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52章 予你 我好想你

第52章 予你 我好想你

        元旦一早,曲歆苒跟学校领导请完假后,坐上了回家的车。

        今年元旦只放一天假,跟其他老师调课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费了不少口舌。

        坐了一趟地铁,转了两次公交车。

        花费三个多小时,曲歆苒在中午十一点到达了嘉汕区的北山镇。

        相较于南阳区那边的繁华,北山镇街头人群稀疏。

        冬日的降临多增了几分萧条素净,冷冽的寒风也直往羽绒服里钻。

        曲歆苒站在公交车站前,望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内心有些迷茫。

        在原地停留了几分钟,她才迈开脚步往杜琳他们住的那片走去。

        路过破败的旧工厂和几间老屋,曲歆苒沿着街道走了许久,才停在了一个社区面前。

        其实对于刘桂凤的死,曲歆苒心中是五味杂陈的。

        她没有感到很伤心,毕竟从小到大这个名义上的奶奶也没有对自己有多关心。

        刘桂凤的关心基本上都给了曲星杰……

        曲歆苒抿了下唇角,正要迈开脚步上去,身后传来车子的喇叭声。

        紧跟着,响起一粗狂的男声——

        “哟,这会倒是知道回来了?”

        曲歆苒转过身,目光落在驾驶上那张熟悉的脸上,表情淡了下来。

        “姑父。”

        “可别,我受不起。”

        张庆嘲讽地上下打量了曲歆苒一眼,然后轻蔑道:

        “人死了就赶回来了,知道这件事麻烦所以故意装不知道,好留给我们解决?没想到啊曲歆苒,是我以前低估你了,你这么多心眼呢?”

        “……”曲歆苒抿着唇,没说话。

        副驾驶上的曲宜薇主动开门走了下来,打断了张庆阴阳怪气的话。

        她弯下腰,对张庆说道。

        “你开车进去吧,我跟苒苒走上来。”

        张庆瞥了曲宜薇一眼,扔下一句:“随你。”

        而后扬长而去,留下一车尾气。

        看着张庆的车子在眼前消失,曲歆苒这才把视线收了回来。

        “苒苒,是你爸叫你回来的?”

        曲歆苒摇了摇头,“不是,是我妈。”

        “你妈?”曲宜薇惊讶地看向曲歆苒,显然有些不敢置信,“我还以为是你爸叫的你……”

        冷风刮在脸上生疼,曲歆苒吸了吸鼻子,挽住了曲宜薇的手。

        “姑姑,我们边走边说吧。”

        “也好。”曲宜薇跟上曲歆苒的步伐,边走边问道:“今年元旦只放一天,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吗?”

        “我请假了。”

        “那就好。”曲宜薇叹了口气,“没影响到你的工作就好。”

        闻言,曲歆苒微微侧目,注意到曲宜薇眼下的乌青。

        她忍不住问道:“这段时间您很操劳吗?”

        曲宜薇扬起一个笑容,“其实也还好,你爸妈替我分担了不少。”

        “……”曲歆苒沉默着,什么也没说。

        显然这句话是不能信的,杜琳和曲承文是什么德性,她这个做女儿的心里清楚得很。

        只怕是从昨天晚上刘桂凤小殓开始,姑姑就没怎么休息过。

        而她姑父张庆又是这样……

        曲歆苒抿着唇角,心里满是愧疚。

        “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什么话?”曲宜薇责备地看着她,“你早点回来,不要上班工作了?”

        曲宜薇拍了拍曲歆苒的肩。

        “苒苒,你都知道的,早点回来也没用,说不定老太太和你爸妈还会为难你。与其这样,还不如别回来。刚才你姑父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曲宜薇顿了顿,又笑着补充:“我很清楚,我们家苒苒是个好女孩,”

        听到这句话,曲歆苒表情一怔,眼眶有些发酸。

        “可是姑姑,我早点回来就能帮您多分担些。”

        曲宜薇捏了捏曲歆苒的脸,打趣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能帮到我什么忙?你平安快乐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

        “我……”

        曲歆苒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

        眼前的曲宜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曲歆苒隐约听见几句粗鄙的辱骂声。

        没过多久,曲宜薇便挂断了电话,朝她笑着。

        “走吧,先去灵棚,他们催了。”

        迎上曲宜薇温和的目光,曲歆苒只好把剩下的话都咽回肚子里。

        刘桂凤的灵棚是在家楼下简单搭建的。

        按照他们这边的习俗,办丧事要停灵演奏丧歌,至亲的人守灵三天,其他亲戚奔丧。

        还没进灵棚,隔了老远曲歆苒便看到了中间的那副棺材。

        杜琳头上戴着孝帽,身上穿着孝服,正跪在棺材前烧纸。

        而她的父亲曲承文则坐在一旁,跟别人笑着聊天。

        气氛没有曲歆苒想象中那么沉重,但放在曲承文身上一切又好像很合理。

        曲歆苒垂下眼,脸上没什么表情,跟着姑姑曲宜薇去戴孝帽穿孝服。

        做完这一切,她们两走到了杜琳跟前。

        曲歆苒主动开口叫了一声妈,杜琳提不起精神,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句。

        她也没在意,跟着在杜林身旁跪了下来,一块烧纸钱。

        “曲星杰呢?”

