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其他小说 -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画 壁

第十八章 画 壁

        胖子一溜小跑到门边,小心翼翼地把脚放到门上,回头看我,我点了点头,胖子猛地一使劲,门嘎吱一声,缓缓打开了,而且是匀速的,看起来不像是胖子踹开的,而是有机关操纵着打开的。我们三个看到这一情况,都面面相觑。胖子一耸肩膀说道:“管他到底怎么回事呢,这一路的怪事已经这么多了,再多点也没什么了不起。胡司令、杨参,咱们走起吧。”说完做了一个京剧中武生走起的动作,呛啷啷地便向前走去。

        shirley杨扶着我走在后面,出了大门又是一条深长的甬道,狭窄得两个人并排走都会撞到旁边的墙壁。我示意shirley杨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让她走在前面,我殿后,防止刚才屋子里的黑煞们又袭击过来。shirley杨见我确实不再像刚才那般虚弱,就点了点头,走在前面。我见胖子又跑得没了影儿,赶紧高声叫着让他回来。胖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道:“你们怎么那么慢啊,我这都跑了一个来回了。这条路真他娘的长,跑了半天也没到头。”

        我嘱咐胖子说道:“你丫别没事跟撒了缰的骡子似的自己往前面跑,三清观的事儿你忘得倒是够快的。这他妈墓里的情况深不可测,咱们三个必须要集中战斗力量。你丫也不是第一次出来盗斗了,怎么这次急得跟愣头青似的。”

        胖子听见我说他,一脸的不耐烦:“老胡你丫别光顾着说我,咱们在这陈家大墓上耗了有四五天了,装备都用得差不多了,我这也就剩了二十多发子弹,再遇上点什么事估计是扛不住了。而且我怎么总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具体哪儿古怪又说不上来。”

        听见胖子这么说,我突然想起刚要进洞前我听见的奇怪的响声。当时沉浸在发现大墓的喜悦中,没太把这声音当回事,以为是野兔、野狗路过发出的。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似乎是背包一类的东西被碰倒了发出的声音。我把这情况向胖子和shirley杨说了。shirley杨沉吟道:“老胡,你记不记得咱们去老龙头的路上,赶车的大爷说过,有一群人来山海关找什么姑娘山。你说,会不会是老大爷听错了,也许他们要找的是无量山……”

        听见shirley杨这样说,我心下一惊,隐约觉得这里面似乎暗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可究竟是哪里出现问题,我却一时说不上来。胖子道:“老胡,咱们刚拿到族谱的时候你不就说这事情有蹊跷吗?说什么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胖子这话提醒了我,在北京的时候我和大金牙确实产生过疑问。当时是大金牙的一位老主顾拿来一本《山海关志》要出手,里面就记载着陈大将军和翡翠梅花笺的事情。没过多久,shirley杨又受陈教授所托拿着陈氏族谱要寻找陈家祖坟。因着shirley杨和陈教授的情分,再加上翡翠梅花笺的诱惑,我们这才踏上了来山海关的征程。来了之后遇见一个神秘老头,自称陈家管家后人,据其所说,发现这陈教授竟然跟陈大将军是一家,这族谱里提到的无量山竟然是陈将军家的大墓。

        听我从头捋了一遍事情经过,shirley杨和胖子纷纷点头,表示没有异议。我沉吟道:“问题就出在这儿了,这一切看起来都行云流水,流畅无比,可是就是太顺利了,我们刚拿到县志,族谱就出现了,或者说就在我们受陈教授委托前,县志出现了。这县志和族谱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动力和足够的资料来寻找陈家大墓。”我见shirley杨瞪我,连忙改口道:“是胖子没有足够的动力,我是义不容辞来替陈教授找祖坟的。”

        shirley杨白了我一眼道:“这县志出现得确实奇怪,大金牙又说打听不出老主顾的底细,我看有些问题。”

        胖子抢着说道:“那为什么就不能是陈教授的问题呢,也没准儿是陈教授想利用咱们找到那块大翡翠。”

        shirley杨听见胖子这么说,顿时柳眉倒竖,气得声音都打了战:“咱们认识陈教授这么久,还一起去新疆寻找精绝古国,又受他老人家所托打捞秦王照骨镜,你从哪儿能看出来他像是爱财之人?”

        胖子哼了一声道:“你不提那次打捞秦王照骨镜还好,提了我就来气!就因为他想保护什么文物,害得我们差点儿没死在南海。也就是胖爷我命大,不然我他妈现在就在水里喂鱼了。”

        我知道shirley杨对陈教授就像对父亲一样尊敬,有着深厚的感情,听见胖子怀疑陈教授伙同别人来骗我们当然气得不行,而胖子一听说找陈家大墓这事有阴谋,再加上这么多天的劳顿奔波,一股脑儿把气全撒在陈教授身上了。我赶紧制止胖子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shirley杨已经气得变了脸色。我对着他二人说道:“如此说来,这事情确实是有些问题。如果真是有什么阴谋在里面,咱们三个此时完全处于被动地步,也许一举一动早已经被人控制了。不过现在事已至此,胜利在望,我们是断没有理由后退的。”

        胖子道:“他妈的,当然不能后退,在我胖爷的字典里就没有‘回头’这两个字。这苦也吃了,灾也挡了,不把那翡翠笺搞到手老子他妈白遭罪了。”

