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修真小说 -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在线阅读 - 第101章:汪娣解惑,调兵围攻林府

第101章:汪娣解惑,调兵围攻林府

        “这也太可怕了吧?”韩宁眼皮一跳。

        尽管他已经高估这位老者了,没想到他的实力,居然强悍到这种程度。

        “莫非他是元婴大圆满的大修士?”

        想到这里,韩宁觉得可能性很大,再有降龙结界两倍实力加成,爆发出来的手段,制服他们四人不足为奇。

        别看元婴大圆满和元婴后期,只是相差一个小境界,但却是天壤之别。

        两者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元婴大圆满号称大修士,站在天花板上面的顶尖大能,而元婴后期则差多了。

        不等他们四人挣扎,布衣老者屈指一点,一道灵光打落出去,落在他们四人的脑袋上面,将他们四人击晕。

        汪娣等人急忙驾驭着遁光,在他面前停下。

        “您老怎么来了?”汪娣面色恭敬。

        从认识她以来,韩宁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模样。

        一直以来,汪娣都是诱人、浅笑的面孔。

        “见过前辈!”黄龙真人,包括银月狼族的那几名元婴境老怪物恭敬的行礼。

        “嗯。”布衣老者平静的点点头。

        “我要是不过来,你们能够将他们留下来?”

        “嘻嘻!”汪娣小女儿一笑,自来熟的抱着他的胳膊,居然在撒娇。

        “我就知道,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别人可能会不知道,您一定会知道。”

        砰!

        “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这么淘气,也不怕外人看了笑话。”布衣老者宠溺的敲打她的脑袋。

        望着韩宁。

        “降龙结界还有多久消失?”

        “不到一刻钟。”韩宁道。

        “嗯。”布衣老者点点头。

        一刻钟过后。

        降龙结界消失,布衣老者带着他们四人离去,车队继续前进,向着京城赶去。

        出了这档子事情,银月狼族这边也没提休息一晚,再继续赶路。

        与之前相比,监天院和银月狼族这边的人马,可谓是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

        汪娣带着韩宁,跟随在车队的最后面,距离前面有一段距离。

        周围被汪娣用神识笼罩住,别人就算是想要偷窥,也无法听见他们俩人的谈话。

        “你真的很让本宫吃惊。”汪娣面色复杂。

        “原本本宫只是想让你拖住他一会,若是你办不到,本宫拼着重伤,也要将马龙拿下,你倒好却给了本宫这么大一个惊喜,居然还握有极品灵符,几乎将所有黑衣人都给秒了。”

        “这张极品灵符和降龙结界,也是意外所得。”韩宁解释。

        “为了得到它们,小命差点就交待在那里了。本想留着做底牌,没想到这次却用在了这里。”

        “是吗?”汪娣玩味的望了他一眼。

        那带有侵略性的眼神,似乎要将他看穿一样。

        韩宁面色不变,迎着她望来的眼神,非常的淡定。

        “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杀了这么多黑衣人,还救下九公主,朝廷的奖励一定非常丰厚。就算无法弥补这次的损失,想来也差不了多少。”

        说到这里,汪娣停顿一下,似乎在下着某种决心。

        过了好一会,这才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

        “若是你愿意放弃所有的奖励,本宫可以向上面建议,提拔你为黑仙台第四队副统领。”

        “第四队副统领?比朝廷的奖励还要好?”韩宁好奇的问道。

        “若是没有本宫,哪怕你立下泼天功劳,你也不可能成为第四队副统领。”汪娣摇摇头。

        “但有本宫在,再加上你这次立下的大功,有一半的把握,成为第四队的副统领。至于好处,这个不便细说,本宫可以告诉你,远远的超过这次的奖励。”

        “您都这样说了,我若是再不答应,岂不是不给您面子?”韩宁微微一笑。

        砰!

        “滑头!”汪娣杏眼一扫,在韩宁的脑袋上面敲打一个板栗。

        “这群黑衣人,之前布下的黑暗结界是一件古法宝,古法宝与法宝不同,价值珍贵,只要将之炼化,就能够发挥出十成的威力。”汪娣主动介绍。

        “每一件古法宝所需要的材料,非常难寻,再加上炼制方法不同,还有很大的失败率,可一旦成功,无需要像法宝一样,放在丹田中韵养,便能够发挥出最大力量。”

        “看来这群黑衣人准备的挺充份的。”韩宁点点头。

        “不过他们既然靠着定位罗盘,传送到这里,您可查出了隐藏在车队中的奸细?”

