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棋子的命运

第三百一十六章 棋子的命运

        后土娘娘的真灵,缓缓从历山之中,顺着地脉,回到六道轮回。

        她不能离开六道轮回太久。

        那样的话,六道轮回的运转就可能出现混乱。

        众生魂魄,若出现了轮回错误,这将导致极其可怕的后果!

        严重的话,甚至可能会导致人间出现大量死胎。

        若是如此,就是罪莫大焉!

        一回到六道轮回,后土娘娘便传法旨与垂蛇大巫与这大巫吩咐:“汝且沿着历山山脉,向东寻找……”

        “若见有人道圣树根系之影,立刻来报与吾!”

        “诺!”垂蛇大巫闻言,连忙跪下来,领了娘娘法旨。

        “汝记住,此事不可与任何人说,汝只能单独去做此事!”

        “万万不可泄露出去!”

        “明白!”垂蛇大巫听着娘娘法旨之中的严厉,也多少知道些兹事体大:“俺也独自去做这个事情!”

        ……

        碧游宫中,通天教主见着再次来报的青鸾。

        听完这妖教圣人座前侍女的描述。

        圣人顿时讥笑了起来:“西方两位道友真是好大的架子!”

        “掳了我门下弟子,扣押千年不放,还要叫吾去西方给他门下讲法?”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劳烦女娲道友,去转告那西方道友……”

        “便说:莫要以为,如今大劫将来,本座便没有精力料理西方!”

        “休说是现在,便是来日,大劫之中,本座也可仗剑走西方……去与两位道友论法讲道!”

        这还真不是恫吓!

        因为……

        如今的通天教主,既是截教圣人,也是另一方天地的来客。

        待到大劫之时,徐吉也该初步掌握各项圣人手段,也该将那混沌钟祭炼到足可御使的地步。

        届时,其手持青萍剑,顶起混沌钟,罩下诛仙阵图,以其不沾因果的特性,那西方净土就算被他拆了。

        西方二圣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拆!

        敢废话一个字,连那诸佛菩萨也统统送去轮回!

        青鸾却是听得心惊肉跳,只得稽首拜道:“弟子定将老爷意思,转告我家娘娘!”

        辞了碧游宫,架起祥云,回到那太素天,见了娘娘,青鸾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

        女娲圣人听完,问道:“截教圣人果然如此说?”

        “是……”青鸾拜道。

        “果然……”女娲圣人悠悠一叹:“果然呀!”

        到了这个时候,女娲圣人终于可以确定,截教圣人与人教圣人确实联手了。

        青萍剑与太极图联手。

        诛仙阵图与金刚镯并进……

        女娲圣人轻轻伸手,红绣球在一双纤纤玉手之中跳动。

        脑后,山河社稷图,摇动着。

        “若是再加上吾呢……”

        红绣球,无物不打,无物不毁,乃是与诛仙四剑齐名的先天杀伐至宝!

        不同在于,红绣球毁灭性更强。

        乃是专门砸人道场,打人仙山的。

        便是圣人道场,被这宝贝打一下,也要元气大伤。

        圣人之下,无论是谁的道场,被这宝贝砸一下,都只有一个下场:灰飞烟灭!

        而诛仙四剑加上诛仙阵图,则更重单体杀伤。

        至于山河社稷图,更是诸圣灵宝之中,非常特殊的一类。

        此宝一旦展开,便是圣人也困得。

        这在大劫之中,几乎就是最大的利器。

        一张山河社稷图罩下,即使圣人也要被困在其中,并被挪移到天外。

        等于是在瞬间,强行让敌对方短暂失去一个帮手。

        从而创造围攻的条件。

        譬如封神大劫,若女娲娘娘下场,站到截教一方。

        那么,诛仙阵内,娘娘祭起此宝,将元始或者太上困住一个,然后挪移到天外。

        那么,诛仙阵内,便只会有三圣了。

        诛仙剑阵,再困住另外一位少许时刻,纠缠住这位的宝贝,让其不得回援。

        在这短暂的刹那,足够截教圣人与女娲圣人杀招全出,将那西方二圣打落坐骑之下,直接擒拿下来,逼迫他们向天地立誓,退出大劫!

