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在线阅读 - 136 赫尔佐格给爷死

136 赫尔佐格给爷死

        多摩川山区,红井。

        惨白丝线爬满井壁,它们从底部生长蔓延,如同发霉的菌丝四处粘连。

        以巨大的储水井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菌丝已经占据了这座山头的一公里范围,其具备着强烈腐蚀性,无论是钢铁还是树木都会从内部坏死。

        远远望去,一座山被罩着白色的丝状物覆盖,生灵尽皆消亡,迅速枯萎。

        暴雨如注,电闪雷鸣,照亮了一张张紧绷的癫狂脸颊。

        王将站在高高的平台上,面具下那张威严肃穆的脸正在疯狂颤抖,他很激动,即将见证神的现世,即将杀神,并且夺取成神的权柄!

        “你到哪去了?什么这么久?”他转过头,源稚女走出。

        “罗柯等人现在被困在人工岛,没有时间阻止我们。”源稚女冷冷道,他对王将从没有好态度。

        他瞥了瞥王将两边一动不动的面具人,这几个都是强大的随身死侍,纵然是他也不敢保证可以偷袭成功。

        况且,他无法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真正的赫尔佐格。

        为了万全,还是等待罗柯他们到来,届时设下无天无地之所,将猛鬼众一网打尽。

        “诸位,很荣幸与大家一起目睹神的姿态,下面,请开始吧!”王将张开双臂,像个发狂的独裁者。

        他们准备进行诸多测试,来试探八岐大蛇的深浅,并且将其勾引出来。

        忽然,通讯器里传出惨叫。

        “外围防御遭到不明生物突击!”

        “动物?怪物!是死侍?!”

        惊惧的叫声让整个施工队停歇,他们僵在原地看着王将不知所措。

        山脚下飞起大群鸟雀,枪声不绝。

        “嗯?”

        王将站得最高,视野极广,他看见有一枚炮弹从山脚发射,穿梭于山林之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恐怖速度朝着他们而来,所过之处树木炸裂,土石飞溅。

        “防御!”

        听见那如同雷鸣的震动,猛鬼众所有人汗毛倒立,齐刷刷举起枪炮,朝着山腰极速靠近的不明物体射击。

        王将身子一颤,他看清了。

        那哪是什么炮弹,而是一头人形的洪荒巨兽!

        罗柯从山脚的一块巨石上起步,瞬间在上杉越等人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脚下五六米高的巨石当场爆裂成漫天渣子。

        “他一直都这么勇的吗?”上杉越愣愣地看着昂热。

        “我哪知道,他都还没去学院任职过。”昂热破口大骂,猝不及防下呛了他一鼻子灰。

        从高空看,一座山从下至上硬生生被犁出了一道笔直的沟壑,但凡被接触到的猛鬼众一律被撞爆,而始作俑者此刻正站在一颗树上,静静地凝视着平台上的王将。

        后面的红井正“噗噗噗”的往外冒着热气,水流有规律地旋动,是八岐大蛇正在下面急切地游走。

        呼——

        几个影武者纵身跳出,拔出长刀对罗柯发起攻击。

        而王将则一步步向后退去,看样子他并不看好自己一方。

        “唤出八岐大蛇!”他掏出梆子,不断敲击,试图控制源稚女转换成风间琉璃。

        然而,梆子都快被敲碎了,站在他旁边的源稚女都一动不动,冷眼注视着。

        而此时,上杉越等人也一路横推了上来,猛鬼众走到了末路,残留的蛇岐八家也形成包围之势,遍布各处。

        “你!”王将不可置信地看着源稚女,又望向不远处的源稚生与绘梨衣,“你们怎么可能……不受控制?!”

        “我是该叫你王将,还是橘政宗,亦或是赫尔佐格博士?”罗柯戏谑一笑,他可不会随随便便就让这老杂毛去死。

        说话的同时,他还在与几个影武者交战,猛然间右臂化作骨刃,锋芒毕露的一刀将其中两个斩首秒杀。

        所有人为之一怔,唯有绘梨衣一脸骄傲,好像在说看看咱家大怪兽的厉害吧!

        昂热眯着眼睛,不知所想,他心中思虑着这应该是噬龙者独特的秘术吧?

        王将当场呆住,“这、这是肢体龙化?你也是鬼!”

        又是几刀,另外俩影武者也被捅穿心脏,像破布袋子一样落在王将脚边。

        “上!”

        王将做着最后的挣扎,驱使剩余十几个猛鬼众精锐。

        十几人同时往体内注射了龙血药剂,一个个张牙舞爪,出现了剧烈的龙化,没一会儿就变成了十几个两米高的小龙人。

        混战开始,源稚生他们与之展开激烈交手。

        嗡——

        源稚女一刀挥出,眼看就要将几步外的王将斩杀。

        “一只提线木偶罢了,你还想以下犯上!”王将感受到杀意,愤怒狰狞地吼道,迅如疾风地转身闪避了源稚女的刀,一步跨出,整个人眨眼间膨胀。

        吼!

        他变成龙人死侍,浑身布满黑灰龙鳞,龙爪死死掐住源稚女的脖子,破开的面具下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面孔渐渐被刺出的骨骼包裹,进入了龙血暴涨后的龙骨状态。

        这个王将也不是赫尔佐格本体!

        “稚女!”源稚生撕心裂肺地咆哮道,朝着弟弟奔去。

        终究是羁绊交织的兄弟,谁也割舍不了谁,人又如何,鬼又何妨,真相揭开后他们又是相互搀扶的影子。

        轰!

