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1章 温柔 小鬼,帮个忙

第1章 温柔 小鬼,帮个忙

        四月的潭州,雨淅淅沥沥。

        窗外的雨滴有规律地砸在玻璃窗前,雨雾朦胧间,似乎想要弹唱出一首钢琴曲来。

        细细碎碎的雨从缝隙里飘落进来,隐约还能闻到空气中泥土清新的味道。

        曲歆苒别过头,盯着右手边留出来的缝隙看了几秒,然后伸出手把窗户关死。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曲歆苒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揉了揉微微发酸的手腕,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五点五十四分了。

        外头的天黑沉沉的,大雨下得正起劲,没有半点要停歇的意思。

        曲歆苒皱起眉,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背上自己的包,先离开办公室。

        刚走出办公室,滴滴点点的细雨便从走廊外飘了进来,迎面吹到脸上来。

        她拢了拢肩上的包,靠里边走了点。

        在经过自己管理的班级时,曲歆苒注意到二年级三班的门没关。她敛下眼,手指刚握到门把,余光注意到了坐在门口第一排的连宇远。

        七岁的连宇远正低着头在本子上画画,他的睫毛又长又翘,眼睛一眨一眨的,模样十分认真。

        曲歆苒稍稍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对方便也注意到了自己。

        连宇远瞬间把小身板坐直,乖乖地叫了声:“曲老师好。”

        想起连宇远妈妈给自己发的“要晚点来接”的短信,曲歆苒弯了弯唇,在连宇远的桌前蹲了下来,跟他平视,问道。

        “远远,你的妈妈还没有来接你吗?”

        连宇远迟疑了会,然后点头应道:“嗯,还没有。”

        “那你今天中午离开家的时候,妈妈有说什么时候来接你吗?”

        “没有。”

        连宇远摇了摇头,他望着曲歆苒脸上的浅浅梨涡,眨了眨大眼睛,刚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一道散漫的声音打断了他。

        “小鬼,回家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曲歆苒站了起来。她偏过头,看着眼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庞,神情一怔。

        男人身形高大,有一米八多。

        他鼻梁高挺,五官轮廓分明,眼底带着笑,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蓝色外套,衬得他肩宽腰窄的。不知道是不是头发留得比较短的原因,看起来干净又利落。

        外头雨势渐大,如银河倒泻般。

        曲歆苒呼吸一顿,心跳也莫名其妙随着雨势,久违地加快了。

        和印象中的人,对上了。

        “你妈今天……”

        连昀鹤抬眼,看到表情呆愣的曲歆苒,话音戛然而止。他皱着眉,反应了几秒后,又重新带上了笑容。

        “曲歆苒?这小鬼的班主任是你啊?”

        坐在座位上的连宇远听到这句话,默默地瞥了自家舅舅一眼。

        曲歆苒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向来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只好点头轻嗯了一声。

        半晌,似乎是觉得自己这个反应有点太过冷淡,又生硬地补充道。

        “挺巧的。”

        “……”

        空气有些凝固,这个话题好像还是被她聊死了。曲歆苒抿了下唇角,她低下眼,遮住眼底的尴尬。

        站在中间的连宇远目光一直在两人身上来回流转,注意到曲老师不太愿意跟他舅舅说话,于是他拿上书包,扯了扯连昀鹤的衣角。

        “我们不回家吗?”

        “回家。”

        连昀鹤把视线从曲歆苒身上收了回来,他接过连宇远手中的书包,故作不经意般问道。

        “曲老师也要回家吗?一起吧。”

        连昀鹤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这种随口一问的情况下,尾音带着他独特的慵懒调调。

        嗓音温柔缱绻,又有几分清冷。

        “嗯好。”曲歆苒大失方寸,她胡乱地应了下来。

        瓢泼大雨中,走廊有一半被雨水侵湿。曲歆苒走在后头,跟连昀鹤连宇远两人保持了一截距离。

        她抬眼,看着走在前面一大一小的人,迅速别开视线。

        连宇远,连昀鹤。

        曲歆苒抿了抿唇,心里莫名有些堵。

        潭州连姓这么少,她早该想到的……

        前头的父子两人停下脚步,曲歆苒用余光注意到了,也跟着停下脚步,恰好维持着刚才的距离。

        连昀鹤和连宇远纷纷侧过身子,望向曲歆苒,连宇远率先开口问道。

        “曲老师,你带伞了吗?”

        曲歆苒摇了摇头:“没有。”

        “那正好。”连昀鹤接过话茬,他笑了笑,“我开了车,先送你回家吧。”

        曲歆苒在心底是有点抗拒这件事情的,毕竟连昀鹤是她喜欢了十多年的男生。

        这十多年来,曲歆苒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时间带走了她的青春稚气,唯独没有带走对连昀鹤的喜欢。

        相反,这股深藏于心底的情愫在重逢的这一刻,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碰不得,甚至也忘不掉。

        似乎印证了那句话——

        年少时真的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连昀鹤重逢,更没想到会是在他成家已经有小孩的情况下。

        连宇远今年七岁,这也就意味着连昀鹤在20岁那年跟他的太太生下了连宇远。

        大二那年?未婚先孕?

        曲歆苒拧了拧眉,好早。

        “曲歆苒,你在想什么呢?”连昀鹤的声音带着笑意,一下将曲歆苒从思绪里剥离出来,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那就麻烦你了。”

        连昀鹤挑了挑眉,表情有些散漫:“客气。”

        曲歆苒站在连宇远的旁边,三个人并排往楼下走,她安安静静地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问你妈。”

        连宇远抬眼:“?”

