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恃宠在线阅读 - 第 11 章

第 11 章

        海水蓝的大床上,秦梵彻底清醒了。

        昨晚的许愿成真了?

        早知道许愿这么管用,昨晚她就多许几个了!

        不对,谢砚礼生日还没过。

        她现在许还来得及!

        秦梵将手机丢一旁,纤细身子半跪在床上对着落地窗外早就升起的太阳,闭着双眸念念有词:“神佛在上,信女秦梵,一愿前程锦绣早得影后,二愿长命百岁越来越美,三愿……

        略一顿,秦仙女格局很大,“三愿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世界和平!”

        许完了之后,秦梵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

        “念叨什么,我半小时后到你家门口!”

        蒋蓉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从手机传出来,打断了秦梵思绪,她捡起手机下床:“听到了,这就准备。”

        秦梵没来得及吃饭,便被蒋蓉接去参加二次试镜。

        保姆车内,秦梵换了身浅色系油画衬衫配百褶裙,乌发随意扎了个低马尾,脸颊两侧自然散下微卷的碎发,清雅慵懒。

        蒋蓉满意极了:“今天这身搭配不错,等会好好表现。”

        秦梵靠坐在车椅上,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家里大厨精心做的小甜品充饥,懒洋洋地嗯了声。

        见她这么态度散漫,蒋蓉忧心忡忡。

        直到影视公司门口停车后,秦梵一下车,表情收敛,又是美貌矜持的女明星。

        慢条斯理地带着经纪人助理再次踏入这扇门。

        这次裴枫早早在办公室等着了。

        面前便是签约合同。

        二次试镜不过是借口罢了。

        裴枫乍一看秦梵从门口走进来,单论这张脸,她就比秦予芷要更适合《风华》女主角。

        有些人的风情万种是演在表面的,而有些人,是骨子里的那劲儿,举手投足都是自然的明艳旖旎。

        前者秦予芷,后者秦梵。

        裴枫想到,当初在她和秦予芷之间犹豫,如果不是她跟谢砚礼暧昧关系,最后还是会选择秦梵。

        现在谢砚礼替他做了决定。

        不用再摇摆了。

        签完合同后,秦梵与裴枫握手,听到他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希望你以后专注拍戏,男人只会拖你后腿。”

        秦梵莫名其妙,礼貌应付道:“谢谢导演教诲。”

        离开办公室等电梯时,蒋蓉还低声问:“导演跟你说那话什么意思?”

        秦梵指尖把玩着薄薄的手机,若有所思地摇头,“不知道是不是跟谢砚礼有关。”

        不过如果是谢砚礼的话,裴导为什么要说他拖后腿?

        当她思考着要不要问一下谢砚礼时。

        忽然电梯门开了。

        从里面出来一群人,簇拥着最中间的秦予芷,排场依旧很大。

        蒋蓉在秦梵耳边低声说了句:“她应该是来解约的。”

        秦梵看都没看,径自准备进电梯。

        却被秦予芷喊住:“站住!”

        秦梵懒得搭理,踩着高跟鞋,漫不经心地与她擦肩而过。

        秦予芷忽然当着一层楼员工的面说:“秦梵,靠男人抢走我的资源,你一定很得意吧。”

        靠男人?

        秦梵眉尖蹙了蹙,转身看到秦予芷那愤恨恼怒的眼神,恍然大悟。

        是了,除了谢砚礼之外,谁还有那么大的能力,一夜之间,将秦予芷的资源撸下来了,还让她忍气吞声解约。

        哪有什么神佛帮她完成心愿。

        是谢砚礼出手了。

        秦梵顿了顿,浓密的眼睫低垂,让人看不清表情。

        秦予芷冷笑睨着她,“怎么,心虚了,不敢说话了?”

        忽然,秦梵轻笑出声,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我老公私下做了这么多。”

        “谢谢秦女士告知,未来我会靠着老公,把你所有的资源都抢回来。”

        秦梵气完了人,不再看秦予芷那张越来越难看的脸,气定神闲地进了电梯。

        “秦梵!”

