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裁决人:我能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僵尸犯案

第八十八章 僵尸犯案

        正在冯小蓝耍宝的时候高渐离一身正装的踏入办公室之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佑感觉今天的高渐离显得那么的不一样。

        “老大,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想拍你马屁了,你今天特别的帅,特别的酷。”冯小蓝贱兮兮的凑上去上下打量起来。

        “队长穿了衬衫,打了领带。”还是夏莉观察入微细致,认真的说道。

        “队长,你升职了?”

        “没有,只是中队代理。”高渐离说话间,嘴角微微勾起,随即看到韩佑桌上的录音机,“这什么东西?”

        “昨天回去之后顾先生放我家里的。”韩佑说着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

        在听完录音内容之后,办公室四人的表情统一凝重,高渐离微微思考就将录音机收起,“我去向局长汇报。”

        高渐离离开后不久,冯小蓝长长的发出一声叹息,“还以为我们取得了一个漂亮的大胜,没想到到头来却输的一败涂地。自始至终都在人家的鼓掌之中啊……”

        “小蓝哥,这可未必。”夏莉一双玉手拖着下巴缓缓说道。

        “是成是败得看结果,我们在整件事中损失了什么,获得了什么?如果损失大于获得就是败仗,但损失小于获得我们就是赢得。

        魑魅被消灭了是吧?我们拯救了江海市对吧?这个大战略都赢了还有什么理由说我们输了?”

        “但这一切都在别人的……”

        “既定的事实已经落定,我也可以说成我们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幽暗工会的阴谋,我们只是将计就计,打嘴炮嘛,谁不会啊。”

        这个看似颇为无理的解释顿时如一道流星划过韩佑脑海。

        我是不是吧幽暗工会的节操想的太高了?既定的事实已经完成,打嘴炮而已谁不会说?

        整件事,所有的阴谋几乎都被识破,最后幽暗工会不甘输的一败涂地厄运罗汉亲自下场了才勉强板回一局而已。

        顾先生留下这段录音的真正用意是什么?现在看来颇有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感觉。我没输,我只是让你们得意了一会儿……

        “叮铃铃——”

        正在这时,夏莉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这里是行动大队第七队办公室,谁?警察局特别行动组组长?找韩佑?好的!”夏莉说着将电话递给韩佑。

        “喂!姐。好的,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韩佑对着两人说道,“警察局那边有一个案子,他们怀疑是神秘事件要我们去甄别一下,你们有谁要一起的?”

        “我!”夏莉连忙举手,“加入七队之后连一次真正的行动都没有参加过,前些天这么大的行动都把我漏了,我说什么也要去。”

        “我也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枯燥的文职工作不想干。”

        “都走了?队长回来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就没有,我们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划水的。走吧,走吧!”

        三人签了任务单,韩佑开车带着三人来到了警察局。如今的韩佑对警察局早就轻车熟路了。不须指引,众人来到了特别行动队的办公室。

        办公室中,毛安然正在给队员开会,看到韩佑三人来到这才中断了会议将队员解散。

        “姐,什么案子?”

        毛安然也不含糊,将一叠卷宗放到韩佑面前,“连续三天,有三个人离奇死亡。死者一,陈浔贵,男,二十八岁,中和药剂的二公子,十二月七日夜十二点溺亡。”

        “溺亡?在哪里溺亡?”冯小蓝看着卷宗上简单的溺亡疑惑的问道。

        “金丰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额?就这样?”

        “对,因为经过我们的仔细排查,陈浔贵根本不可能溺亡。套房里是淋浴浴室没有浴缸,且在陈浔贵溺亡的地方周围连一点水渍都没有。

        而且陈浔贵的肺部,颅腔,腹部都没有积水,但却显露出了溺亡特征。一开始我们也是沿着溺亡去寻找,排除了任何符合这种溺亡的可能直到第二个类似受害人出现。”

        说着,又拿出了另一份档案,“郑庭友,男,二十六岁,郑氏集团三公子,在十二月八日夜在自家卧室被火烧死。

        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焚烧的痕迹,但郑庭友的身上超过百分之九十的灼烧,有些地方已经烧出了碳化。而根据家中的保姆的口供,那天晚上别墅绝对没有失火,也没有听到任何异像,也就是说郑庭友是在无声无息中被烧死的。

        但郑庭友的尸体却是剧烈扭曲挣扎,显然是被活活烧死的。”

        韩佑看着这个档案心中已经肯定这绝对有神秘力量的参与。

        而后韩佑闭上了眼睛,召唤出八卦图。

        心神沉入,脚踏阴阳,拨动八卦。

        “这件案子背后的凶手……”

