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予你在线阅读 - 予你

予你

        潭州,四月多雨。

        曲歆苒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天开始她就一直心绪不宁,感到十分不安。

        这种感觉十分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下午五点放学回到家,吃完晚饭后曲歆苒又拿起了手机。

        她看着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的连昀鹤,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

        甚至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曲歆苒反复刷新着,试图想要收到连昀鹤的消息。

        然而事实是,一条也没有。

        她抿了抿唇,把手机息屏,拿起笔写起教案来。

        这天晚上,曲歆苒反反复复做了好几个梦。

        梦里的故事没有关联,但几乎都是关于连昀鹤的。

        有不好的,也有好的。

        半梦半醒间,现实与梦境交织在一起,让曲歆苒在凌晨四点多惊醒了。

        惊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她忍着眼睛的酸痛,给自己泡了杯热牛奶。

        客厅里的谷雨睡得正熟,曲歆苒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

        然后裹了一条毯子,坐在主卧阳台的吊椅上,开始发呆。

        直到夜色褪去,太阳缓慢地升起,人群熙攘流动时。

        曲歆苒才站了起来,开始洗漱吃早餐,去学校。

        今天上午她只有第四节以及下午两节。

        但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早上醒得早原因,曲歆苒收拾好后便直接来了学校。

        她坐在办公室,揉着阵阵发痛的额头,批改起学生的作业。

        没过几分钟,便有电话进来了。

        曲歆苒敛下眸,看着来电显示“郑佳意”这三个字,接了起来。

        “歆姐,连队跟高瑾词他们好像前几天就回潭州了!”

        闻言,曲歆苒不由得愣了一下。

        但很快,郑佳意欣喜的语气却淡了下来。

        “只是歆姐,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连队他……”

        听到最后这三个字,曲歆苒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

        坐上滴滴好几分钟后,曲歆苒都没缓过神来。

        她的耳边一直回响着郑佳意的那句:

        “连队他在队里玩得最好的一个朋友,邹向毅邹队,他……牺牲了。”

        街头的树影人群不断往后退。

        喜悦的情绪被邹向毅去世的这个消息冲刷得一干二净,曲歆苒难受得说不出话。

        那些场景,一幕幕似乎还在昨天。

        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出了趟任务,失联将近九十天之后。

        等来的唯一消息是牺牲了。

        曲歆苒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邹向毅的妻子会有多难过。

        她甚至听到这个消息直到现在,都是一阵后怕。

        车内寂静无比,只有前排的电台在放着新闻,是关于一月初十几个中国人丧命的事情。

        “根据最新报道,四月十九号,警方在m国将主犯扎波卡成功抓获。而他们这个武装犯罪集团,也随着扎波卡的被捕彻底瓦解。”

        “据悉,一月过年前,我国便派遣精英警察潜伏破案。在费时八十九天之后,取得圆满成功……”

        “唉。”前方的滴滴司机叹了口气,“一月的时候动静闹得那么大,沸沸扬扬的。十几条人命啊!真是辛苦他们警察同志了。听说这次还有牺牲的啊!家里人要伤心死去,真是造孽哟……”

        接下来的话曲歆苒没有再听下去。

        她心如乱麻,想起连昀鹤之前跟自己提到邹向毅最小的小孩才三岁时,心情就更沉重了。

        曲歆苒记得,她第一次见到邹向毅时,是那次远恒路瘾/君子事件。

        那会,邹向毅从车里下来后,先跟连昀鹤说了些什么。

        曲歆苒记得连昀鹤当时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然后那个比连昀鹤黑一点、更强壮一点的邹队便走到她面前。

        他脸上带着笑,介绍着:

        “你好,我是潭州市特警支队第一大队中队指导员邹向毅。”