        “难!”汪娣叹了口气。

        “此事还得慢慢调查,这次出来的监天院人马,还有随行的银月狼族人马,都在调查之中,能否查出幕后黑手,还是一个未知数。”

        “刚才我在您的身上,看见了一头黑暗真凤,这是?”韩宁沉吟一下问道。

        “本宫已经高估你了,没想到还是小看你了。”汪娣望了一眼夜色,罕见的露出一丝挫败感。

        “柳如菲的眼光是真的不错,被石天明那个废物,坑了这么多年,这次倒好,居然找到了你这个宝贝。”

        眨眨眼,汪娣又开始诱惑了,捏着韩宁的下巴,往他脸上吹了一口热气。

        “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本宫的小男人?”

        “咳!咳!”韩宁被吓的不清。

        “咯咯!每次看到你吃瘪,本宫心里就有一股无法言明的满足感。”汪娣得意一笑。

        “你说的不错,那是黑暗真凤,是真灵!天地之间最为强横的存在,就算是放眼真仙界,也是顶尖的存在。至于其它的,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知道,知道的太多对你也没有好处。”

        “难怪。”韩宁恍然大悟。

        “刚才的那名老者,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是?”

        “他是别人的一具化身,至于是谁,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汪娣并没有说太多。

        “若是你能够在三百年之内,突破到元婴境,该你知道的自然就会知道。若是不能,就算知道的再多,也没有好处。这大夏皇朝的天,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平静。”

        “龙皇能坚持住?”韩宁意味深长的望着京城的方向。

        刷!

        汪娣在瞬间变的严肃,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目光中带着警告。

        “有些话不可乱说!”

        一个时辰过后。

        众人回到京城,银月狼族这边也被安排在驿馆,有其他部门接手,韩宁等人的任务已经完成。

        跟在汪娣的后面,先去了一趟监天院,打个卡,将任务交了。

        随即在汪娣的带领下,俩人秘密到了黑仙台驻地。

        汪娣让韩宁在她的宫殿中等候,而她却消失了。

        这一等就是足足两个时辰,距离天亮也没有多久,汪娣才姗姗返回。

        “等的有点着急了吧?”

        汪娣在主位上坐下,倒了一杯茶,往软塌上面一躺,将两只小脚抬了起来,戏虐的打趣着。

        “没有。”韩宁摇摇头。

        “你不诚实,换做是本宫苦苦等了两个时辰,也会等的不耐烦。”汪娣道。

        抿了一口茶,将茶杯放下。

        “事情已经办妥,这次有大人物替你说话,再加上本宫的引荐,上面已经答应了,从现在开始,你便是黑仙台第四队副统领。”

        取出一个新的腰牌扔了过来。

        韩宁接着,随意的打量一眼,与之前相比,腰牌并没有什么变化,唯有颜色不同,变成了金色。

        将新的腰牌收进储物袋中,等着她剩下的话。

        “本宫边上,给你准备了一座宫殿,除此之外,你的俸禄,在原来的基础上面提升十倍,权限也比以前大了许多。”

        “我们第四队一共有多少人?”韩宁沉吟一下问道。

        “每一队一共有一百人,除了本宫这个统领以外,就你一个副统领,换个说法,除了本宫以外,其他的人都要受你管辖。”汪娣介绍。

        “嗯。”韩宁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过来!”汪娣忽然招招手。

        咕噜!

        韩宁不争气的咽了一口气,心里带着一丝紧张,她这是要干什么?眼馋我的身子,准备动强了吗?万一她待会要是来硬的,我是反抗还是不反抗?

        要不象征性的挣扎一下?比如她要动手,我主动的将衣服脱了,再喊“不要”?

        走到她的面前,韩宁停了下来。

        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美人,尤其是她的脚,真的好美。

        韩宁不是脚控,但目光还是被她这双完美无双的小脚给吸引住,心里面在咽口水。

        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

        难怪有些人,喜欢用脚……

        “还记得刚才本宫答应给你的奖励?”汪娣抛了个媚眼。

        “不记得了。”韩宁怂了。

        “你不记得,本宫一直在给你记着。”汪娣撸了一下发丝,慢条斯理的说道。

        “本宫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食言。”

        将脚伸到韩宁的面前,扔下一句话。

        “给你十个呼吸,只限于脚,十个呼吸过后,不管你有没有动手,奖励做罢!”

