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玄幻小说 - 心态崩了,开局虫族入侵在线阅读 - 第19章:赤火王国的困境

第19章:赤火王国的困境

        赤火王国,赤火王城。

        议事大殿上的王上火烈显得非常焦?,坐立不安。

        五大王国的王,性格迥异,各有不同。

        白金王国之王鸿帝,睿智有谋略,治国有方,是一个大格局,大气度之人。

        青木王国原来的王上木斗,性格沉稳,办事老练。现在的王上木心,性格孤冷,心思缜密,为人阴狠。

        黑水王国之王雪姬,雍容华贵,本性善良,不喜战争,有仁义之心,黑水王国是五大王国之中人口最少,面积最小的一个王国,但百姓的生活水平在五大王国之中居于第一。

        赤火王国之王火烈,性格急躁,行事随性,喜怒无常。

        黄土王国之王炼天,胸有大志,喜怒不形于色,令人难以捉摸,五大王国中,黄土王国的人口与城市数量最多,势力也最为强大。

        火烈之所以焦?,是因为赤火王国遭遇了十年不遇的巨大危机,粮食没了。

        正值春夏之交,地里的庄稼尚未成熟,赤火王国的存粮已是捉襟见肘,绝对支撑不了一个月。

        近日,各属地官员纷纷上报,大部分庶民家中已经断粮,只能以狩猎勉强充饥。

        赤火王国森林极少,大量百姓涌进森林,林中兽类死得死,跑得跑,已经没剩下多少。

        找不到兽类充饥的庶民,只能以树叶,树皮,野果填腹。官道边,乡野路上,饿殍遍地,极为悲惨。

        乡野庶民活不下去,纷纷涌进城里,但城里的寻常百姓,生活一样清苦困难,根本无力接济这些饥民。

        找不到吃的,饥民们多行违法之事,抢粮抢食,虽有严惩,仍是禁而不绝。

        城里的店铺为防被抢,关门谢客,街道之上,一片萧条。

        牢狱之中,人满为患。

        抢粮并非杀头之罪,将抢粮之人抓进监狱,致使狱内粮食需求大量增加,各地牢狱纷纷告急。

        更有甚者,一些庶民长跪于牢狱之外,请求将自己关进去,以混口饭吃。

        若是不许,便行违法之事,强迫官方来抓。

        官方已经不敢再抓人了,因为抓进去,不杀头,也会饿死。而根据赤火王国的法令,被关进监狱的犯人若是饿死,监狱的官员是要被杀头的。

        对于抢粮之人,官员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这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没有了粮食,百姓便活不下去。

        现在是抢粮,争着进监狱,再发展下去,便是群起造反。

        如果真的到了只有造反才能活下去的地步,哪怕只是丢下一点火星,也会燃起熊熊大火。

        民无粮造反,兵无粮拒战,赤火王国就真的乱了套了。

        “麦公,我让你找国内大族筹措粮食一事,如果如何?”火烈瞪大眼睛问道。

        麦公是一名部师,专管农业及供给之事。

        前些日子,火烈命其去王国之中的各个大族家中筹措粮食,但收获甚少。

        麦公朝着火烈施礼,说道:“王上,王国各大族存粮极为有限,臣虽多法周旋,筹粮不足百石,如沧海一栗,难以解决眼下危机。”

        火烈右手在空中挥舞,指着麦公吼道:“让你干什么事都干不成,你是想气死我是吧?好吧,那你就气死我好了。气死我还能给你省点粮食。”

        麦公心中恐惧,赶紧跪倒在地,说道:“王上,各个大族并非故意刁难,实在是家中存粮有限,臣已经亲自查看过他们的粮仓,几可见底,大都没有余粮了。”

        “那些家伙有没有转移存粮,谁敢转移,你把他们的头砍了。”火烈有些不讲道理地说道。

        “臣已做过周密调查,未发现有哪个大族转移存粮。”

        “你,你,你,你赶紧起来吧!就算跪上一年,也给我弄不来粮食。”火烈不耐烦地说道。

        “怎么办?怎么办?”赤火站在殿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主师,辅师和将军们,一筹莫展的神态。

        “十方,你是谋字门第一人,倒是跟我说说,怎么办?”

        一群身着官服中人,唯有一人身穿布衣,面容清瘦,气度非凡,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看上去与在场之人卓然不同。

        此人正是十方,谋师门代表人物,谋略天下第一。

        得十方者得天下。

        这是东界五大王国的共识,由此可见,十方谋略之强。

        谋师门在赤火王国境内,自然归赤火王国所用,虽不是官员,但每次王国有大事,火烈都会叫十方来。

        十方微微一笑,“王上不必着急,再难的事,都有…”

        火烈挥挥手,大声说道:“唉呀!我的十方哪!大火都烧着眉毛烧着屁股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慢腾腾地说话。”

        “既然国内已经无粮,我们可用一城,向黑水王国换粮食,十方已经查清,目前五大王国,唯有黑水王国存粮颇丰。”十方见火烈如此着急,直截了当地说。

        火烈眼睛一瞪,右手乱挥,“不行,拿城换粮食,幸亏你想得出来。我宁愿用战争去抢粮食,也绝不会拿城去换粮食,丢不起那个人。”

        十方不急,微微一笑。

        “你看,你又笑,你总是喜欢笑,我实在怕了你的笑,你不笑行不行?”火烈大声说道。

        十方摇摇头,说道:“王上若是发动战争,哪来的粮食养兵?”

        “征集全部余粮,总能支撑着打完这一仗吧?仗打赢了,粮食不就有了吗?”火烈说道。

        “王上可曾想过,这一战会持续多长时间?征集的粮食,能否支撑打完这一仗?打赢还好,万一打不赢呢?”十方反问道。

        “你怀疑我打不赢黑水王国?你是怀疑我,还是怀疑台下的一众将军们?”火烈极不高兴地说道。

        台下的将军们纷纷将目光转向十方。

        十方不理睬众将,“三年前,王上曾与黑水王国有过一战,请问,那一战,王上赢了吗?”十方问道,不卑不亢,尽显一位谋师的凛然之气。

        火烈被十方揭了伤疤,心中很不痛快,却也无可奈何。

        三年前的那一战,也是为了抢夺粮食,虽然眼看着就赢了,但最后还是输了,输得没皮没脸没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