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50章 予你 二十七

第50章 予你 二十七

        一时兴起跟着连昀鹤回家的后果就是——

        曲歆苒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半天,也没敢出去。

        她没有换洗的衣物,只能穿着连昀鹤的卫衣。

        尽管连昀鹤个子高,他的卫衣能遮住大腿的一半。

        可是……

        曲歆苒垂下眸,她看着自己露出来的腿,目露担忧。

        这是不是太……

        “叩叩叩。”

        三下敲门声响起,连昀鹤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苒苒,你好了吗?”

        透过朦胧的玻璃门,曲歆苒看到了连昀鹤站在门口。

        她瞬间慌张起来,磕磕巴巴道:“还、还没好!”

        连昀鹤嗯了一声,丝毫没察觉到曲歆苒的异常,甚至开口问道:

        “想吃点什么吗?”

        “不吃。”

        “那喝的呢?”连昀鹤顿了顿,“家里只有酸奶、纯牛奶,没有其他饮料。”

        曲歆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紧张地别开眼。

        “酸奶吧。”

        “嗯行,我拿出来放在桌上,凉一下再喝。”

        曲歆苒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然后便看见站在门口的连昀鹤走了。

        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目光落在镜子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曲歆苒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后悔起来。

        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

        曲歆苒抿了抿唇,在浴室里做足了心理准备,这才拉开门,小心翼翼地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

        客厅里寂静无比,没有连昀鹤的身影。

        曲歆苒眨了眨眼,趁着连昀鹤没在,果断冲了出去。

        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着抱枕,心底的紧张才缓解了不少。

        等了几分钟,连昀鹤也没从主卧里出来。

        曲歆苒的视线落在客厅墙面的120寸幕布上,眼里遮不住喜欢。

        很早之前,曲歆苒就想过如果她拥有一套房子,投影仪和书房是必不可少的。

        而连昀鹤在浅水湾的这套房子,三居室,又投影仪也有一间书房。

        恰好满足了曲歆苒的所有要求,甚至连装修风格都是她喜欢的类型。

        曲歆苒弯唇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

        “出来了?”

        连昀鹤的声音把曲歆苒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抬头看向正在擦着头发的连昀鹤,默默地点了点头。

        连昀鹤往下瞥了一眼,问道:

        “冷吗?要不要把空调打低点?”

        曲歆苒摇头:“不冷。”

        注意到曲歆苒有些许不自在,连昀鹤眼底带着笑。

        他嗯了一声,在曲歆苒身旁坐下。

        “想睡觉还是想看电影?”

        听到睡觉这两个字,曲歆苒不由得愣了一下。

        迎上连昀鹤询问的眼神,她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心虚地回答着。

        “看电影吧。”

        连昀鹤:“有什么想看的吗?”

        曲歆苒抿了下唇角,看向他。

        “都可以,你挑吧。”

        “行。”

        连昀鹤随便挑了一部喜剧片,两人便坐在沙发上开始看起来。

        随着剧情的推动,曲歆苒也慢慢放松下来。

        她靠在沙发背上,吃着连昀鹤递过来的薯片,目不转睛地盯着幕布上放着的电影。

        气氛温馨融洽。

        直到电影放到中间,出来了一场床戏。

        冲击的画面让曲歆苒猝不及防,她被口中的薯片呛到,猛地咳嗽起来。

        刚俯下身想去拿茶几上的水杯,但身旁的连昀鹤却先她一步。

        曲歆苒的指尖触碰到连昀鹤的手背,幕布上还在继续放映着电影的情节。

        耳边响起一些微妙的声音,曲歆苒抬眼,跟连昀鹤的目光在空中对上。

        她尴尬地咽了咽口水,迅速把手缩了回来。

        “这是我的水杯。”

        听到曲歆苒的话,连昀鹤表情一顿。

        他低头笑了笑,抓住曲歆苒的手腕,把水杯塞到她的手上。

        “我知道,这不是帮你拿吗?”

        曲歆苒端着水杯,偷偷摸摸看了连昀鹤一眼。

        发现连昀鹤表情淡淡的,甚至一脸淡定地跳过了床戏的片段。

        曲歆苒抿了下唇角,也跟着故作平静地喝了口水。

        幕布上还在继续放着刚才的电影,但曲歆苒的心思却已经不在电影上了。

        她捧着水杯,磨磨蹭蹭喝掉了大半杯,也依旧没把杯子放下。

        余光中,连昀鹤坐姿笔直。

        他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曲歆苒收回视线,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在电影上,却只是徒劳。

        她微微低头,把手中的水杯放到了茶几上。

        耳边电影对话的声音随着曲歆苒的思绪,也渐渐飘远。

        其实跟连昀鹤在一起后的这一个月,总是给曲歆苒一种做梦虚假的感觉。

        或许是他们两的工作都太忙,很少约会,大部分时间都在手机上度过。

        又或许,是她一直想不通连昀鹤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有些话太矫情,问出来又不合适。

        可她的自卑心无时无刻不在作祟,无时无刻不在反问自己——

        你凭什么值得被连昀鹤喜欢?