        “有惩罚?”韩宁问。

        “一!”汪娣往软塌上面一趟,闭上了眼睛。

        韩宁眼中精光闪烁,心里面天人交战,这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机会难得,她可是亲自承诺的,应该不会挨揍吧?

        “二!”汪娣的声音再次响起。

        “拼了!”韩宁下定决心。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打定主意,韩宁瞬间动了起来,按着她的一对晶莹玉足,将前世的一些手法使了出来,专门揉捏她的脚心。

        嗯,好软,也太滑了吧?

        这是韩宁的第一感觉,在她的脚趾之间游走,力量还很大,非常的卖力,可谓是九牛二虎之力都用了出来。

        “好了,十秒钟已到。”汪娣睁开双眼。

        韩宁不舍的收回了手,暗道可惜,白白浪费了两秒。

        “你下去吧!回去以后记得洗手,别闻,咯咯……”说完,汪娣自己率先笑了出来。

        离开宫殿。

        韩宁望着自己的手,一个问题摆在面前。

        闻还是不闻?

        终究还是欲望大过了理智,鬼使神差的闻了一下。

        卧槽!真香!

        宫殿中。

        “柳如菲你又输了,他居然真的闻了。”汪娣美眸闪烁。

        从密道离开黑仙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面,韩宁思索着汪娣之前所言的那番话。

        三百年是何用意?难道龙皇真的能撑住三百年?

        他的寿元不是还有百年就到了吗?莫非有逆天之物续命?越想越想不明白,结合这次的遇袭,京城的水真的太深了。

        韩宁第一次萌生出,想要逃离这里的念头。

        这个念头仅仅想想罢了,又被他给掐灭了,若是他敢逃,汪娣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真当她的脚,是那么好摸的吗?

        一股强大的气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和上次一样,韩宁都没有反应过来,再次被人给制服了,瞬间蒙上眼睛,就连六感也被屏蔽。

        “有种你就将我的眼罩拿下!”韩宁怒道。

        对方直接封住他的嘴,带着他迅速离去。

        “……”韩宁无语,像是看见了一万只乌鸦在头顶飞过。

        十几分钟过后。

        韩宁再次被扔在床榻上,四肢被捆绑住。

        “这次能让我占被动为主动?”既然无法反抗,韩宁所幸也接受了,开始提要求。

        对方还是不开口,只能听见一阵稀稀落落的声音。

        再然后他感觉到了,这是嘴……

        京城,某处庞大的地下宫殿中。

        一位年轻人,衣着华贵,带着黄金面具,坐在上首龙椅上面。

        敢在京城的眼皮下,还私自打造出一张龙椅,可见此人的胆子有多大,其野心不用多说。

        在他的下面,跪着一位老者,散发着元婴初期的气势。

        可现在就这样跪在他的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个。

        “又失败了吗?”黄金面具人声音冰冷。

        这名元婴境的老者,脑袋低的更低,几乎靠在地上了。

        “又是韩宁!先是石府,后是宁县,接着是敖月,三番两次坏某的好事,原本打算找个时间解决他,现在看来是耽搁不得了。”黄金面具人眼中寒芒闪烁。

        “林家不是和他有仇?让人带话给林家,将他除掉!事后,某送他们离开京城。”

        “是主上!”老者恭敬的应道。

        “九公主那边如何应对?”

        “杀!只有将她杀了,某的利益才能最大化,才能够得到啸天虎一族的支持,敖月不死,某的大业难成。”黄金面具人目光阴冷。

        要到天亮的时候,韩宁再次被扔回了原地,束薄他的力量也跟着消失,再次恢复行动。

        急忙将眼罩摘下,向着后面望去。

        身后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对方的踪迹。

        韩宁不甘心,连续两次被人如此“欺负”,连对方的容貌都没有看清,究竟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又岂会如此做罢?

        神识横扫,以自身为中心,向着周围搜查过去。

        数分钟过后。

        韩宁放弃了,在神识的搜查下,周围平静,没有任何异常。

        望着初升的朝阳,韩宁心累。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究竟有完没完?”

        念头转动,这一刻韩宁想到了动用黑仙台的力量,将对方找出来,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又被他给否定了。

        自己就是黑仙台的人,还是第四队副统领。

        作为当事人,被对方掳走了两次,连对方的面都没有看见,换做其他人出马,又会有什么结果?除非是让汪娣这等层次的强者。

        韩宁还指挥不动她!

