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其他小说 -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无量山

第二章 无量山

        北京离山海关并不远。坐了六个多小时的火车,我们三个就到达了这个曾经记载了太多历史与记忆的兵家必争之地。这里很有些破旧之感,街道和居民楼的形态看起来似乎还保留着建国初期的样子。胖子一见这情形就嚷道:“嘿,听着山海关这名字胖爷我还以为是个多威武雄壮的地方呢,怎么着也得是‘雄关漫道真如铁’啊,可除了这‘天下第一关’的城楼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其他的地方哪还看得出来当年那金戈铁马的气势啊!听见了吗?金戈铁马,形容得多贴切,胖爷我就是文武双全。”

        我说道:“小胖这你就说错了,越是破旧我们应该越高兴,越破旧越保存了以前的风貌,这样我们寻找起陈氏祖坟也能简单一些。要是都高楼林立了,我们上哪儿找去啊!”shirley杨听我说完点了点头,说道:“老胡说得没错,古旧的东西保存得越多越方便我们寻找。可陈氏祖坟毕竟已经是百年前的墓葬地,不知道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战乱和城市建设,是不是还存在。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试试,帮陈教授了却了这一桩心愿。”

        “可是我们从哪儿找起啊,那本烂族谱上就写了一首歪诗,我看说不定是陈家祖宗逗后人玩呢。”胖子一提那个族谱就火冒三丈,我们三个在火车上研究了一路也没任何头绪。我对shirley杨说:“陈教授家族家业再大也必然不可能像诸侯君王一样,选择一处风水绝佳的宝地开辟墓室,一是因为工程量太过浩大,不是普通家族承担得起的;二是但凡建造地下墓室的家族必然是有些值钱的物件进行陪葬的。如果防盗措施做不好,明器势必要被人盗走,这样建造墓室的规格也不符合朝廷的规定。既然如此,那我这分金定穴的本领也没用处了。咱们就只能从那首歪诗入手了。”

        shirley杨说:“那首诗的第一句是‘无量山峰晴转阴’,无量山峰……难道说山海关有一座山叫无量山?”我说:“咱们在这瞎猜也没用,还是找个本地人问问吧。正好到了吃午饭的点儿,咱们找个饭馆儿边吃饭边打听消息。”胖子赶紧说:“来的路上我就发现了,火车站往西有个饭店,叫聚满楼,看着不错,号称专做本地特色,咱们去试试,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干活嘛!”说罢便向西走去。

        这聚满楼确实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打听消息的好场所。山海关人讲究吃喝,因此来这吃本地特色的反倒是本地人比较多。胖子忙着张罗点菜,shirley杨便同服务员攀谈了起来:“姑娘,我们是北京社会科学考察院的,第一次来山海关,想作一份社会考察报告。我能跟你打听点儿事吗?”

        服务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听说我们是北京来的,顿时分外热情了起来:“北京来的就是不一样,你长得可真漂亮。我就是这儿的本地人,打小就在这附近生活,有什么要问的你尽管问,知道的我都告诉你。”shirley杨见民风如此朴实热情,暗暗松了口气,问道:“这山海关附近有没有一座山叫无量山?”“无量山?”服务员连忙摆手道,“绝对没有这座山,我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多年,就听说过角山、天马山和万寿山,这无量山绝对不是我们这儿的山。你们搞错了吧?”shirley杨和我对视了一眼,正好胖子点完菜,便谢过服务员让她去上菜了。

        “没有这座山?”我诧异道,“难道我们分析错了?这无量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某种暗语或者代号?”shirley杨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并不接话,反倒是胖子见此情形大声说道:“你看吧,我就说这陈家祖宗是骗人玩呢,根本就不想让我们找着祖坟。我看咱们还是安心去找翡翠笺吧。”shirley杨听闻此话怒道:“好啊胡八一,你们果然打的是那翡翠笺的主意。你早都答应我摘了符不再摸明器了,原来你都是骗我的。哼,你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去找那翡翠笺的。”

