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诡案追踪在线阅读 - Chapter 02 工地命案

Chapter 02 工地命案

        上午8点37分,某工地。

        “这是个动迁的小区,”程海洋一边领着法证组的几人往里走,一边介绍情况。“三天前开始进行拆楼。今天早上工人们按计划推倒最后一栋,清理现场的时候却在石头堆下面发现了一个人,工人们便赶快报了警。”说着,程海洋抬手一指,“喏,就在那边。”

        四人踩着高高低低的碎石走到尸体旁边。这具尸体面冲下,周围堆着不少碎石,看样子是从废墟堆里扒出来的。尸体旁边,沈严刚刚正在跟一个年轻人说话。程晋松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人是蒋睿恒的副手,助理法医小王。

        “小王,怎么就你一个人?睿恒呢?”程晋松走近两人,问道。

        “晋哥,”小王和程晋松打了个招呼,“蒋医生今天早上有点事情出去了,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他说让我先把尸体运回局里,他一会儿回局里就会验尸的。”

        “这样,那也好。”程晋松点点头,继而对沈严说:“那就咱们先开工,睿恒的让他回局里慢慢干吧。”

        “好。”

        两人走到尸体边,这是一个成年男性的尸体,他下身穿着一条长裤,因为灰尘的缘故已经看不出本色,上身却是赤裸着,上面布满了伤口。但受伤最重的地方应该是脑部——这人的后脑几乎被砸扁,脑浆都溢了出来。

        沈皓忍不住转开视线,这死相真是够惨的了。

        沈严在一旁解释:“据施工的工人说,他们发现碎石下压着人后,就赶快扒开石头想救人,可是等挖开却发现人肯定没救了,于是就没敢再动。”

        程晋松盯着尸体皱眉,许柔和苏墨涵的表情也有些奇怪,李嘉宇看向程晋松,似乎在询问他的看法。

        程晋松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沈皓给现场拍照后,然后说:“把人翻过来看看。”

        秦凯和程海洋走过去翻过尸体,露出死者的脸——是个男的。

        而就在这时,旁边围观的工人们发出一阵声音。他们相互看着议论着,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怎么了?你们认识死者?”方礼源追问道。

        工人们一起看向工地负责人,那负责人只好开口:“这人叫王大庆,是之前负责这片小区动迁动员的人。”

        “说具体点。”沈严说

        负责人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们跟他也不算太熟,只知道他是负责动员这片小区动迁的。每次动迁的时候肯定会有人不愿意搬,就需要有人去做工作,王大庆就是干这活儿的。这片小区也是这样,大多数人早就搬走了,但有几户就是不同意,弄得我们也没法干活。王大庆为了这件事来过好多次,我们也就是这么才认识他的。直到上周那几户人终于都搬走了,我们这才开始开工。”

        “既然人都搬走了,王大庆为什么还会来工地?”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了。不过王大庆这人爱喝酒,以前就经常找人陪他一起喝酒,有时候喝多了就会跑这边儿来睡觉……”负责人急切开口,“警察同志,他今天肯定也是因为喝多睡着了才没听到我们的广播的!我们动工之前真的广播警告过好多次的!……”

        “头儿,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就能说得通了。”秦凯凑到沈严的耳边说,“人喝多的时候都会觉得热,你看这王大庆这么冷的天儿光着上身,估计就是喝高了自己脱的,看来这应该是起意外。”

        沈严没说话,不过看表情就知道,他也觉得秦凯的分析有道理。然而就在这时候,程晋松走到沈严的身边,皱着眉头低声说:“这个案子有些问题。”

        重案组几人一听都是一惊。沈严问:“什么问题?”

        “王大庆不是被砸死的。”程晋松表情严肃,“在被砸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什么?!”重案组的几人吃了一惊。程海洋忍不住压低声音追问道:“晋哥,你说真的?”

        程晋松点点头:“如果王大庆是被砸死的,那么现场会有大量的血迹,可是现在的现场找不到多少血,死者身上的伤口上出血量也非常少,这就说明死者在被砸之前已经死了。刚才小王帮着测量过死者的肝温,他应该是昨天半夜就死了。”

        “半夜?”方礼源皱眉,“那死者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是自杀还是他杀?”

        “这个就要等睿恒详细验尸之后才能知道了。”程晋松对转头看向沈严,“所以,你们还是好好调查一下死者的情况吧。”

        沈严点头,转头吩咐众人分头去向搜集资料。

        众人立刻忙开。大家将工地上30来个工人问了个遍,得到的信息却并不是太多。工人们以为是他们砸死了人,都害怕得不敢多说话。大家费了半天劲,终于从一个工人嘴中挖出了一条有用的消息。

        “头儿,”程海洋对沈严汇报道,“有两个人说他们曾经见到王大庆野蛮逼迁。”

        “什么时候?”