        第四队也有金丹境的强者,他们都是普通成员,韩宁虽然能够调动他们,但他丢不起这个人,万一他们也没有结果,自己岂不是成为一个笑话。

        堂堂黑仙台第四队的副统领,被人掳走玩了两次,他还要不要点脸了?

        “唉!男人在外面也很不安全,天黑不要出门,上次都已经告诫自己了,这次居然还天黑回来?不长记性!”

        摇摇头,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灵天山走去。

        回到家中。

        韩宁将衣服脱掉,泡在浴桶里面,使劲的搓啊搓,似乎要将身上的晦气全部洗掉。

        足足洗了一个时辰,韩宁才从浴桶中出来。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难道长的帅就有错?”韩宁很受伤。

        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就睡,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过问。

        驿馆中。

        这是京城最大的驿馆,也是档次最高、最豪华,朝廷用来招待来宾和大人物的。

        “小岚你个死丫头还不进来!”敖月冲着外面喊道。

        房门推开,小岚疾步走了进来。

        “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外面的这些侍卫不行,本公主对他们不放心,也没有安全感。”敖月冷着脸。

        “告诉这里的负责人,让他们将昨天护送我们进京的那队监天院人马调过来。”

        “殿下这……”

        “还不快去!”敖月脸色一沉。

        “是殿下!”小岚急忙应下,心想殿下这是抽的什么风?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让昨天的那队人马过来?

        带着不解,小岚离去。

        望着关上的殿门,敖月精致秀美的容颜上,面露得意,五指一握,露出你逃不出本公主五指山的表情。

        “占了本公主的便宜,就想要这样离开?门都没有!”

        这一觉,韩宁一直睡到凌晨。

        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面的累。

        不管换做是谁,连续两次被人“掳走”,连对方的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都不会太好过。

        睁开眼睛,从床榻上面起来,望着外面的夜色。

        “我这是睡了整整一天?”

        从床榻上面下来,取出一些酒菜摆放在桌子上面,喝着酒,吃了起来。

        吃完饭。

        韩宁在小院中活动一下,见到夜色,他现在都有了阴影,就怕再次出门,被人给掳走。

        “唉!”满肚子的无奈,全部化作一道叹息。

        进了房间,将房门关上,坐在床榻上面。

        打开系统商城,这次刷新的是“真香大礼包”,秒杀价格一百万两白银!

        “香你妹!”韩宁吐槽。

        倒是这一百万两白银的价格,让他眼睛一亮。

        以苟系统的尿性,价值越贵,东西越好,带着期待,韩宁秒杀。

        “叮!秒杀成功,获得奖励:定神术、万年人参、源符*100张、古法宝青龙钟、进阶丹*10瓶、养神丹*10瓶、金刚丹*20瓶、筑基丹*20瓶!”

        “咦!居然是古法宝。”韩宁眼睛一亮,颇有一种真香的定律。

        将青龙钟取了出来,查看着其介绍。

        青龙钟,攻击性法宝,释放出龙吟灭敌,修为越强,发挥出来的威力越强。

        “好一件群攻类的古法宝!”韩宁满意的点点头。

        古法宝不需要炼化,只要将灵力灌入里面,就能够动用。

        将青龙钟收了起来,取出万年人参,再将二十瓶筑基丹取了出来。

        最让他看重的还是万年人参,整整一万年份,还是人参,蕴含的天地灵气太雄厚了,闻着便已经呼吸大动,恨不得一口将之吞下。

        “这次定能够将清音真魔功,修炼到第三层。”

        张口将万年人参吞下,韩宁也不怕撑到,将清音真魔功运转到极限,炼化着这股庞大的药力。

        万年人参中蕴含的药力,实在是太庞大了。

        就算是元婴境的老怪物,见到了都要为之眼红,出手将之抢夺过去。

        现在却被韩宁整个一口吞了,所化的那股雄厚药力,如滚滚洪流一样,向着体内的四肢百骸冲击过去。

        好在清音真魔功是顶尖法门,韩宁的肉身也够强,才能够承受这股狂暴的药力冲击。

        随着时间的推迟,万年人参中所蕴含的力量,慢慢的被他炼化。

        小半天过后。

        韩宁已经消化了万年人参中所蕴含的力量,清音真魔功第三层也炼成,修为水到渠成的突破到筑基后期。

        体内的境界非常的稳固,灵力雄厚程度,是同境界的三倍还多。

        “这要是换成其它的仙骨,有万年人参相助,说不定都能够突破到筑基大圆满,而我这,呵呵……”

