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藤仙记在线阅读 - 434 改变主意了

434 改变主意了

        连意叹了口气,决定不再跟榕娘掰扯这种问题。

        毕竟,她倒也清楚,草木精怪对于是男是女的意识非常薄弱。

        除了她连家那位老老祖,长了情筋偏要和人类一起,要死要活的。

        她前世今生见过或者听说过的,还真没有其他的草木精怪这般。

        包括她自己,许是因为前世作为纯粹的草木精怪,似乎对于那令人欲生欲死的男女之情,也从未有任何感觉。

        这么一看,连家那位老老祖才是异类才是。

        不过事有两面,若没有老老祖这般,哪儿来绵延至今的连家呢?

        那怕是她连投胎都找不着个地儿!

        纵观连家家史,连家间歇性的还出过不少情种。

        包括她自家亲爹,连长海也是如此。

        这倒也没什么,毕竟连家是半妖之身了,半妖之身,拥有了人修的情感,太正常了。

        末了,她思索了一下:

        “榕娘,你还是像之前那般,就躲着,可千万别再出来了。”

        “如今双巳界很危险,你莫要在外面乱跑,要是被那些脑袋后有黑影的邪魔们发现,会被吃掉的。”

        “最重要的是,你不要再看到谁,觉得他是个好人就跑出来跟他说话聊天的。”

        “不是说脑袋后面没有黑影的就是好人,便是好人,他也难以抵御木心的诱惑!”

        好人难道就不喜欢木心了?哪有这回事?!

        谁不喜欢灵丹妙药啊?

        更何况,人性是这世上最经不起试探的东西。

        榕娘太涉世未深了,仗着自己能看清旁人身上的气息,就以为自己洞悉了人性?

        怎么可能?

        要想活的久,还是得躲着,躲到自己真正强大的那一天。

        这是草木精怪的宿命。

        连意思索着,回头要给榕娘搞个结合敛息和灭杀为一体的组合阵盘。

        就塞在它那枯朽之木内里的小空间内。

        将木心置于其中,若是有个万一,或可救它一救。

        只是她手头目前没有。

        罢了,等回头做好了,再送过来便是。

        这话,连意便没说,她忙着杀魔主分身,实在不知哪一日才能再来。

        榕娘若是心中怀了期盼,因为等她总跑出来,那是会增加危险性的。

        不如等她来了再叫它不迟。

        “呜呜呜,姥姥,你要走了吗?”

        榕娘也不笨,听话音就感觉到连意要走了。

        “是啊,我有急事呢,你哭什么,我又不是不来看你了。”

        头疼,榕娘怎么如此脆弱?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榕娘,你想跟我一起离开双巳界吗?”

        看它哭成那样,连意实在没辙了。

        她也不是觊觎榕娘的天赋异能,而是觉得,身怀这样的天赋,又怎么懵懂,迟早有一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草木精怪类,出个妖不容易!

        “呜……呜……呜……”哭声渐止。

        “可以吗?姥姥不嫌弃我烦吗?”

        榕娘那语气里充满了期待却又怕被伤害。

        连意脑袋上三片叶子又摇了摇:

        “怎么会?”

        “只是,若是离开,就要离开你一直扎根的故土,而且短时间也是回不来的,若想回来,只能等你什么时候幻化人形,能独自在外行走之后自己回来。”

        大部分植物精怪都是有故土情结的,等闲不愿意离开。

        大椿就对离开没兴趣。

        当然,大椿作为神树,早就和乙火界的命脉相连。

        连意一是带不走那么巨大的树。

        二嘛,乙火界的大家伙儿都不会同意它被带走的,包括大椿自己。

        退一万步说,便是大椿愿意走,连意敢动这个心思,怕是就要被乙火界的天道给劈死。

        再者,带着大椿去凌霄宗?别说连家了,凌霄宗一个宗门都塞不下它!

        不过,榕娘就不同了。

        小精怪有小精怪的好,没谁能束缚它,端看它自己的意愿了。

        连意丹田内的蛋蛋兴奋坏了:

        “快啊,小意,跟它要木汁儿,现成的啊。”

        蛋蛋恨不能在连意的丹田内出来亲自要。幸亏它还有点理智,知道连意并不知道它能自由出入她丹田的事。

        不过,这不能阻止它浮想联翩。

        它严重怀疑,连意早就知道这里有一只榕树精。

        否则,怎么昨日幻幻跟她提木汁儿,她就那么爽快的同意了?

