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修真小说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是一般的彪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是一般的彪

        “是洞房花烛夜!”

        镜花水月再加浮生若梦之下,在任江宁的梦境中到处都是亮眼的红色,烛光之下映衬着坐于床边的窈窕身影。

        看到这样的场景,沈钰立刻就有了判断。

        推开门,任江宁一身喜服,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走到了新娘身旁。

        “娘子!”

        一声低沉中带着几乎要压抑不住的兴奋声音响起,令坐在床边的女子身子猛的一颤,整个人显得很是紧张。

        渐渐的,任江宁伸出了手,新娘的盖头被挑开,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白皙脸庞,是醉春阁的如烟。

        梦里娶妻都是娶如烟,这么看来,任江宁对她是真爱啊。

        “娘子,我们喝交杯酒吧!”

        梦境中,任江宁端起两杯酒,两人一人一杯,相视一笑。

        整个画面温馨又甜蜜,男才女貌,仿佛天作之合,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

        难道这就是任江宁内心真实所想,就是想与如烟双宿双飞,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不过在喝完酒之后,如烟的眼神立刻有些迷离了起来,一下瘫软在了床上。

        看着床上的如烟,任江宁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那模样让人陌生,让人莫名的感到一丝害怕,浑身那仿佛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相公,你,你要做什么?”

        “你说我要做什么?天天在我面前装清高,你我相识这么多年,就是块冰也该捂化了!”

        “可你呢,到现在连砰都不让我碰一下,你也不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不过别人的一颗棋子而已,你我都是棋子,谁又比谁强。我被他们盯上控制,还不都是拜你所赐,你却始终对我不假辞色!”

        “如烟,我好歹还是侯府世子,我碰你,那是你的荣耀,你得感激!”

        “你!”努力的睁开自己已经完全飘忽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对方,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样。

        “就是这种眼神,我就喜欢你这种眼神,失望,绝望,不敢置信的眼神,真让人兴奋!”

        伸手一把抓起了对方白皙的脸庞,任江宁冷冷一笑“任何敢轻视我的人,都得付出代价,这便是代价!”

        “你知道么,你曾经说过想要嫁一个爱你的人,两人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可我偏偏不会让你如意!”

        “我把你娶进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你这个假清高被我踩在脚下,任意欺凌!”

        说完,任江宁开始粗暴的脱下对方的衣服。房间中顿时响起挣扎的叫声,还有屈辱般的哭声。

        同时,还有任江宁那刺耳的大笑声在回荡,听的人一阵烦躁。

        这画面太美,沈钰实在是不敢看,他可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时代新青年。

        不过这任江宁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人都已经娶进门了,还要用强,还要这样,这都什么人呐。

        不知过去多久,眼前的画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刀枪如林的军营。

        而在任江宁的面前,是他的父亲,前任的南卫统领南淮侯。

        这是要搞什么,在任江宁的心里还有什么想法?

        而就在这时候,随着任江宁一挥手,无数把刀枪竟是直接对准了南淮侯。

        “你,你们!”

        “爹,是不是很意外,这便是你带了十几年的兵,如今,他们都愿效忠于我!”

        “只要我命令一下,哪怕是你,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将你击杀!哪怕我命令他们去死,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自杀!”

        “宁儿,你果然是厉害,为父知道了,快让他们把刀枪收回!”

        “收回?为什么要收回?”冷冷一笑,任江宁抬头看向对方,露出了那如同面对如烟时一模一样的表情。

        “爹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不死,我如何继承这南淮侯的位置。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碍眼!”

        “宁儿,你!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我就早就想杀你了。在我娘死后,我就想杀你和那个贱人!”

        “十几年了,我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机会。先是那个贱人,现在又是你,你们死后,这一切都是我的!”

        狰狞的脸上写满了野心,此时的任江宁,将自己内心最深处压抑已久的情绪全部展露。

        “宁儿,你!”似乎想到了什么,南淮侯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夫人的事情,是你做的?”

        “不错,是我,都是我!”

        似乎特别享受南淮侯此时的眼神,尤其是那种痛不欲生,又不敢置信的神色,更是令任江宁甘之如饴。

        “十几年前,我就得到了一门奇功,不仅可以借助秘法令功力极速增长,还有弥补伤损本源的奇效!”

        “那个贱人被伤了本源,她太渴望有一个孩子了,所以,我就把这门奇功删减,而后巧妙的让她得到!”

        “你的这位好夫人为了修复本源,费尽心机搜刮那么多孩童,可直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为我做嫁衣罢了!”

        毫不保留的释放着自己的气势,那是与南淮侯夫人几乎一般无二的气势,让对面的南淮侯脸色变得很难看。

        “她更不知道,自从她修炼了那门奇功开始,她的生死就已经掌握在我的手里!”

        “我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一身功力化为己用,我可以把她的一切都夺走!”

        “若不是哪沈钰中途插手,令我的计划除了偏差,没有在你的好夫人生前就吸纳了她一身精华,着实浪费了不少。不然,我又怎么会只是大宗师呢!”

        “宁儿,夫人她对你那么好,你竟下此毒手?”

        “对我好?哈哈哈,任江河,你是装傻还是真傻,你觉得可能么!”

        冷冷的看着对方,任江宁似乎要将自己所有委屈都释放出来。长期压抑的环境,已经让他几乎快要疯掉了。

        “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么?你知道么?”

        “我还年幼的时候,每日吃的饭都是下人吃剩下的,而且还饥一顿饱一顿。只因为失手打碎了一个瓷瓶,就被罚穿着单衣跪在雪地里!”

        “这些年要不是我命硬,我早就撑不到今天了!你说,她该不该死,你该不该死!”

        “宁儿,爹真不知道你这些年.......呃呃!”

        “收起你的伪善吧,我不想看!”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一下将他抓了起来,任凭对方如何的挣扎,也无法从他的手上挣脱。

        “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废话么,我就是要让你悔恨,我就是要让你伤心。你越是如此,我越是兴奋!”

        “你放心,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我要你带着悔恨去死,哈哈哈!”

        “嘶!”看到这些,再听到这笑声,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看不出来,表面上文文静静地任江宁,内心竟然已扭曲成这样。他内心最想的,竟然是那种报复的快感!

        洞房花烛夜,用强。功成名就时,杀爹。这个任江宁,真不是一般的彪,变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