子的!原来我年轻不相信这些,现在我是真的懂了!”

        伊万诺夫低着头不说话。

        喝酒的时候伊万诺夫不用劝,自己一个人都喝了一瓶多。今天晚上本来打算劝酒的钱小宝反而拦着他让他少喝一点。

        长的像大狗熊一样的人醉倒在地上钱小宝实在是弄不回去。

        到最后伊万诺夫还是趴在地上起不来了。从他嘴里不断的喷出一股股黏糊糊的东西。

        看的钱小宝心疼不已。伊万诺夫吐出来的可都是他的钱啊。

        最后钱小宝出大价钱让人力车车夫帮着自己把烂泥一样的伊万诺夫抬到车上送到松花江边的小酒吧。

        筋疲力尽的钱小宝一边往回走一边感慨:山本平作总是说对于情报人员来说使用武器是最后不得已的手段。可是有些事情山本平作绝对没有钱小宝做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