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其他小说 - 欲望都市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爱情闹剧

第六章 爱情闹剧

        一

        六月五日。

        陈浩案依旧没有任何的进展,而叶宁依旧在调查着陈浩这半年来的行踪。

        陈浩是自杀还是他杀仍旧是一个谜,而半年前的绑架案是陈浩做的,还是陈浩和他的前女友一起做的,或者和这两人根本就没有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他们去一步步查明,真是头疼啊!

        更头疼的是,现在刘言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林兰车祸案。

        案子发生在三年前的六月,那天傍晚,张明江派自己的司机洛成去林兰家请她到他家中,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车子行驶到半路,洛成发现刹车坏了,慌乱之中向右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由于巨大的冲击力,加上副驾驶上的林兰没有系安全带,林兰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司机洛成虽然没有死,但也受了重伤。

        关于林兰的死,安全带起了关键的作用,如果当时林兰系了安全带,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可是,谁又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一般坐在副驾驶的人都不会有意识地去系好安全带,总觉得系不系都没关系,可一旦出了事,就追悔莫及。

        关于安全带,洛成也说了,他没有提醒林兰去系,也认为不会有什么事的,可没想到半路刹车会突然失灵……

        洛成发现刹车失灵的时候是在马路上,车速很快,而且当时周围有不少车,为了不使无辜的人受伤,他立刻采取了紧急措施,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警方经过调查以后,发现刹车的失灵确实是意外,而洛成的供述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看起来确实只是一起意外事故,可死者林兰的儿子张涛却坚持认为母亲是被人害死的,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楚。

        洛成和林兰并没有什么恩怨,而且就算他想杀人,也不太可能会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种事情。那么,会不会是有人买凶杀人?

        可是警方经过了长时间的调查,并没有掌握洛成和什么人有秘密的交易,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最终,警方认定那是一起普通的车祸。

        事后,洛成离开了秋氏集团,并且得到了张明江的赔偿。至于张涛,他进入了秋氏集团,一夜之间成为了富二代。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故事,不过刘言大致也可以猜到,张明江的司机出了车祸,使他的旧情人死亡,他多少会有些愧疚,于是就暗中和自己这个儿子相认,并且还让他进入自己的公司。

        与自己的私生子相认,并且还将其安排到了自己的公司,他现任的妻子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那么她反对过吗?或者说反对也没有用?什么原因,刘言可猜不透,不过从秋玲月跟自己母亲姓来看,这对夫妻的关系肯定不好,甚至可能都已经离婚了……

        究竟是什么人想杀了林兰这个弱女子呢?三年前警察也调查过,似乎并没有发现林兰有什么仇人。后来张涛也和刘言说了,他这三年来,也曾试图寻找母亲曾经接触过什么人,可是并没有结果。

        如果车祸不是意外,那么那个司机最可疑。所以,不论如何,刘言都要找到那个司机,从他那里或许可以了解到一些什么。

        只是,这人海茫茫,去哪里找这么一个人呢?

        唉,真伤脑筋!

        就在刘言一筹莫展的时候,赵雪打来了电话。

        “你今天晚上有空吗?”赵雪开门见山地问道。

        “有啊,怎么了?”

        “我帮了你的忙,你也该帮我了吧。”

        “那当然了!你说吧,让我干什么!”

        “今天晚上,陪我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刘言一脸的疑惑,“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不说了,到时候再联系,拜拜!”

        “喂,你……”可是赵雪已经挂断了电话。

        刘言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什么嘛,这么神秘……”

        看看时间,快到饭点儿了,刘言懒得做饭,那就出去吃吧,正好出门透透气。

        出去吃了晚饭后,刘言在大街上遇到了熟人,只是这样的相遇方式让人着实有些尴尬。

        秋玲月和李晨阳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争吵,他和两人离得并不远,不时还能听到几个词,不过都是秋玲月那尖细的声音。

        刘言看到他们的时候,争吵似乎已经到了尾声,秋玲月怒气冲冲地离开,而李晨阳也朝着反方向——也就是刘言站着的方向——走去。

        刘言想躲已经来不及,因为李晨阳已经看见了他,于是他知道硬着头皮走过去。

        李晨阳那怒气未消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你都看见了吧……”

        “我也是刚巧路过……没事吧?”