        “你无缘无故骂人干嘛?”

        “我哪骂人了?”连昀鹤低下眼望向一脸哀怨的连宇远,他嗓音懒懒的,“我叫你问你妈去。”

        连宇远不乐意地瘪了瘪嘴:“那你话都说不明白。”

        连昀鹤深吸一口气,“你这小鬼,最近这么狂?你妈又三天没打你了吧。”

        越听两人的谈话内容,曲歆苒便越觉得不对劲。

        她偏头,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来回流转。

        这才发现两个人其实长得不是特别像,想了想年龄越发觉得不对劲,于是试探性问道。

        “刚才忘了问,远远是你小孩?”

        还没等连昀鹤开口,七岁的连宇远便抢着回答:“老师,这是我舅舅,怎么可能是我爸,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连宇远尾音拖长,声音有些稚嫩,顺带还挑衅般看了自家舅舅一眼。

        曲歆苒表情一愣,她抬头看见连昀鹤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坦然承认。

        “嗯,还是单身。”

        出了教学楼,连昀鹤先撑着伞把连宇远接到车上,这才又回过头接她。

        两人并排着共撑在一把伞下,曲歆苒都不需要偏头,余光中全是连昀鹤。

        他侧脸线条流畅,拿着伞的手指骨节分明,手背上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离得近了些,曲歆苒似乎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

        混杂在清新的空气中,清冽又好闻。

        到了车前,曲歆苒下意识地抬脚往后排走,但撑着伞的连昀鹤却径直走向副驾驶。

        曲歆苒擦干淋在自己左手臂上的雨水,抿了抿唇,只得跟了上去。

        连昀鹤把伞靠近车顶,怕曲歆苒磕着脑袋,于是又腾出右手,手背放在车顶上。

        车门被连昀鹤轻轻关上。

        而刚才那些细节,全被曲歆苒收进眼底。

        连昀鹤家教很好,这是曲歆苒在高中便知道的事实。

        当时整个年级所有的男生里,连昀鹤不仅成绩好样貌出众,就连谈吐都比其他男孩子要优秀突出,说话从来不带脏字。

        也正是这样的连昀鹤让曲歆苒望而却步。

        连昀鹤的父亲爷爷都是警察,教出他这样的小孩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想到这,曲歆苒难免有些好奇起来:“你从人民公安大学毕业之后,就回潭州发展了吗?”

        “嗯。”连昀鹤目不斜视地开着车,抽空回复,“家在这边,仔细想想,还是回来比较好。”

        “那你现在在?”

        “在潭州市公安局当特警。”

        曲歆苒抿了下唇,没再说话。

        雨刷器刮在车玻璃上发出摩擦的声音,车内寂静下来。

        连昀鹤侧目,望曲歆苒那边瞥了一眼。

        曲歆苒的发色比较浅,从连昀鹤的角度能看见她挺翘的鼻子和清晰的下颌线。

        她今天穿的是件杏色的雪纺泡泡袖加一条酒红色的工装半身裙,此时正偏头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伞没打好的缘故,曲歆苒左肩膀袖子那被雨水侵湿了一大片。

        连昀鹤皱了皱眉,伸手打开了暖空调。

        热风拂面,车子驶出育才校门口那段路时,连昀鹤放慢了车速,问着她。

        “家住哪?”

        曲歆苒快速接上:“仁德中路锦安家园。”

        连昀鹤眼神一愣,随即握住方向盘的手松了松,语气漫不经心的:“住这么远,每天上班岂不是要早起两个小时?”

        “嗯。”曲歆苒点了点头,坦诚道,“那块房租便宜。”

        “……”

        连昀鹤不再说话,空气有些凝固,耳边只剩下雨刮器和空调的风声。

        曲歆苒倒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她没钱是事实,那块房租便宜,也是事实。

        想起家里的事情,曲歆苒低下头,望着自己红润的指尖,发起呆来。

        约莫五十多分钟后,连昀鹤把她送到了锦安家园的小区门口。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堵才费了这么长时间。

        原本连昀鹤坚持要送她到家楼下,但雨已经下小了,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于是曲歆苒便婉拒了。

        连昀鹤只好把车上多出来的一把伞递给了她。

        等看着曲歆苒走进小区,身影消失在绵绵细雨中,连昀鹤这才启动车子离去。

        路况松弛了些,没之前那么堵了。

        坐在后排的连宇远已经撕开一包饼干吃了起来,车内顿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

        曲歆苒似乎一直是这样。

        从高一那会开始,她的性格就比较内敛安静。总是独来独往,对谁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

        连昀鹤想起刚才的事情,忽地来了一句:“小鬼,帮个忙?”

        听见连昀鹤叫自己,连宇远百忙之中抽空抬头看了过去。

        透过后视镜,连宇远看见自家有几分姿色的舅舅,笑容张扬又放肆。

        在稀稀拉拉的雨声中,连昀鹤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用极其正经的语气说出了一句十分流氓,不做人的话。

        “帮我追下你们班曲老师。”

        “……”连宇远小脸一沉,果断拒绝了:“不可能。”

        他就知道自家这个不正经的舅舅嘴里吐不出一句好话。

        当时的连宇远想法很简单。

        像曲老师这样又漂亮又温柔负责任的老师,绝对不能插在他家舅舅这坨牛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