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大道惟一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几度春秋过,仙山依旧在

第五百八十七章 几度春秋过,仙山依旧在

        三清巍巍,如登天门。

        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仙山遮掩在云雾翠蔼之间,如梦如幻,似遥不可及,又似天地之景。

        一别二十载,仙山依旧,三清故在。

        古铜巨钟之声长鸣,仙鹤清唳不绝,灵光照耀天地,如雪堆积的云雾在钟声里分开一条云雾阶梯,有仙人自青山云海深处凌空缓步而出,灵力凝聚而成的金色花朵在空中肆意飞舞。

        来人广袖长袍,峨冠博带,双目沉静似水,面白无须,眉目间自有清气缭绕,虽是中年,却自是一副好相貌。

        此人正是三清道宗的掌门,冲和真君。

        冲和真君抬目看向远方天际,眼中灵力翻涌,唇畔掀起一抹谦和而傲然的笑容,声如滚雷,朗声而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前辈来我三清道宗,实属蓬荜生辉,有失远迎,烦请见谅。”

        “哈哈哈!”

        笑声朗朗,似波涛自远方天际滚滚而来,豪气与善意倒是毫不遮掩。

        与此同时,没有遮掩的,还有那浑厚而强大的灵压。

        元婴后期的威压肆意的在三清道宗的周围翻涌,却始终不曾侵扰到分毫底下的城池或是三清道宗的山头,只是在虚空之中游荡。

        似乎在给三清叩门,提示有人来了,却规规矩矩,一声一声敲得极其温和而有礼。

        不过,即使对方有意隐藏修为,但凡靠近三清道宗,怕也难以瞒过三清的化神修士。

        听到来人的笑声,冲和真君脸上笑容不变,他身后就是三清道宗,即使自己的修为与对方有差距,但他的腰板在这儿挺得格外直。

        “在下三清道宗掌门冲和,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不妨现身一见。”冲和真君先是客气的笑着说了一句,双手自然的袖起,在微风里泰然的处于空中。

        “本君一渡,来自海外蓬莱,有幸得见三清掌门,倒是一件幸事。”

        从九鸣洲与中洲的边界来到三清道宗山门,于元后修士而言,只是短短几日的功夫,只不过,一渡真君有意在东陆多走走瞧瞧,这一路走来,倒是花了数月的时间。

        数月的时间,足以一渡真君和梧歌圣女彻底熟悉东陆的习俗和语言习惯。

        特意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色法袍,整理了头发的一渡真君,缓缓浮现在了冲和真君不远处的虚空之中,脚下踏着一个贝壳状的飞行法器,腰间酒壶轻晃,神色爽朗。

        不等冲和真君思索这蓬莱是何处仙门,也不等他辨认眼前这个元后修士自己见过没有,便听见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喊声。

        “掌门师叔!”

        声音清亮,带着十足的欣喜和激动。

        冲和真君愣了一下,目光从这位陌生的元后修士身上移到了其身后,映入眼帘的先是一位蓝衣女子,端庄大气,神色傲然,长得不错,修为不错,但不认识。

        紧接着目光划过蓝衣女子,落在了蓝衣女子身后的两人身上。

        青裳乌发的女子挥着手,白玉般的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一身清灵的气息灵动温和,冲和真君身为一位负责任且记忆力出众的掌门,瞬间就在脑海里回想起了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份。

        这不是端仪的小弟子吗?

        自己宗门唯二的仙品灵根弟子?

        疑似金丹九转但可惜下落不明的天才弟子?

        冲和真君在记忆的海洋里找到了关于对方的所有记忆,名字也在脑海里缓缓浮现,虞灵初。

        “虞师侄?”冲和真君双眸一亮,见灵初周身气息圆融,金丹中期的修为稳固通泰,嘴角的笑容不自觉的上扬而起。

        好呀,弟子越好,他这个身为掌门的人,也就越高兴。

        陌生的元后修士重要,自家的弟子也重要,冲和真君先是一喜,随后微微一凛,他也记得,这个天才师侄,可是在深海魔眼陷入空间乱流了,虽然命牌无恙,但不代表着没出事。

        今日随着一位元后修士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还是先把自家弟子拎过来比较放心。

        “灵初,过来,莫要叨扰前辈。”冲和真君神色微微严肃,义正严词的似在教训自家后辈,朝着灵初招了招手。

        一渡真君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冲和真君,脸上神情没有太大变化,心中却有些忍俊不禁。

        这三清道宗,上到掌门,下到弟子,倒都是唬人的一把好手,有意思的很。

        灵初笑了笑,知道掌门是好意,暂时信不过来历不明的一渡真君,不过,她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没有说呢。

        轻轻摇了摇头,灵初一把拉过身侧的明月师姐,朝着冲和真君道,“掌门师叔,您快瞧瞧,这是谁。”

        谁?

        冲和真君再次将视线转移,落到了詹台明月的身上,雪衣清冷,双眸流淌紫芒,掌门的专业素养,让冲和真君再次在短时间内迅速的记起了眼前的弟子是什么人。

        幻灵体,冰灵根,詹台家,詹台明月。

        记得当年这位弟子也属于门内的一时风云人物,可惜的是,数十年前修为尚弱的时候便失去了踪迹,随后不像灵初一般,有清楚的去向,其师父以及宗门倒是都有搜寻过,可惜始终无果。

        即使同样命牌无恙,但年复一年的时间流逝,门内不可避免的对其关注度缓缓减少。

        虽然至今寻找其的任务仍旧挂在三清的任务堂里,但真正还锲而不舍的,恐怕只有詹台明月的师父以及同脉的师兄师姐了。

        时间太过久远,以至于冲和真君记起来的时候,还有些不可置信。

        没想到,今日居然会有这么多失踪的弟子回归。

        等等,海外之外,蓬莱。

        冲和真君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闪过一道幽光,随后弯唇笑道,目光暖如朝阳,“虞灵初,詹台明月,欢迎归宗。”

        詹台明月清冷的脸上在冲和真君念出自己的名字之时,有波澜轻起。

        灵初则笑的开怀而灿烂。

        她们回来了!

        与此同时,三清道宗深处秘境之内,古树下悠然品茶执棋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

        天机千变,世无定数。

        吉凶谁料,落子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