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科幻小说 - 诡案追踪在线阅读 - 【番外】病房那些事儿

【番外】病房那些事儿

        【一】洗发

        沈严从醒过来后,身体的恢复速度明显比昏迷时快了不少。毕竟人年轻,身体底子又比较好,如今醒来能进食了,恢复速度也就快了起来。所以,沈严在醒来后的第三天便被解除了“重症监护”的待遇。撤掉了那些吓人的监控仪器,两个人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而没了医生护士的24小时陪护,许多行动也就方便了许多。于是,就在当晚,当探病时间过了以后,程晋松便抱着一堆东西,溜进了沈严的病房。

        沈严刚刚打完点滴,人还醒着。看到程晋松拿着盆盆罐罐进来,有些奇怪。

        “晋松,你这是干什么?”

        刚刚做完大手术的人,声音中还带着一分虚弱。

        “帮你洗漱呗。”程晋松边放东西边说:“你从做完手术这都七八天了,连脸都没洗过吧?怎么样,难不难受?”

        沈严微微有点脸红。其实他早就想洗一下了,毕竟人从爆炸堆里出来的,当时就弄了一头一身的灰。而且这么多天在病床上躺着,连脸都没洗,牙也没刷,是个人都会觉得难受。只是这些天基本都是程晋松在陪床,人家毕竟只是同事朋友而不是自家亲人,麻烦他来做这种事,怎么说也不太适合。沈严本是想等明天沈皓来时让他帮忙的,没想到,程晋松居然先提出来了。

        “算了,不用了,等明天小皓过来再说吧。”沈严推辞道。

        “什么没事儿,你从爆炸后就没好好清理过。上次我只能帮你把头发里的灰掸掸,都不敢让你沾水。现在你身体好些了,正好好好洗洗,你睡得也能舒服点。”程晋松一边准备东西一边说着,一回头,发现沈严的脸色微红,顿时明白,于是他笑着问:“怎么,不好意思啊?”

        一听程晋松这么说,沈严更加尴尬了些,道:“还是等明天小皓过来再说吧。”

        程晋松见沈严这模样,终于是忍不住笑,他走到沈严面前,一本正经地解释:“沈队,虽然我不介意帮你擦身,不过医生说了,你现在的伤口还不能沾水,所以我今天是想帮你洗洗头洗洗脸而已。您真不用这么不好意思。”

        听到这句,沈严才发现自己刚刚想多了,见他的窘态,程晋松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沈严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身上感觉难受了啊?”笑过之后,程晋松开口问。

        沈严微微点点头:“这屋里热。”

        “你能出汗是好事,说明你身体在恢复,不过就算热,你也得再忍两天,怎么着也得等伤口拆线的。不过一会儿你洗洗头发后应该能舒服不少的。”

        “嗯,”沈严点点头,“谢了。”

        程晋松去开水房端了一盆温水,摆到床边的木凳上。而后他托着沈严慢慢转身,将头挪到床边。因为沈严身上伤口尚且未愈,程晋松整个动作非常缓慢,好一阵子才把沈严安置好。而后他调整床的高度,使沈严的头可以自然悬于水盆上方。

        “怎么样,水温行不?”程晋松撩了一捧水,让沈严试试温度。

        “行,正好。”

        “那好,你哪里痒跟我说。”程晋松说着,便开始给沈严洗起头发来。他细心地帮沈严洗去发中的沙土,打上洗发水,然后又清洗干净。之后他又换了一盆清水,帮沈严洗了脸,并再次冲洗头发,而后又用干毛巾悉心地帮他擦干。

        整整半个多小时,整套洗漱终于完成。脸上与发间的尘土被彻底清除,下巴长出的胡须也理了个干净,淡淡的洗发水香气,伴着清爽的感觉,令沈严精神都为之一振。

        程晋松收拾完屋里的东西,看看躺在床上的沈严,满意地笑笑:“嗯,不错,焕然一新。”

        沈严感激地笑笑:“谢了。”

        “行了,咱俩你就甭跟我客气了。”程晋松帮沈严调低床头,温声道:“早点儿睡吧,晚安。”

        【二】程父

        沈严从昏迷到醒来,来探视过的人非常多。其中,程父算是来得比较早的,他们来的时候,沈严还并未从昏迷中苏醒。当时程晋松正陪在病房中,见到老妈老爸一起出现,他着实吃了一惊。

        “爸,你怎么来了?”程晋松站起身来。

        “听说你同事伤得挺重,就过来看看。”程父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他怎么样了?”

        “医生说情况已经逐步稳定了,应该快醒了。”程晋松说。

        程父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沈严——瘦削的面颊,苍白的脸色,重重纱布包裹下的孱弱。这一切,似乎都似曾相识……

        就在这时,病床上的沈严竟有了些动静,程晋松跑了过去,弯腰探向床头:“沈严?”

        沈严并没有醒。他只是无意识地蹙着眉头,手在挣动着,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程晋松立刻按住了他正打着点滴的手,焦急而轻声地说着:“沈严,别动,你这手还扎着针呢。别动,忍着点儿,忍着点儿……”

        似曾相识的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只是那时那站在床边的青年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年轻,那时的青年也不是按着床上的病人,而是拉着床边医生的手,焦急而无助地大叫:“医生,拜托你救救她,你一定要救活他!医生我求求你!!……”

        “……老程?老程?!”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程景超的思绪,只见老妻正推着自己的胳膊,叫着自己。

        “怎么了你?”程母开口,有些不解,似又有些担忧。

        “没什么。”程父摇摇头。再看看病床,沈严已经恢复了安静,程晋松也已转回身来,正在对程母问:“妈,他这个样子,是不是应该就是快醒了?”