        就如郑佳意所说,连昀鹤真的跟邹向毅玩得很好。

        曲歆苒时常能看见他们两勾肩搭背,笑着聊天。

        除开于朝和程砚南,邹向毅大概是连昀鹤在工作上最好的朋友。

        可是现在……

        曲歆苒叹了口气,握紧了手机。

        几十分钟后,车子在殡仪馆门前停下。

        确定扣完费用后,滴滴司机多看了曲歆苒一眼,便开车离去了。

        曲歆苒在原地站了会,这才迈开脚步走进去。

        来到追悼会的门口,哭喊声传了出来。

        隔着人群,曲歆苒看见了坐在地下放声大哭的女人。

        而她双手揪着一节警服,曲歆苒顺着视线往上看,看到了连昀鹤。

        他下巴上有一圈青色的胡渣,眼睛下带着乌青。

        身姿也不像以前一般笔直,而是驼着背。

        连昀鹤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些什么。

        但曲歆苒什么也听不清楚,她的目光集中在连昀鹤的脸上。

        这么多天不见,连昀鹤很明显瘦了很多,也黑了很多。

        他脸上不再带着笑,没了往日般的张扬活力。

        像一个行尸走肉。

        只这么一眼,曲歆苒的眼眶便瞬间红了。

        她所有酝酿好的情绪,在真正见到连昀鹤的那一刻,皆数瓦解。

        此时,曲歆苒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

        走到连昀鹤身边去。

        而曲歆苒也真的这么做了,但在离连昀鹤几步远的时候,她听见连昀鹤说:

        “对不起嫂子,真的对不起……”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曲歆苒停下了脚步。

        她把目光移到中央去,她看见邹向毅身上盖着国旗。

        他的脸色跟平时一样,没什么差别。

        唯一有差别的是,他一动不动的,就那么静静地躺着。

        “连昀鹤,你以前跟我说过什么?”

        坐在地上的女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其实她前几天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就已经大哭过一次。

        她努力控制着情绪,却还是在开追悼会前崩溃了。

        就在前段时间,她都还在生邹向毅的气。

        生气邹向毅几个月没个消息,还想着等他回来要臭骂他一顿。

        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邹向毅再也不会惹她生气了……

        “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们两会永远一起回来的,你明明答应过我……”

        曲歆苒喉间一更,她偏过头,强忍住眼泪,走了出去。

        外头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夹杂着凉风,凄凉又萧瑟。

        曲歆苒回过头,看见眼熟的魏凌洲和高瑾词都在偷偷擦眼泪。

        耳畔边小声抽泣的声音间歇不断,曲歆苒不禁也红了眼眶。

        一个半小时后,追掉会结束,接下来便是火化环节。

        同事上级领导们断断续续离去,留下邹向毅的妻子家人,以及连昀鹤。

        曲歆苒看见蒋青云和连楚凝默默站在连昀鹤身后,陪伴着他。

        邹向毅的尸体送去火化时,连昀鹤没再跟去。

        他一个人站在空落落的大厅,低着脑袋,背一直驼着。

        曲歆苒往前走了一步,实在没忍住,出声喊道:

        “连昀鹤。”

        连昀鹤没动。

        过了好几秒,他才木讷地抬起头,朝曲歆苒看了过来。

        曲歆苒看见连昀鹤的眼尾似乎更红了。

        他又在原地站了会,然后便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腰间一紧,曲歆苒感受到连昀鹤把下巴埋在了她的肩胛处。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喊着:“苒苒。”

        曲歆苒回抱住连昀鹤,应道:“嗯我在。”

        连昀鹤又叫了一声:“苒苒。”

        没等曲歆苒回应,她便感受到一阵温热的触感滴落在脖间。

        曲歆苒心头一紧,手掌轻轻拍打着连昀鹤的背,语气轻柔。

        “嗯,我在。”

        连昀鹤有太多的话想对曲歆苒说,可到了嘴边,全都化成了“苒苒”两个字。

        他想对曲歆苒说邹向毅的事情。

        他想跟曲歆苒聊聊这八十九天发生的事情。

        他想亲亲曲歆苒,对曲歆苒说“我好想你”。

        可邹向毅的牺牲给连昀鹤造成的冲击太大,大到他见到曲歆苒时,除了叫“苒苒”,什么也说不出口。

        “苒苒,他这次回来就能升职的……”

        听到连昀鹤这句话,曲歆苒安抚的动作一顿,眼眶瞬间湿润了。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到连昀鹤,在这一刻好像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身后的蒋青云看着紧紧抱住曲歆苒的连昀鹤,长叹了口气。