        喀喀喀——

        八卦相互碰撞转动了起来,过了不知多久,一阵白光从脑海中升腾,一副画卷缓缓的张开。

        精神力的尽头传来了一个沉重的感觉,一副扭曲的画卷缓缓展开。

        催动神话图腾,将灵能灌注到八卦盘之中。渐渐的,画面被慢慢的抚平。

        一个面目狰狞的面孔出现在韩佑的眼前,湛蓝色的脸,三角眼上布满黑色的黑眼圈,就像是涂了一层锅灰。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两根尖锐的獠牙长长的长出下颚。

        画面轰的破碎,韩佑捂着眉心低吟一声。

        “狼面僵尸……”

        “僵尸?”冯小蓝不可置信的问道,“江海市几乎从没出现过僵尸。”

        “应该不会错的,但我只能看到僵尸面孔,他平日里肯定不以僵尸面目示人的,线索太少,能追溯到的目标也比较模糊不够精确。”

        “第三个受害者是南亚集团的总经理,今年三十二岁,今天早上发现吊死在床上,竟然横向吊死的。”

        “今天上午?死亡时间还没超过六个小时吧?”夏莉突然问道。

        “应该没有。”

        “快,带我去见尸体。”

        毛安然没有迟疑,立刻带着韩佑三人去见了停尸间。停尸间的法医正在研究这些尸体,看到毛安然进来露出了满脸苦涩。

        “毛队,不要催了,我都做了七八编检查了,他们的死因都没有别的可能,但具体怎么死的就真的匪夷所思了。”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一下,这几位是上头派来的协助特派员,他们要单独进行尸检。”

        等法医出去之后,夏莉来到那具尸体身边,手中灵能翻涌,没一会儿一道模糊的灵魂在尸体的身边凝聚。

        但这灵魂非常的稀薄脆弱,在韩佑的眼中看来,他也是摇摇欲坠很快就要消散。

        果然,不到十秒,脆弱的灵魂轰然间如破碎的肥皂泡一般裂开消散,彻底消失于无踪。

        夏莉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苦恼,“真是个**!”

        “怎么了?”

        “他的记忆里竟然全是女人,我所能看到的就是他和不同的女人上床。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家里有老婆了还要在外面乱搞?办公室的秘术,同事,下属都不放过,还经常去酒吧猎艳。”

        “这个……不能怪男人吧?”冯小蓝摸着鼻子幽幽说道。

        “不怪男人怪什么?”

        “生物本能!”

        两个女人齐齐给冯小蓝一个白眼。

        “夏莉,就是说你没从他身上得到有用线索?”

        “没有,虽然记忆中出现了一个女孩的名字,但他的记忆里全是不同的女人,一个女人的名字并不稀奇。”

        韩佑暗中叹了口气,本来还能指望夏莉能用通灵能力直接问出凶手的,看来夏莉的能力还没我的好使啊。

        当即,心神沉入八卦盘之中,脚踏阴阳拨动八卦,这次换个问题占卜,“这三个案子背后凶手的关键线索。”

        喀喀喀……

        八卦转动,相互碰撞,无尽道韵在周身缠绕起来。

        没一会儿,白光将视野吞没,一个画面缓缓的展开。荡漾的水波涟漪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雪白细腻的肌肤水灵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这是一个纯欲的少女,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入怀中的邻家妹妹。

        “黄月如!”

        脑海中,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少女脸上的笑容突然收起,微微蹙眉回头看了,发出一声冷哼转身离去。

        画面轰然破碎,韩佑的心神再次回到了身体之中。

        黄月如?这个女孩叫黄月如。但为什么占卜的画面中会有那一声叫唤?是谁在叫她,她最后露出的厌恶表情预示着什么?

        睁开眼,几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姐,找一个叫黄月如的女孩,警察局应该有所有辖区居民的身份信息吧?”

        “有!”

        在毛安然的带领下,韩佑等人来到了户籍管理处。

        “您好,江海市叫黄月如的一共有三百人,年龄在十八到二十八岁之间的有九十人。”

        “给我一个个看过去。”

        “好的。”

        在翻倒第二十个人的时候,韩佑终于找到了这个黄月如。

        “就是她,她和此案有直接关系。调出她的家庭住址!”

        毛安然独自开车,两辆车来到了黄月如所在的家。黄月如的资料显示,她今年二十二岁,江海市本地人,家族青莲新村,是拆迁安置小区,建成于六年前,不新不旧。

        黄月如三年前从学校毕业,先在医院做了两年护士,而后跟着表姐做外贸生意,人际关系比较复杂。

        三人走出电梯,正好黄月如提着一袋垃圾走进电梯。

        “黄月如,我们是市警察局的,有些事需要向你询问。”毛安然掏出证件对着黄月如说道。

        毛安然的话显然惊到了黄月如,她呆愣在原地看着毛安然。

        “黄小姐?”

        “啊?你们……你们找我?我……我么做什么违法的事麽?我就……我就昨天闯了红灯……我今天正打算去处理违章,我没想逃,闯个红灯没必要警察抓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