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上医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人丢大了(四更)

第九十五章 人丢大了(四更)

        手术进行了半个小时,方乐才被解放出来。

        而且方乐当时的胳膊已经完全不能屈伸了,还是边上的医生帮忙,生生把方乐搀扶下来的。

        下来之后,方乐就保持着双手插入的姿势,手指也保持着原本止血的姿势,完全不能动了。

        胳膊和双手已经麻木了。

        最初还能感觉到疼,感觉到麻,到了后来,就失去知觉了,等于后来的一段时间,方乐完全是下意识的,手指也是条件反射的摁压止血。

        “方乐,你没事吧?”

        韩胜学正做着手术,还忍不住关心方乐。

        这么宝贝的一颗苗子,可不能废了呀。

        “我没事,缓一缓!”

        方乐龇牙咧嘴。

        “快,送方乐出去,找人给安排推拿,温水浸泡。”

        韩胜学吩咐道。

        “嗤!”

        手术室的气动门被打开,方乐被人搀扶着从里面出来。

        “方乐!”

        方乐刚从手术室出来,程载明父子第一个迎了上去,看到方乐的样子,程云星就觉的心疼。

        这都成僵尸了。

        “程主任,我带......”

        送方乐出来的医生还要说话,被程载明挥手赶走了。

        “行了,有我呢,我一位中医科的主任医师,不知道怎么办?”

        说着话,程载明就一边抓住方乐的胳膊开始给推拿活血,一边带着方乐到了边上的检查室。

        “感觉怎么样?”

        程载明和程云星父子,一人一只手,给方乐做着推拿活血。

        “嘶,疼!”

        方乐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星星,我说个方子,嘶,你去抓药,然后熬成汤药,拿过来我泡一下手,要不然这一双手真的要废了。”

        方乐可不仅仅精通中医,同样精通外科,中医对手的灵活度要求还稍微低一些,只要触觉灵敏,依旧可以诊脉,也就是针灸受影响,可外科方面,手要是灵活度受到影响,那是真的就没法上手术了。

        方乐对自己的双手一直都保护的很好,没事就做手指练习。

        “你说。”

        程云星急忙拿了纸笔。

        方乐说了方子,程云星记好之后让方乐看了一下,程载明签字,然后去抓药,程载明继续给方乐做推拿。

        “你小子,真是不要这一双手了,一个多小时,怎么坚持下来的?”

        程载明都难以想象。

        一个多小时,可不仅仅要有水平,还要有毅力。

        特别是腹腔内空间小,方乐又是给止血状态,完全没有办法活动手指和胳膊。

        寻常人就是举着手,十来分钟胳膊都开始酸了,半个小时很多人都难以坚持,更别是徒手止血一个多小时。

        “人命关天。”

        方乐依旧龇牙咧嘴,程载明推拿的时候,那种疼、麻、酸爽混杂在一起,还真不是单纯的疼痛那么简单。

        “你的手不要了?”

        程载明没好气的道。

        “职责所在。”

        方乐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有往常的轻浮,而是很郑重:“这一身衣服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也不是穿在什么人身上都有资格被称作医生,要穿这一身衣服,就要有担当,就要有责任,要不然穿不起。”

        “是呀。”

        程载明点着头:“可惜,不少人不懂这一点,有些衣服不是那么容易穿的,穿上了就要对的起,你小子不愧年纪轻轻,水平那么高,就这一份心,就胜过很多人了。”

        程载明心中可以去想,方乐的双手比患者的生命重要,那么高的徒手止血水平,那么高的水平,废了,真的是极大的损失。

        可方乐自己却不能有这样的想法。

        就像是值得尊重的领导,下属可以把领导看作是领导,处处维护,可领导却不能把自己当做领导。

        正如开国的那一群伟人,每个人都没有把自己当做领导,他们是公仆,真正的公仆,也只是如此,他们才让人尊重。

        程载明给方乐推拿了半个多小时,方乐也自己慢慢开始活动,胳膊也能屈伸了。

        自己毕竟是医生,懂得怎么复健,懂得怎么活动,哪怕难受,哪怕疼,总是要恢复。

        等程云星端着汤药过来,方乐又把双手放进里面浸泡。

        另一边。

        韩胜学和肝胆外科的副主任,主任医师肖聪璘正在手术室给患者做抢救。

        肖聪璘是到了之后直接到的手术室,给韩胜学做助手,看到方乐的时候同样惊呆了。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患者也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急,现在接近尾声,韩胜学和肖聪璘也都松了口气,肖聪璘这才有心情问韩胜学。