        从前几天回来开始,连昀鹤自责,跟邹向毅的妻子不断道歉外。

        没有在外人面前展露出一丝脆弱,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就跟当初连国耀去世的时候如出一辙,他主动挑起大任,默默承受一切。独自消化那些负面情绪。

        蒋青云原本以为,连昀鹤的性格就是这样。

        可他却屡屡在曲歆苒面前破例,无论是高中在追苒苒也好,还是现在在一起之后。

        他的所有冲动、温柔、脆弱,无一例外,都给了曲歆苒一个人。

        连昀鹤好像从始至终,一直都格外偏爱曲歆苒。

        之前,蒋青云不太懂连昀鹤的这份执着和专一。

        为什么他能暗恋苒苒这么多年,非苒苒不可。

        而现在她懂了,或者说,从上次苒苒在墓地里说的那番话后,蒋青云便懂了。

        不止是连昀鹤把他所有的温柔偏爱给了曲歆苒,曲歆苒也把所有的温柔爱意给予了连昀鹤。

        他们两人之间,从来都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苒苒永远值得连昀鹤的这份深情与专一。

        蒋青云吐出一口气,“走吧。”

        “走?”身旁的连楚凝表情有些疑惑,“不管连昀鹤了?”

        蒋青云无奈地笑了笑,“苒苒会管的。”

        -

        那天回去之后,连昀鹤跟曲歆苒聊到了天亮。

        关于邹向毅是怎么牺牲的,她也大概了解到了。

        根据连昀鹤所说,他们一队刚到现场打算支援后,突然从身后跳出了几个人。

        他们手持刀斧,砍伤了好几名警员。

        连昀鹤反应很快,躲过了一劫,没伤到。

        但二队邹向毅那边情况就没这么好了。

        扎波卡的手下估计觉得反正被捕,他们那么多罪行加在一起也是落个死刑。

        还不如拼一把,看看能不能逃走。

        于是都跟不要命了似的,打算来个鱼死网破。

        邹向毅便是在阻扰扎波卡逃走的硝烟弹雨中,牺牲的。

        显然,邹向毅没有那么好运。

        那一枪不偏不倚,恰好贯穿了他的心脏。

        邹向毅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什么话,就离开了。

        具体的细节连昀鹤不愿再提起,曲歆苒也就没再多问。

        这天晚上,连昀鹤还跟曲歆苒提及到扎波卡武装犯罪集团的恶行,包括当地的混乱程度。

        那些黑暗的事情,是曲歆苒想都不敢想的,但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这个世界上。

        这让她不禁想起了一句话: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而这些和平,是以前的先烈们以及现在一个个像邹向毅的警察们,用自己的生命捍卫换来的。

        曲歆苒眨了眨发酸的眼睛。

        她微微偏头,看着抱着自己安稳睡着了的连昀鹤,翻个身笑了笑。

        “连昀鹤,我是不是从来没跟你说过我爱你?”

        耳边传来连昀鹤绵长轻浅的呼吸声。

        曲歆苒靠近了些,她仰头亲了亲连昀鹤的嘴唇,嗓音温柔。

        “我爱你。”

        只爱你。

        永远爱你。

        ……

        追悼会结束后,局里给整个突击队连着放了两个星期的长假。

        但连昀鹤却始终兴致不太高,闷闷不乐的,似乎还没有从邹向毅牺牲的事情里走出来。

        曲歆苒使出浑身解数,平时下班带连昀鹤去吃好吃的,周末跟连昀鹤出去玩。

        却依旧起不到半点作用。

        直到五一放劳动节时,曲歆苒带着正在休假的连昀鹤去了世界之窗。

        假期人流量大,排队都要排很久。

        尽管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连昀鹤还是给足了曲歆苒耐心。

        总是曲歆苒说要玩什么就玩什么,说要买什么就买什么。

        连昀鹤就负责依着她,十分配合。

        中午吃饭的时候,曲歆苒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在商城里给连昀鹤买了只会发光的兔子头饰。

        等到再回去时,发现连昀鹤面前站了两个女孩子。

        其中一个举着手机,似乎是在要微信。

        曲歆苒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下来,她不高兴地撇了撇唇。

        看见连昀鹤表情淡淡地说了一句什么,两个女生遗憾地走开后。

        她才又高兴了起来,小跑到连昀鹤面前。

        “看我买了什么?”

