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24章 予你 你好多丽,我是苒苒

第24章 予你 你好多丽,我是苒苒

        “既然回来了就继续带队吧。”

        汪学军没再跟他们两多说什么,交代完这句话便走了。

        邹向毅看着厚脸皮的连昀鹤,斜睨着他。

        “连昀鹤,你梦里来的女朋友吗?”

        “……”

        连昀鹤淡定地带上防护手套,小声反驳,“以后会是的。”

        看着连昀鹤明显底气不足的样子,邹向毅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你但凡在曲老师面前,能有我们面前三分敢说,你早追到了。”

        一会在汪队面前用女朋友这个借口请假,一会在他面前说迟早会是。

        结果到了曲歆苒面前屁话都说不出口??

        连昀鹤什么毛病。

        “能一样?”连昀鹤睨着他,“你们又不是苒苒,我又不跟你们谈恋爱。”

        “行,我懒得跟你废话。”邹向毅瞪了连昀鹤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连队,您自个带队去吧。”

        连昀鹤弯了弯唇,随口说句谢了,便往高瑾词他们那边走去。

        身后的邹向毅看着连昀鹤秒变成严肃脸,开始带队训练。

        当魏凌洲狙击训练十枪只中七枪时,果不其然,他看见连昀鹤眼神一沉,然后开始批评。

        “魏凌洲,我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你还能中九枪,怎么让邹队带几个小时,你就退化成这样了?”

        邹向毅:“……”

        批评魏凌洲还能带上他?

        连昀鹤多损啊。

        “连队,我冤枉啊。”魏凌洲委屈地苦着一张脸,“你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靶子不是移动的。”

        “借口。”连昀鹤声音淡淡的,显然不吃这套。“全体加练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魏凌洲他们瞬间哀嚎声成片。

        邹向毅挑了挑眉,没打算帮他们去求情。

        主要连昀鹤这个疯子,他移动的靶子都能全中靶心。

        谁想不开,赶着上去找虐啊。

        跟着连昀鹤,这群小崽子有得苦吃。

        邹向毅感慨地摇了摇头,正要离去,紧急集合的铃声响起。

        他皱眉,正好跟连昀鹤的视线在空中对上。

        连昀鹤声音严肃起来:“起来集合。”

        没几分钟,他们星辰突击队几十号人全部集合完毕。

        穿着特警服的汪学军一脸严肃地站在前头。

        “接到上级命令,长桥收费站附近发生了一起客车被劫持案件。嫌疑人五到六名,现在所有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是!”

        因为没有多久中午就要放学的缘故,周诺妈妈跟着曲歆苒一起回了学校。

        刚回到学校,郑佳意就迎了上来。

        她拉着曲歆苒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确定没事后,总算松了口气。

        “歆姐,我都快吓死了,你都不知道别的老师形容得有多恐怖,说你血都被人打出来了!”

        曲歆苒弯唇打趣着她:“三人成虎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我可不知道她们能传得这么夸张。”

        郑佳意瘪了瘪嘴,她的目光落在曲歆苒身上的那些淤青伤疤上,眼底满是怒意。

        “王虎的父母也太粗鲁了吧?!有毛病吧,真是什么样的父母教出什么样的小孩!”

        曲歆苒抿了抿唇,没回话。

        郑佳意又问:“最后去派出所的结果怎么样了?”

        “他们向我道歉并且接受调解赔偿了。”

        “谁要他们的臭钱,没跪下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说完,郑佳意脸上满是懊悔。

        她本来是想请假去派出所找曲歆苒的,但赵主任叫她帮忙管一下二(三)班,直到曲歆苒回来。

        尽管她担心着急,但也只能留在学校。

        “歆姐,我应该要陪你一起去派出所的。”郑佳意叹了口气,“不过还好有周诺妈妈在,至少你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件事。”

        旁边周诺的妈妈笑着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有的郑老师,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他们夫妻俩说话太难听了,我嘴笨又骂不过,多亏有曲老师哥哥在。”

        郑佳意愣了一下,“歆姐,你不是说家里只有个弟弟吗?”

        听到周诺妈妈提到连昀鹤这一茬,曲歆苒尴尬地扯了扯唇。

        都怪连昀鹤要冒充她哥哥……

        “是曲老师的表哥堂哥吧。”周诺妈妈说,“工作是特警呢,我听其他的民警叫他连队,长得也很帅。”

        郑佳意皱起眉,特警?连队?

        连昀鹤吗?

        郑佳意抬起头,刚想问些什么,就被人打断了。

        他们班的体育老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担心。

        “曲老师,你们班周诺体育课没有集合,也没在教室,到处都找不到他人啊。”

        闻言,曲歆苒立马蹙起眉。

        旁边周诺妈妈则着急地说道:“怎么可能找不到,我们家诺诺能去哪?”

        “我们在操场附近和教室都找过了,真的没见着人。”

        “那不可能跑出去了吧?”