        摇摇头,韩宁已经习惯了五行仙骨,这就是一个吃粮大户。

        他要不是个挂比,根本就支撑不住。

        将定神术取出,与定身术不同,定神术是神识仙术,和定身术异曲同工,效果几乎相同。

        一个是靠神识催动,一个是靠修为催动。

        都能够定人,以韩宁如今的神识力量,但凡筑基大圆满以下,全部定住。

        若是再配合着定身术一同使用,就算是筑基大圆满,也得喝上一壶。

        取出进阶丹,开始氪金修炼。

        按部就班的修炼,那是不可能的,能氪金谁愿意自己努力……

        两个时辰过后。

        定神术已经被韩宁掌握,金刚丹和养神丹也被服下,肉身和神识修为再次精进一丝。

        就连这次得到的一百张源符,还有上次得到的两百张源符,一共三百张源符,也被韩宁刻下了仙术。

        一百张源符刻画成搬山灵符,一百张源符刻画成玄天神雷灵符,最后一百张源符,被韩宁刻画成了生死禁制灵符。

        与之前相比。

        不管是底蕴,还是实力,再一次的提升。

        “神识修为已经达到筑基大圆满,炼神诀只有第二层,没有第三层,想要突破到金丹境,难!”韩宁道。

        结束修炼,从床榻上面跳了下来。

        一张传音灵符,被阻挡在阵法外面。

        “是谁给我传信?”韩宁好奇。

        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将阵法打开,将这张传音灵符取了过来。

        打开传音灵符,汪娣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收到消息,立马过来一趟。”

        “昨天刚从黑仙台回来,这个时候找我,又有任务了吗?”韩宁眉头一皱,面露不悦。

        就算是驴,也得有休息的时间吧?

        沉吟一下,韩宁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离开小院,向着山下走去。

        离开灵天山,走在街道上,韩宁换了一个方向,向着城北的小院走去。

        所走的街道比较偏僻,行人很少。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出现,便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走到一半,韩宁停了下来。

        “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人在暗中跟随着我?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吗?”

        运转神识向着周围查看过去,在神识的查看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只是普通的百姓,并没有人暗中尾随自己。

        收回神识,韩宁疑惑。

        “真的是我感觉错了吗?”

        压下心里的异样,韩宁继续前进,不过这次却提高了戒备,他的第六感从来就没有出错过。

        凭空出现这种现象,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对方有防备神识查看的宝物。

        越是往里面深入,这条路越偏僻,除了周围的房屋,想要见到一个人影都很难。

        就在这个时候,韩宁脚步刚刚落下去,周围的景色瞬间一变,置身在一片火海当中。

        燃烧到极致的火焰,可怕的温度,从其上传出。

        将韩宁整个封锁,天上地下,都是火焰,将他团团包围住。

        “我的第六感果然没错,有人在暗中尾随。”韩宁面色不变。

        将灵力灌入到玄机金瞳里面,双眸呈金黄色,向着这座阵法查看过去。

        玄机金瞳还太弱了,这座阵法也不普通,能够围杀金丹境初期,凭借着韩宁现在的修为还看不透,更别说找到破阵之法。

        收起玄机金瞳,韩宁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将玄机金瞳的威力提升上来。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韩宁主动开口。

        “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总算是让老夫找到机会了。”阵法外面,传来一道蕴含杀机的声音。

        “韩宁你还记得石府?”

        “你是石府的人!”韩宁仔细回响,除了柳氏她们离去,包括石天明在内,几乎都死了,怎么还有余孽残存下来?

        见到韩宁的模样,对方再次开口。

        “你不用费尽心机多想了,凭借着石府还不够资格请动老夫。”

        “你是林家的人!”韩宁道。

        “你还不算太笨,还知道老夫是林家的人。”对方大方的承认下来。

        “老夫姓林,名中原,林家现任家主,林菲的太爷爷。”

        林氏全名叫林菲。

        “原来是你。”韩宁明悟过来,又带着一丝不解。

        “我很奇怪,当初石府被灭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救她们,为何一直等到现在才出手,这个时候出现,就不怕将自己和整个林家搭进去?”