        我一看shirley杨动了怒,赶紧训斥胖子道:“小胖你胡说什么,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帮陈教授寻找祖坟,跟那什么什么翡翠笺有何干系,你不要偏离了行动的主导思想。”胖子自知说漏了嘴,闷头吃饭不再言语。shirley杨见状也不再说话,胡乱吃了几口饭便思索起线索来。

        吃罢饭我们三个走出饭馆儿,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溜达,突然胖子猛一回头,见一个年逾六十的老头儿跟在我们身后五步远,略佝偻着背,却是精神矍铄的样子。胖子几步冲过去一把抓住老头儿便扯到了我们面前,问道:“你是谁?干吗跟着我们?老实招来,不然小心胖爷的拳头,哼哼,你胖爷可不是吃素的。”老头儿被胖子这么一闹,顿时急红了脸,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shirley杨白了胖子一眼,对老头儿柔声说道:“老大爷,您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您既然跟着我们,那肯定是有原因吧!”

        老头儿好不容易喘定了气,怯生生地答道:“我刚才吃饭的时候坐在你们旁边,听你们提到了无量山。”shirley杨一听见“无量山”这三个字,赶紧问道:“您知道无量山?”老头点点头道:“自然是知道。不过无量山这三个字可有年头没被提起了,再不提老朽就该忘了。”shirley杨进一步问道:“那这无量山究竟是不是一座山?到底在哪儿?”老头说:“姑娘,这无量山根本就不是山,而是一座大墓。”

        “大墓!”我、shirley杨和胖子面面相觑,齐声叫道。

        “对,就是大墓。这座大墓是一个陈姓大家族的墓地。这陈氏家族自明太祖时期就已是山海关地区的名门望族,风雨历练了数百年,直到清兵入关时才败落。一夜间两百多口族人全部失踪,就连战死沙场的陈氏唯一嫡孙陈拓将军的尸首也不见了踪影。一个兴旺了百年的大家族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空留一座大宅子生气全无,也在几年后被清兵捣毁了。”

        “那您知不知道陈氏家族究竟为什么一夜间全部失踪了?”我急急问道。shirley杨和胖子也紧紧盯着老头儿,我们都知道,这个老头儿大概是我们唯一可以抓住的线索来源。

        “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老头儿摇头叹道。听到老头儿的回答,我们仨顿时失望不已。shirley杨紧接着追问道:“老人家,那您知道陈氏墓地在哪里吗?”老头听见shirley杨的话,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谨慎地问道:“姑娘,你打听这个是要做什么?”shirley杨急忙答道:“不瞒您说,我的一位父辈我要尊称他一声陈叔叔,他叫我们代为寻找家族祖坟,在他给我们的家族族谱上便有一首诗提到了无量山,所以我怀疑您刚才所说的陈氏家族就是陈叔叔的家族。”

        “陈叔叔?你能不能把那个族谱拿给我看看?”老头儿说道。

        shirley杨刚要掏身后的背包,就被我拦住。我转身对老头儿问道:“老人家,敢问您是怎么知道陈家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您究竟是什么身份?”这老头儿对于陈家的事知道得如此详细,不由让我产生了一定的怀疑。老头见我拦住了shirley杨,便仔细地上下将我打量了一番,徐徐说道:“鄙人姓陈。”

        “难道您是陈氏家族的后代?”我大惊失色地问道,“可是您不是说陈氏家族在一夜之间都消失了吗?”

        “我并不是陈家的后代。”老头儿不疾不徐地答道。胖子一听老头儿这样说,差点儿抡起拳头要揍他:“不是陈家的后代你姓什么陈,你卖什么关子,你耍我们呢是不是,嘿,胖爷我这暴脾气。”老头急忙说:“我虽不是陈家的后代,但是我家先祖是陈氏府上的管家。因为跟随陈氏多年功劳、苦劳甚多,便被陈氏赏赐了一大块田地,并允许子女皆姓陈,可以跟随陈家的子女一同读书。因此老朽虽不是陈家的后代却也姓陈。”