        “嗯,应该快了。”

        程晋松眼中现出期待的亮光。

        程父心中一阵感叹,他压下心中的念头,开口对儿子道:“小松啊,我先回去了,你照顾同事,自己也注意休息。”

        “嗯,爸你放心,我知道。”

        程父点点头,跟妻子也道了个别,然后便下楼离开医院。

        车子在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程景超看着蒙着一层雾气的车窗,思绪不自觉地飘远。从昨天见到陈东起,那些尘封的往事,就开始在脑中一点点地闪现。脑海中总会不时闪过两张年轻的容颜——

        陈东,陈曦……

        一阵淡淡的心痛掠过,程父望着窗外衰败的景色,长长地叹了口气。

        【三】赵母

        赵母来探望沈严那天,沈严正和程晋松在病房里偷偷看电影。当时沈严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程晋松便偷偷弄了个笔记本电脑进来,准备跟沈严两人看电影打发时间。两人刚开了个开头,就听到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程晋松过去打开房门,门外站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程晋松认得,这人在沈严昏迷的时候就来过。

        “阿姨,是您啊。”程晋松点点头打招呼。

        赵母一路打听过来的,敲门前还有些担心找错地方,看到是程晋松,也放下心来。她问道:“沈警官是不是搬到这个病房来了?”

        “嗯,是,请进。”程晋松说着,把人让进了屋里。

        因为刚刚程晋松当着房门,所以沈严并没有看到来人是谁。当程晋松躲开,赵刚母亲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沈严大大吃了一惊。

        “张阿姨!……”沈严下意识地想要坐起,可一动就抻到了伤口,疼得他一下子又捂住了腹部。

        “诶别动!”程晋松和赵母都吓了一跳,两人都走过去按住了沈严。

        “孩子,你身上还有伤呢,别乱动,好好躺着。”赵母对沈严说。

        沈严躺回到床上,然后立刻问道:“您怎么来了?”

        “我看报纸说警察局发生了爆炸案,还说有一位姓沈的警官受伤了,我担心是你,就过来看看,结果竟然还真的是你。傻孩子,那可是炸弹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赵母说话的语气中有一种母亲特有的关心与责备。

        听着赵母的话,沈严微微露出微笑:“阿姨,没事儿。”

        “没事儿你就不会躺在这儿了。”赵母又责备了一句,然后拿起一直拎在手上的保温瓶:“我上次来的时候听他们说你流了不少血,我就给你炖了点汤,补血的。”赵母说着打开保温瓶:“你趁热喝点。”

        “谢谢阿姨……”沈严感动得又想起身,连忙被程晋松和赵母给再次拦了回去。

        程晋松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是谁,但是看沈严的反应,明显对老人很有感情。于是他走到赵母身边,礼貌地说:“阿姨,您坐着,我来吧。”

        “好。”赵母将保温瓶递给程晋松。

        程晋松从保温瓶中倒了一碗汤,然后端给沈严,沈严接过,一口一口喝了进去。

        “怎么样?还能喝得惯吧?”

        “嗯。”沈严点点头,声音中带着点鼻音:“好喝。”

        “喝得惯就行。那我下次来再给你熬点儿。”

        “不用了,太麻烦了。”

        “没事儿,我一个老太太一天也没什么事儿。你这可是大手术,不好好恢复,以后容易落病根儿。你可得多注意。”

        这时候,一旁的程晋松笑着开口:“阿姨您放心,我一定盯着他好好休息,他不好利索,我是不会让他出院的。”看到沈严想要说话,程晋松一瞪眼:“阿姨的话你敢不听?”

        沈严结舌,看了看一旁的赵母,只好瘪瘪嘴,接受。

        看到这幅情形,赵母也略微放心地嘴角微扬。她站起了身:“那就这样,我不耽误你休息了。我回去了。”

        沈严又想起身,程晋松拦住他,说:“你躺着,我去送。”

        程晋松送赵母出了病房,赵母让程晋松回去,可程晋松却一直将人送到了医院外的车站,还不断叮嘱老人,天冷路滑,注意脚下。

        老人看看程晋松:“那个……”

        “我叫程晋松,阿姨您叫我小程就行。”

        “哦,小程啊,你是沈严的同事?”

        “嗯。”

        赵母点点头:“我儿子以前也和沈严是同事。”说到这里,赵母脸上现出一分悲伤,她缓了口气,接着说:“沈严这孩子人不错,他家没什么家人,这回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就麻烦你们这些同事们帮忙照顾照顾他了。”

        “阿姨您放心,我们会的。”

        赵母看着程晋松片刻,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乘车离开。

        程晋松回到病房时,沈严正巴巴地等着消息。看到程晋松回来,就问:“怎么这么长时间?没什么事儿吧?”

        “没有,把老太太送车站,看着她上车才离开。”程晋松走过来,问沈严:“她是谁啊?”

        “她就是之前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案子中牺牲的同事的母亲。”

        程晋松一惊:“就是李光北杀掉的那个警察?”

        沈严点点头。

        程晋松点点头,心说难怪老人刚才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他再看看沈严,发现沈严也露出伤感的表情。他刚刚做完大手术,心情抑郁不利于恢复,于是程晋松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是他做的,总会查出来的。”

        沈严点点头,轻声说:“我走的时候组里的同事们还跟我说,他们一定会继续查下去,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也不知算不算是巧合,第二天,李光北就陪着李光玫来到了医院,然后,他告诉了沈严一个他完全没有预料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