        听到曲歆苒淡淡的声音,杜琳动作一顿,过了好半天才回道。

        “上学没回来。”

        曲歆苒看向杜琳,“这件事您没告诉他?”

        “告诉了。”杜琳语气平静,“但他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又离潭州远,车票钱都要费去不少,没让他回来。”

        “……”曲歆苒望着心平气和的杜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换句话说,是很无语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盯着杜琳看了好久,曲歆苒才移开视线。

        她垂下眸,眼底依旧没什么情绪。

        “承文,节哀顺变啊!”

        “唉……”

        身侧传来曲承文和其他亲戚交流的声音,曲歆苒忍不住抬头看去。

        “没办法,生死有命啊。”曲承文的脸上满是难过,“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在生死关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听到这句话,杜琳嗤了一声。

        她坐直身子,望向灵棚中央棺材里的刘桂凤,眼底满是薄凉。

        其实在刘桂凤刚死的时候,杜琳心底其实是痛快的。

        她的婆婆压榨她这么多年,一直到得病的这段时间,每天都揪着她不放。

        跟他们吵着要钱治病,又是撒泼又是打苦情牌。

        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她当然高兴!

        怎么能不高兴!

        可亲眼目睹了曲承文的所有嘴脸后,杜琳又没那么高兴了。

        她突然不理解,也不明白刘桂凤这么多年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捧在手掌心,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曲承文这个宝贝儿子,到最后连出殡下葬的钱都不愿意出。

        还三番五次跟他的姐姐曲宜薇抢着分刘桂凤那点钱。

        杜琳冷笑了一声,当初她嫁给曲承文,刘桂凤把自己贬低一文不值。

        还说她能嫁给曲承文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就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星杰呢?他怎么没回来?”

        “他啊。”曲承文说:“在学校来不及赶回来呢。”

        “这样啊,那是你们家曲歆苒吗?”

        看着有些陌生的人指向自己,曲歆苒微微颔首算作打招呼,然后转过了身子。

        曲承文:“是啊。”

        “总算见到了你们家复大的高材生了啊!话说回来,你跟杜琳都怎么教育小孩的啊?都考上了大学,一个比一个优秀。”

        “害。”曲承文脸上带上了笑容,“这小孩嘛是要多教导教导,要不然容易走偏……”

        接下来的话曲歆苒没听进去,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曲承文会说出什么话来。

        可偏偏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格外虚伪。

        曲歆苒吐出一口气,算了。

        她早该习惯的。

        葬礼的流程比曲歆苒想象中的还要繁琐复杂很多。

        整整一个下午,她都没有闲下来过。

        直到晚上送走奔丧的亲戚,灵棚内便顿时冷清下来,只剩下丧歌在响着。

        冷风灌进棚内,并不算暖和。

        曲宜薇把递给了曲歆苒几个暖宝宝,还把手上的暖手袋也一并给了她。

        曲歆苒垂眸看了眼,最后只接过了暖宝宝。

        “今天太忙了,还没来得及问。”曲宜薇脸上洋溢着笑容,“苒苒你跟你那个特警男朋友谈得怎么样了?”

        提到连昀鹤,曲歆苒脸上立马带上笑。

        “他除了工作忙了点,浑身都是优点。”

        曲宜薇惊讶地看向她,“这么优秀的男孩子?”

        “嗯。”曲歆苒笑着应道:“他很优秀。”

        “对你好吗?”

        这话一出,曲歆苒几乎想都没想就接道:“对我很好。”

        “真的假的?”曲宜薇不太相信,“苒苒你擦亮眼睛了吗?说不定是伪装的,你们最近网上流行的那个词叫什么?哦对,渣男,你要小心点。”

        “他不会的。”

        “这么肯定啊?”曲宜薇笑她:“都还没带回来跟我见一面,你就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词都往他身上用了?”

        曲歆苒笑了笑,没说话。

        “唉。”曲宜薇叹了口气,“虽然我现在说这些太晚了,但苒苒你还是得留个心眼。我相信你挑人的眼光,但有我这个例子……”

        迎上曲歆苒干净温柔的眼神,曲宜薇话锋一转。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们有结婚的打算吗?”