        “没!”李晨阳摆手道,“我早就习惯了!”

        刘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晚上我们去喝酒吧,放松一下!”李晨阳突然提议道。

        刘言心想他上次请自己喝酒也是吵架以后,可能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去喝酒吧。

        “今天恐怕不行,我有点儿事。”

        “没关系,那就下次吧!”

        “我觉得还是不要有下次了。”说着,刘言拍拍李晨阳的肩膀,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看明白了,所以笑着说:“你说得对!我尽量吧……”

        看着李晨阳离开的背影,刘言心中在想,两个人在一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争吵呢?或许,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才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他的脑中忽然出现了赵雪的身影,同时,他的嘴角微微翘起。

        梦幻酒吧。

        刘言以为赵雪带自己来酒吧是来查案的,可看她那样子并不像啊!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刘言小声问道。

        赵雪淡淡地瞥了刘言一眼,道:“当然是喝酒了。”

        “没别的目的?”刘言一脸狐疑地问。

        “没有!”说着,赵雪已经要了一瓶酒。

        “喝酒嘛,在哪儿不能喝,干嘛非来这儿啊,你看看你的打扮,很不合时宜!”刘言上下打量了一番赵雪后,连连摇头。

        “怎么不合时宜了?”赵雪一脸奇怪地问。

        “你看看人家,穿得多性感,完美的展现了一个女人身材,再看看你,打扮的一点儿都不成熟,土得……呃,我忽然觉得自然纯朴也是一种独特的美,与众不同才显得你更有个性,哈哈……”

        半个小时后。

        “喂喂,你是吵架了还是失恋了,怎么喝个没完?”刘言看着赵雪有些红晕的脸颊,问道。

        “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怎么突然就心情不好了呢?

        “挨领导骂了?还是和同事吵架了?工作不顺?不会是真的失恋了吧?”刘言猜测道。

        “失恋你个头啊!别瞎猜了!”

        “那你就说出来啊,让我给你指条明路,一直喝酒也不是事儿啊!”

        “可是我不想说,只想喝。”

        “这样会喝多的,喝多了可没人送你回家啊!”

        赵雪瞥了刘言一眼道:“那就一个人回呗。”

        “那多危险啊!”

        “那么,”赵雪盯着刘言的双眸,说道,“你送我回去呗。”

        “可是……”

        “难道我还比不上一个陌生的女人?”赵雪有些幽怨地说。

        “当然不是了!”刘言急忙解释道,“情况不一样嘛,我现在既然能阻止你不要喝醉,那就尽量阻止嘛。”

        “可我不想听你的,我就想喝!”赵雪倔强地说。

        “你已经喝了不少了,别再喝了……”刘言劝道。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赵雪目光灼灼地盯着刘言道。

        “我,我是在作为一个朋友提醒你……”刘言有些不敢直视赵雪的目光。

        “朋友……”赵雪的目光从刘言陈尚移开,落在了酒杯上。

        “那么,”赵雪忽然再次望向刘言,说,“你替我喝吧。”

        “啊?”刘言一愣。

        “这样酒也喝了,我也不会醉,一举两得,怎么样?”赵雪朝刘言眨眨眼,说道。

        “呃,我替你喝?”

        “你放心吧,如果你喝醉了,我负责把你送回家!”

        “这不是送不送回家的问题……”

        “那就别废话了,快喝吧!”说着,赵雪把自己的酒杯送到刘言面前。

        “等等,这是你用过的杯子……”

        “什么你的我的,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然后,赵雪就把酒杯凑到了刘言嘴边。

        “喂,别这么粗暴嘛,温柔一点……”

        一个小时后。

        “喝……继续喝……”刘言摇摇晃晃地举起了酒杯,却怎么也无法将杯子对准自己的嘴。

        嗯,看来是喝醉了。赵雪心中想道。

        “别喝了,我们走吧。”赵雪想把刘言手中的酒杯拿掉,可是他抓得很牢。

        “不,我还要喝,还要找人来一起喝……哎,那不是那个谁么,把他叫过来我们一起……”赵雪顺着刘言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有一个男人正搂着一个身材高挑、一头卷发女人往出走,那个男人好像是李晨阳,女人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却一时间没想起来。

