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17章 温柔 苒苒当然不是小孩子

第17章 温柔 苒苒当然不是小孩子

        见曲歆苒呆呆的没有反应,连昀鹤含着笑又叫了声。

        “苒苒?”

        “哦,来了。”

        曲歆苒回过神,走到副驾驶坐了上去。

        她紧张地攥着手指,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没过半分钟。

        连昀鹤也坐到了驾驶室上,他拉过安全带系上。

        正欲开车,余光瞥到没系安全带的曲歆苒,他俯下身。

        对于连昀鹤突然的靠近,曲歆苒方寸大乱。

        她看着近在咫尺,连绒毛都能看清楚的连昀鹤,往后缩了缩,警惕地望着他。

        “躲什么?”

        连昀鹤的手从她眼前穿过,直径去拿安全带,他好笑道。

        “帮你系安全带,又不会吃了你。”

        曲歆苒别开眼,抿了抿唇,别扭道。

        “你跟我说就行,我可以自己系,又不是小孩子……”

        连昀鹤眼底带着笑,他低嗯了一声,嗓音慵倦。

        “苒苒当然不是小孩子。”

        “……”

        曲歆苒耳根一热,她不自在地偏过头,擅自结束了这个话题。

        车外树影模模糊糊往后退。

        曲歆苒眼底有些困惑。

        明明她跟连昀鹤已经快一个月没见过面了,也不是那么熟。

        好像自从上次吃自助餐他改掉称呼之后,“苒苒”这两个字就老是给她带来一种。

        亲昵暧昧的感觉。

        曲歆苒把手肘搭在扶手上,眼神淡淡的。

        搞得他们好像在谈恋爱一样……

        可实际上,他们顶多算是朋友。

        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

        如果真的能有些什么……

        曲歆苒眨了下眼,试图把这个荒诞的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

        人果然是贪心的。

        见了一面就无比期盼第二次见面。

        称呼稍微亲昵一点,就想发生些什么。

        曲歆苒垂下眸,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如果最后的结局注定是不如意的,她宁愿一开始就没有重逢。

        没有见到连昀鹤,她或许还能压抑住这份感情。

        曲歆苒眼中浮现丝丝挣扎,她原以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自己已经能控制好对连昀鹤的感情了。

        可直到现在她才恍然明白,连昀鹤其实什么也不需要做。

        他只需要靠近一点点,曲歆苒的所有克制就会自动分崩离析。

        曲歆苒不高兴地撇撇唇。

        这一点也不公平……

        还没到下班的点,路上不堵车,他们开了四十多分钟便来到了医院。

        知道病房号的连昀鹤在前面带路,曲歆苒就跟在他身后。

        进了病房,曲歆苒看着穿着病服脸色红润的女生,弯唇笑了笑。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这位受害的女生一直在表达谢意。

        临近走前,纠结了很久的曲歆苒最后还是走到了女生的病床前。

        对上女生含笑的眼眸,她又犹豫了。

        曲歆苒知道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毕竟这是人家两个人感情的事情。

        但一想到那天女生男朋友落荒而逃的背影,曲歆苒又有点心疼眼前的这个女孩。

        她共情能力向来比较强,根本不敢代入想象,那把刀砍在女生身上的时候,女生心里的感受是什么。

        “你的男朋友……”

        曲歆苒才说了五个字,眼前的女生仿佛一下猜到了她要问什么,提前打断了。

        “已经分啦。”

        女生脸上洋溢着笑容,看起来好像已经走出来了,一点也不悲伤。

        “刚醒来的时候我确实难以接受,但后来想想,曲老师你和连警官都愿意伸出援手来帮我。生活这么美好,我干嘛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消极呢?”

        曲歆苒眼神一愣,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反应了半晌,才说了一句。

        “那就好,我们先走啦?”

