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第53章 温柔 听你的

第53章 温柔 听你的

        电话那头的连昀鹤呼吸一顿,似乎是没料到曲歆苒会突然提这个,迟迟没回话。

        曲歆苒抿了下唇,顾不上自己的裤子,直接在树底下坐了下来。

        头顶上的树叶簌簌作响,过了好半晌,她才听见连昀鹤说:

        “苒苒,我也很想你。”

        曲歆苒弯了弯唇,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打视频吗?”

        “不要。”曲歆苒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她现在坐在路边,跟连昀鹤打电话肯定会被他发现的……

        “行。”连昀鹤没勉强她。

        窸窸窣窣间,曲歆苒听见连昀鹤问道:

        “今天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嗯……”曲歆苒认真地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特别的事情倒是挺多的,但基本都是糟心的。

        比如坐公交车的时候被人踩了好几脚,再比如今天晚上。

        “好像没有。”

        听到曲歆苒这个回答,连昀鹤又重复问了一遍:“真没有?”

        曲歆苒心虚地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嗯。”

        细碎的响声戛然而止,连昀鹤轻叹了口气。

        “好吧,看来苒苒你不想跟我诉苦。”

        “没有。”曲歆苒急忙解释道:“只是我现在冷静下来,已经没有那么委屈了。”

        连昀鹤敷衍地嗯了一声,没再接话。

        听着连昀鹤这个回答,曲歆苒只好连忙补充:

        “真的,你刚才跟我说会话,我就好受多了。”

        “……”连昀鹤默了默,忽然笑出了声,“我说话这么好使呢?”

        “嗯对啊。”曲歆苒弯了弯唇,睁着眼说瞎话:“你以前不知道吧?”

        “不知道。”连昀鹤声音带着笑意,“倒是有不少人说过我不会安慰人,还不如闭嘴。”

        “是吗?”曲歆苒眨了下眼,“谁啊?”

        连昀鹤:“魏凌洲他们。”

        “他们骗你的。”曲歆苒呼出一口热气,笑得眉眼弯弯的,“你只需要听我的就好啦,我说你能安慰人就能。”

        “嗯。”连昀鹤低笑道:“听你的。”

        曲歆苒抿着唇偷笑,她微微颔首,把下巴埋在衣服里。

        视线落在脚上那双连昀鹤给她买的粉色老爹鞋上,眼里藏不住的笑。

        电话那头细碎的响声止住,连昀鹤似乎站了起来。

        没过多久,曲歆苒听见连昀鹤叫她:“苒苒。”

        曲歆苒应了一声,“怎么啦?”

        “临时有个任务。”连昀鹤说:“需要挂断你的电话。”

        曲歆苒表情一愣,有些失落:“可是你从前两天开始都没怎么休息过……”

        连昀鹤语气有些无奈:“没办法,我们到了假期确实会忙些。”

        空气有些安静。

        曲歆苒握着电话僵持了很久,也没有松口。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不到十五分钟的通话时间,眼底满是不舍。

        元旦前两天开始,连昀鹤晚上就一直没回浅水湾。

        白天他工作忙,曲歆苒甚至跟他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曲歆苒瘪了瘪嘴,她真的还想跟连昀鹤打电话。

        多一会会就行。

        “苒苒?”

        听到连昀鹤叫自己,曲歆苒敛下眉,开口说道:

        “好吧你去吧,注意休息。”

        “嗯好。”

        “……”

        挂断了电话,周遭一下沉寂了不少。

        北山镇没有潭州市中心繁华,还不到七点就已经十分冷清了。

        曲歆苒趴在臂弯间,目光落在马路中间的沥青路上,莫名开始回想起今晚的事情。

        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就算她现在回去,也少不免曲承文一顿责骂。

        手机开了免打扰模式,曲歆苒直到现在也没敢去看信息。

        主要是不看都知道,姨妈杜兰肯定在家庭群里大声指责自己。

        只是今天比较出乎曲歆苒意外的是,他们到现在也没打电话炮轰她。

        上次曲星杰的事情,光杜兰一个人就打了十几个电话。

        甚至隔天,她还在家庭群里大肆批评曲歆苒的白眼狼行为。

        曲歆苒抿了下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她不是没有想过离开潭州一走了之,可是姑姑这些年对自己的好,曲歆苒都记在心里。

        她没办法一走了之,也不能一走了之。

        ……

        不知道过了多久,曲歆苒维持着一个姿势,坐得腿都麻了。

        夜间温度骤降,风里似乎夹杂了雨水。

        曲歆苒搓了搓冻僵的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沿着原路返回,掏出手机时,曲歆苒才发现原来已经快十点了。

        她叹了口气,把微信里连昀鹤的信息置顶了,还顺带改了备注。

        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改成了——

        男朋友。

        简单又明了。

        这是曲歆苒能想到的,不太腻又不恶心的昵称了。

        改备注改得手指都冻得通红了,曲歆苒才满意地收起手机。

        离社区还有大老远,曲歆苒便看到了站在门口杜琳。

        曲歆苒眼神微滞,快步走了过去。

        看到曲歆苒回来了,杜琳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往前走一步,把曲歆苒的行李箱带上前。

        “你今天晚上不用守灵,早点休息,明天赶早回去吧。”

        听到杜琳的话,曲歆苒不由得一愣,她看向杜琳,眼底满是不解。

        杜琳嗓音平静,“你们学校不是只放一天假?”