        曲歆苒垂下眸,她抿着唇角,心情突然沉重了不少。

        她总是习惯把自己放在最低的位置,不喜欢麻烦别人,更害怕麻烦别人。

        大多数时候,曲歆苒都是知道自己的想法和性格是有问题的。

        可她改不掉。

        或者说,根源太深,让她深陷其中,也无法改掉。

        彷如身处一个死循环。

        她一边想要别人走向自己,一边却建起了高高的围墙。

        “苒苒,粉色跟紫色你更喜欢哪一个?”

        闻言,曲歆苒回过神来。

        她看向身旁的连昀鹤,认真想了想,这才回答:

        “一定要从这两个颜色里面选的话,我选粉紫色吧。”

        连昀鹤愣了一下,他看向曲歆苒,笑道。

        “行,粉紫色就粉紫色。”

        说完,曲歆苒便看到连昀鹤低下头继续看手机了。

        她好奇地望他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手机屏上是漆黑一片,估计是被连昀鹤安了防偷窥的膜。

        曲歆苒抿了抿唇,目光移到连昀鹤的侧脸上,迟迟没转回身。

        而逛淘宝的连昀鹤感受到了曲歆苒的注视,他自觉地放下手机。

        正打算往曲歆苒那边靠近点,跟她一起看电影,却突然被曲歆苒扑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右手撑在沙发上,另外一只手下意识地扶住曲歆苒的腰,护住她。

        两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进,曲歆苒紧张地眨了眨眼。

        她两只手撑在连昀鹤的腰下,跟他对视了半天,最后主动打破了沉默:

        “我下个月就过二十七岁的生日了。”

        看着曲歆苒认真地盯着自己,连昀鹤的视线不自觉往下瞟。

        他看着曲歆苒粉嫩的嘴唇,喉结滚了滚,别开眼应道:

        “我知道。”

        话还没说完,曲歆苒哀怨的声音便响起了——

        “你才不知道。”

        连昀鹤回正视线,眼底满是困惑,反驳着:

        “我真的知道。”

        他都给曲歆苒准备了十多年的生日礼物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已经在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曲歆苒语气有些懊恼,她看着表情不解的连昀鹤,微微叹了口气。

        连昀鹤今年不是满二十七了嘛,怎么就不明白她的意思呢!

        “我知道了,是怕我到时候有工作吗?”连昀鹤眼底带着笑,“如果没有任务的话,我会申请请假的,别担心。”

        听到这句话,曲歆苒心里满是羞恼。

        他明明就不知道!!!

        察觉到曲歆苒的微表情,连昀鹤疑惑道:

        “不是这个意思吗?”

        迎上连昀鹤困惑的眼神,曲歆苒心一横,干脆抱住连昀鹤的腰,然后俯下身亲了亲他。

        熟悉的气味撞入,连昀鹤瞬间方寸大乱。

        他滚了滚喉结,盯着曲歆苒,没动。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曲歆苒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对上连昀鹤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曲歆苒率先败下阵来。

        她正要起身,连昀鹤却突然搂紧了她的腰。

        没有任何防备的曲歆苒,直接又跌回了连昀鹤的怀里。

        “我知道了。”

        连昀鹤眼眸微沉,他声音里带着笑意,眉梢扬起,说道:

        “那我们今天,晚点睡?”

        曲歆苒表情微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后颈便被连昀鹤托住。

        紧跟着,连昀鹤细密温柔的吻便落了下来。

        他的动作轻柔缓慢,两人气息交织,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冬雨来得突然,密密麻麻地砸在窗沿上。

        倾斜的雨珠溅在玻璃窗上,模糊中带着朦胧的美感。

        外头夜色如墨,雨声细碎,还在刮着冷冽的风,屋内气氛却在升温。

        曲歆苒被连昀鹤抱回了主卧,战场从客厅转到了卧室。

        临进卧室前,连昀鹤把客厅的电影暂停了。

        主卧里漆黑一片,曲歆苒借着从客厅传进来的微弱光亮,勉强能看清楚连昀鹤的脸。

        黑暗下,感官会被无限放大。

        曲歆苒听见连昀鹤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她看着连昀鹤朝自己靠近。

        接着——

        炽热的呼吸,热烈的亲吻。

        他们相拥着辗转,不分彼此。

        连昀鹤不急不躁,恍惚间,曲歆苒以为自己做梦来到了仙境。

        但下一秒,连昀鹤就会用实际行动告诉曲歆苒:

        她不是爱丽丝,也没有梦游仙境,一切都无比真实地发生着。

        满腔爱意,最后化为了温柔。

        后来的事情,曲歆苒不太记得了。

        只是最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时,窗外的连绵细雨也停了。

        在彻底睡着之前,她好像听到了连昀鹤的声音。

        他嗓音缱绻低沉,好像说了一句:

        “苒苒,我今年已经二十七了,这句话的意思是——”

        “你愿意嫁给我吗?”

        “……”

        身体的疲惫已经远远超过意识,曲歆苒无法给连昀鹤答案。

        但在那一瞬间,她却突然觉得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谁暗恋谁多久,谁爱谁多久,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个人是连昀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