        “人家都走了,咱们也走吧……”

        赵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刘言从酒吧拖出来,并且坐上出租车。

        当赵雪把刘言送到他家,并且把他放在沙发上的时候,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瘫在沙发上,简直动都不想动。

        “喂,我这么辛苦把你送回来,你准备怎么谢我?”缓了好一阵,赵雪才能开口说话。

        “谢,谢谢你……”

        “既然你要谢我,不如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你……问吧……”刘言含糊不清地说道。

        “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喝酒什么都是假的,这才是赵雪真正的目的。

        “一年前……我背叛了你们,背叛了你们……”

        “我一直都相信你,相信你有一颗正直的心,而你也说过,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正义!既然是为了正义,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你不明白,不明白……”刘言一脸痛苦地说,“那两天,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不好吗?”

        “我怎么能放下……”刘言突然紧紧抓住了赵雪的手腕,“我永远都无法原谅我自己!就算全世界都原谅了我,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赵雪的手腕被刘言勒得生疼,可是她不在乎。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赵雪有些激动地说道,“如果你是为了正义,如果你问心无愧,那么没有人会怪你的!”

        “不……”刘言摇头,“你不懂,不懂……”

        突然,刘言瞪大眼睛看着赵雪,赵雪吓了一跳。

        “我亵渎了警察这个职业,从小到大,我努力学习,去当警察,根本就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而是为了一场审判,迟到十八年的审判……我不配再当一个警察,不配!如果我继续留下,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我和那个混蛋又有什么区别?”

        不知为何,看着此刻的刘言,赵雪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她不敢再问下去。

        “我,我扶你去休息吧……”

        赵雪扶着刘言来到他的卧室,准备把他放在床上,可是他的身体太沉重了,当他倒下的那一刻,她一下没站稳,也跟着倒了下去。

        她压在了他的身上,不过还好,她及时用双臂撑住了自己的身体,才没有让两人来个亲密接触。

        赵雪愣住了,只是怔怔地望着刘言的双眸。刘言缓缓抬起双臂,慢慢扶住了她的肩膀。

        她感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胸膛中“咚咚”地跳个不停。

        她的身体在慢慢向刘言靠近,两颗跳动的心也在慢慢靠近。

        终于,她的身体与他贴在一起,她的脸颊同样与他紧紧相贴。

        她感受到一双温暖的臂膀抱住了自己,她感受到了他那炙热的胸膛,同样,她的脸颊也感受到了那温热的泪水……

        二

        六月六日。

        刘言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喝醉了,然后赵雪很温柔地照顾他,而且还和他睡在了一起……

        隐约间,刘言似乎看到了赵雪的脸……等等!他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抱着一个人!

        没错!是赵雪!可是,那不是做梦么,难道梦还没醒?

        刘言伸手,拽了拽赵雪的头发,又摸了摸她的脸,然后又捏了捏,这感觉,不像是在做梦啊……

        赵雪皱眉,抓住了刘言捣乱的手。

        “讨厌,别闹……”

        可是很快,赵雪就清醒了过来。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刘言的那张脸,赵雪顿时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恐。

        “你你你,你怎么会睡在我旁边,还,还搂着我!”

        “我也不知道啊!”刘言无辜地说道。他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怎么梦里面的事情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现实呢?

        两人迅速分开,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嗯,衣服没脱,鞋也没脱,难道他们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赵雪昨晚没喝多少,所以很快就想了起来,她记得刘言喝醉以后,自己就把他送回了家,然后自己就问他问题,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后来就把他抬到了卧室,结果自己就……想着想着,赵雪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昨晚自己肯定也喝多了,不然怎么可能稀里糊涂就趴在这家伙身上给睡着了呢!

        刘言只记得自己在酒吧替赵雪喝酒,喝着喝着就喝多了,后面的印象很模糊,但他好像记得自己似乎说了些很激动的话……

        见赵雪红着脸,不说话,刘言道:“你,你肯定是早有预谋的!”