        秦予芷咬牙切齿的模样,被不少员工看到了。

        作为影视公司的员工,他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当小聋瞎。

        经纪人徐安皱眉提醒:“阿芷,形象。”

        秦予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欺人太甚,不能这么算了。”

        偏头对徐安说了一句话,徐安脸色也不好看,“你疯了?”

        秦予芷抬步往裴枫办公室走去:“就这么定了。”

        ……

        半小时后,保姆车内。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你老公做的!”蒋蓉终于打听到谢砚礼全额投资了《风华》的事,振奋道,“我就知道没有男人能逃过成为梵仙女的裙下臣!”

        秦梵瘫回车椅,拿出手机,指尖顿在微信页面,犹豫了许久,都没有想到给谢砚礼发什么。

        蒋蓉探身过来看:“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就发一句‘谢谢老公么么哒爱你’。”

        秦梵:“……”

        抬了抬眼皮看向自家经纪人,红唇溢出一句话:“你瞧着谢总像是那么解风情的男人吗?”

        蒋蓉眼前浮现出谢总那张无情无欲的面容,陷入了沉默。

        是她草率了。

        秦梵把手机收进包里,闭目养神:“算了,回家吧。”

        蒋蓉:“就这?”

        秦梵略一顿,“好久没逛街,不回家那就去商场逛逛,再不逛就得进组了。”

        进组得三四个月,裴导的剧组还难请假。

        蒋蓉:“你不去趁热打铁热乎热乎你老公?还有心情去逛街?”

        “经过这次,你还没想通吗,有老公不用,干嘛不用?”

        “你瞧瞧谢总一出手,什么都有了!”

        “作为过来人,姐跟你说,你男人你不用,到时候被别的女人用了,就等着哭吧。”

        “我去商场,是打算给谢砚礼买生日礼物。”

        蒋蓉本来还打算继续说服,听到秦梵这话,反应极快:“上次那油画怎么样,要不要再给你定做一副?”

        “谢总生日这天给你这么大的惊喜,你不得好好回报一下?”

        油画?

        秦梵都忘了上次做了一半没做完的书房油画play。

        等等!这段时间她都没去过书房忘了,但谢砚礼经常去书房啊,难道他每天都正对着那张色气横生的油画办公?

        秦梵越想越觉得羞耻——

        不过,转念一想,谢砚礼这么一本正经的性子,恐怕早就收起来了。

        **

        京郊别墅。

        当秦梵推开书房大门,入目便看到挂在办公桌对面墙壁上那张偌大的油画。

        秦梵沉默几秒——

        是她高估了谢砚礼,还是低估了?

        视线不经意落在黑色实木桌面上那随意搁置的浅金细框的眼镜,脑海中浮现出谢砚礼那张禁欲清冷的面容。

        所以谢砚礼就顶着一张斯文败类的脸,每天对着她这幅破尺度的油画办公。

        靡丽暧昧的油画,清心寡欲的男人。

        啧——

        秦梵莫名地有点心痒痒,想要亲眼见证这个场面。

        她靠在冰冷的办公桌上,对着油画拍了张照片发给谢砚礼:

        「谢总,约吗?」

        没准备谢砚礼会秒回,所以秦梵放下手机,就去衣帽间选衣服。

        既然要哄,自然得投其所好。

        秦梵手指划过一排排布料。

        所以他喜欢什么风格?

        性感妖娆风?

        又纯又欲风?

        清新天仙风?

        还是乖巧甜美系?

        秦梵指尖顿在一条极度贴合身材的吊带长裙,是极为浓郁的朱红色,是她想起了那天在落地窗前,谢砚礼的反应格外大。

        那天,她穿了同款的黑色裙子。

        朱红色相较于黑色,更加夺目绮丽,尤其是配秦梵那双自带小钩子的潋滟桃花眸。

        秦梵换好后,又特意画了个精致的淡妆,这才站在落地镜前满意地看着,红唇轻轻抿了抿:“真是便宜谢砚礼那个不解风情的狗男人了。”

        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钟表。

        晚上七点钟。

        秦梵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旁边放着正方形的白色礼盒。

        八点。

        八点半。

        九点。

        时间迅速流淌,再晚一点,生日就要过去了!