        迎上曲歆苒眼里的兴奋,连昀鹤笑了笑。

        “很可爱,我帮你戴上吧。”

        连昀鹤刚伸出手想去拿,谁知曲歆苒猛地一缩手。

        “不要,我这是给你买的。”

        连昀鹤一愣,不确定地问着:“给我买的?”

        “嗯对啊。”曲歆苒笑脸盈盈的,再次重复道:“给你买的。”

        “小朋友才戴这些东西。”

        话虽是这么说,但连昀鹤还是顺从地弯下了腰。

        曲歆苒看着百般依着自己的连昀鹤,笑得更开心了。

        她边帮连昀鹤带上兔子耳朵,嘴上边说着:

        “小朋友好啊,小朋友无忧无虑。”

        连昀鹤又是一愣,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

        曲歆苒便接着说:

        “所以我希望连昀鹤你也无忧无虑的,永远开心健康呀。”

        眼前的曲歆苒笑得眉眼弯弯,连昀鹤清楚地察觉到,她比以前要活泼快乐许多了。

        就好像因为他的到来,苒苒真的变成了一个小朋友。

        连昀鹤笑了一下,他伸手揉了揉曲歆苒的头发。

        “不许学我。”

        看见连昀鹤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曲歆苒总算松了口气,她顺势抱住连昀鹤的腰,朝他笑着。

        “已经学完啦。”

        “既然这样,就罚你请我吃火锅。”

        “没问题。”曲歆苒拍了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连昀鹤挑挑眉,“这么爽快?”

        “当然啦。”曲歆苒脸上满是得意,“反正你的工资也在我手里,用你的你也不知道呀。”

        连昀鹤无奈地笑了笑,“苒苒小气鬼。”

        “谁说的,我明明很大方。”

        “小气。”

        “大方。”

        “……”

        那天从世界之窗回去后,连昀鹤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

        到了五月中下旬,连昀鹤结束休假,恢复了往常的工作。

        他慢慢从邹向毅牺牲的悲伤里走了出来,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回归了正常。

        只是每到节假日有时间时,连昀鹤就会带着曲歆苒去看望邹向毅的妻子。

        他的妻子从最开始的崩溃,到现在提及邹向毅时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就如她自己所说一般:

        事情已经发生,而活着的人总归要调整好心态,接着活下去。

        六一儿童节这天,曲歆苒结束完所有的工作后。

        走出办公室,看到了倚在走廊上的连昀鹤。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露出半截手臂,眉眼低敛着,不知道在看什么。

        背着书包的连宇远站在他的身侧,一脸期待地说着。

        “舅舅舅舅!今天是六一儿童节诶。”

        连昀鹤嗯了一声,“我知道。”

        见自家舅舅没什么表示,连宇远只好直白道:

        “你没有什么六一礼物要送给我吗?”

        闻言,一直在看手机的连昀鹤终于有了反应。

        他低下眼,表情淡淡的,看向连宇远。

        “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己买礼物。”

        连宇远:“……”

        这是人说的话?

        “舅舅你有必要这么小气吗?”连宇远板着一张脸,“我要的礼物又不贵,只是一台笔记本电脑而已。”

        连昀鹤气笑了:“只是一台笔记本电脑而已?你怎么不上天。”

        连宇远一本正经道:“但我买来是有用的,又不是拿来玩的!”

        连昀鹤不为所动,“叫你妈给你买去。”

        “我妈要是给我买,我会来找舅舅你吗?”

        “……”连昀鹤默了默,“有点道理。”

        “是吧?”连宇远小脸上满是得意。

        站在一旁的曲歆苒无奈地笑了笑。

        紧跟着,她看见连昀鹤收好了手机。

        他微微弯腰,嗓音低沉,说出来的话却极其恶劣。

        “要不然这样,你叫我十声爸爸,我就给你买。”

        连宇远:“……”

        连昀鹤眉梢微扬,“怎么样,划算吧?”