        “就是上周。他们说最后剩下的那几户住户不满意动迁费,说什么都不搬。王大庆急了,就半夜拿石头把人家窗玻璃给砸了,还拿大水管子往里面冲冷水……”

        沈严皱起眉头:“有这种事?”

        “嗯。”程海洋点点头,“他们听说那几户人家好像去告过,不过却没人管。最后被弄得实在受不了,只好搬走。工人们说王大庆做这些事的时候似乎一点也不怕被人告,估计是有人给他撑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王大庆就有他杀的可能了。”江厉说。

        沈严点点头,对其他几人说:“大家再去仔细问问关于王大庆逼迁的事情,另外联系跟王大庆一起工作的同事,把整件事查清楚!”

        “是!”

        因为出事的地点是一个拆迁的工地,所以现场除了砖块之外,还有一堆各式各样的垃圾,这给法证组的工作增加了相当大的强度,为了不漏掉线索,程晋松和李嘉宇围绕尸体,将周围分成四个区域,每人负责一块,自内向外推进。待他们搜索完整个现场、再回到警局的时候,已是天色近午了。

        众人进院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同样刚刚回来的蒋睿恒。

        “我就出去一会儿,你们就又弄回来个死人,用不用这么有效率啊?”蒋睿恒边走过来边半开玩笑地抱怨,“什么案子?”

        “让你大白天旷工,查得就是你!”程晋松张口接道:“说,干什么去了?”

        “一点私事,”蒋睿恒随口答道,而后看向从车上搬下来的尸体,“具体什么情况?”

        “工地上死了个人,”李嘉宇将现场情况和蒋睿恒做了个简单说明,“……所以一会儿死因需要你再详细检查一下。”

        听完李嘉宇的描述,蒋睿恒也收起了刚才玩笑的表情:“ok,交给我,我尽快给你们结果。”

        “好。”

        放下法医法证这边暂且不表,再说沈严的重案组。根据拆迁文件,负责这片小区动迁工作的是城西区动迁办,然而当城西区动迁办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问明几人的来意时,却立刻调转了口风。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科长刚刚出去,不在动迁办。我刚到这里工作,实在不太了解情况,各位还是等我们科长回来再说吧。”

        “那请问刘科长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那能给他打个电话吗?”

        “不好意思,我刚刚打过,他手机关机了,可能是没电了。”

        重案组的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这可是睁着眼睛撒谎了。

        沈严没什么表情地站起了身:“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跟刘处长说一声,请他尽快联系我们。”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那人一看沈严要走,连忙笑脸盈盈地保证。

        “不过,”沈严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说:“这件事发生后,电视台报社那边很快就会知道。新闻出来后,恐怕会有不少记者过来采访。如果找不到刘科长,他们很可能去找那些动迁的住户,人多嘴杂,到时候会传出什么谣言来可就难说了。”沈严看着接待人那明显变化的脸色,不轻不重地说:“所以,还希望刘科长能尽快联系我们——早点破案,咱们都安心。”

        出了警局,重案组的几人都有些不同程度的愤愤。虽说查案中吃闭门羹很平常,但这种表面和气实际不讲情理的,比直截了当的拒绝还让人不爽。

        “亏他们也是政府部门呢,大家都一样干活,有必要这么给我们下绊子么?”程海洋不满。

        “呲,你跟人家哪儿一样?人家经手的都是上百亿的大工程,你手上才有几百块?”秦凯撇撇嘴。“你知不知道,拆迁的事情,新闻媒体都不报,里面水深着呢!”

        “不过那个刘科长听了头儿的那番话后,应该会很快联系我们的。”方礼源笑笑。刚刚沈严的最后一番话,明显是说给刘科长听的。

        “嗯,我也觉得。”秦凯赞同地点点头,“那小子脸都快绿了。”

        “那刘科长联系我们之前,我们怎么办啊?”程海洋问。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沈严微微一笑,“就从被动迁的住户查起。”

        事实证明,沈严的那番话还真的不是危言耸听。当天下午,网上就有了这起事件的相关报道,而当天晚上,电视也报道了这个新闻。因为王大庆的死因没有最终确定,所以各个媒体都只说了“发现尸体,死因尚在调查中”。然而网民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很快就有人爆出了王大庆的姓名和身份,再接下来,就有人开始爆料王大庆以往的种种野蛮事迹……到第二天早上众人再上班的时候,这条新闻下已经有了上百条的评论了。

        “头儿,好消息!”秦凯小跑进办公室,兴奋地说:“拆迁办刘科长来电话了,说一会儿就会带着相关材料来警局!”

        沈严浅浅一笑——一切全在预料中。

        “头儿,门外有个人来自首。”江厉突然走了进来,他神情严肃地开口,“他说王大庆是他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