        我说道:“小胖你快拉倒吧,你这文盲字典里压根儿一个字都没有。”

        shirley杨突然说道:“老胡,你看,这墙上是什么东西?”听见shirley杨的话我转身向她看去,只见她站在甬道边正拿着一根树枝刮着墙上的什么东西。我走进用狼眼一照,树枝上尽是一些黄色黏稠的液体。狼眼照到墙壁上,墙壁上也尽是这种液体,黏黏地覆盖了满墙,悬挂着,并不向下流淌。我凑近一闻,这液体微微发出一种淡淡的腥味,隐隐还有一丝丝的酸味,闻着像是什么东西在腐化。

        shirley杨奇怪道:“老胡,这液体看起来像是从石头缝里渗出来的。”我仔细一看,在青石堆砌的墙壁上,石头连接处的黄色黏液确实微微地波动着,似乎是在小量地往外渗透。胖子见我们研究得仔细,就要伸手蘸点黄色黏液看看,却被shirley杨一把拉住道:“现在没搞清这黄色液体是什么,你别用手摸,万一有腐蚀性就完了。”胖子听shirley杨这么说,吓了一跳,讪讪地收回了手。

        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黄色黏液究竟是什么东西,shirley杨看样子也全无头绪。我看了看前方黑黢黢的甬道,手向前一挥道:“调整队伍,继续出发。”说着继续向前走去。shirley杨跟在我身后,胖子最后。

        我们一行三人继续向前走去,小心翼翼地不去碰墙壁上渗出的黄色液体,走了五六分钟,终于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尽头处是一间大理石空屋,看起来与前一间摆放九具棺椁的屋子一样,只不过这间屋子是空的。房间的另一头并不是大理石的墙壁,而是在离地一米处变成了白色墙壁,像是在墙上铺了一幅画,覆盖了满墙。房间的两侧各有一条一米宽的沟渠。胖子见这屋子里没有棺椁,对我说道:“老胡,这他妈陈家大墓怎么不按照规矩建造呢。哪有墓里不摆放棺材的道理,这他妈上哪儿摸明器去啊!”我也有些奇怪,这陈家大墓确实没按照规格建造,先是在外面建了个屋子养了九具极阴黑煞,现在又一间空屋子没有棺椁。看来这陈家大墓实在是不能用基本盗斗知识推测。

        胖子走到房间侧面的沟旁边伸脖子看了看,扭头说道:“这沟里都是些黑糊糊的东西,看着挺恶心的。老胡,给我个没用的东西。”我摘下背包找了一块被压坏的压缩饼干抛给胖子。胖子使劲往沟里一砸,“咚”的一声,压缩饼干弹起又落了下去。

        “这黑糊糊的东西还挺结实,但是好像又有点弹性。”胖子奇怪道。我和shirley杨也都走到沟边上,用狼眼向下一照,只见整条沟里都布满了黑糊糊的东西,像是黑色的石油凝固了一般。shirley杨嘱咐我和胖子道:“老胡,你和胖子都小心点,这沟里的东西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这陈家大墓处处透着古怪,各种障碍也不是寻常墓里应用的机关,咱们小心为上。”我和胖子点了点头。我正要去房间另一侧的沟里查看一下,胖子突然指着墙壁叫道:“老胡、杨参,你们看那壁画。”

        我们应声看去,只见原本房间对面雪白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一幅巨大的壁画,布满了整个墙壁。壁上画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宝殿,在云雾缭绕中闪闪发光,台阶下尽是大片的云朵萦绕,像是在天上一样。

        shirley杨低声道:“这墙壁刚进来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这一会儿就出现了一幅画。老胡,看来机关又来了,我们要小心了。”说完我们三个慢慢靠拢,背对着背扫视着周围,做防御状态。可是过了半天,也没出现任何危险的气息。胖子纳闷儿道:“难道这屋子就是为了让咱们欣赏壁画的?”

        我继续向壁画看去,忽然发现壁画似乎有了些变化。宝殿下的台阶似乎更长了一些,向下无尽地延伸着,穿过云层,直延伸到墙角下。整个宝殿也似乎更大了一些,以前还只是远景,现在似乎离我们更近了。shirley杨在旁边“咦”了一声,我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壁画有了些什么变化?”

        shirley杨点点头道:“这宝殿好像越来越大了,像是向我们靠拢一样。”胖子指着壁画说道:“老胡,你不觉得这宝殿有点像故宫的太和殿吗?”我听了胖子的话仔细向壁画看去,雕梁画栋,描金涂银,确实看起来很像故宫的太和殿。这陈家在自己的墓地里画太和殿是什么用意?胖子嘿嘿一笑道:“你说这陈家是不是仗着富可敌国、家大业大的,起了造反的念头,想自己做皇帝,所以才在这墓里画了故宫的壁画。没准儿因为这点狼子野心才被明朝皇帝发现了,所以满门抄斩了,一夜之间都失踪了。”

        我摇头道:“你别扯淡了,这陈家要是被满门抄斩,史书上一定会有记载的。就算不记载,生活在山海关的人也一定会知道这事的,没道理大家都不清楚陈家究竟为什么一夜之间失踪了。”

        shirley杨点头道:“老胡说得对,这陈家绝对不是被皇帝满门抄斩的。这陈家大墓设计得如此复杂危险,一进洞的铁风扇如果还能说是为了防止盗墓贼进入,那么刚才那间养了九具黑煞的房间看起来就不像是正常为了埋葬祖先而设计的,谁也不会在自己的祖坟里养如此阴寒凶恶的粽子。”