        “嗯?”赵雪一脸疑惑地抬头看向刘言。

        “你肯定是觊觎我的美色,所以想方设法地把我灌醉,对不对?”刘言瞪着眼睛说道。

        赵雪哭笑不得,随手抓起旁边的枕头丢向刘言。

        “胡说什么呢!我哪有灌你,是你自己情愿替我喝的好不好!”

        “可是,我……”刘言无法反驳。事实确实如赵雪所说的那样,可刘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昨天还不觉得,今天清醒以后他顿时就想明白了,赵雪怎么可能因为心情不好而去酒吧喝酒呢?还叫上自己?这不明显挖了个坑给自己跳嘛!

        “坏了!”赵雪突然惊叫一声,“快迟到了!都怪你!”

        赵雪急匆匆地跳下床,奔向了卫生间。

        还怪我!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先怪起我来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刘言拿出来一看,是妹妹打来的。

        “喂,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啊!”

        “不行啊!”

        “当然没问题了……”

        “卫生间怎么没水啊?”刘言正和妹妹通着电话,卫生间里却突然传来了赵雪的声音。

        “哥,家里还有别人?”妹妹疑惑地问道。

        “没有……”刘言大惊,“那,那是电视的声音,对,电视!”

        “哦,哥,你大早晨还看电视呢!”

        “呵呵……”刘言尴尬地笑了笑,心中祈祷赵雪千万不要再发出什么声音,可是事与愿违。

        “刘言!”卫生间里传出了比刚才更高分贝的声音,“怎么水龙头也没水啊!脸都不能洗!”

        “哥,这次该不会还是电视里的声音吧,我都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了!”妹妹满是笑意地说道。

        “那个,其实……”刘言想解释,可是妹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我知道,哥你找女朋友了,是吧!你说你跟我还保什么密,她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啊?”

        “你误会了,是赵雪……”

        “刘言!”赵雪从卫生间出来,怒视着刘言,“你在干什么呢?”

        “原来是赵姐姐啊……嘻嘻,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有空再给你打电话喽,拜拜!”

        刘言拿着手机,苦笑道:“可能是忘交水费了吧……”

        “你!算了,我先走了!”

        “我和你一起吧,正好了解一下案情的进展。”

        “别跟着我!让人误会……”

        “怕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刘言厚着脸皮和赵雪一起去上班,不用说,自然是迟到了。

        见到叶宁后,刘言还想向他解释为什么迟到呢,理由他都想好了,然而……

        “你们来了,正好,来开个会。”

        “不是,我们……哦,她迟到了,你就不问问原因?”刘言奇怪地问道。

        叶宁瞥了刘言一眼,道:“我都知道了……赶紧来开会。”

        都知道了?刘言心中大惊,不禁看向赵雪。

        “喂,你不会把你昨天晚上在我家的事告诉他了吧?”

        “我没你那么多嘴!”白了刘言一眼后,赵雪前往了办公室。

        这下刘言更困惑了,叶宁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其实,昨晚赵雪估计自己会晚回去,于是就告诉父亲在执行任务,同时请叶宁帮忙圆谎。叶宁知道她是在和刘言在一起,也没什么担心的,于是就帮了这个忙,谁料赵雪竟然没回家,直接住在了刘言家……

        叶宁心想,赵雪这是在搞什么!回头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今天开会主要是有两件事,第一件,是关于陈浩坠楼案,近几天来,这起案子突然在网络上大肆传播,很多人都在议论如此简单的一个自杀案为什么迟迟没有结果。迫于压力,上面指示我们尽快破案。这件事,只能辛苦大家了。至于第二件,就是关于刘言。”

        我?听叶宁提起了自己,刘言微微一愣。

        “没错,上面收到了匿名的举报,说你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介入警方刑事案件的调查,所以,以后你就不能和我们一起办案了。”

        当初刘言这个编外顾问的身份是叶宁擅自决定的,并没有向上级请示。其实,刘言的事上面也知道一些,因为一年前的事情,所以上面也就对刘言参与办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有人举报,那么无论如何,刘言都必须退出。毕竟这事如果闹大了,谁都不好看。

        “有人举报?谁会这么做呢?”赵雪皱起了眉头。

        刘言无所谓地笑了笑,说:“没关系,就算不和你们一起办案,我也可以给你们提供线索嘛!”

