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在线阅读 - 137 八岐大蛇

137 八岐大蛇

        嘭!

        罗柯一脚把混合着赫尔佐格皮肉的骨莲踩爆,化作卑微到极致的一地残渣,像是践踏蟑螂那般狠狠摩擦。

        不,赫尔佐格根本不配与蟑螂相比较,他是这世上最为肮脏丑陋的垃圾,黄毛查尔斯站他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

        对于赫尔佐格的所作所为,再毒辣的手段都显得不足以平息愤恨。

        在原著中,本来可以逃到首尔国、过上普通女孩生活的绘梨衣,被赫尔佐格带到了红井,被梆子声控制的她遭到了此生最大的痛苦。

        赫尔佐格用着橘政宗的脸,拿肮脏的手触摸、举起她白的发亮的身体并高声赞美。

        他在讴歌世上最完美的……容器。

        这对一个绘梨衣是无与伦比的伤害,因为橘政宗对她而言是个很好很好的长辈,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长辈会如此对待她。

        她只能流出眼泪瑟瑟发抖,梆子声压制下审判无法释放,她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丫头。

        最后,白王圣骸从死去的八岐大蛇尸体中钻出,寄生到了绘梨衣体内。

        就这样,绘梨衣成为了赫尔佐格准备好的容器,开始换血,赫尔佐格变身新的白王,一头龙。

        他实现了筹备无数年的计划!

        而这个惹人怜惜的女孩变成了一具没有血液的干枯尸体,到死她都在念叨路明非的名字,祈祷那个男孩可以神从天降赶来救她。

        另外,源稚生与源稚女也在赫尔佐格的控制下互相残杀,带着无尽的遗憾与悲伤双双死亡。

        源稚生的尸体都被赫尔佐格当着源稚女的面一块块肢解。

        不仅仅是这三兄妹,包括他们的父亲上杉越,也与人工岛无数尸守同归于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叫什么、长啥样。

        执行局夜叉、矢吹樱都在与猛鬼众的战争中战死,深爱源稚女的樱井小暮死在源稚生手中,蛇岐八家仅剩樱井七海一个家主活着。

        再后来,担任东京执行局局长的乌鸦也死了,孤独且开心地赴死。

        原著中的东京,就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漩涡,无论是角色还是读者,一旦踏入就无处可逃,只能被汹涌澎湃的悲伤淹没,哪怕是多年后回想起,也会生出往江南老贼家里寄刀片的念头。

        此时此刻,罗柯抬起头,借着微弱的光可以看见一张张脸急切地往下探望。

        绘梨衣、源稚生、源稚女……他们都还好好活着,自己的到来挽回了无数人心中的遗憾,也弥补了自己内心的空缺。

        “支线任务【斩杀赫尔佐格】已完成。”

        “奖励【小怪兽专属穿梭特权】、S级稳定龙血药剂、三代种冰霜龙卵及培养舱。”

        随身仓库里又多了一支金色药剂,以及一座三米高灌满营养液的培养舱,里面悬着一枚冰蓝色的龙卵,假以时日,灵笼世界将会有一头巨龙翱翔。

        稳定龙血药剂,可以让普通人变成稳定的混血种,还能治愈人体的各种疾病,这辈子只可能被打死或老死,不会病死。

        龙血药剂罗柯并不打算自己使用,他都吞噬过货真价实的龙心了,还差这点血脉?还是留给好兄弟们爽吧。

        “哗——”

        面前的血河传出动静,将罗柯的思绪拉回。

        他这才记起旁边还有一头八岐大蛇虎视眈眈。

        一想到白王圣骸,罗柯背上密密麻麻的骨刃骨锋就蠢蠢欲动起来,碰撞时发出渗人的磕磕声,迫不及待的想将八岐大蛇撕开,掏出那块赫尔佐格馋了许久的骨头。

        然而,他等了好久,八岐大蛇就是不现身,也不知道是害怕自己还是担心被杀,不可一世的神此刻龟缩水下,连脑袋都不敢露出。

        “我现在这形象和气势很恐怖吗?”罗柯挠挠头,扪心自问。

        既然八岐大蛇不出现,那我就主动出击!