        “……”

        “你跟你爸争吵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杜琳看着曲歆苒,语气轻飘飘的:“不想给就不给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闻言,曲歆苒抬头诧异地看向杜琳。

        按照以前的经历,杜琳应该会帮着曲承文一起要钱。

        可是现在……

        “家里你暂时是住不了了,回去曲承文会没完没了的。”

        杜琳扶住行李箱的握把,又往前推了推。

        “你看看现在还有没有车能回去,不能回去的话,找镇上的宾馆住也行。总之,别耽误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曲歆苒眨了眨眼,有些不太明白杜琳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这些字她都认识,组到一起的意思她也都明白。

        但是从杜琳嘴里说出来……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琳抬头看向曲歆苒,面无表情道:

        “这些年是我们对不起你,我说这话的意思呢,也没想要你原谅我。是我自己懦弱,才把脾气发到你身上,那些事情也不需要你当作没发生过。虽然现在说这些话有些太迟了,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不受我的影响,简单开心的活着。”

        曲歆苒表情一僵,眼里满是不敢相信。

        杜琳,不,她的妈妈。

        这是在跟她……道歉吗?

        “我听你姑姑说了,”

        杜琳低下头,呼出一口气,接着说:

        “你找了个男朋友,你说他对你很好,那我就信。如果你想跟他结婚,户口本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彩礼钱你自己收着,我们一分不要。”

        曲歆苒眨了下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杜琳抬眸,她看着表情错愕的曲歆苒,想叫得亲近些,可到了嘴边“苒苒”却又被咽了回去。

        “我今天晚上想了很多,我们亏欠你的确实太多,多到弥补不过来了。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这个,或许早该这样,现在是太迟了,你都二十七了。”

        杜琳顿了顿,沉默了好几秒,又接着说道:

        “总之,以后你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生老病死什么的,也跟你无关。你就走远点,再也不要回北山镇,再也不要靠近我们。让那些不开心、痛苦的事情,都埋在回忆里吧。”

        冷风拂面,街边树影婆娑。

        曲歆苒一直沉默着,没说话。

        杜琳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

        她步履沉重,身子佝偻,确实老了不少。

        跟曲歆苒记忆中总是盛气凌人、蛮不讲理的杜琳完全对不上。

        直到杜琳的身影消失、完全融入黑暗里,曲歆苒都没回过神来。

        对于杜琳这个迟来的道歉,她内心是复杂的。

        可能是太过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总之,并没有曲歆苒想象中,那么高兴。

        曲歆苒敛下眸,眼眶有些发酸。

        杜琳总是这样,就连道歉都是轻飘飘的。

        好像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但语气里却又满是真诚。

        有时候曲歆苒真的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明明盼了这个道歉,盼了十几年。

        明明早就已经对他们失望了,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又突然觉得很难过。

        从小到大,自己明明很乖很听话。

        可为什么杜琳他们、姨妈他们总是不喜欢她呢?

        为什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她不也跟曲星杰一样,是杜琳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所以为什么不喜欢她呢?

        曲歆苒喉间一更,她舔了舔唇。

        抬起头,死死地盯着杜琳消失的地方,莫名想哭。

        为什么连抱歉都是这么轻飘飘的,就不能对她好一点点吗?

        一点点就行,明明她很容易心软……

        明明之前也老是心软,最后把钱都给了他们。

        明明她也是亲生的。

        明明……

        远处车灯照射过来,没过几秒,在她面前停住。

        但这些曲歆苒根本无暇顾及。

        天空下起小雪来,晶莹的雪花落在行李箱上,便迅速融化。

        车子的灯依旧开着,曲歆苒没抬头。

        她以为是自己挡住了路,于是只好伸出手拉住行李箱。

        正要往旁边走,车门却突然打开。

        几乎是下意识的,曲歆苒便抬头看去。

        逆着光,她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驾驶室上下来一个人。

        似乎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他里面套了件白色卫衣。

        五官看不清楚,但给曲歆苒的感觉,却莫名有些熟悉。

        曲歆苒僵在原地,没动。

        走得近了些,男人的五官也逐渐清晰起来。

        微微弯曲的柳叶眼,高挺的鼻梁,他眼底带着笑,脸部轮廓利落分明。

        曲歆苒眨了下眼,她看着连昀鹤走到自己跟前。

        然后咦了一声,微微俯身,笑着说道:

        “这么幸运,路边还能捡到一个苒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