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情忠意厚在线阅读 - 第373章 受伤女人见旧人,乡间小路掏心肺

第373章 受伤女人见旧人,乡间小路掏心肺

        上午八点,赵倩走到操场,准备去坐公交车。

        曾起航笑嘻嘻地说:“赵局长,上车吧!”

        赵倩抬头一看,原来是曾起航,便笑着说:“不是叫你不要来啦,我自己坐公交车了吗?那就谢谢啦!”

        曾起航笑道:“四个轮滚一下也很快的!哈哈!”

        赵倩哈哈一笑说:“你别让我欠你太多哈!我是不会还的哦!”

        男人也许都差不多,追求女人的时候,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付出,能追求到手是最好;要是追不到,便会感觉自己付出得不到回报,有的还会肆意报复女人。

        这些赵倩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她不轻易地接受男人的东西。

        曾起航笑了笑说:“就开个车接你一下,没什么欠不欠的,快上车吧!”说完打开副驾驶室的门。

        赵倩上了车,坐到了副驾驶室。

        曾起航习惯性地环绕一圈上了车,车缓缓开出校门。

        曾起航笑道:“郭新文和张秀都订婚了,咱们的事儿可否给予考虑?”

        赵倩摇头笑道:“我不是还没离婚吗?曾起航,你真的不能娶离婚女人,这样会被人笑话的!你一个堂堂的干部子弟实验小学的副校长!听我的,找个女孩子结婚吧!”

        赵倩看曾起航没有说话,便又补了一句:“这话,我好像和你说好几次了!”

        曾起航摇头笑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这话,我也说过好几次了!哈哈!”

        赵倩长叹了一声说:“曾起航,你让我喘一口气好吗?我心力憔悴、厌倦婚姻。离婚后不想马上进入婚姻生活,我就想好好读书,好好工作!”

        赵倩这样说,很明显是在拒绝曾起航,但曾起航却不知道,还在苦苦追求着。

        男人救了女人,通常情况下,女人会说这两种话:

        “感谢你救了我,我拿什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奴家只有以身相许了,不知道公子是否嫌弃?”

        “谢谢你救我,你的大恩大德,我只有来生再报了!”

        第一种是女人喜欢男人,第二种,不说大家也知道。

        曾起航笑道:“不用怕,我会给你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你读书发,更不会影响你的工作。答应我吧!好吗?”

        赵倩笑了笑说:“集中注意力开好你的车,我想眯一下,睡一下!”

        曾起航笑着点点头说:“好,你睡一下,到了我叫你!”

        赵倩调了一下靠椅,笑着说:“好的,那我睡一下哈!”

        其实,赵倩并没有睡觉,闭着眼睛想问题。

        “还有哪些学校的校长要调整?城西小学的刘光岩必须免去校长职务,他不但没把工作做好,还有贪腐嫌疑。”

        “免去他的校长职务,他就没机会贪腐了。这样于公于私都有好处。换一个人当校长,城西小学也许会做得更好!”

        “玉壶中心小学的校长林彪邦要不要免去?他也会利用职权搞个人创收,工作做得不扎实,对孩子的教育不利!”

        “武平中心小学的校长周光旭肯定要免去!”

        “这些校长该安排到哪里?教育局机关肯定不行,进修校也超编了!再说这些人的业务水平去做教研员也不行。”

        “就地免职?这样又伤了其他校长的心,如何才能妥善安排他们的工作呢?必须找一种能够让这些人做得来又做得好的工作。”

        “校长是一所学校的灵魂,务必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原则选好配强校长。”

        “必须想办法制定一套能最大限度提高校长及学校领导班子工作积极性的激励制度。”

        “边洋中心小学办好,办出特色,成为全县最好的学校,作为全县学习的样板学校。”

        ……

        “赵倩,赵局长,到武平了,下车吧!”曾起航小心翼翼地叫道。

        赵倩睁开眼睛笑道:“到啦?好的!”

        曾起航、赵倩下了车,走进张秀爸妈的房子,一座偌大的砖木结构老房子。

        他们俩来到客厅,此时,客厅已坐满了客人。

        郭新文的父亲郭利东、张秀的父亲张恒林坐在正门的对面双人木制沙发上。

        张秀的母亲周玲萍和郭新文的母亲朱香莲坐在右侧的双人沙发上。

        左侧单人沙发上坐着张强的父亲张恒山。

        张强、柳若冰坐在张恒山的左右小圆凳上。

        郭新文和张秀手牵着手坐在张恒山和郭利东的对面,背对着门口。

        张强的母亲陈丽和张秀的父母一向不太投缘,即便是张家的掌上明珠张秀订婚,陈丽也是不屑一顾的。

        张秀没等到这位高高在上的伯母陈丽来祝贺。

        赵倩大大方方地走进客厅,笑嘻嘻地说:“各位伯父、伯母好!各位叔叔、婶婶好!兄弟姐妹们好!我来了!”

        曾起航走在赵倩的后面笑着和在座的扬了扬手笑道:“大家好!”