        他一个扑腾跳进了血河,灵活迅速地在黑暗中游动。

        燃着猩红的眼眸可以大概看清周围的环境,隐约瞅着三百米开外有个庞然大物正在晃荡。

        忽然间,十六枚金色宝石在黑暗中忽明忽暗,散发出至高至极的威严,那是眼睛。

        八岐大蛇本想直接现世,但考虑到自己刚刚复苏,还处于幼年期,所以就一直藏匿在水下获得片刻喘息,恢复一点时间后,至少现在的自己比十分钟前强悍了数倍!

        它有了信心粉碎对面的那个未知生物。

        它的体型不小,但也没多么夸张,一个人站在面前,体型只有它的百分之一,哪怕是脊刃骨魔也不够看,不过论气势,罗柯完全不输,甚至还隐约压过。

        八岐大蛇有着八颗龙头,八根弯曲的细长龙颈,下肢畸形短小,一条巨大的长尾,全身遍布白色的鳞片,它的周身流动着无形的紊乱力量,那是对于天地元素的影响。

        嗡……

        起舞风翼伸出,缓缓旋动,风刃随即释放,念力炮也在蓄力中,口腔里一枚火核逐渐凝聚。

        “吼!”

        八岐大蛇发出八声宛如铜钟的吼叫,扇动水流,朝着罗柯冲来。

        砰——

        尾翼一震,喷射而出。

        双方距离极速缩短,霎时水波爆裂、火海升腾、风刃齐射!

        各不相同的手段打了八岐大蛇一个措手不及,它根本还没靠近就被迫后撤,但其中一颗龙头还是被念力炮硬生生打瘪,紧接着十几道风刃全部劈在同一个脖颈部位。

        噗!

        一颗龙头断了。

        罗柯乘胜追击,从下方突袭,骨刃一刀刺入它的腹部,刚想开膛破肚,就感知到一股极度锋锐之气袭来。

        嗤!

        后背骨刃挥舞,堪堪挡下了攻击,但也有好几道骨刃爆碎,在一朵尾翼上留下了几厘米深的口子,不过很快就愈合了。

        残影再次闪来,那是八岐大蛇的尾巴!

        尾巴尖端是一枚露出的锋芒骨骼,便是传说中的“天丛云”之剑。

        这是一场切切实实的神之战,神与神之间的肉搏之战!

        纵然八岐大蛇能够在罗柯身上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创伤,但往往下一秒便恢复如此。

        尽管八岐大蛇也有着愈合的能力,但它惊悚地察觉对方的伤害掺杂了一种特殊能量,可以压制龙血的自愈,并且正在很缓慢地蚕食自己的力量。

        噗!

        一颗龙头被五瓣尾翼给撕咬成好几份,它已经损失了两颗头颅了。

        它意识到不对劲,越打越是力不从心。

        于是……它扭头就跑,顺着多摩川地下河往外游,试图跑入东京湾,藏进一望无际的大海,等成熟期后再来现身灭世。

        罗柯怎会放过它,再次抬起左臂,足足三米长的骨莲爆枪凝聚,一个震颤后爆射而出。

        嗤啦!

        一抹白芒撕裂水流,携着森冷寒意狠狠刺入八岐大蛇的背脊,鳞甲的防御瞬间被破,鲜血淋漓。

        但它的痛苦才刚刚开始,为了防止大蛇断尾求生,罗柯特意瞄准了它的背部,你有本事把自己的躯干给断了呗!

        骨枪一阵变化,密集的骨锋好似有生命一样疯狂生长,没一会儿八岐大蛇就沉入河底,六颗头颅颤抖着,喷出鲜血。

        噗!噗!

        从它的腹部、背脊、脖颈处都刺出无数或粗或细的骨锋,偏偏蕴含的吞噬之力让龙血无法发挥完全力量。

        况且八岐大蛇并非全盛状态,才复活的它至少也要个十天半个月的恢复期。

        但是今天,它可以永远地退休了。

        趁着时机,罗柯手起刀落,将剩余的龙头一一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