        曲歆苒点头:“有,但我……”

        看着曲歆苒犹豫纠结的表情,曲宜薇疑惑道:“什么?”

        挣扎了好半晌,曲歆苒最终还是闷闷地回了句:

        “还在存钱。”

        曲宜薇表情一愣,立马反应过来曲歆苒的意思了。

        照杜琳和曲承文那样,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要天价彩礼也不是没可能……

        “苒苒。”曲宜薇笑着哄她,“你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你想做什么、喜欢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曲歆苒喉间一更,她刚想抱住眼前性格温柔的曲宜薇。

        身后却传来曲承文嚣张的声音:

        “存钱?什么存钱?”

        曲承文看向曲歆苒:“你手上还有钱啊?那正好,借来给我用用。”

        “你向苒苒借钱干什么?”曲宜薇皱起眉,“曲承文你掉钱眼里面了吧?”

        “咱妈出殡葬礼不要钱啊?”曲承文嘴里叼着烟,“你要是愿意一个人出我就没意见啊!”

        这话一出,姑父张庆立马围了上来。

        “曲承文你这话什么意思?刘桂凤不是你妈啊?哪有一直叫你姐出钱的?你还有没有良心?”

        “我怎么没有良心?!”曲承文把嘴上的烟头丢到地上,嘲讽道:“我妈得病的时候钱不是我们家出的?你们吵着闹着,最后出了一分钱吗?!”

        “那是你作为儿子该出的!”

        “是,我是儿子。”曲承文伸出手指向曲宜薇,“但我妈是没生她还是没养她啊?她作为女儿就可以一分钱不出了?”

        张庆被气笑了:

        “你妈偏心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提这件事了?一到出事要用钱了,曲宜薇就是你妈的女儿了?我们以前出事困难的时候,找你们家借钱,你妈帮助过我们没?!你帮助过我们没?!要我说,你妈死了都是报应!”

        闻言,曲承文气一下上来了:“你怎么说话的你?!你tm的是有娘生没爹教是吧?”

        “那也比你这个妈宝男强!”

        “我艹你妈……”

        场面逐渐混乱起来,曲歆苒看着在中间劝架的曲宜薇,心里有些难受起来。

        每次这种事情,最后被骂得最多的永远是她的姑姑……

        曲歆苒抿着唇,刚往前走一步,一道响亮的女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吵够了没?!”

        姨妈杜兰走到他们中间,瞪了他们两人一眼。

        “老人家尸骨未寒,你们倒好,当着她的面直接吵了起来?”

        曲承文冷笑了一下,“又不是我先挑起的。”

        “我挑起的?”张庆面露嘲讽,“曲承文,你妈死了,这里面最高兴的就属你了吧?”

        “你!”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杜兰及时挡在他们中间。

        “行了行了,不是我一个外人说你们,丢脸不丢脸?要吵回屋吵去。”

        “……”

        有杜兰插手,这件事很快便不了了之。

        张庆扔下一句狠话便直接离开了灵棚,曲承文则坐在一旁,跟杜兰杜琳还有曲宜薇在说些什么。

        曲歆苒坐一旁,安静地听着,没搭话。

        在曲承文破口大骂了张庆半个小时后,他才停了下来。

        杜琳拉着曲宜薇出去聊葬礼的事情了,留下杜兰和曲承文两个人。

        抽完两根烟后,曲承文终于想起了刚才那件事的源头。

        于是看向了曲歆苒,好声好气道:

        “苒苒,你把你手上的钱先借给爸爸周转一下。你奶奶的事情用了太多钱了,我跟你妈真的没钱了,我们以后还给你总可以吧?”

        曲歆苒只觉得荒唐,她看向曲承文,平静地说道:

        “那笔钱是我打算用来结婚的,这件事您知道吧?”

        “我知道啊。”曲承文理直气壮的,“结婚什么时候都可以结,晚个几个月半年也没什么啊!”

        “只是几个月吗?”曲歆苒表情淡淡的,“您前年借的钱呢?马上又要过年了。”

        一听这话,曲承文就急了。

        “你这个孩子!有必要算账算的这么清楚吗?我是你爸!你孝敬我不是应该的吗?”

        曲歆苒默了默,看向他:“是您当初说的借。”

        “……”曲承文被怼得无话可说。

        旁边的杜兰看见父女俩这个模样,往曲歆苒那边扫了一眼,轻嘲道:

        “妹夫啊,要我说,你早应该看清楚你这个白眼狼女儿了!”