        我说道:“对,以往我们遇见的粽子都是因为被盗墓者触碰或者因为山形地势变化导致风水破坏所形成的,都是被动形成的,毕竟哪个墓主都不愿自己死后变成僵尸。但是这陈家大墓倒像是故意养成粽子来袭击闯入者。按理来说这悬阳洞风水绝佳,确是一块开辟做墓室的好地方,但是陈家故意在好风水内用极阴物品培养粽子,故意造成邪恶之势,真是透着说不出的古怪。”

        胖子一拍大腿道:“太好了,哈哈,这更说明翡翠梅花双什么笺就在这陈家大墓里了。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不被盗斗,这陈家干吗费这么大劲造了这么多机关障碍。这历来越难盗的斗就越藏有好东西,看来咱们这次要满载而归了。”

        我心中暗暗一笑,胖子这么直接,估计shirley杨又要生气了。但是胖子说得也很正确,这陈家费这么大力气建造一座满是机关的大墓,肯定是要守护什么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但凡古老而重要,就一定是值钱的。看来这一趟没有走空。但是现在事情变得这么扑朔迷离,更吸引我的倒是这墓里最终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目的又是什么,我迫不及待地想将谜底揭开。

        刚想到这里,突然听见shirley杨说道:“你们看,这壁画似乎又有了变化。”我和胖子转头看去,只见壁画上的宝殿似乎更向我们靠近了一样,近得宝殿台阶下的储水大铜缸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台阶更像是从墙壁上一直延伸到我们脚下,似乎抬腿就能迈上去。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好。shirley杨突然狠狠掐了我腰一下,疼得我不禁哎哟一声叫了出来。shirley杨问我:“疼吗?”

        我一边揉着被掐的地方一边抱怨道:“你听我刚才叫那声,你猜是疼还是不疼?”

        shirley杨接着道:“那你抬头看看壁画,有什么变化吗?”我依言抬起头仔细看了看壁画,仍旧是近到像是可以迈上台阶的样子,没什么变化。我对shirley杨说道:“杨参,你要是怕我走神没好好看画,可以进行善意的提醒,没必要下手嘛。你这样让我想起了我的小学老师,每当我上课走神的时候她就若无其事地走到我身边,照着我胳膊就狠狠地掐一把。”

        shirley杨不理我的胡说八道,自言自语道:“我原本以为这壁画的颜料可能有迷惑人的作用,让人产生幻觉,以为壁画变化了,所以刚才狠狠掐了你一下,想让你从幻觉中摆脱出来,确认一下究竟画是不是真的变化了。看来这画的变化并不是我们产生了幻觉,而是真的变化了。”

        我哭笑不得:“我说杨参,你学精了啊,你们美国人朴素诚实的品质哪儿去了。你怎么不掐自己一把啊,自己观察自己得结论,结果多令人信服啊!你可倒好,挑着我腰上最嫩的一块肉,狠狠一把掐下去了,真是掐的不是自己的肉,下手一点儿不手软。现在绝对紫了。这腰上的神经最多了,你这要是给我掐了个半身不遂高位截瘫什么的,你可得对我下半身……啊不是,是下半生负责。”

        胖子嘿嘿笑着伸过手来:“嘿嘿,老胡,也让我掐掐你腰上的小嫩肉,掐坏了算杨参的。”我一把打掉他伸过来的罪恶的黑手:“去去,哪儿都有你。”

        shirley杨本来站在我身边,此时突然动身向壁画走去,我一把拉住她问道:“你干吗去?这屋子里变幻莫测的,咱们还是不要分开的好。”shirley杨专注地看着壁画,眼睛一眨不眨,对我说:“老胡,你看这壁画上的台阶似乎已经延伸到咱们脚下了。”听见shirley杨的话我低头一看,台阶好像是已经沿着墙壁延伸到我们脚下了,似乎一抬脚就能走上去。但是台阶周围云朵环绕,看起来模糊不清,实在分辨不出这台阶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

        胖子低头一见这情形大为惊讶:“老胡,这他妈什么情况?这台阶不是画里的吗,怎么变成真的了?”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不你踩上去试试?”我本来是随口一说想逗逗胖子,没想到他当真了,竟然真的一脚踏了上去。我心下一惊,想拉没拉住,谁知胖子竟然真的站在了台阶上,比我高了半头。这一下我们三个都诧异了,原来这台阶竟然是真的。可是这台阶明明是画中的景物,怎么会延伸到画外变成了真实的东西呢?

        shirley杨试探着将脚踏上胖子所在的台阶,回头对我说道:“老胡,这台阶千真万确是真实的,不是假的。”我见他二人都如此肯定,也踏了上去,汉白玉的台阶光滑平整,与太和殿前的台阶一模一样,脚踩上去是实实在在的感觉。

