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凤归锦在线阅读 - 第386章 消失匿迹

第386章 消失匿迹

        献王的师父乃是一个道人,被称之为上阳真人。

        上阳真人在三十年前可谓是一代天师,不仅功夫好、医术好,更是慈悲为怀,有大胸怀。

        而献王自幼身体不好,燕高祖便将他打小送去了道观,拜上阳真人为师。

        上阳真人本对皇家之事无甚兴趣,但却极爱这个徒弟。

        当年燕高祖就这么两位皇子,本应是想将献王立为天子,但此话被楚知南的皇爷爷听在了耳中,于是为了夺得高位,对自己的兄弟下了狠手。

        那时的献王在朝中无甚势力,上阳真人虽不想掺杂入皇室的浑水里,却也不忍见自己的爱徒被人追杀。

        加之,当时他已快到极限。

        是以,仙逝之前,他散尽家财,又以生平的人脉创造出了火麟令。

        与火麟令签约者,将要誓死效忠于火麟令。

        期限为五十年。

        那时的上阳真人想,献王若是夺得皇位,五十年里定能让他稳固住江山。

        这五十年间,倘若于火麟令签订之人不幸亡故,便由后人执行。

        倘若没有后人,那便算到此结束。

        眼前这一男一女,二十年前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因有救命之恩,受召与火麟令签订契约。

        男人说完上阳真人后,不禁又叹了一声,“当年献王若不是被儿女情长所迷惑,稳坐皇位的怎么可能是别人!说到底,都是一个情字害人!”

        此话之前楚知南听人提起一嘴。

        眼下他既然说了,楚知南自然也想抓着机会究梗问底。

        “女儿情长??”

        “可不就是么!”女子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虽说这些事情已是陈年往事,但你既然想听,那咱们便与你说说也成!”

        “当年献王执着火麟令,召集了江湖、商场、朝廷三路人马与当时还是郡王的楚子凌分庭抗争,当时献王无论是个人武艺还是谋略,都远比楚子凌胜了一筹。眼看皇位已是囊中之物,不想半路杀出了一个叫夭夭的女子。那女子将献王迷得五迷三迷的,几乎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谋大事者,一旦有了软肋就会受人牵制。楚子凌就是抓着这一点,逼着献王乖乖就范!而他真是可笑,为了一个女子,白白断送了自己的可观的前途!

        他本是只爱美人不要江山,但说来讽刺,美人与江山他都未曾得到!没过多久后,那个女子死了,而郡王登位,献王被发配看守皇陵。

        说来也是郡王网开一面,这才未曾要了他的脑袋!自他入皇陵之后,这火麟令再也未曾在江湖上出现过!”

        曾经那段腥风血雨的历史也不再被人提起,就好似所有的事情都已被尘封在了泥土中,再未同世人讲起过。

        火麟令,也随之献王被关入皇陵而渐渐消失匿迹。

        说来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我等收到火麟令重现江湖之事时,还满是不信,一路骑马赶来!”男人道,“既然如今火麟令在你手上,我等自是要受你之号令,说罢,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

        楚知南不得不感叹命运真是弄人。

        当时她得到这块令牌时,还是如履薄冰,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若是当时献王早将火麟令的用处告诉她,她怎么会至于如此被动?那时想拿下陆吟宵,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么?

        眼下国泰民安,家国稳定,她还要这块火麟令做什么?

        摇了摇头,她道,“当初皇叔爷爷给我此块令牌时,并未讲述清楚其中用处,年前偶然听了关于火麟令的传说,便随意试试罢了!”

        “呀呀呀,你这不知轻重的小丫头哟,这东西怎么能是随便试试就试试的!”男人气得咬牙切齿。

        “现在江湖上有多少人都等着你你这个执令者发号施令呢!”

        “等着我发号施令?”楚知南抿抿唇,“我倒是不知与这火麟令签订契约者,分别有哪里人!”

        “自然是哪里人都有的!”他们道,“看来你这个小丫头还是不知晓火麟令的威力!”

        “我的确不知晓!”她道,“如今天下太平,自是没了火麟令的用处!你们就当此事是我开的一个玩笑,日后这火麟令,将不会再现世于任何地方!”

        在她这里,就算绝迹了。

        二人而言,对视一眼,显然没明白楚知南的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今日知晓了火麟令的缘故,我自不会用他办事!”楚知南解释道,“太平之年,就让它也随之太平罢。你们与火麟令的契约,也至此结束!”

        这不是二人意料之中的结果。

        三人在院子里聊了一阵后,二人就此告辞,离开了南燕。

        等二人走后,张岐山甚是不解道,“火麟令?这是什么东西?”

        楚知南哭笑不得,“一块派不上用场的令牌罢了!”

        “派不上用场?”张岐山显然不信,“我见他们这焦急的样子,不似派不上用场之物啊!”

        楚知南摇摇头,“若是我早知晓它的用处,它就是一块无敌的令牌。可如今、我要它有什么用?”

        若是当时献王直言它的用处,她得少走多少弯路?

        四国战乱时,这场有人脉的大战,南燕的胜利有增加了多少!

        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这块火麟令,也自然是没有了用处。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太平的日子,一旦用上这块令牌,那将会摧毁这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安稳。

        张岐山约莫是猜到了楚知南的心中所想,再问多问。

        回宫之后,楚知南将火麟令之事同慕容承烨一一说了。

        慕容承烨闻言,只笑道,“无甚可惜的?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必定倾尽全力给你!不管是什么,我都给你!”

        “你给的,与自己得来的总归是不一样!”楚知南轻叹了一声,“你说当时皇叔爷爷为何不直接告诉我用处呢?”

        慕容承烨宽慰她,“他不说,自是有他道理。你看,就算未曾动用这块火麟令,咱们想要的不还是得到了么?乖,莫想了!”

        楚知南哀叹了一声,惆怅道,“曾经有一条光明大道摆在我面前,可是被我生生错过了!”

        可惜啊,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