        张强凝望着赵倩,一双眼珠子几乎要飞到赵倩的身上,赵倩的脸蛋上。

        赵倩虽在说话,似乎只有看到张强。

        这一对曾经的恋人,四只眼睛在短兵相接着。

        柳若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推了推张强轻声叫道:“张强,张强!”

        张强收回眼睛问道:“若冰,你叫我吗?什么事?”

        柳若冰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

        张恒林连忙笑道:“赵局长,曾校长,你们两位坐到这里来。”

        张秀的母亲周玲萍站起来说:“倩儿,你坐到我这里来,我要去忙了!”

        赵倩笑道:“婶儿,我去帮您!”

        周玲萍摆手笑道:“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局长干活呀?倩儿,你坐到这里来!”

        “婶儿,你见外了呀!在家里哪有什么局长啊?好,那我先坐下,你要是有事情做就叫一声哈!”

        赵倩坐到了周玲萍原来的位子上握着郭新文的母亲朱香莲的手说:“伯母,好久没见了!”

        朱香莲笑盈盈地说:“是啊,是好久没见你了!以后家里有秀儿在,一定要多来啊!”

        赵倩点头笑道:“好的,我一定经常去看您和伯父!”

        张恒山看着赵倩,心里有一万个愧疚和遗憾,想着:“赵倩,多好的女人!我张恒山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娶你陈丽,你的双眼都吓了吗?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儿媳妇推出去呢?”

        张强偷偷地看着赵倩,心如刀绞一般疼痛,心里也在骂自己的母亲陈丽。

        柳若冰撑了一下气想:“张强的心还在赵倩的身上,我该怎么吧?赵倩比我漂亮多了,如今又是县委书记面前的红人,我拿什么跟她比呢?幸好她已经结婚了!否则,我真不是她的对手!”

        郭利东看着赵倩,心想:“郭新文,你一个企业家,家产几个亿,怎么就拿不走赵倩的心呢?赵倩,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你怎么会嫁给吴增晓呢?他能跟我儿子比吗?”

        张秀想:“郭新文怎么会成我的未婚夫呢?他本应该是赵倩的啊,只有赵倩才能配得上你郭新文啊?姐,我是不是对不起你呀?”

        郭新文牵着张秀的手,心却在赵倩的身上。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张秀的未婚夫了,不能再想着赵倩了!

        然而,郭新文又怎能做得到不想赵倩呢?

        曾起航也在想:“赵倩,你为什么迟迟不答应我的追求呢?我曾起航哪点不如别的男人啊?难道你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我定会对你好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呢?”

        客厅里,每个人都因为赵倩想自己的心事儿。

        柳若冰站起来对着赵倩笑道:“赵倩姐,咱们出去走一下好吗?”

        赵倩笑哒哒地说:“好啊,我陪你出去溜达溜达!武平你还没来过吧?”

        柳若冰点头笑道:“是啊,我是第一次来的!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可不能把我卖力哈!”

        赵倩笑嘻嘻地说:“那算不定哦,也许我卖了你,你还要帮我数钱呢,哈哈!”

        逗得整个客厅的人都笑着。

        柳若冰勾着赵倩的手臂,走出大门来到武平镇的乡间小路。

        这条小路弯弯曲曲地绕着溪边通往大山。

        赵倩在前面走,柳若冰跟着。

        柳若冰没有心思欣赏这里的美丽山景,便笑着说:“赵倩姐,我想问你个问题!”

        赵倩若若大方笑道:“你有什么事儿就尽管说吧?只要我知道,一定不遮遮掩掩哈!”

        “好,那就问了哈?”柳若冰笑着说。

        赵倩笑道:“你问我答!只要不是原则问题。”

        “姐,听说你要离婚,有这事儿吗?”柳若冰小心翼翼地问道。

        赵倩哈哈一笑说:“你是听谁说的?”

        柳若冰笑道:“姐,你只要给我答案就行!”

        “哈哈,是有这回事儿!”赵倩毫不掩饰道。

        柳若冰紧张兮兮地说:“你离婚了有什么打算吗?”

        赵倩笑道:“离了,一个人过呀!”

        柳若冰疑惑不解地反问道:“不可能啊?离婚后你就不想再找人啦?”

        赵倩停下脚步,转身笑道:“若冰,你是担心我回头找张强吗?”

        柳若冰专注地看着赵倩没说出话来。

        “若冰,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和你抢张强的!为什么,你知道吗?”赵倩接着笑道。

        柳若冰摇了摇头。

        赵倩长叹一声说:“我是不会踏进张强家的家门的!陈丽视我为仇敌!再说,我爸妈也不允许我和张强有任何来往。你是不知道吧?陈丽和我妈在医院大打出手,都成冤家了!”

        柳若冰撑了撑气道:“俩妈为什么大打出手呀?”

        赵倩摇头叹气道:“不就是为了我和张强吗?一个妈说,世界上女人都死了就剩赵倩,张强也不会要赵倩;另一个妈说……”

        说到这里,赵倩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柳若冰赶忙拉着赵倩的手道:“姐,都是我不好!咱们不说这件事儿了!”

        赵倩摆手道:“另一个妈说,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死了只剩张强,我女儿也不会嫁给他。这样的誓都发了,你说,我和张强还能走到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