        我们三个全都一样的惊讶,实在弄不清这壁画究竟怎么变成了真实的存在。胖子对我说:“老胡,咱们既然都上来了,要不再往上走走试试吧。”我刚才一直注意脚下的台阶,听了胖子的话抬头一看,赫然发现刚才画在壁画上的整座太和殿已经悬浮在我们上方,而我们脚下的石阶正通往这悬浮的宫殿。宫殿和台阶四周云雾缭绕、似真似幻,看起来像是幻境,可脚下的石砖又让人清楚地感觉到存在。这太离奇了!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贸然上台阶,却见shirley杨已经缓缓地走了上去,没几步就已经步入了缭绕的云雾里。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上吧。”说完一起踏上了石阶。这石阶看起来不宽,可是却轻而易举地可以让我和胖子并排前进。shirley杨依旧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胖子在后面说道:“我说杨参,你平时是咱们三个里面最谨慎的,今儿这是怎么了,一句话不说直接往上冲,怎么着,着急坐金銮殿龙椅去啊!”胖子就爱撩闲,这又故意说胡话气shirley杨。可谁料shirley杨竟然停了下来,缓缓回过头,严肃认真地说:“当然是去坐龙椅,不然你以为去干吗?”说完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

        shirley杨这种认真的态度让我和胖子都是一愣,平时遇到胖子说浑话故意逗她的情况,shirley杨都是要么装作没听见,要么冷嘲热讽地还几句嘴,可是刚才她竟然把胖子的话当真了,极其认真地回答了他。胖子惊讶地问我:“老胡,是不是你刚才不让她掐你丫生气了?”

        我猛摇头:“不可能,我刚才是开玩笑跟她说的,她不是那种爱使小性子的人。”

        胖子不以为然道:“那可不一定,这恋爱中的女人,跟平时可大不一样。再豁达的女人那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有小心眼的时候。”

        我给了胖子一胳膊肘道:“你丫怎么说得那么头头是道的,跟真的似的。你谈过几个女朋友啊,就把自己定义为情圣了,我看你也就是在舞厅耍耍流氓的份儿。”我嘴上这样说,心下却不禁真的有点担心shirley杨是不是小心眼儿生气了,因为她刚才的表现实在太不正常了。

        就在我跟胖子斗嘴的这一会儿工夫,shirley杨已经把我俩远远地落下不见了身影。胖子还在我旁边臭贫呢,我一把抓起他的胳膊就快速地向上跑去。这壁画的秘密深不可测,这时候要是走散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向上跑了十几米也没看见shirley杨的身影,而石阶已经到头了。我和胖子站在宫殿门前的空地上,向四周张望,没有shirley杨的身影。这空地也是用汉白玉裁成三尺见方的大方砖铺成,宽敞气派。眼前的宫殿巍峨耸立,华彩浓墨,几根红色的大柱子立在大殿门前。殿檐下挂着一块蓝色的描金竖匾,上书“太和殿”三个大字。

        胖子一见这几个字就回头对我说道:“老胡,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宫殿真他妈是太和殿,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这故宫我小时候去过无数次了,绝对不可能看错。不过我记得太和殿上面那块匾上除了汉字以外还有满文呢,这匾上怎么没有?”

        我摇头道:“小胖你丫有点历史知识吗,这陈家大墓是明朝的时候修建的,那时候清军还没入关打下天下呢,哪儿来的满文啊!”

        胖子点头道:“嗯,有道理。也就是说这太和殿现在是明朝的太和殿?可是这太和殿不是应该在北京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也正在纳闷儿这个问题,这太和殿怎么会凭空出现在陈家大墓里。不对!我一把抓住正在四处巡看的胖子:“小胖,这太和殿少说也得七八米高,占地面积十几亩吧,怎么会出现在陈家大墓里?这墓室一共也就三米高十米宽啊!”

        胖子听我一说也愣住了:“我肏,是这么回事。这他妈什么情况?难道说咱们瞬间转移到北京了?”

        我说道:“不,这还是山海关。这太和殿也不是真的北京故宫的太和殿,明显是一个仿制的,你抬头看屋檐上的琉璃瓦,图案照真的太和殿还是粗糙了点。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他妈哪儿凭空出来这么一大宝殿?难道咱们进入虚数空间了?”

        胖子低头想了想说道:“嘿,别琢磨了,这陈家大墓里发生的怪事还少吗?咱们还是赶紧找杨参吧。”我刚才光顾着琢磨这大殿的奇怪之处了,居然一时把shirley杨给忘了。我狠拍了一下脑门儿,赶紧向前跑去。胖子在我身后喊:“老胡,咱俩分头找找吧。”

        我听了这话赶紧跑回去抓着胖子的胳膊说:“你丫别整事儿了,这地方太诡异了,咱俩还是别分开的好。回头再把你丢了,就真危险了。”胖子被我抓着不情不愿地说道:“听你那意思我还挺不让人省心的。不是我胖爷吹,甭管出多大的事,我还真就没吝过。”

        我没心思跟胖子斗嘴,赶紧四处找着shirley杨。我绕着太和殿四周的平台找了整整一圈,也没见到shirley杨的身影。她刚才明明就在我俩前方不远处,怎么耽搁了这一小会儿工夫人就不见了呢。我不禁有点慌乱了。

        胖子在旁边试探着说:“老胡,咱们要不进殿里去找找。刚才杨参好像说要去……坐龙椅……”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胖子说这话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没来由地更加慌乱了,好像有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被我忘记了。我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宝殿的正门奔去,胖子在我身后紧紧追着喊道:“你丫发什么神经,杨参那身手一般人奈何不了她,甭急得跟没了主心骨似的。”我一言不发快速地跑着,胖子根本没理解我,我现在压根儿就没想着shirley杨,而是心里有一个念头极为强烈和迫切,要立刻去实现。

