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修真小说 -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在线阅读 - 第19章:韩宁摊牌,录下罪证

第19章:韩宁摊牌,录下罪证

        “退下!”林氏喝道。

        “是二夫人!”这名侍女恭敬的应道,冷冷的望了韩宁一眼,再次回到林氏的身后。

        至于那名被韩宁斩下右臂的侍女,已经被人抬了出去。

        “夫君如今不在府中,府中是姐姐你当家,掌管府中大小事宜。”林氏笑容如风。

        “石虎可是夫君的亲信,还有十几名护卫无辜被杀,一队银甲卫更是消失不见,妹妹相信姐姐一定会秉公处理,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是自然,夫君不在府中,我身为大房管理着石府,自然是秉公处理。”柳氏温和一笑。

        目光落在韩宁的身上。

        “这件事情你有何解释?”

        “夫人您有所不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误会。”韩宁叹了口气。

        “三日前,按照夫人的命令,我率领银甲卫出城,这边刚刚离开京城,便被妖兽和散修偷袭,这场战斗打的非常激烈,二十名银甲卫奋勇杀敌,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韩宁脸色一变,带着黯然,就连话语都变的低沉。

        “我也是一样,与他们厮杀,拼着重伤才将他们彻底斩杀!不过却晕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时间。”

        望着石虎,面色愤怒。

        不就是演戏?谁还不会一点?

        “当我赶到他们那里,与他们会合的时候,都已经出示了腰牌,他竟然还要杀我,无奈防守,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弱,我只出了一招,他便不行了!”

        摇摇头,韩宁恨铁不成钢。

        “至于死去的那十几名护卫,他们想要杀我,以下犯上,死不足惜!真当他们是某人圈养的家奴?”

        “你胡说!”石虎气急,愤怒的喝道。

        “难倒不是?从头到尾我有出过第二招?”韩宁反问。

        “你、你……”

        噗!

        一口气没有顺上来,牵动体内的伤势,吐出一道血箭,石虎直接晕死了过去。

        “连一点挫折都承受不住,这等废物,留着也是浪费粮食。”韩宁耸耸肩。

        “妹妹你听见了吗?”柳氏道。

        “如果是这样,按照韩宁所说的,这件事情的确不怪他。”林氏压下心里的愤怒,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

        “妹妹那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回去了。”

        带着剩下的这名侍女转身离去,不过经过韩宁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温和的望着韩宁,伸出一只玉手,在韩宁的肩膀上面拍了两下。

        “你很不错!”

        “水柔术!”韩宁心里一冷,不着痕迹的将这门“真爱”仙术,打落在她的身上。

        无声无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都是大夫人培养的好。”韩宁很谦虚。

        收回手掌,林氏带人离去。

        “你们退下!”柳氏挥挥手,杏儿带着离去,同时将房门关上。

        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俩人,还有那两名贴身侍女。

        “韩宁你真的让我很吃惊,隐藏的这么深,说吧!你进入石府又是为了什么?”柳氏开口,审审视的目光,似乎要将韩宁看穿。

        “夫人说笑了,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切都是您培养有方。”韩宁不卑不吭。

        “都已经现在了,你还要藏着掖着?”柳氏脸色一冷。

        “我不知道夫人指的是什么。”

        “留影符呢?”柳氏直接摊牌。

        “将留影符交出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以你如今的修为,本夫人可以向你承诺,荣华富贵、权力美色,一样少不了。”

        “来了。”韩宁心道。

        隐藏在衣袖下面的手掌,不着痕迹的取出一张留影符,用玄天敛气术,将动用留影符散发出来的波动隐去,暗中记录着这一切。

        “夫人指的是那天晚上,我躲在浴桶里面,夫人坐在我身上,和我赤诚相见的事情?”

        砰!

        “大胆!”柳氏猛地拍在桌子上面。

        “连本夫人都敢调|戏,韩宁你想要干什么?真的以为本夫人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难道我说的不是?”韩宁毫不后退,迎上她那锋利的眼神。

        “若不是我动用仙术,将自己隐身,你我在一起沐浴的事情,当时就被二夫人给发现了!夫人现在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恐怕不见得吧?”

        柳氏没有开口,目光清冷,两名侍女从后面走了上来。

        练气十二层、练气十三层的修为毫无隐藏。

        韩宁面色不变,依旧淡定的站在原地。

        “夫人这是打算来硬的吗?我既然敢站在这里,夫人以为我会没有一点准备?”

        “本夫人已经调查过了,你手中根本就没有留影符,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柳氏冷笑。

        “韩宁你真的很不错,连我都被你瞒了这么长时间。”

        “不错!那天晚上你我在同一个浴桶中的事情,的确没有记录下来。”韩宁大方的点点头。

        “但那有如何?该看的都已经看了一遍,我还飞龙骑马,事实已经发生,夫人就算是不想承认,结果还是一样。”

        说到这里,韩宁将下品狂风符取了出来。

        下品狂风符,堪比练气大圆满全力一击。

        “夫人还要动粗?”韩宁反问。

        “下品符!”左边侍女脸色一变。

        俩人互相对视一眼,迅速冲了回去,护在柳氏的前面。

        “好眼力。”韩宁点点头。

        “此符施展,堪比练气大圆满全力一击,若是我现在动用,在场的人,没有人能够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你这是在威胁我?”柳氏压下心里的愤怒。

        韩宁收起下品狂风符,摇摇头。

        “不是!我只是在讲诉一个事实,让夫人不要做出超越理智的事。再者,你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共同的敌人,若是争斗,只会让别人坐收渔翁之利,以夫人的聪明,自然不会这样做。”

        “行!本夫人答应你,那天晚上的事情就此揭过去。”柳氏沉吟一下开口。

        “但你必须帮助本夫人对付林氏,将她拿下!”

        “夫人放心,我是您的人,自然跟你一条心。”韩宁道。

        收起留影符,再次取出一张留影符,刚才那张的时间已经到了。

        “下去吧!”柳氏挥挥手。

        “这就完了吗?我第二张留影符还没用呢?”韩宁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