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历史小说 - 邪神酱的星期一在线阅读 - 第15章 以炁化形

第15章 以炁化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金骷髅才是如今整个幽灵船上,最为棘手的存在。

        杀也杀不死,并且随着被敌人干碎,他自身的能力只会越变越强。

        像最初被屠焱用蛮力粉碎脑袋,那么他自身对于钝击的耐性就会变强,甚至随着一次次被粉碎,他甚至能够提升到免疫屠焱蛮力的地步。

        而若是被屠焱用血焰焚烧成骨灰,他就会在重生之后获得对火焰的抗性,最终归随着一次次被焚烧,而获得完全对血焰的免疫能力。

        适者生存,这个能力才是最为BUG的地方,它能够让金骷髅成长为一种“全能”的存在。

        幽冥摆渡者上船员的地位,绝对不是随便赋予的,地位越高的人,他们身上被赋予的能力往往也就越强大。

        如今船上最强的大副、二副和三副,分别被基金会的3名A.级战斗专家缠住,余下的什么水手长、一等水手、二等水手之流,在这样的战斗之中甚至连充当炮灰都做不到。

        虽说幽冥摆渡者上的船员死不了,但绝对没有船员喜欢死亡的感觉,故而在战斗展开之后,一群幽灵船员纷纷避开三处交战的地方,一个个转而将目光看向了“弱小”的沈邪。

        相较于大展拳脚的沈冰他们三个,沈邪从上船之后,就没有展现过他的力量,唯一的出手还是反噬了屠焱的魂火,那依靠的还是他作为邪神的本质,而不是可以一眼看穿的力量。

        “诶?”

        沈邪环顾四周,发现一群行尸船员和幽魂船员,相继向着他的方向靠拢,脸上满是邪恶的表情,当即意识到这是把他当成弱者了。

        “哼……有趣,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弱鸡,不过也挺有趣的,不是吗?”

        在廉贞基地内的时候,沈邪根本没有机会发挥出全力,先不说楚逸根本不会让其他人成为沈邪的陪练,就说沈邪的身份在那,收容基金会就绝对不会允许他出手。

        如今遇上一群死不了的沙包,沈邪自然要打个痛快,彻底将自己刚刚到手的力量,用眼前的幽灵船员们练练手。

        金光咒·以炁化形!

        金光出现在沈邪脚下的瞬间,拉伸开来的金光咒如同地毯一般,顺着幽灵船的甲板,蔓延到整个幽灵船上层甲板地区。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的船员,无一例外处于金光咒的笼罩范围内。

        内敛的金光,没有半分力量外泄,凝实的金光如同某种金属一般,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辉。

        “刺!”

        原地不动的沈邪,原地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从金光咒地毯上,顿时生长出无处的金色菱刺,如同荆棘一般,一瞬间将将所有笼罩在金光区域的幽灵船员,全部卷入到其中。

        千刀万剐!

        金光咒的以炁化形,能够令原本只能够作为护身之法的金光咒,化作随沈邪想法而变化的任意武器。

        金色的荆棘,几乎是将一船的幽灵船员瞬杀,就算是幽魂这种免疫物理攻击的特殊存在,同样逃不过金光咒的穿刺,或者说金光咒本来就对幽魂有着特殊的杀伤力。

        整个幽冥摆渡者的甲板上,几乎是在一瞬间被清空,哪怕以幽冥摆渡者的力量,完全可以将被沈邪消灭的船员再度复活,可要完全复活那些死去的幽灵船员,也绝非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咕噜~”

        没有被金光咒波及的晋风和屠焱,同时咽了咽口水,心中那是一阵后怕。

        陪着沈邪在孤岛上玩了大半天的功夫,一直表现得“无害”的沈邪,多少让他们产生了一丝轻视以及遗忘,而随着此刻沈邪的出手,又一次唤醒了二人对于收容物0-01的恐怖记忆。

        哪怕受到了收容物0-03的压制,沈邪依旧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无害存在,相反依旧是一个危险分子。

        随着一招几乎情况了整个船上的船员,剩下的大副、二副、三副以及3名A.级战斗专家,一时之间纷纷罢战,同一时间将目光看向那刚刚施展恐怖一击的沈邪。

        “0-01,你想要做什么?”

        沈冰死死望着沈邪的背影,在祂一步步接近船舵之前,厉声喝止道。

        听到沈冰呵斥的沈邪,脚步却是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笔直地走向船舵方向,“我要做什么?我不是在救你们吗!”

        说话之间,沈邪已经站在了船舵之前。

        因为身为邪神的能力几乎被0-03封印的缘故,沈邪除了身体性质属于邪神之外,几乎无法主动动用自身的一概能力,纵然如此祂依旧是世上最为可怕的存在,几乎不存在杀死他的可能性。

        而如此的沈邪也不具备将沈冰他们,直接从幽界带回原本世界的能力,想要平安返回原本的世界,只能够依靠具备幽界穿梭能力的幽冥摆渡者!

        无视了金骷髅他们的眼神,沈邪的双手,若无其事地落在了船舵上。

        木质的船舵带着某种厚重感,仿佛是无尽历史的沉淀,落在船舵上的一瞬间,整艘船的历史记录,便像是纪录片一般,悉数浮现在沈邪的眼前。

        这种记忆的重现,不受意志的左右,似乎无论是谁,只要触碰到这艘船的船舵,都必然会承受这一份厚重到足以将人类大脑过载的记忆冲击。

        “……哈哈哈,又是一个痴心妄想要成为船长的人!”

        金骷髅望着沈邪的动作,冷冷一笑,发出了难听如破锣一般的笑声。

        不仅仅是金骷髅,就连白银骷髅和黑铁骷髅也是如此,发出了近乎于嘲讽的笑声。

        “你笑什么,难道你想说……没人能够给成为这艘船的船长?”

        屠焱甩出一道炙热的血焰,狠狠地砸在了金骷髅身上,但因为此前已经承受过血焰的攻击,哪怕这一次血焰的温度提高到此前的数倍,对于金骷髅的伤害依旧有限得很!

        “哈……”身上燃烧着血焰,金骷髅依旧没有化作灰烬,相反用蔑视地眼神扫过屠焱等人,“你们这些家伙又懂什么!船长是特殊的,是幽冥摆渡者上最为特殊的存在……只有船长才算是真正掌控了这艘船,而我们这些人,哪怕是我这个大副,也顶多算是跟着幽冥摆渡者在海上徘徊而已!”

        金骷髅这话倒是没有说错,如今没有船长在的幽冥摆渡者号,实际上并没有在航行,而是出于一种随波逐流的状态,跟随着幽冥摆渡者的本能在世界各地的海上徘徊。

        “我们渴望诞生船长,只有船长才能够让我们这些船员,得以真正的超脱……但可惜,所有的上船者,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它的船长……那根本不是人类能够给承受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