        我跑到正门见大门紧紧地关着,伸手便要去推。这时胖子也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见我要推门,立刻上前也把手放在了门上。我们两个一起用力,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大殿内雕梁画栋,好不奢华,地上漆黑的金砖泛着沁骨的凉意,殿内红色的大柱子描金画龙,极尽天家威严。大殿中间是几级台阶,台阶上的平台上摆着一张铺着明黄龙纹刺绣台布的案牍,而这案牍后则是一把金光闪闪雕刻着龙形纹样的龙椅。而龙椅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shirley杨。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想说:“你还真是诚实守约的好姑娘,说坐龙椅居然就真的来坐龙椅了。”可这句话还没等出口,突然心里涌上一股深深的恨意和嫉妒,看见shirley杨端坐在龙椅上,面目可憎,嘴角似乎透着一丝嘲笑。他妈的,那位置应该是我的,你凭什么坐上去!我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钢弩,装上并排三支钢箭,端起瞄准就要向shirley杨射去。

        这时胖子也在旁边举起了芝加哥打字机,瞄准的方向也是shirley杨的位置。我心下一阵纳闷儿:“怎么胖子如此果决,见我要射shirley杨就立刻也要开枪打她,难道全然不顾他跟shirley杨一起出生入死这么久的情分?果然是好兄弟。”就在我愣神的这一刹那,shirley杨迅速拔出手枪瞄准了我。我大吃一惊,赶紧迈出大殿向门后一躲,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在了我刚才站的门边。几乎与此同时,胖子迅速开了一枪,shirley杨猛地一弯腰,芝加哥打字机的子弹一连串打在了龙椅的椅背上。

        胖子见一击未中,愤愤地骂了一句,退到门后隐藏起来。我和胖子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胖子伸出手掌比画了一个杀的手势,我狠狠地点了一下头,心中杀机四伏。我突然愣了一下,shirley杨难道不是我同生共死的好伙伴、生死相许的爱人吗,我怎么突然有这么强烈的念头想要杀死她?可是我的脑袋混沌不堪,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此时我只知道放在金銮殿内的那张龙椅必须是我的,我一定要坐在上面,俯瞰天下众生,挥斥方遒。任何人,不管是谁,只要敢取代我坐上去,那我就必须要杀死他。这种念头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渐渐就把我与shirley杨的情分压倒了,什么生死与共、生死相许,再也不能构成阻碍。任何人,无论是谁,哪怕是我亲爹坐在龙椅上,我也一定要杀了他!

        想到这里我突然豁然开朗,心中再没有什么疑虑和顾忌,只有一个念头在脑中拼命地嘶吼:杀了她,杀了那个贱人!我紧了紧手中的钢弩,示意胖子看看shirley杨那边的情况。胖子点点头,慢慢地挪到门上的镂空处,向屋里看去。“啪”的一声,一颗子弹擦着胖子的头皮射过,胖子哎哟一声赶紧蹲了下来,血缓缓地从胖子的脑袋上流下。我见胖子负伤赶紧问道:“你没事吧?严重吗?”胖子一伸手抹掉流下的血,咬牙切齿地说道:“没事,就是擦破了点皮。妈的小贱人,老子不一枪崩了你都对不起流的这些血。”说完利落地给芝加哥打字机换上子弹,比画着手势告诉我shirley杨藏在龙椅后面。

        我盘算道:“她藏在龙椅后面不好射击,咱们投鼠忌器不能硬碰硬,打坏了龙椅就完了。这样,我先进殿引她出来,你藏在门后,只要她一露头立刻射杀。”胖子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小心点,那小娘儿们枪法可不赖。”

        我深吸一口气,一个贴地打滚就进了殿内,迅速找了一个方鼎作掩护,藏在了后面。我刚从鼎后一露头想看看shirley杨的方位,一颗子弹就嗖地射来,我赶紧缩回头,子弹“砰”的一声打在了我刚露头的位置。妈的,这下事情有些难办了,看来我已经进入了她的射击范围,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她都会毫不留情地开枪。我解下背包,在里面掏出一顶帽子,这帽子还是我们在山海关县城边玩边等大金牙的时候买的。我一把将帽子扔了出去,果然砰的一声帽子上中了一枪。趁着机会我迅速地移出鼎外,正好看见shirley杨在龙椅后伸出手臂开枪。说时迟那时快,我瞄准shirley杨迅速地放箭,刷刷刷三支钢箭呼啸着飞速射了出去。