        “刚才那个方乐是你们急诊科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方乐的一些事,一些科室的医生年前私下讨论过,可西京医院毕竟科室多,医生多,不知道方乐的人还是占多数,特别是当时李万江的情况属于骨伤科和肝内科。

        在很多医院内科科室和外科科室的经纬不能说分明,交流也就少多了。

        “是,我们急诊科新来的医生。”

        韩胜学点着头,笑着问肖聪璘:“小伙子怎么样,徒手止血,一个多小时呀,我们这个手术一路做过来,要不是小方,患者可能都坚持不到医院。”

        “厉害。”

        肖聪璘由衷的道:“就这一手,在止血领域,绝对能算的上是独一份了,我去年去过一趟沪上医院,那边医生的止血水平都没这么厉害,韩主任,在哪儿捡的这么个宝贝?”

        “哈哈,运气,运气。”

        韩胜学哈哈笑道。

        边上同样做助手的急诊科的几位医生都有点不敢抬头,专心做手术,生怕自己忍不住万一手抖了怎么办?

        刚才那会儿程载明和韩胜学聊天可就在值班室,还是有医生听到了,那会儿韩主任好像不怎么乐意。

        这一转眼就成了自家科室的医生了?

        人家好像还没正式入职呢吧?

        “方乐,觉的怎么样了?”

        用药水泡了半个小时,方乐又开始自己做锻炼,这几个小时几乎是停停歇歇,程载明问话的时候方乐还在双手交叉的掰手指头呢。

        “感觉好多了,影响不大。”

        方乐一边活动一边道。

        他的身体素质好,习武,练习五禽戏,肌肉的弹性还有神经反应都要强出普通人,再加上方乐自己开的药,还有程载明的推拿。

        西京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的推拿手法,还是很了得的。

        等于没怎么耽误,所以恢复起来也快,没造成太大的影响,方乐自己再多锻炼,基本上没什么影响。

        “那就好。”

        程载明也看的出,方乐这会儿恢复的不错。

        “我是真没想到,你的止血水平也这么高,你还懂外科?”

        程载明相当意外。

        虽然他已经意外了很多次了,可依旧意外。

        止血一方面,刚才方乐说患者的情况,各方面说的也很到位,无论是用词还是判断,不懂外科,根本说不出来。

        “我是中西医皆通,外科也会一点。”

        方乐笑着道。

        “仅仅只是会一点?”

        程云星在边上插嘴。

        一说吧,会一点,等到发挥,那就不是一点了,那是好多点。

        “我说的是个十百千万......亿的那个亿。”

        方乐就喜欢逗星星同学。

        “你真是......”

        程云星张了张嘴。

        亿点?

        “以后跟着方乐多学着。”

        程载明又瞪了一眼自己的傻儿子。

        手术没结束,方乐确实还有点担心,程载明也想知道患者的情况,毕竟患者的生命也算是方乐豁出一双手换回来的。

        又等了差不多四个多小时,韩胜学和肖聪璘一起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方乐呢?”

        走出手术室,韩胜学就逮住一位医生问。

        被程主任带到那边检查室,一直在里面呢。

        韩胜学大步就向着检查室走去。

        进了门,看到方乐正在活动双手,韩胜学也松了口气。

        “方乐,你没事吧?”

        “没事了,谢谢韩主任关心。”

        方乐道了声谢,问:“患者怎么样?”

        “手术顺利,送去icu了,能不能扛过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韩胜学说着,又禁不住赞叹:“方乐,你这一手止血术是和谁学的,太了不起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

        方乐还没说话,程载明就插嘴道:“一般般嘛,既然患者没事了,小乐,咱们这就撤,我那会儿给韩主任说了,你要来急诊,韩主任不怎么乐意,你和星星还是留在中医科吧,免得人家瞧不起,觉的你们添乱。”

        韩胜学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老程!”

        “别叫我。”

        程载明站起身,催促道:“走吧,你现在还没进医院,星星今天也休假,你阿姨饭都做好了。”

        “行,我也确实饿了。”

        方乐笑着站起身来,他是真饿了。

        而且程载明和韩胜学斗嘴,方乐自然是要向着程载明的,他和韩胜学又不熟。

        “老程,程主任,程哥,我请你吃饭,我请你喝酒。”

        韩胜学一把拉住程载明,心中直骂自己那会儿高冷,人家老程还真给他送来一颗好苗子,他却没当回事,现在好了。

        “方乐现在还没进咱们医院?”

        冷不丁边上响起一个声音,是跟着韩胜学一起过来的肖聪璘问话了。

        韩胜学的心中咯噔一下,脸都有点烧。

        刚才在手术室吹牛逼,忘了程载明了,这一下好了,不仅多了个抢人的,面子也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