        曲歆苒看着情绪失控的周诺妈妈,立马伸出手安抚她。

        “别担心诺诺妈妈,上课时间学校保安室是不会放小孩出校门的,我们先去学校的监控室看看。”

        听着曲歆苒冷静的分析,周诺妈妈的理智也渐渐回笼。

        郑佳意连忙附和:“歆姐说得对,我们先去查监控吧。”

        眼下查监控是最快能找到周诺的办法,她们几个人火急火燎地赶往监控室。

        根据体育老师和郑佳意的描述,她们从第三节课下课开始翻监控录像。

        “我找到了!诺诺下楼了!”郑佳意指着监控画面大喊着,“快快快,切楼道的监控。”

        没过多久,她们便根据监控找到了周诺最后消失的地方——

        一二栋教学楼中间的小假山附近。

        看到周诺在学校里好好的,体育老师松了口气,继续回去上课。

        曲歆苒她们则离开学校的监控室,往假山那边走。

        几分钟后,她们走进假山,看到了缩在最角落里的周诺。

        周诺妈妈第一个跑上去想要把周诺抱出来,但周诺却一直反抗着,排斥自己妈妈的靠近接触,甚至嘴里不断嚷嚷着,发出抗议的声音。

        僵持了几分钟,周诺依旧缩在角落里不愿出来。

        周诺妈妈看见自家小孩这样,默默地开始掉眼泪了。

        曲歆苒皱了皱眉,她往前走了一步,试图哄着周诺出来。

        “诺诺,我们出来回教室好吗?”

        周诺警惕地看着她,又往里缩了缩。

        看到这一幕,曲歆苒不由得愣了愣,她举起的手放了下来,意识到了不对劲。

        害怕周诺会因为她的靠近受到刺激,曲歆苒只得退了回去。

        旁边的周诺妈妈看见周诺这个样子,瞬间明白了是曲老师这件事事情让周诺再次陷入了自责的情绪中。

        就像当时那个幼儿园老师被警察带走一样,周诺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曲老师也被带走。

        周诺妈妈心中着急,可却什么也做不了,忍不住小声哭泣起来。

        曲歆苒的视线一直集中在周诺身上,忽然,她的手被人抓住。

        偏过头,曲歆苒看到了泪流满面的周诺妈妈。

        她边哭边说道:“曲老师,你帮帮我吧。诺诺前段时间在你的帮助下,脸上的笑容真的多了不少,我能看出来他喜欢你。自从幼儿园那件事发生后,我就辞掉了工作,我一直想着,多陪陪诺诺,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可是,可是……”

        “什么用都没有。”周诺妈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诺诺无时无刻觉得当初的事情是他的错,就连晚上做噩梦嘴里喊得都是我错了对不起这样的话。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要怎么证明,他并没有做错……”

        听到这句话,曲歆苒表情微滞。

        感受着手腕上周诺妈妈颤抖的力道,她心底五味杂陈。

        一句“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他并没有做错”压得曲歆苒喘不上气来。

        沉默了半晌,曲歆苒这才握住周诺妈妈的手。

        她挤出一个笑容:“诺诺妈妈,能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想单独跟诺诺聊聊。”

        ……

        等到郑佳意和周诺妈妈离开后,曲歆苒在原地站了会,才就地坐了下来。

        她跟周诺的距离不过五步,曲歆苒盘着腿,撑着下巴,尽量以一个放松的状态去跟周诺聊天。

        “诺诺,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吗?”

        “……”周诺盯着她,没回话。

        曲歆苒也不在意,她笑了笑,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

        “在找宝藏吗?”

        “……”

        “那我能跟你一起找吗?”

        “……”依旧没回话。

        “只是我比较笨。”曲歆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所以你愿意带着我一起吗?”

        “……”

        周诺默了会,他看着笑得眉眼弯弯的曲歆苒,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不少,终于忍不住打破她的幻想。

        “这里没有宝藏。”

        “啊……”曲歆苒一脸遗憾,“没有宝藏吗?”

        周诺点点头:“嗯。”

        “那没关系呀。”

        曲歆苒笑了笑,她把钥匙扣上的小熊取了下来。

        “我这个小熊知道哪有宝藏。”

        周诺看着她,眼神里明显在说着我不信这三个字。

        曲歆苒不在意地晃了晃手上的小熊,接着说。

        “不过我这个小熊它最爱讲故事,我们要听它讲完故事才能知道宝藏在哪。”

        周诺抿了下唇,刚想说都是骗小孩的,下一秒却听到了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

        “你好啊诺诺,我是小熊多丽,你要听我讲故事吗?”

        周诺惊讶地抬起头,他看着嘴巴一动不动的曲歆苒,吃惊地瞪大眼睛。

        “它,它怎么会说话?”

        曲歆苒笑了笑,她把小熊放在两人中间。

        “这你就要问多丽啦。”

        周诺迟疑了会,确定曲歆苒没有下一步动作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地上的小熊。

        刚拿到手上,小熊却在这个又说话了。

        “你好诺诺,我是多丽,你要听我讲故事吗?”

        闻言,周诺惊讶地抬起头望向曲歆苒。

        曲歆苒弯了弯唇,替他回答道:“你好多丽,我是苒苒,我和诺诺都想听你讲故事。”

        话音刚落,另外一道雄厚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的吗?诺诺也喜欢听故事吗?”

        周诺的眼睛亮晶晶的,显然没有了之前那种防备的状态。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回了句:“喜欢。”

        见周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曲歆苒也松了口气。

        她背靠在假山上,嘴唇不动,开始用小熊的语气说起话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朋友的名字叫欣欣。在四年级的时候她转到了星星小学上学,可她在学校里的生活并不快乐,因为她的脖子后面有一个很丑的胎记,所以大家都不喜欢她……”

        曲歆苒垂眸,眼底的笑意淡了下来。

        她其实,并不想回忆以前发生过什么。

        那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甚至是她自卑的源头。

        可曲歆苒不愿意让周诺的童年跟她一样不快乐。

        她很想告诉周诺,告诉他不用自责,他什么也没做错。

        “然后呢?”周诺盯着小熊,迫不及待地发问。

        曲歆苒抬眼望向周诺,弯了弯唇,继续说道。

        “有次下课,欣欣的课本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