        shirley杨反应迅速,快速地躲到了龙椅后面,三支钢箭贴着她的胳膊射了个空。见一击未中,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趁她没露头,我赶紧前进挪到了一个大柱子后面躲了起来。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钢弩的射击力度就会更强。我心里默算着shirley杨手中的子弹数量,应该没剩多少了。刚才经过与黑煞的一番搏斗,她本来存余的弹药就已经只剩下两匣了,刚才又与我和胖子进行了一阵交锋,估计顶多就剩下一匣。只要耗到她没子弹了就好说了,凭我和胖子手中的武器,拿下她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我装好钢箭,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我观察到这龙椅虽然雕刻精美,但上面飞龙腾飞的雕刻上留有很大的空隙,足够一支钢箭穿过。如果我瞄准空隙射出一箭,shirley杨一定会趁我出来放箭的工夫现身打我,这时胖子就可以一枪干掉她。就是我要冒的风险大了点,没准儿还没等胖子把她干掉,她先把我干掉了。但是没有风险哪来的成功,我他妈宁可中枪也不能让她把龙椅宝座抢了去。想到这里我狠了狠心,猛地闪身向龙椅放箭,果然,钢箭顺利地穿过龙椅的空隙射了过去,shirley杨立刻从龙椅后现身瞄准了我。我大喊一声:“胖子!”喊完立刻就地一滚。胖子应声迅速举枪射击,只听“啊”的一声,shirley杨捂着左臂痛苦地靠在了龙椅上。

        “中了!”我心中一喜,却听见吧的一声,胖子迅速向后退去,只见一枚子弹打在了胖子的脚前。胖子恨恨地说道:“妈的,受了伤枪法还这么好,老胡,今儿我不把她收拾了我就白练这么多年枪了!”胖子也躲在一根柱子后面,我们两个屏息等着shirley杨的下一步举动,却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那贱人该不会是逃跑了吧?”胖子没出声用口型跟我说道。我也有点沉不住气了,这大殿安静得一丝声音都没有,shirley杨左臂中了弹,应该支撑不了多久的。我又拿起一支钢箭装上,快速闪身出了柱子,瞄准龙椅的空隙射了过去。“嗖”的一声钢箭又顺利地穿过龙椅,却没见shirley杨再次出来袭击我。难道她学聪明了,知道我跟胖子里应外合交替进攻,她占不到便宜,所以伺机躲在一旁等着消灭我们?

        胖子见shirley杨半天没有动静,沉不住气了,将子弹上好膛,快速地挪出柱子的保护范围,从旁边包抄过去,几步就跑到了龙椅的侧面柱子后面。胖子远远地向我点了一下头,示意我他要开始进攻了,让我掩护。我将钢箭再次装好,点了下头作为呼应。胖子猛地闪身瞄准了龙椅后面,却缓缓地将枪放了下来。

        “她跑了!”胖子喊道。跑了?我赶紧跑到龙椅后面一看,果然已经没有人了,地上留着一摊血迹,想必她负伤不轻。我和胖子沿着shirley杨留下的血迹跑去,只见血迹绕过龙椅背后的屏风,从后门出去了。

        我沉吟道:“看来她从后门逃跑了。据我估计,她的子弹应该没剩几发了,可能她自知不敌咱俩,所以才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胖子咬着牙道:“哼,算她聪明,她要是留在这儿胖爷我非一梭子子弹把她打成筛子不可。”我说道:“咱们出去找她。她虽然负了伤,可她是美国海军部队出身,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咱俩不把她消灭,那就是给自己留了个大麻烦。没准儿她正藏在什么地方暗算咱们呢。”

        胖子点头道:“嗯,你说得有道理,咱们这就出门去找她。”说完一步跨出了后门,顺着血迹继续找去,我紧跟了上去。shirley杨的血迹沿着后门的平台直向前门拐去,到了我们上来的台阶处就没有了。我和胖子站在台阶上方向下看,只见云笼雾罩比我们来的时候更加浓烈缥缈了,下面什么都看不见,目力所及只是眼前的这几级台阶。

        胖子转头对我说:“她是不是受伤太重已经跑出这太和殿了?”

        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吧。既然她已经跑出这太和殿,咱们也就别赶尽杀绝了。”胖子点点头,刚要说话,突然从下面扔上来一个硬物,狠狠地砸在了胖子的脸上,胖子“哎哟”一声捂着眼睛蹲了下去。我低头一看,那硬物正是shirley杨原来拿在手里的勃朗宁手枪。这时shirley杨从下面猛地蹿了上来,挥起右拳狠狠地打向我。我举起钢弩挥手一挡,将shirley杨的拳头隔开。看来她的子弹已经用光了,我心下暗喜。要是硬碰硬用肉搏战术,她可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她一只手臂已经受伤了。

        shirley杨目光凶狠,出手又狠又重,别看她已经受了伤并且是女流之辈,但是这美国海军部队的近身肉搏术却实在是不容小觑。shirley杨竟然能与我打成平手。我心下有些起了急,看见胖子还蹲在地上用手捂着眼睛,想必刚才那一砸不轻。shirley杨一个后摆腿向我的肩膀劈下。我闪身躲过,一拳打向她的太阳穴。shirley杨向后一仰,轻易躲过了我的重拳,又一腿向我面门踢来。我看准她踢来的速度方位,伸出手臂抓住了她的小腿,顺势向前一拉,接着一记重拳打向她的胸口。shirley杨腾起另一条腿重重地踹了我一下,我一时吃痛,两人都摔在了地上。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却发现shirley杨好像摔的时候碰到了左臂的伤口,疼得蜷在地上起不来。我一见这是个好机会,一脚踩在她受伤的左臂,她登时疼得惨叫一声,右手狠狠地向我的小腿抓来。我跳开躲过她的一抓,正要踢她,旁边的胖子却突然站了起来,狠狠一脚踢中了shirley杨的肚子。shirley杨疼得闷哼一声,蜷起了身体,胖子一脚将她踢下了台阶,shirley杨顺着台阶直滚了下去,穿过弥漫的云雾,看不见了。胖子仍旧愤恨不已,抄起芝加哥打字机,对着台阶下面一阵扫射,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打中,但是胖子还是打得畅快淋漓。