        “这个举报的人会不会就是凶手呢?”赵雪猜测道,“凶手觉得你可能会查到他,所以才举报了你!”

        “这可不能乱说啊!”刘言急忙道,“万一真是凶手,那我岂不是有生命危险?”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叶宁道,“是什么人举报的,我们会调查的。”

        离开警局,刺眼的阳光让刘言一时无法睁开眼睛。

        为什么?现在没有了案件的束缚,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他的心情却变得更加沉重。

        昨晚他确实喝醉了,可是他说了什么,他还是有些印象的,尤其是关于那段赵雪的问话。

        他认为自己亵渎了警察这个职业,不配再当一个警察!可是,他可以逃脱这个团体,却无法逃脱这个社会,无法让自己那颗正义的心沉寂。

        他知道,他内心的矛盾点也正在此处。

        陈浩的这个案子无非就两种情况,自杀或他杀,如果是自杀,那案件就很普通了;可如果是他杀,那么这个凶手极有可能并没有到过现场,而是通过手机通话,让陈浩坠楼。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他杀这种推论最合理的解释。

        凶手的计划周密,手段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瑕。如此心思缜密的一个人,在犯罪之前,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动机显露出来,甚至这种动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无疑增加了侦查的难度。

        如此完美的设计,让刘言很自然就想到了半年前的那起绑架案。原本这两起案子毫无关联,可是陈浩这个人却让它们有了联系。

        如果有人设计,和陈浩一起做了半年前的案子,然后半年后,陈浩独自一人再次作案,而他的那个同伙害怕陈浩被抓,所以就有了灭口的想法……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人一定在陈浩回来以后和他联系过,并且知道他又作案的计划……

        刘言的脑袋越想越乱,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试图理清思绪,可是无济于事。

        算了,还是让脑子休息一会儿吧……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这是一个年轻女人低声抽泣的声音,就在刘言座位的隔壁。

        他刚来坐下,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虽然有着半透明的玻璃板阻隔,刘言看不清楚那边的情况,但想也能想到,肯定是某男要和某女分手,然后某女伤心流泪的情景。

        “如果你找我来,只是想跟我说这些,那我没工夫陪你!”这个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刘言很熟悉。

        怎么可能是他?刘言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原本刘言并不打算偷听别人的隐私,可是因为这个声音,他决定听下去。

        “不!”女人更咽着说,声音不由得挺高了两分,“我,我……”她想说什么,似乎说不出口。

        “你不说,我可走了!”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刘言在心里几乎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人!他真想看看这个男人的长相,以确定自己内心的猜测。

        “我,我怀孕了……”女人低声说道。

        尽管女人的声音很低,可是刘言还是听到了“怀孕”两个字。

        “什么?”男人的语气很惊讶,不过惊讶过后,又重新变回了冷漠。“那赶紧打掉啊,难道你还想生下来?”

        “不,不是,我只是……”女人有些着急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什么!如果没钱,我给你!”男人的语气十分的不耐烦。

        “不是钱的问题,我是想,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一起去……我没时间!”男人此刻的语气是那么冰冷,那么不近人情。难道真的是他吗?刘言不敢相信。

        “难道,你连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都不能满足吗?”女人带着哭腔说道。刘言完全可以想象到这个可怜的女人现在是怎么一副模样,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

        “我很忙的,再说吧!”说完,男人起身。

        刘言下意识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同时偷偷用余光瞟向旁边,那个男人站起来以后,扭头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在他经过刘言身边的时候,刘言清楚的看见了他的面孔。

        没错!就是他!

        李晨阳!