        “哼!你以为老夫不想?”林中原冷哼一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暴怒。

        “当时若不是柳家在暗中拦截,你以为在石府中做的那些事,真的没人拿你怎么样了吗?至于其它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是多关心你自己。”

        “不尽然吧!”韩宁讥讽。

        “活的越老越怕死,这话虽然不全对,但也有一定的道理,你这个时候敢跳出来,后面应该有人支持!我就是不明白,究竟是何人,给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在这个时候动手?”

        “是又如何?只要杀了你,一切都结束了。”林中原面色一冷。

        “火元大阵!”

        随着他将灵力灌入阵盘中,催动这座大阵,周围的火焰瞬间暴走。

        燃烧到极限的火焰,能够轻而易举的焚尽筑基境修士,向着韩宁席卷过去。

        “对方既然叫你来杀我,难道就没有告诉你,我还有两头金丹境的血煞?”韩宁冷笑。

        将两张封灵符取出,将两头血煞放了出来。

        “给我破了这座阵法!”韩宁下令。

        “吼!”两头血煞垂着胸口,低吼一声。

        血气翻滚,无穷无尽,向着火元大阵冲去。

        燃烧过来的火焰,粗暴的被它们体表的血气抵挡在外面,无法突进一步,而两头血煞也冲到了火元大阵的边上。

        血气翻滚,凝聚在拳面上,粗暴的砸在火元大阵上面。

        砰!

        巨大的震荡声传出,涟漪荡漾,向着周围传递过去。

        “你不用白费心机了,老夫既然敢在京城截杀你,就做了完全的准备。若是连这点都没有考虑到,老夫何必过来?”林中原面色得意。

        取出一张上品灵符。

        “风水囚笼!”

        将手中这张灵符撕碎,演化出风属性和水属性,形成一座巨大的囚笼,向着两头血煞囚禁过去。

        两头血煞调动全部力量,砸向这座风水囚笼。

        就算是金丹境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够挡住他们这一击,可这张风水囚笼灵符却挡下来了,反而将两头血煞困住。

        “没有了这两头血煞相助,老夫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抵挡火元阵法。”林中原杀机翻滚,吃定了韩宁。

        将火元大阵的威能催发到极限,铺天盖地的火焰,从四面八方向着韩宁焚烧过去……

        “若是在这之前,我或许拿这座火元大阵没有办法,但是现在……”韩宁戏谑。

        单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面一拍,将青云盾和黑水令旗取了出来。

        两件都是上品防御法器,悬浮在头顶,将自身护住。

        面对周围燃烧过来的火焰,就算是韩宁可怕的肉身,也有点抵挡不住,他已经将金刚不坏功修炼到第三层,堪比筑基后期的修士。

        由此可见这股火焰的厉害。

        取出青龙钟,望着手中的这件古法宝,韩宁面露期待。

        古法宝他还是第一次动用,但之前那群黑衣人动用黑暗结界,将汪娣在内的所有人都给困住,那股力量很强,他到现在还记得。

        全力运转清音真魔功,调动灵力灌入到青龙钟中。

        “破!”韩宁喝道。

        握着青龙钟猛地一摇。

        “吟!”

        青光冲出,在青龙钟上面,凝聚出一头巨大的青色蛟龙虚影,可怕的龙吟声,从钟内传出,形成一股海啸气浪,向着周围的这些火焰冲去。

        哧哧哧……

        气浪所过,燃烧到极限的火焰,全部被摧毁,紧跟着冲击在火元大阵上面,整个大阵一震,像是不堪承受这股巨大的撞击力一样。

        “这、这是古法宝!你一个筑基境的小辈,哪来这么多的宝物?”林中原面色大变。

        望着韩宁的目光,充满了嫉妒。

        就算是他,贵为假丹境的修士,不要说古法宝了,就算是普通的法宝都没有,只有一件极品法器,威能还一般。

        随即他的眼睛亮了,火热的望着青龙钟。

        “等你死后,这件古法宝就是老夫的。”