        直到这一梭子子弹打空,胖子才住手,揉着被砸肿的眼眶恨恨地吐了一口吐沫道:“妈的小贱人下手真狠,这一下差点儿把我砸瞎了。”我见胖子的右眼已经肿得老高,眼睛几乎睁不开,眯成了一条缝儿,眼球布满了血丝。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们终于把shirley杨打死了,她不会坐在龙椅上碍眼了,可是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呢?反而心里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好像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胖子捡起shirley杨扔过来的手枪看了一下,见没有子弹了,就顺手扔了。胖子见我半天没说话,奇怪道:“老胡,你该不会是心疼了吧?这shirley杨刚才下手打你的时候可没心软。”我摇头道:“不是心疼,我有什么可心疼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但是我怎么总觉得我忘了点什么事呢。为什么咱们杀了shirley杨我却没觉得轻松呢?”

        胖子不以为然道:“别瞎琢磨了,管她呢,咱们还是回大殿里吧。”我见一时也想不清楚,就干脆同胖子回到大殿。殿内依旧清冷宽敞,威严肃穆,只有龙椅上的弹痕和掉在地上的帽子能看出刚才我们打斗的痕迹。大殿的中央,龙椅静静地摆放在那里,看见龙椅,我和胖子都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我见胖子动身也向龙椅走去,心中一阵紧张,不禁走得略微快了一点。没想到胖子见我走到了他的前面,竟然也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我的前面。我心中一惊:难道胖子也要跟我抢这龙椅?转头偷看胖子脸色,只见他一脸严肃,紧抿着嘴唇,目不斜视地走着。

        眼见胖子越走越快,马上就要走到龙椅了,我心里一急,一把拽住胖子质问道:“小胖,你什么意思?你干吗走那么快?”

        胖子一脸不快道:“这龙椅本就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走快点去坐?”听了胖子这话我如同受了一大重击一样,心慢慢地沉了下去。胖子见我面色不善,狐疑道:“老胡,你该不会是要跟我抢这龙椅吧?”

        既然胖子这样问,那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沉声道:“王凯旋,这龙椅是我的,你要是跟我抢,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能各凭本事。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胖子呵呵冷笑道:“胡八一啊胡八一,你说这话是想吓唬我呢还是劝我放弃啊。我王凯旋没别的厉害,就有一点,不怕事。老子玩枪的时候你还撒尿和泥巴呢!”

        胖子说这话不假,他出身军官家庭,他爹又宠着他,他打小就把各种枪械拆卸组装练娴熟了,枪法更是不用说。不过我那几年参加越战也不是吃素的,枪法身体素质都是一流。如今胖子真要跟我一较高下,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但是他手上有枪,而我只有一张连发弩,这是无论如何我也无法改变的硬件,看来我只能使诈了。

        我微微一笑道:“小胖,咱俩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咱俩这感情说他妈深如大海那也不是吹牛,从咱们一同插队开始,这十多年了,咱们什么事没遇上过。盗过的斗里金银财富多得数不清,咱俩也从来没掰过面儿。现如今不过是一张龙椅,我怎么会跟你抢呢。”

        胖子半信半疑道:“你刚才还说如果我要跟你抢,你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这么快就又是一套说法,你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这胖子虽然愣,但是并不傻,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大小盗过的斗没十个也有七八个了,阅人的功夫是越发见长。我见这番话没打消他的怀疑,于是说道:“胖子你这样说就太让我寒心了。行,你去吧,我站着不动了,不往前走了,不跟你争了,这下你放心了吧。”说完我便停住,不再往前走了。胖子见状面色稍缓,对我说道:“老胡,你只要不跟我争这龙椅,咱俩就还是好兄弟。等我坐上龙椅,做了这大明朝的皇帝,这天下就是我的了。我封你个高官厚禄的职务,你什么都不用干,要什么样的东西就有什么样的东西,要什么样的美女就有什么样的美女,那shirley杨算什么。”

        我听胖子这么说,心里隐隐觉得哪儿不对劲,但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儿不对劲。不只是胖子的这番话,好像我们自从上了这台阶进了这太和殿就全都不对劲了,但是究竟是哪儿不对呢?我拼命地摇了摇头,觉得脑子里一团糨糊,只有一个念头格外清晰,那就是这龙椅一定是我的,绝对不能让胖子坐上去。想到这儿我淡定地点了点头,对胖子说道:“小胖,有你这份情义就够了,你去吧,我在这下面看着你。”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向龙椅走去。我见胖子完全把后背留给我,立刻拿出钢箭装在了钢弩上,正抬头准备瞄准,只见眼前一支黑糊糊的枪管瞄准着我的脸。胖子端着枪,恶狠狠地盯着我,似乎我只要一有动作他立刻就会开枪。

        我见那枪管正瞄准着我的头,而胖子又一脸不善,登时不敢再动了。胖子阴沉地说道:“老胡,想不到你真的打算暗算我,嘿嘿,幸亏我没有信你那真诚的鬼话,否则现在别说坐龙椅,我他妈早都躺在地上见阎王了。”