        三

        这顿饭刘言吃的很不是滋味。

        李晨阳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刘言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李晨阳离开后不久,那个女人也离开了。刘言看到了她,长得挺漂亮,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因为哭过的原因,眼睛有些红肿。

        这个时候,刘言忽然发现,自己虽然已经认识李晨阳半年了,可还没有完全了解他。

        或许,他和秋玲月经常吵架就是因为这种事情吧。刘言心中暗暗猜测。

        出了饭馆,刘言来到附近的车站,准备回家。这时,手机忽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刘言接通了电话。

        “请问,你是刘言先生吧?”是个女声,声音很温柔,刘言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是我,你是?”刘言好奇地问道。

        “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很重要,请问你有时间吗?”

        有事要和我说?可是,她到底是谁呢?

        “你到底是谁?”

        “我们还是约个地方见面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是一家幽静的咖啡馆,淡雅的音乐令人心情很舒畅。

        怀着好奇的心,刘言来到这里,远远的,他就看到约定的位置坐着一个长发披肩,身穿洁白的长裙的女子。

        虽然看不到她的长相,不过仅仅只是远望,便会从心底感觉她是那么的美。

        走近之后,女子抬头,微笑道:“你来了,请坐。”

        是她!看到女子的面容后,刘言心中稍稍有些吃惊。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与刘言有过两面之缘的云梦雪。

        “是你啊!”刘言坐下后,说道。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们应该是在那天生日聚会的时候见过一面吧。”顿了顿,云梦雪又道,“你喝点儿什么?”

        刘言不习惯喝咖啡,于是说:“来杯白开水就行了……你不是有事和我说么?”

        服务员离开后,云梦雪说:“我听说你在帮张涛调查三年前的那起车祸?”

        对于云梦雪会知道这件事,刘言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这两个人是男女朋友嘛。

        “没错。”

        “我知道一些情况,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

        “哦?”

        “是关于那个司机洛成的。他离开秋氏集团后,没过多久,就回了老家x镇。”

        x镇离龙城不远,坐车两三个小时就到了。

        看云梦雪的样子,她应该也想帮助张涛,所以才会调查洛成。

        “这是你查到的?”

        云梦雪点头道:“是,我听说他想弄明白他母亲的死因,于是就想帮帮忙。”

        刘言笑道:“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就好了,哪用这么麻烦!”

        闻言,云梦雪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刘言开口了,“那就这样吧,有什么事再联系。如果调查有了什么进展或是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的。”

        “好,好,辛苦你了……”

        今天云梦雪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情来见自己,着实有些奇怪。还有,张涛不知道洛成的下落,可是云梦雪很快就查了出来。张涛在这三年中,一直想知道母亲的死因,所以努力了解母亲会和什么人结仇,可他为什么偏偏没有调查洛成呢?

        回到家,刘言考虑什么时候去x镇会会这个洛成。不过在去之前,他要好好准备一下,他不是警察,又和人家不认识,必须找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妹妹打来电话的时候,刘言正在看网上关于陈浩案的讨论。

        “呜呜……”电话一通,刘言并没有听到妹妹的叫他“哥”,而是听到了哭泣声。

        刘言吓了一跳,急忙问:“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哥……”妹妹更咽着说,“我失恋了……”

        “哦……”刘言顿时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

        “这还不是大事?”妹妹气呼呼地说,“那你觉得什么是大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刘言急忙解释,“我是想说,我妹妹这么漂亮、温柔、善良,是哪个男的这么不长眼,竟敢抛弃你!别伤心,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天底下像你哥这么好的男人多的是!”

        刘言说的这么一大堆,电话那头的妹妹已经止住了哭泣,只是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是我和他提的分手……”

        “呃……”刘言面色一僵,随后尴尬地笑了笑,“呵呵,那,那也是他不好!肯定是他到出沾花惹草,你忍受不了了!你告诉我他是谁,我替你好好教训……哦不,是教育教育他,给你出气!”

        “哥,是我知道他受不了我,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地和他提出了分手……”

        “那,那是你们性格不合!”刘言好不容易才憋出了这么一句,“没关系,世界这么大,总会遇到对的人……”

        “哥,你和赵姐姐发展得挺快啊,她都住咱们家啦!”

        “别胡说!”刘言急忙辩解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哥,我快放假了,到时候我要是回去了,岂不是打扰了你们的二人世界……”

        刘言气急败坏地对着手机吼道:“死丫头,你还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