        于是,最终决战,就是二对二。

        单纯以杀伐神通而言,截教与妖教的胜算非常大!

        这是女娲圣人,这些年偶尔想象过的一个封神大劫的局面。

        当然,这也只是想象而已。

        现实中,女娲圣人根本不敢冒险!

        她微微垂首,于心中想着:“且再看看吧……”

        她已经没有任何资本,轻举妄动。

        她若输,整个妖族都将万劫不复!

        甚至,仅仅只是出手,都意味着妖族元气的迅速消耗!

        不过,在内心之中,圣人的天平其实已经早已经偏向了人教与截教的联盟。

        此刻,更是在加速偏移!

        毕竟,对圣人来说,道心动了,就意味着实际上已经选边站了。

        区别在于,何时真正下场而已!

        脑后,那功德金轮中,不断落下的功德细雨,如潺潺溪流,就是那天平上最大的一块砝码!

        ……

        兜率天内,老君难得出了老君观。

        他见着那鲲鹏的影子,藏在老君观外的痕迹,也不点破,只是笑了笑,便故意说道:“女娲道友与吾那师弟,也不知在和西方算计些什么?”

        圣人法眼,望着青鸾的痕迹,再次从太素天,飞去西方净土。

        虽说,通天与西方,有着大因果,理论上不可能合作。

        但是,那只是在道统上不能合作而已。

        对圣人而言,再怎么大的因果和仇恨,也无法阻止他们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联手和共同利益上的协调。

        譬如说,如今的人间的阐教道统。

        便足以让这三方联手,做点文章了。

        藏在那兜率天内的鲲鹏听得自是心惊肉跳,难以自持。

        他也知晓,这是人教圣人故意在与他说话。

        便只能现身,来到圣人面前,稽首拜道:“道兄,贫道不才,又来叨扰了!”

        “无妨!”老君笑了笑:“贫道这道场,清静自然,只消道友莫带来因果,道友便可以随来随往!”

        对鲲鹏,老君还是很看重的。

        这枚棋子活着,就足以牵制妖教、西方和阐教的许多精力。

        最妙的是,他还可随时变成筹码。

        当成与各方交易的筹码!

        圣人不仁,以众生为刍狗。

        一切皆虚,唯道果真实,唯道统真实!

        鲲鹏当然知道,人教圣人是在敲打他,连忙低头,主动邀功:“道兄明见,贫道已令那广成子主动入劫……”

        “这与贫道何干?”老君眯着眼睛看向鲲鹏。

        “贫道素来无为,道友莫要污贫道清白!”

        “是……是……是……”鲲鹏低头:“是贫道多嘴失言了……”

        “确与道兄无关!”

        这是事实!

        因为从头到尾,人教圣人都没有给过任何指使,甚至连暗示都没有!

        一切皆是他鲲鹏自作主张,一切皆是他鲲鹏自我为之。

        然而……

        事实,就是真相吗?

        人教圣人威势之下,鲲鹏知道,其实自己从来没得选择,也从来没有自由!

        圣人算计,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让他呼吸急促,让他束手束脚,让他战战兢兢。

        只能走在既定的道路上,只能按照圣人的剧本上演那规划好的戏码。

        若有不从、不愿,甚至偏离圣人算计。

        当头棒喝,立刻来临。

        这也是鲲鹏,这两三个会元,一直藏在星宿海,不入三界的缘故。

        只要踏入三界,鲲鹏知道,他就是棋子。

        身不由己,不由自主的棋子!

        而且是主动去做事的棋子。

        圣人不会指使他,也不会暗示他。

        但偏偏就能鲲鹏不得不按照着圣人法旨行事。

        就如广成子此事来说,其实广成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位阐教大罗入劫。

        这就是人教圣人的剧本。

        只有按照着剧本做事的棋子,才能得到荫庇。

        不然……

        鲲鹏知道,此刻,妖教圣人的红绣球已经对准了他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