        “好的。”女生挥着手,格外热情,“曲老师连警官再见。”

        出了病房,鼻间消毒水的气味依旧还在。

        曲歆苒低着头,满脑子都在想女生刚才说的那番话,眼底不自觉流露出羡慕。

        羡慕女生的豁然,也羡慕她积极生活的态度。

        站在身旁的连昀鹤看到心情低落的曲歆苒,以为她在想受害女生被男朋友抛弃的事情。

        他抿了抿唇,开口安慰道。

        “都过去了,而且不是所有男的都这么没担当。”

        曲歆苒抬起头,她看见连昀鹤朝自己笑了笑,然后肯定道。

        “苒苒以后肯定能找个有担当的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呢。”曲歆苒忍不住反驳。

        连昀鹤停下脚步,他眼睑轻阖,尾音上扬,表情很自信。

        “我就是知道。”

        “……”

        接受到曲歆苒无奈的眼神,连昀鹤赶忙抬脚跟了上去,提议道。

        “这样吧,你到时候找男朋友我帮你把把关。我说可以,你再跟他谈恋爱怎么样?”

        听着连昀鹤十分自然的语气,曲歆苒抿了抿唇。

        这两个月来,他们见面比较频繁。

        相处的机会多了,就好像自然而然变成了朋友的关系。

        曲歆苒垂下眼。

        朋友,也比什么关系都没有要好。

        “我不要。”

        没想到曲歆苒会拒绝,连昀鹤愣了一下,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为什么啊?”

        “这不公平。”

        连昀鹤懵了,“怎么不公平?”

        “我也要帮你把关。”

        曲歆苒看了连昀鹤一眼,害怕自己心底的小九九露馅,又连忙补充。

        “要礼尚往来。”

        连昀鹤眼神微滞,他轻笑一声,说道:“行,咱两互相把关。”

        曲歆苒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连昀鹤的电话响了。

        “喂汪队。”

        听到连昀鹤瞬间严肃的声音,曲歆苒别开视线。

        她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心情有些低落。

        本来她打算找个借口请连昀鹤吃饭的,但现在看来他好像有任务要执行……

        还没等曲歆苒多想,身后传来嘈杂的叫喊声。

        紧跟着,肩膀传来一道推力,没有任何防备的曲歆苒身子直接往前倾。

        她的膝盖重重地摔在地上,下意识撑在地上的手掌心也传来疼痛感。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撞人的男人已经跑了。

        站在一旁打电话的连昀鹤慢了半拍,没能抓住曲歆苒的手腕。

        他皱着眉蹲了下来,目光瞥到曲歆苒膝盖上的擦伤,眼神不由得一冷。

        身后传来人们的讨论声。

        “刚才有个医生是不是被打了?”

        “好像是的,医闹吧。”

        “他干什么了?”

        “说那个医生乱开药吃死人了,具体的我在外面也听不清楚啊。”

        “……”

        连昀鹤托着曲歆苒的手肘,把她扶了起来。

        曲歆苒挥了挥自己两只手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腕就被连昀鹤抓住。

        炽热的温度包裹住她的手腕,连昀鹤的手指修长。

        两人还开口说话,不远处传来尖叫声。

        接着,持长刀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走廊上停留的人都纷纷跟他拉开距离,没人敢上前阻挡。

        连昀鹤把曲歆苒往后一拉,下意识挡在她前面。

        曲歆苒望着被牵住的手腕,傻愣愣地眨了眨眼睛。

        然后抬头,看着连昀鹤高大的背影,心跳不自主地加快。

        持刀的男人离他们越来越近,大部分人都害怕得躲进了病房里。

        留下来的几个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男人很壮,他脸上的肉堆在一起,显然很愤怒。

        曲歆苒看着男人的衣着,发现是刚才推她的那个人。

        持刀的这个男人目不斜视的,对其他人都不感兴趣,看起来好像早已有目标了。

        曲歆苒灵光一现,她扯了扯连昀鹤的衣角,小声提醒道。

        “可能是那个医闹的人。”