        铁公鸡连意,啥时候这么大方过了。

        刚想再说什么,忽然眼前一黑,蛋蛋愣了一下,气结:

        “该死的连意,又把我关小黑屋了,你有种就别放我出去。”

        它快要气死了,这才把它放出来一个时辰有吗?

        谁给她惯出来的坏毛病?哼!

        连意才不搭理蛋蛋,这家伙对木汁儿已经走火入魔了,没法跟它说话了。

        榕树精自然不知自家的木汁儿被人觊觎了。

        它整个榕树叶子都在颤动,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高兴的:

        “没事的,不回来了,小的就想跟着姥姥。”

        连意:“……”她这算是多了个迷弟……妹?

        “那行吧,只是有一点,等走了后,我也只能把你种在我家中,也没法带着你到处跑。”

        榕娘是在开玩笑吗?

        它现在都还没有化形,哪儿能离开土地到处跑,短暂的离开倒是还行,长久的离开,那还是算了。

        “哦?好吖好吖,姥姥的家人一定跟姥姥一般,都是很善良的。”语气里充满了憧憬。

        “哼哼。是吧。”连意不置可否。

        她家的人,善良是善良呢,不过可能会以各种法子跟它要树汁儿也是真的。

        不过应该会给相应的礼物用作交换。

        想到自家老祖宗隐藏在眼皮之下的那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连意垂下眼,同情的瞥了一眼犹不知未来多舛的榕娘。

        旁人或许不知树汁儿,老祖宗怎么可能不知道,榕娘呵,肯定不是自家老祖宗的对手。

        因为想到这些,连意的态度又软了一些,说话语气如沐春风的很:

        “行,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记住了,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来日等我的事处理完了,一定来接你。”

        “嗯嗯嗯,姥姥您走好,榕娘会好好在这里等您的。”

        榕树各枝各叶都沙沙的无风自动,像是在欢送连意。

        连意摆摆手,眨眼间,那绿色的细藤已经消失不见了。

        储光楼,那一处的阵法犹在,只其中还剩下一道气息了,欧阳卷云的气息已经逐渐变得浅淡了。

        连意悄无声息的抽回自己那一丝神识,回了欧阳卷云的郡主府。

        郡主府中,一片安然。

        可惜,今日这种安然,注定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连意进了府,给幻幻传了音,让它看准时间带着那周悦儿的傀儡出府。

        而连意自己,却没有回屋,单枪匹马越过重重阻碍,直奔了欧阳卷云的卧房。

        内室之中,微灵阵刚启动,细如牛毛般的针往连意激射而来。

        连意恍若未见,一根细藤已然抽出,将微灵阵一卷一拧,也不知怎么弄的,上面细碎的灵石便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牛毛细针纷纷落地。

        连意将之收入囊中,便旁若无人的掀了梳妆台下面的地砖,人便钻了进去。

        此时的她,依然是细藤的模样,随着修为日渐加深,她越发觉得,这般的形体比之人形,实在是方便太多了。

        瞧瞧这地道之中,以藤蔓之身走之,变得宽敞很多,一些边角处的机关,连意就能更快的发现。

        甚至因为矮小,密道之中的机关压根感应不到她。

        她能悄无声息的就去将密道中的机关破坏掉。

        而连意确实这么做了。

        七八条细长的藤蔓从她的身体各处延伸出去,精准的找到了各处机关,藤蔓的尖端,蓦然各长出两只绿色的手来,灵活的将那些机关打散破坏掉。

        做完这些,那些藤蔓又收了回来,重新回到连意的身体里。

        等到密道中被连意清理的干净,连意已经能听到密道中传来的脚步声了。

        这是欧阳卷云回来的声音。

        连意选了一处宽敞之地,敛息以待,守株待兔。

        没错,这就是她打定的注意。

        既然段沛也在榕城,那她就不能选择同欧阳卷云玩将计就计的把戏了。

        段沛不止一人,身后魔兵魔将成千上万,让他和欧阳卷云联起手来对付她,连意还没这么蠢,自找苦吃不成。

        既然段沛已经在储光楼了,那欧阳卷云今晚必须死。

        杀了欧阳卷云,到时候自己无声无息的匿了,才能化被动为主动,再去找段沛的麻烦。

        连意想的很清楚,邪魔分身不是一直很忌惮她吗?

