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诡案追踪在线阅读 - Chapter 02 “见”面

Chapter 02 “见”面

        第二天清早,重案组中已是一片忙碌。

        “查到了!死者叫李玉忠,45岁,本市人,是医科大学的老师。”方礼源举着文件夹走进办公室。

        “啊!我想起来了!”秦凯突然大叫起来,他跑到办公桌前开始打电脑,然后猛地一捶桌子:“果然是他!”

        “是谁?”众人立刻凑过去。

        秦凯转过电脑显示器,上面显示的是两天前的报纸,最显眼的位置是一条新闻:《本年度医学突出贡献奖评选结果今日揭晓,医科大学李玉忠获奖》,旁边附了一张照片,正是他们发现的死者。

        “医科大学李玉忠博士,一直致力于血液疾病、尤其是卟啉病的治疗与研究,因其在该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该奖,颁奖典礼将于9月18日晚间举行……”程海洋念完了报道上的一行小字,瞪大了眼睛抬头,“这不就是那家伙死的那天么?所以说,他是参加完颁奖礼就死了啊?那会不会跟这个奖有关?”

        其他几人没出声,不过看表情就知道大家也有这种怀疑。

        “咱们可以问问他的家人。”沈严抬头问方礼源,“联系上他家人了么?”

        方礼源点点头:“已经联系上了,他老婆正在赶过来。”

        “好,等她认完尸就找她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沈严话音还没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了电话,没听两句就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你们等等,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旁边的几人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案子,追问道。

        “一些私事。”沈严挂断电话,急匆匆地对方礼源说:“我有点要紧事必须马上出去一趟,礼源你先带人去问话,记得问的清楚些!”

        也不待方礼源回答,沈严撂下这两句,便匆匆跑出办公室。

        “私事?”程海洋不敢置信地转回头来,“他为了私事就这么跑出去了?”

        “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方礼源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对程海洋开玩笑,“再说,问话这事不用头儿也行,这活儿不是你最擅长么,奶妈杀手?”

        “靠!少这么叫我!”程海洋立刻炸毛——程海洋本来年龄就小,再加上长得俊秀讨喜,特别受大妈们的喜爱。别看这人平时满嘴牢骚上蹿下跳的,真安静下来往那里一坐,和声细语地陪着妈妈奶奶们一聊,一会儿就能问出不少料来。因此组内大家都戏称他为“奶妈杀手”——奶奶妈妈的杀手。

        “好了好了,走吧!”方礼源笑着拍拍程海洋,哄着人走出门去。

        省人民医院。

        沈严迈着步子,一步一步往外走,刚刚那些刺耳的尖叫声还回荡在耳边。

        “滚!我不用你这时候来装好心!你别让我再看见你!……”

        沈严揉了揉太阳穴——昨晚调查取证折腾到凌晨三点多,刚才又被人骂了一通,此刻的沈严颇有些身心俱疲。他拐过走廊的拐角,不想被迎面的一个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沈严被撞,下意识地抬头看人。对方也抬了一下头,可刚跟沈严视线接触就立刻低下了头去,然后便加快步速离开。

        职业的敏感让沈严皱起了眉毛。他开口叫道:“喂。”

        不想,对方在听到这句话后竟加快了脚步。而就在这时,从那人来的方向传出了一个小护士的尖叫声:“啊!快来人啊!杀人啦!”

        听到小护士的叫声,那个男人撒腿就跑。

        “站住!”沈严抬腿便追。

        护士的尖叫很快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医院的值班警察也赶了过来。匪徒一见前后被堵,一咬牙竟猛地冲进了走廊边的房间。

        房间内有两个人——一个护士和一位病人,小护士应该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有人冲进来,被吓了一跳。那个病人没有回头,却侧过身来,隐约可以瞥见他眼睛上还蒙着纱布,看样子是一个盲人。匪徒一看这情况,一把甩开小护士,然后立刻拉起坐在那里的盲人,一把刀逼上那人的喉咙。

        而就在此时,病房的门也被打开,许多人冲了进来,沈严一见歹徒抓了人质,立刻大叫道:“放下凶器!”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一步我就把他杀了!”匪徒将那个病人拉起来挡在身前,刀子则逼近病人的脖颈。闪着寒光的刀锋下一刻就能割破病人的喉咙。而那位病人也不知是没弄清楚情况还是被吓傻了,竟然没挣扎也没出声,就那么被歹徒抓着。

        沈严看着那人质眼睛上蒙着的纱布,心中一阵担忧。眼看歹徒的手一直在抖,沈严怕刺激到他,连忙抬起了手:“好!我不过去!”

        看到沈严举起手来,匪徒情绪稍微稳定了点。沈严见状,一边缓缓靠近一边提议:“咱们来打个商量吧,你把他放了,我做你的人质,如何?”