        “管家?”我奇道。“对,管家,我家先祖也在陈氏族人消失的那夜一同消失了,剩下几个孩子零星知道一些陈氏的故事,这么多年口口相传,也没剩多少了。”老头儿的话让我和shirley杨都惊奇不已,看来事情更复杂了一些。不过这也算是好事,至少我们可以抓住这条线索,事情也算是有了些头绪。

        “那这山海关地区有没有两个姓陈的大户人家呢?”shirley杨问道。“没有,绝对没有,山海关地区在明朝时期本来就不是一个大县,别看陈不是一个特殊姓氏,但是在山海关姓陈的就这一户。”老头儿肯定地答道。

        那这么说陈教授和陈大将军陈拓竟然是一家。想到这儿我和shirley杨都惊异不已,就连胖子都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可是陈教授家的族谱上根本就没有陈拓的名字。照理说陈拓既然是当时显赫的名将,族谱上不可能不记载。难道说那个被涂黑的名字真的是陈拓?想到这里我和shirley杨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正打算回身接着盘问老头儿,发现老头儿居然在我们沉思的时候不见了!

        我们三个大惊失色,一个大活人居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我们虽经历的怪事不少,可这大白天在街道上就上演大变活人的把戏可是头一次见到。这老头失踪的方式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消失意味着刚刚找到的线索断了,这让我们又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

        就在我们都沮丧的时候,shirley杨首先打破沉默:“老胡,既然老头儿说无量山是陈家的大墓,那么我们开始的猜测可能是错的。看来陈家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至少他们拥有一座规模超出我们预计的大型地下墓穴。既然有地下墓穴,那么就势必会选择一处风水宝地,这样你的分金定穴本领就可以用到了。”

        shirley杨这样一说,我茅塞顿开,说道:“对,你说得没错,既然有墓穴,就需要选择风水好的地段。这山海关地区北倚燕山山脉,咱们也不方便去爬到山顶上去俯视地形,我看咱们就找个资料馆、图书馆去查查山海关的地势地形图,我先进行一个初步的判断。”

        到了县图书馆才发现这里小得惊人,我目测藏书也就两千多本,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里居然保存着明朝崇祯年间山海关地区的地图,虽然是影印本,但也很让我们惊喜。我和shirley杨摊开地图仔细研究山形地势,胖子照例在旁边逗图书馆的管理员小姑娘,最后人家骂了句“臭流氓”就赶紧走开了。胖子方才心满意足地寻找下一目标。

        山海关确实是块风水宝地,北倚燕山,南临渤海湾,形成前白虎后青龙的阵势。燕山山脉是一条中型山脉,并没有巍峨高峻的突出山峰,整体山群自西向东分布。我运用起分金定穴的本领锁定了一处风水地,而这处风水地却不是完整的风水俱佳的墓葬宝地,而是虽呈风水之象,中心位置却有一处空白在地图上未描绘出来。我们又要来当代的地图予以对照,却发现当代地图上清楚地描绘了空白处的地势走向,没见有何奇怪之处。shirley杨叫来图书管理员询问,管理员也不知道这地图上的空白处是什么意思。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明代地图对山海关地区全都描绘详尽,唯独这块用空白表示。难道这有什么奇特?可当代地图却又将此地地形、地势描绘得相当清楚,明明就是一个小山谷,山谷间有条小河贯穿。”我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那块空白是以当时明朝的人力、物力所无法探明的地带?”shirley杨沉吟道。

        “如果那处空白真的没什么蹊跷,那处风水地就很有可能藏有大墓。而如果空白地果真有什么异常情况,那风水地就呈败势,完全被毁掉,别说不适合葬大墓,就是普通墓穴葬进去,也会祸及三代。此地是不是有大墓,而大墓又是不是陈氏之墓,我还真不敢断定。”关于分金定穴我向来自信,但对于没探明的地形,我却实在不能妄下定语。

        “嗨,你们俩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是不是宝地咱们去探一探不就得了。管它什么异常情况,什么情况也拦不住胖爷我寻找陈家大墓的决心。”胖子的单细胞特性又开始显露,不过除了亲自去一探究竟,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和shirley杨对视了一眼,便起身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