        卖力的控制着阵盘,再次调动火元大阵,将这些火焰凝聚成一头数十丈大的巨型火龙,咆哮着冲向韩宁。

        “你怕是还没有睡醒吧!”韩宁不屑。

        取出一瓶回灵丹,刚才催动青龙钟的确是爽了,爆发出来的威力,也让他很满意,但消耗有点大,几乎抽空了他三分之一的灵力。

        这还是他的灵力雄厚程度,是同境界的三倍多,换成其他的人,估计在那一击下,体内的灵力就被抽调一空了。

        服下一枚回灵丹,再将灵力灌入到青龙钟内,猛地一摇。

        龙吟响起,化作恐怖的气浪,凝聚成一股,演化成音波巨龙,冲向杀来的火焰巨龙。

        两头巨龙在空中剧烈的碰撞,比拼起消耗。

        韩宁磕着回灵丹,将清音真魔功运转到极限,丹药多、功法强大的特点,这个时候彻底展现出来。

        别看火元大阵很强,能够灭杀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却无法前进一波,在和韩宁的斗法中,反而还落入了下风。

        林中原气急败坏,催动火元大阵,消耗的是灵石。

        他在周围布下了一千块中品灵石,若是别的阵法还好说,能够消耗一段时间,但火元大阵可是金丹境的阵法,威力强是强,但消耗同样也不弱。

        就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一千块中品灵石,便消耗了将近五分之一。

        “老夫就不信了,你身上的丹药无穷无尽,能够一直吃下去。”林中原彻底发狠。

        面色狰狞控制着火龙,与音波巨龙缠斗在一起。

        “呵呵!”韩宁神秘一笑。

        别的咱没有,唯独资源雄厚,最不差的就是丹药。

        一瓶回灵丹用完,韩宁再次取出一瓶,在林中原气急败坏的目光下,将一颗回灵丹服下,恢复体内消耗的灵力。

        “你哪来这么多恢复灵力的丹药?”林中原气急败坏。

        这特马不讲武德,说好的正常比试,韩宁倒好,居然作弊。

        一口气没有顺过来,再加上这里是京城,韩宁还是监天院的执事,随时都能够有人赶过来,心口一甜,气的吐出一道血箭。

        阵法一晃,差点没有稳住,就连火龙也差点被韩宁趁机破掉。

        “地上捡来的。”韩宁道。

        咔嚓!

        清脆的破碎声响起,囚困在两头血煞身上的风水囚笼,再也挡不住他们,在这时被挣开破掉。

        两头血煞迅速冲了过来,气血翻滚,配合着巨力,粗暴的砸在火龙上面。

        连同音波巨龙,三者在瞬间将火焰巨龙摧毁。

        火焰巨龙是火元大阵形成的根基,随着它被摧毁,火元大阵也抵挡不住,寸寸破碎。

        “好机会。”韩宁眼睛一亮。

        握着青龙钟再次一摇,演化出更加庞大的音波巨龙,冲击在火元大阵上面,两头血煞也冲到火元大阵的边上。

        下一秒钟。

        在三者合力攻击下,这座火元大阵直接被破,演化成毁灭般的气浪,将周围的房屋摧毁。

        负责主持阵法的林中原,躲闪不及,在这股气浪的反冲下,直接被重创,吐出一道血箭,砸坏一座院墙,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咻!

        遁光一闪,韩宁已经带着两头血煞冲到他的面前。

        五指一握,霸道的轰出一拳,锤在他的胸口,将他的丹田击毁,踩着他的胸口,冷冷的望着他。

        “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的?”

        “哼!你以为老夫会告诉你?”林中原嘴硬。

        “也别指望着搜魂仙术,从老夫的神魂中得到一点线索,你若是强行搜魂,只会白白浪费力气!”

        “不说是吧?”韩宁邪魅一笑,面色残酷。

        “先送你上路,然后再送林家满门下去陪你。”

        “你敢……”

        砰!

        林中原的话还没有说完,韩宁隔空轰出一拳,锤爆他的脑袋,将他强势解决。

        一道玄阳真火打落在他的尸体上面,将他的尸体焚烧一空。

        将他腰间的储物袋捡起,目光冰冷。

        “林家是留不得了,先去一趟林家,将他们给灭了,万一让他们给逃了,以后未免又是一桩麻烦。”

        打定注意,取出一张传音符,将消息传递给汪娣,收起两头血煞,韩宁向着附近的神武卫驻地赶去。

        到了神武卫驻地这里,出示监天院的身份腰牌。

        调动一百名神武卫,带着他们赶往林家。

        林家住在城西方向,京城很大,城西那一片也非常的繁华,达官贵人云集。

        韩宁骑着龙象马,带着一百名神武卫,如此庞大的阵仗,吓坏了周围的百姓,见到韩宁一群人过来,急忙让开一条道路。

        同时有关韩宁调动神武卫的消息,也传到了有心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