        “我干嘛要用你?!”匪徒瞬间又警觉起来,激动地大叫。

        “因为我是警察,你抓着我,跟警方好谈条件。”沈严看到匪徒脸上一闪而过的动摇,立刻继续不动声色地诱导:“你看你现在抓着的这个人,他眼睛不方便,你带他逃跑是个大累赘,他一摔倒你不但拉不住他,还会被他给牵连。”

        匪徒估计也是被吓傻了,犹豫了一下便大叫道:“那好!你把你的枪扔过来!”

        “我没带枪。”沈严说,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他侧了侧身,让对方看清楚。

        “手铐呢?!你把手铐起来!”

        “我也没带手铐。”

        “不可能!你肯定有!”这匪徒也不知是逼急了还是脑子本来就有些问题,他把刀子更贴近病人脖子几分,气急败坏地大叫:“你肯定有!你把你铐起来再过来!要不我现在就宰了他!”

        沈严本想借机靠近歹徒,再想办法出手制服他,可是没想到这歹徒竟接连提出要求。眼见歹徒的情绪愈发不稳定,人质又是个盲人,一旦出事果恐怕相当严重,于是他开口道:“你别冲动!这样,我让人拿绳子把我手绑上好不好?”

        听到沈严这么说,歹徒的表情一动,显然有些动心。

        沈严对身边的警员示意,让他将自己绑起来。那值班民警先是有些犹豫,可是看了看眼前这形势,再看了看沈严的表情,犹豫了一下,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一段绷带,将沈严的手捆了起来。

        “好了,我手已经绑住了!”沈严举起双手,“你把他放了吧。”

        “你先过来!”歹徒命令。

        沈严一步一步走到歹徒面前,他在距人质两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了,我过来了,把人放开吧。”

        歹徒盯着沈严片刻,然后才有了动作。他伸出没拿刀子的那只手去拉沈严,而另一只手上的刀子也随着动作而与人质的脖子有了些微的距离——

        就在这一瞬,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人质突然抬起了手肘,猛地撞向歹徒的肋下!歹徒没有防备,被撞了个正着,他只觉身上好像过电一般一抖,右半身突然麻痹,手上的刀子也“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机会!

        一直集中精力等待时机的沈严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一边叫着“闪开”,一边抬脚向歹徒踢去。那个病人似乎也相当聪明,一击得手后立刻闪身蹲下,沈严这一击正中匪徒胸口,将人狠狠踹倒在地。周围的人一哄而上,立刻将匪徒狠狠压住。

        一旁的警员护士赶快跑过来将沈严手上的绷带解开,沈严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对方,吩咐他们把人押送到公安局。可怜那个歹徒直到被众警员拎起来时半身的麻痹还没有消失,他傻呆呆地被人押着往外走,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抓住的。

        沈严见歹徒被押走,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刚刚帮了自己大忙的那个病人。这人还站在一旁,白衬衫,黑裤子,合身的衣服衬出此人修长的身材。因为被纱布包住了眼睛,沈严看不到他的长相,但从露出的部分来推断应该不难看。这人就这么安然地站在那里,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你没事吧?”沈严一边走过去问道。

        “没事儿。”那个病人开口,声音温润清亮,结尾还带着些儿话音,显然并不怎么紧张。

        按说,对于被解救的人质,警方都是应该安抚一下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沈严直觉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怕过。于是他忍不住开口:“你的胆子可够大的了,眼睛看不见还敢去撞人,你就不怕他一刀把你大动脉划开?”

        “呵呵,他的刀子放的地方不对,就算真的划下去,也划不到大动脉。”男人微笑开口,“不过他的手一直在抖,所以我觉得还是赶快让他把手拿开比较好,就算是划破皮,脖子上来条口子也挺麻烦的。”

        听到男人的这番话,沈严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估计是学医的,难怪刚才会那么镇定。他点点头,说:“脖子上要命的地方不少,伤了气管声带哪一个都够你受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帮助我们抓住了这个人。”

        “没什么,应该做的。”

        “你是来看眼睛的?”沈严看了一眼这屋的门牌——眼科处置室。

        “嗯,眼睛前些日子做了个小手术,今天是来复查的。”

        “那祝你早日恢复健康。”沈严说着,习惯性地伸出手去,可刚一伸手才想起来对方眼睛看不见,他本想不动声色地把手收回来,却没想到对面的男人竟仿佛看得见一般,准确地握住了沈严的手。

        “谢谢。”男子温和地笑着回答。

        一堆人离开,除了刚刚的病人和小护士,只剩下了一位医生。

        “蒙着眼睛也能抓贼,我算服了你了。”中年医生看着男子,笑呵呵地说,显然两人颇为熟悉。

        “唉,要不是我妈非不放心,非让我再多等上几天,我早就过来了。”男子话间充满了抱怨。

        “你妈也是为了你好,眼睛可是大事,一定要恢复好。”

        “是啊,这不是,我连纱布都没敢摘。您赶快给我开个毕业证吧,要不我可快被我家领导烦死了……”

        “嗯,好,那就看看你现在恢复得究竟如何……”

        说话间,医生已经将男子眼周的纱布全拆了下来,那边,小护士也已拉上窗帘,调暗了灯光。

        医生轻轻揭下挡在男子眼前的最后一块纱布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