        我刚要张嘴说什么,胖子立刻打断我:“你什么都别再说了,咱俩的兄弟情分也尽了。老胡,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我抢这龙椅。我这就送你上西天,你和shirley杨在阴曹地府相会吧!”说完就扣动了扳机。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却许久没听见枪响,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这把以卡壳率高而闻名的汤普森冲锋枪竟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卡壳了。真是天不绝我!我举起手中的钢弩“嗖”的一声射出一根钢箭,胖子慌忙向旁边一闪,举起冲锋枪隔开了这根呼啸而去的钢箭。我眼见一击未中,这时想换钢箭已经来不及了,忙挥起钢弩狠狠地向胖子砸去。胖子见我来势凶猛,举起胳膊一挡,但是钢弩乃是精钢所制,又沉又结实,这一下竟然将胖子砸得一个站不稳,差点儿摔倒。胖子手中的枪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却砰的一声射出一颗子弹。原来这枪一掉地上,受了猛烈地撞击,竟然将卡住的那颗子弹震动了,射了出去。我和胖子一愣,都迅速扑向掉在地上的枪。胖子离得近,一把抓住了,刚要站起来,被我一脚踹倒在地上。我趁胖子摔倒的工夫整个人扑上去,把他压在了身下,伸手去抢他手里的枪。但是胖子人胖力气大,跟我扭打了几下竟然挣脱了我的身体,从旁边钻了出来,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我被胖子这二百来斤的体重压在胸口,差点儿一口气喘不上来,我抬起腿倒着劈下,一腿踹在了胖子的脸上,胖子登时就有点发晕,我乘机拿着枪站了起来。还没等我站稳,双脚被胖子一拉,整个人“啪”的一声趴在了地上。这一下将我摔得够戗,眼见胖子一手压着我一手过来拿枪,我连忙踹了一脚挣脱了胖子的控制。

        胖子捡起钢弩向我扔了过来,趁我闪身躲避的时候胖子狠狠一脚把我踹倒在了地上,手里的枪也脱了手,滑出去好几米。我和胖子一见此情形又同时扑了上去,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胖子平时就是一个浑不吝的主,现在打急了,招招都是发了狠的打法,拳头不是砸向我的鼻梁骨就是太阳穴。我也发了狠,仗着自己比胖子灵活,总能挣开他的攻击范围,瞅准了胖子下巴一记猛地上勾拳。胖子被这一下打得发蒙了,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我大喜过望,忙跑过去捡枪,还没等直起腰,胖子就一拳打在了我的太阳穴上,顿时我胸中一阵犯恶心,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突然,我来到一片虚无的幻境,也是金碧辉煌的太和殿,雪白明亮的汉白玉石阶,不同的是,这里的云雾更加缭绕,整个宫殿都弥漫着一股薄薄的若有似无的雾气。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台阶,推开太和殿的大门,殿内依旧是打磨光滑的金砖,漆红的大柱子,龙椅仍旧摆在大殿的中央,整个殿内安静得让人不安。我环顾下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龙椅就摆在我的面前,我怎么能克制住去坐上去的想法。于是我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走上台阶,伸手摸到了龙椅。我摸着龙椅上精心雕刻的龙纹,冰凉感似乎直扎到了心里,这难道就是我一直想坐的龙椅吗?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来得这么简单。我缓缓地坐在了龙椅上,龙椅很宽,端坐在中间根本就不能摸到两边的扶手,我顿时有了一种孤独无依的感觉。我发现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块玉玺,不禁心中狂喜,拿到玉玺就是真正的大明朝皇帝了,我马上就要一统天下了。我伸手将玉玺拿了过来,白玉的玉玺,上部雕刻真龙盘腾,下部是方形印章。玉玺的印章处缺了一角,用黄金补好了。这玉玺又称和氏璧,从战国时期流传至今,是我中华民族的至宝,是一统天下的象征。

        就在我拿起玉玺观赏的时候,大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胖子和shirley杨满身鲜血地走了进来。我大吃一惊,一把将玉玺搂在怀里,颤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shirley杨面带讥诮地说道:“老胡,我自从认识你以后与你一起出生入死、倾心相随,想不到你竟然为了坐上龙椅而残忍地将我杀死。你的心呢?还是火热的鲜红的吗?没被欲望染成肮脏的黑色吗?”

        shirley杨刚说完,胖子就开口了:“老胡,我认识你十几年了,咱俩也算是肝胆相照了,你朝我端起钢弩的一刹那,你心里有没有惦记过咱们这些年的情分?嘿嘿。”

        听完他俩的话,我的手不禁变得冰凉,冷汗直流。妈的,我都干了些什么!我竟然杀死了我最亲密的兄弟和最爱的人!就为了这张龙椅、这块玉玺?我低头看我手上的玉玺,顿时觉得无比烫人,仿佛是一块烧着的火炭,烫得我的手奇疼无比,这疼一直传到了心里。再回身看我身后的龙椅,金碧辉煌,雕刻精美,可那龙的表情却是那么狰狞,就像恶魔一般。

        等我再回过身去看shirley杨和胖子时,却发现他们两个已经不见了。我大惊失色,顿时觉得这空荡荡的金銮殿是如此的寂静可怖,我大声呼喊着他们俩的名字,却没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