        那就让他们忌惮去。

        她就一直躲在暗处,将他们各个击破便好了。

        欧阳卷云走在密道中,心情非常不佳,她皱皱眉,忽然停下脚步,捂住自己的胸口。

        这是怎么了?

        怎么感觉心绪不宁的紧?

        难不成段沛还敢阴她不成?

        不会吧,段沛可是站在她幽云国的地盘上。

        一个岐山国的大元帅又如何,站在她幽云国就要受她的制衡。

        她知道段沛在幽云城有人手,宅子和铺子都是她帮忙置办的。

        他俩对于对方的身份也心知肚明的很。

        自也知道,最终会走上你死我活这一步。

        不过此间,还不到那时候就是了。

        司空忌莫名其妙的死了。

        如今隐藏在暗处的连意以及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妄想摘他们双巳界的桃子的曹轩辇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等把曹轩辇和藤仙连意都解决了,才是他们之间的事儿。

        尤其是藤仙连意,欧阳卷云不知为何,今夜总是想起藤仙连意。

        非是她一定要对付藤仙连意。

        实则,按照她的性子和谨慎,如何能不明白这藤仙连意碰不得。

        多少魔兵魔将在此事上铩羽她实在太知道了。

        她光是想到这事,连肝胆都颤。

        她知道段沛同样如此,以往何时见他这么着急过?

        这一年他跑了多少次幽云国,甚至愿意让她这个“对手”帮他置办宅院,对于她说商议藤仙之事,也是有求必应。

        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他二人手下魔兵魔将不少,看能不能挡住藤仙连意了。

        据说今生的转世之身如今修为还未登顶,也是元婴修为。

        藤仙连意再厉害,莫不是还能凭借一人之身抵挡千军万马不成?

        欧阳卷云在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还是不安的厉害。

        她莫名暴躁,忍不住心中把那些不给力的废物邪魔骂了一顿。

        甲魑、乙魅、丙魍、丁魉四个队都是废物不成,不是接了杀九星连珠那九星的任务,怎么还让藤仙连意跑到双巳界了?!

        给他们造成这般的麻烦?

        真应该禀报了魔主,好好给这些废物点心一点厉害瞧瞧,怎么能有这般的失误?

        她如今简直不安到了极致。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深呼吸了三口气,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不少。

        等天一亮,就把周悦儿带到储光楼解决掉。

        这事她不方便出面,段沛必能帮她解决的妥妥的。

        借此,希望能得到些关于曹轩辇的有用消息,彻底把曹轩辇先摁死。

        如此,他们才能一心一意的对付藤仙连意。

        这也是她如此着急的原因。

        如今藤仙连意失踪了一年什么动静都没有,连带着她救走的白家人也跟着失踪了一般,她心里只有越来越慌的。

        她不知道藤仙连意在干什么,但她有一种预感,藤仙连意距离她越来越近了。

        若是藤仙连意来了,曹轩辇也趁机作乱的话?!

        她和段沛恐怕就要雪上加霜,原本的那本来就不多的胜算,只会越来越少。

        欧阳卷云越走越快,眉头也越皱越紧。

        她思索,若是在那般情况下,藤仙连意和曹轩辇都来了,她和段沛必也不能相互信任,恐怕都还打着趁着混乱让对方死的目的……

        这般情状之下,她该如何保全自己?

        怎么想,欧阳卷云都感觉到自己胜算是越来越少,渺茫的她几乎都看不见了。

        这也导致,她心中更是如一团乱麻,剪不清理还乱。

        却是突然间,一步踏出,周围斗转星移,场景突变。

        欧阳卷云转瞬间已经察觉到不对,再倒退往后,已经发现退无可退,她依然处在一片蝴蝶蹁跹的花海之中。

        “藤仙连意?!”

        想都未想,这个一直悬在她脑海中的名字就在瞬间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