        念力炮轰出,重重击在那条粗壮的手臂上。

        趁着机会,源稚女奋起反击,挣脱后不退反进。

        源稚生也到了,两兄弟一前一后同时出刀。

        王将想要跳起躲闪,奈何罗柯正踩在他的头顶,他动弹不得。

        嗤——

        双刀双向斜斩,王将变成了三份。

        至此,猛鬼众全灭。

        当然,源稚女已经带着樱井小暮脱离了猛鬼众。

        大家恍若隔世,默不作声,井下的八岐大蛇也安静了下来,似乎是感知到外面大佬众多,有点担心幼年期的自己会当场暴毙。

        “哈……哈哈……没想到我算尽一切,还是敌不过你们卡塞尔学院!”

        “能够被昂热校长亲自上门,简直荣幸之至啊!”

        忽然,癫狂绝望的笑声响彻天地。

        从阴暗的林子里走出一道魁梧的身影,他穿着老式的军装,梳着得体的花白头发,尽管长相威严坚毅,可此刻的神情实在不敢恭维。

        尽管挺着橘政宗的脸,但也像个十足的卑劣奸诈的神经病。

        昂热独自抽着雪茄,显然并不想搭理赫尔佐格,跟这样一个垃圾说话是拉低身价。

        “真的是你……呵,政宗先生,原来真的是你!”

        源稚生直摇头,自嘲的连连后退,但好在源稚女扶着他,才没有无力倒下。

        橘政宗……不,赫尔佐格嘲讽地环顾所有人,“不得不说,源稚生你是个很听话的傀儡,无论我的命令有多肮脏,你都愿意照做,可惜,都怪他的出现!”

        他恶狠狠地盯着一脸轻笑的罗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到东京就开始针对我!”

        “单纯看你不顺眼。”罗柯的话让赫尔佐格差点岔气。

        赫尔佐格眼底绽放出疯狂,他就是个年迈老衰的普通老头,一个想要成为神的野心科学家,几乎没什么战斗力,但能够走到如今的地步,着实具备着枭雄的品质。

        “我的一切都毁于一旦,化作泡影,那么你们谁也别想好过,大家一起……死!”他就要按下手里的遥控器,准备引爆埋在山脉之中的炸药,解放八岐大蛇。

        然而,他的指尖变得无比缓慢,犹如调整了慢动作。

        他忽略了今日在场的无数大佬,昂热开启了时间零,赫尔佐格就无计可施,还想引爆?

        罗柯取出遥控器,然后一脚踹在赫尔佐格的胸口,他被踢出了领域范围。

        他一口黑血喷出,不等反应,罗柯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一把抓住其脖子跳入了红井之中!

        一些见不得人的惩罚手段总要悄悄进行。

        井底的土石上,赫尔佐格的小腿已经一百八十度向前弯曲,他绝望地撑起手臂向后挪动,好像看见了可怕之物。

        “你……你到底是什么!”

        借着头顶微弱的阳光,一道八米高的狰狞身影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赫尔佐格。

        “神?你竟然也是神!”

        “怎么可能!”

        “别杀我,别杀我,你应该是来斩杀另一头神的吧?我可以帮助你!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要放过我,我愿意臣服在您的神威之下,我愿意做你的死侍!”

        赫尔佐格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道,在猩红眼眸凝视下他抖得跟癫痫发作似的。

        咔!

        罗柯重重踩碎了他的脚,一点一点往上面踏,脚趾、脚掌、膝盖逐渐变成碎肉。

        “啊……别杀我!别杀我!”

        赫尔佐格发出了凄厉叫声,他筹谋这么多年,真的不甘心就这样功亏一篑。

        咔!咔!

        再把两条手臂寸寸捏爆后,罗柯停止了人工碎骨。

        赫尔佐格的声音已经喊到嘶哑,他惊惧地仰着头,“你动手吧,给我个痛快!”

        “好。”

        罗柯蹲下,与赫尔佐格面对面。

        赫尔佐格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重要的物质正在飞快流失,他惊恐地看见自己的口鼻中流出蓝色的流光,正被罗柯吸食掉。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越来越虚弱,感知不到双腿的存在了,他低头一看,差点直接吓晕,那瘪掉的双腿正在化作石头,并且向上蔓延。

        “不!不要!不要!”

        他凄惨地尖叫,因为他的双腿之间也化为了石头。

        啪!

        罗柯轻轻一弹指,赫尔佐格只剩上半身了。

        “杀了我!杀了我!”他暴风哭泣。

        “你可还不能死。”

        罗柯从赫尔佐格的包里掏出一只古龙血清,注入他体内强行续命。

        然后,无麻药拔牙、舒爽拔舌、劲爆戳耳……

        短短几分钟,赫尔佐格已经没了人样!

        期间,罗柯一直念叨着“不要死、不要死”,生怕赫尔佐格少遭受一点折磨。

        无法说话的赫尔佐格里外受罪,体内暴躁的血清已经让他内脏大出血,他只能用无助的眼神恳求罗柯。

        折磨够了,罗柯伸出左臂,骨莲爆枪凝聚,径直刺入赫尔佐格的腹部。

        “我等这一天,很多年,没想到真的实现了。”罗柯低低道,感慨万千。

        骨刺生长,由内到外戳破皮肉,密集骨锋从这具躯体中绽放,赫尔佐格被无边无际的痛苦淹没。

        呜咽声消失,黑暗中多了一簇巨大的诡异骨莲。

        一代奸雄——赫尔佐格,就此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