        连昀鹤眯了眯眼睛。

        如果曲歆苒猜的是对的,那就代表其他人暂时是安全的。

        脚步声渐近,连昀鹤松开了牵住曲歆苒的手。

        在男人离他们只有两步远的时候,连昀鹤迈开腿,上去一把抓住了男人握刀的手腕。

        持刀的男人显然没料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拦他。

        而连昀鹤没给男人反应的机会,他用左手腕臂揽住男人的脖子,用力把他甩在了地上。

        刀子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连昀鹤把男人的手臂扭过来,膝盖直接压在他的肩膀上。

        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就把男人制服了。

        曲歆苒看着被制服的男人,心里松了口气。

        她走上前,把掉在地上的刀子往另外一个方向踢远。

        不远处走来另外一个少年,背对着的连昀鹤没感受到。

        他注意力全在脚下这个男人身上,正想拿出待在身上的手铐。

        少年表情很冷静,曲歆苒以为是过来一起帮忙的人,便也没在意。

        直到这个少年走近了,弯下腰猛地一推把连昀鹤推倒在墙上。

        没有防备的连昀鹤肩膀猛地撞在墙上,传来一阵刺痛,他微微皱眉。

        眼看着被他扣上一只手铐的男人要跑,连昀鹤反应很快,重新站起来追了上去。

        他锁住男人的喉,接着控腕,然后又转体把男人摔到了地上。

        站在后面的曲歆苒紧张地看着这一幕,但她看到和男人一起的少年想上去帮忙时。

        也不自主地往前走了一步,想上去帮连昀鹤。

        但想到上次连昀鹤的话,曲歆苒又犹豫了,她眼眶有些发红。

        突然开始懊恼,自己怎么什么也不会。

        好在这个时候病房里的其他男生走了出来,一起帮连昀鹤制服罪犯。

        人多力量大,没过几分钟,两个人就被他们一群人给围住制服了。

        持刀的男人被连昀鹤用手铐铐住了,一起的少年则被两个男生给架住。

        连昀鹤拍了拍手,在曲歆苒站定。

        他低下眼,望着眼眶有些发红的曲歆苒,轻声问道。

        “吓到了?”

        “……”曲歆苒没吭声。

        也不敢说,是担心连昀鹤才这样的。

        连昀鹤笑了笑,“怕什么,有我在,不会受伤的。”

        曲歆苒抿了抿唇,对上连昀鹤带着笑意的眼眸,匆忙别开眼。

        连昀鹤愣了一下,正想说些什么,两位民警走了过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之前打人的时候就有人报警了,附近的派出所迅速出警赶来了。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跟两位民警交涉完之后,他们便带着两名罪犯离开了。

        连昀鹤看了眼一直沉默的曲歆苒,“走吧苒苒,我送你回家。”

        “你不用执行任务吗?”曲歆苒抬头问。

        连昀鹤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曲歆苒说得是刚才汪队那个电话,于是开口解释道。

        “不用,只是基地有些事,晚上需要回去而已。”

        曲歆苒慢吞吞地哦了一声:“那走吧。”

        走出医院,连昀鹤开车把曲歆苒送回家。

        医院跟锦泰家园不在一个区,路途有点远,需要花点时间。

        等红绿灯时,连昀鹤偏头望了一眼从医院出来后格外沉默的曲歆苒,试探道。

        “不开心?”

        闻言,靠在车窗边的曲歆苒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是不开心,她只是觉得刚才那种情况下,自己太笨,什么忙也没帮上。

        “那,”连昀鹤轻顿一下,“要听个笑话开心一下吗?”

        曲歆苒张了张嘴,刚想说不用,就听见连昀鹤说。

        “一根火柴棍的头很痒,于是它一直挠啊挠啊挠啊,这样挠了很多次后,苒苒你猜它怎么样了?”

        看到连昀鹤这么有兴致,曲歆苒配合地转过身子,面对着他。

        “怎么样了?”

        连昀鹤笑道,“然后它的脑袋着火了,最后把自己烧死了。”

        “……”

        曲歆苒眨了下眼,莫名觉得这个笑话有点耳熟。

        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于是不确定道。

        “你这是冷笑话吧?”

        “是吗。”连昀鹤挑了挑眉,不问反答。

        曲歆苒弯唇,被连昀鹤一本正经的表情给逗笑了。

        “是啊,你跟远远学的吗?”

        “不是。”

        连昀鹤否认了,他看着身旁的曲歆苒,低头笑了笑。

        跟某个忘性大的小笨蛋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