        “……”

        曲歆苒看着黑着一张脸,被气得说不出话的连宇远,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连昀鹤立马站直身子看了过来。

        一看到是曲歆苒,他脸上瞬间带上了笑。

        “下班了?”

        曲歆苒点点头:“嗯。”

        “那走吧。”

        说完,连昀鹤立马拦住了迈开脚步的连宇远,对他说道:

        “你在这等你妈,要不然就自己坐车回去。”

        “?”连宇远彻底怒了,“你都来接舅妈了,我都不能跟着你们一起回去吗?”

        “不能。”连昀鹤没有半点犹豫,“我们不回去,要出去过儿童节,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连宇远:“???”

        离了个大谱,到底谁才是儿童?!

        不给连宇远反驳的机会,连昀鹤直接拉着曲歆苒走了。

        临走前,曲歆苒还试图劝说连昀鹤,带上连宇远一起。

        谁知道连昀鹤看都没看连宇远一眼,直接回道:

        “十岁了他还不能自己坐车回家,不如去巨婴国当国王。”

        被抛在身后的连宇远:“……”

        两人牵着手并肩走下教学楼。

        曲歆苒挠了挠连昀鹤的掌心,偏头问他:

        “真的不管远远了吗?”

        “不管。”

        连昀鹤的回答斩钉截铁,末了,又加了句。

        “苒苒,远远是男孩子,不需要那么娇气地养着。他需要清楚他爷爷、他太爷爷是干什么,这样才好成长为一个正直的人。”

        曲歆苒笑了笑,很难不赞同这句话。

        毕竟连昀鹤的爸爸是缉毒警察,他的爷爷甚至还参加过抗美援朝。

        连家的男孩子向来正直,连宇远也不能例外。

        “那如果你以后有女儿也这么养吗?”

        听到曲歆苒的问题,连昀鹤皱起眉,显然犹豫了。

        过了好半天,他才含含糊糊说了一句:“到时候再看。”

        曲歆苒笑了笑,没说话。

        在距离车几步远的时候,连昀鹤突然加快了脚步。

        他打开了后备箱,然后朝曲歆苒招手。

        曲歆苒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曲歆苒便看到后备箱里满是巧克力、糖果和鲜花。

        上面绕了一圈彩灯,精致又绚丽,一看就知道连昀鹤花了不少心思。

        曲歆苒微微一愣,她惊讶地看向连昀鹤,“这是给我的吗?”

        “嗯,给你的儿童节礼物。”连昀鹤唇边带着笑,“苒苒,节日快乐。”

        听到这句话,曲歆苒脸上满是笑容。

        她主动踮起脚尖,搂住连昀鹤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嘴唇。

        连昀鹤也搂住曲歆苒的腰,回应了一个浅吻。

        曲歆苒看着近在咫尺的连昀鹤,傻笑了两下。

        她的目光错开,落到连昀鹤背后绚烂的落日上。

        此时天色还明亮着,晚霞飘浮在天边。

        一片片金色,晕染在尽头,点缀人间,美得一发不可收拾。

        高中的时候,曲歆苒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和连昀鹤在落日下亲吻。

        遇到连昀鹤之后,似乎以前的那些日子都只是在将就。

        连昀鹤注重仪式感,会包容她的自卑和敏感,给足了耐心,也倾尽了温柔。

        在这声色犬马的世界,连昀鹤对她的爱意清澈而又纯粹。

        而在这短暂难捱的人生里,曲歆苒在想:

        其实她原可以忍受她的生活枯燥无味,如果连昀鹤没有朝她走来。

        但很荣幸,她能在这灰暗荒芜的世界里,抓住她唯一的光。

        “在想什么?”

        听到连昀鹤的声音,曲歆苒回过了神。

        她眨了眨眼,坦然道:“在想怎么样才能跟连昀鹤结婚。”

        说完,曲歆苒顿了顿,她的笑容明媚又动人,问他:

        “连昀鹤,你能娶我吗?”

        似乎是没想到曲歆苒会说这句话,连昀鹤不由得一愣。

        他很快反应过来,眼底的笑意愈浓,恣意又张扬。

        亦如当初那个耀眼夺目的少年,一字一句坚定地回答道——

        “当然,我的荣幸。”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