        曲歆苒深吸一口气,不太愿意跟杜兰纠缠。

        可杜兰却不这么想,她轻蔑地看着曲歆苒。

        “一点孝心都没有,亏你爸妈对你这么好!”

        “……”

        灵棚内的唢呐吹个没完。

        无形中,似乎有股力压在曲歆苒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半晌,曲歆苒声音才响起来,她语气冷静:

        “请问姨妈,您以后也会不断压榨您的女儿,每隔一段时间就无理由向她要钱。让她工作四年了存款只有三万九,直到二十七岁了还不能结婚,还要她补贴家用吗?”

        “如果您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那我无话可说。”

        “我……”对上曲歆苒的眼神,杜兰顿时哑口无言。

        “曲歆苒你够了!”

        面对曲歆苒的指责,好面子的曲承文一下站了起来,他激动地指着曲歆苒。

        “我跟你妈只有这点本事,我要早知道你这么虚荣不孝顺,我就不该生下你!有你弟弟就够了!”

        曲歆苒被气笑了,头一次不管不顾地说道:

        “所以曲星杰人呢?他现在在哪?”

        “你以为你弟弟跟你一样没良心?!他是学校远,不在潭州,元旦买不到票!”

        “……”

        听到曲承文的话,曲歆苒突然失去了交流下去的欲望。

        关于曲星杰,曲承文他们总是有那么多借口,总是什么都替他考虑好了。

        那她呢?

        有没有一次为她考虑过呢?

        “钱我不会出,你们另想办法吧。”

        扔下这句话,曲歆苒卸掉身上的孝服,不管身后曲承文的破口大骂,拿着羽绒服便走出去了。

        出了社区,路边灯光昏暗,寒风刺骨。

        曲歆苒沿着树木小道,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她盯着眼前见不到底的无尽黑暗,心情十分沉重。

        这算是她第一次,在曲承文面前这么硬气。

        可闹崩了之后,反而没有曲歆苒想象中那么轻松。

        其实她早该明白的。

        不管再等多少年,她也始终等不来杜琳和曲承文的道歉。

        或者说,他们从来就不觉得自己亏欠了她。

        可是……

        曲歆苒眨了眨眼,她只是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自信点,这样才不会每次在面对别人时,总是像个鸵鸟一样。

        她只是希望不要老是接收到父母打压嘲笑自己的声音,想要他们多为她考虑些。

        这样也不行吗……

        迎面开来一辆电动车,带过一阵冷风。

        曲歆苒吸了吸鼻子,低下头拉上了羽绒服外套的拉链。

        思绪被拉回,她这才发现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取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连昀鹤打来的。

        她抿了下唇,整理好心情接通了电话——

        “苒苒?”

        连昀鹤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让人安心。

        曲歆苒点了点头:“嗯。”

        “路上还顺利吗?”连昀鹤笑了笑,“今天气温偏低,你穿的哪件衣服?”

        曲歆苒沉默了会,回来之前,她没告诉连昀鹤关于刘桂凤去世的事情。

        只是提了一嘴有事要回去一趟,所以连昀鹤什么都不知道。

        “苒苒?你在听吗?”

        “嗯我在。”曲歆苒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乖乖应道:“你给我买的粉色那件。”

        “粉色那件?不会太薄吗?”

        “不会。”

        电话那头的连昀鹤安静了会,过了好久才说:

        “我今天听到一个笑话,苒苒你要听吗?”

        曲歆苒点头:“好。”

        “那我说咯。”连昀鹤清了清嗓子,“从前有个猴子警官,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只兔子。兔子蹲在树边,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于是猴子警官就问:小兔子小兔子,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小兔子说:因为我不高兴,所以我不高兴啊。然后小猴子警官笑了笑,他又问……”

        电话那头的连昀鹤嗓音温柔,他还在继续说着笑话。

        而刚跟曲承文吵完架的曲歆苒,心思根本没在这个上面,显然没听出来连昀鹤的别有用心。

        直到连昀鹤把笑话说完,他顿了顿之后,用猴子警官的语气问道:

        “苒苒小朋友,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曲歆苒脚步一顿,她站在原地。

        耳边是呼啸的寒风,可连昀鹤的话却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她的耳中。

        “苒苒,我暂时不在你身边,但你依旧可以什么都告诉我。我永远不会排斥你的分享或者诉苦,知道了吗?”

        晚间的温度已经降到了最低。

        曲歆苒站在街口,莫名眼眶一酸。

        有一种情绪几近疯狂地占据着她的心脏,曲歆苒吸了吸鼻子,没有酝酿,简单又直白地说出了这种情绪——

        “连昀鹤,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