        秦梵面无表情地望着打过电话,但是没接通的手机。

        亏她还想哄他开心,现在真是白白浪费睡美容觉的时间。

        女明星的时间就不重要了吗!

        秦梵想了想,随即致电温秘书:“谢砚礼呢,还没下班?”

        温秘书一听太太这语气,小心翼翼地透过屏风缝隙往里面看,谢总正眉眼淡漠地拿着牌。

        却也不敢隐瞒太太:“谢总在渔歌会馆,裴导约的局,说是给谢总庆祝生日。”

        秦梵明白了,难怪几个小时不回她消息,不接她电话,原来在外面鬼混。

        冷笑了声:“哦。”

        “他还挺快乐?”

        温秘书:……

        “那倒没有。”他看不出来谢总快乐不快乐,毕竟谢总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是这幅表情。

        秦梵凉凉地问:“有女人吗?”

        温秘书犹豫两秒,闭眼答:“有。”

        “位置发我!”说完,秦梵不容温秘书拒绝便挂断了电话。

        留下温秘书对着嘟嘟响的手,满脸忧郁。

        秦梵从沙发上站起来。

        也没有叫司机,顺手拿了玄关柜子上的车钥匙,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地直奔会馆。

        她随便拿得车钥匙,是一辆刚提回家的车身恍若鎏金的暗夜蓝布加迪威龙,大半夜开出去,又a又酷。

        根据温秘书发的定位,短短二十分钟,秦梵便抵达会馆。

        戴上刚才途中在路边摊买的手绘猫咪面具,面具两个猫耳朵的位置还挂着金色的铃铛,随着她走动,铃铛清脆。

        与她这身摇曳生姿的曼妙红裙竟然契合无比。

        将车钥匙丢给门童,秦梵一路畅通无阻。

        就凭着她那辆全球限量不到三辆的布加迪威龙,就知道身份非富即贵,怎么可能有人敢拦着她。

        经理都接到了消息,主动为她带路:“这位小姐,您是那间包厢,我通知一下。”

        秦梵报了包厢号,而后对经理说:“不必通知,我是来捉奸的。”

        噗——

        听到秦梵报出来那超贵vvvip包厢,经理惊呆了。

        大人物的事情,他不敢管啊,幸好他们家大老板也在里面。

        包厢内能被裴枫邀请过来为谢砚礼庆贺生日的,都是各个圈子数一数二的大佬,当然,他们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跟谢砚礼从小到大的兄弟。

        不然谢砚礼也不会赏脸过来。

        温秘书早就在包厢门口等着了。

        秦梵主动喊了声:“温秘书。”

        温秘书不愧是谢砚礼的秘书,乍看到秦梵脸上的面具惊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太太,您来了。”

        经理听到温秘书认识这位将脸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神秘小姐,终于放心走了。

        秦梵一进包厢,并没有想象中的烟雾缭绕,酒气浓郁,反而散发着淡淡檀香,很雅致的感觉。

        包厢很大,确实是如同温秘书所言那样,男男女女都有,秦梵带着面具,视线范围有限。

        刚准备顺着刚才温秘书指的方向过去。

        谁知却被一道身影拦住。

        “你是谁,藏头露面的,有邀请函吗?”

        秦梵往后退了几步,才看清楚挡在她面前的那个跟她身上的裙子撞了色的裴烟烟。

        没想到还是熟人。

        秦梵忽然勾唇玩味一笑:“我老公不喜欢我被其他男人看到脸,他占有欲强爱吃醋,所以……只好藏着。”

        裴烟烟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红裙女人,细细的肩带勾勒住精致的锁骨,浓郁的红色完全没有被她穿得庸俗,反而越发衬得肌肤如雪,微挽起的发丝慵懒如墨。

        即便脸上带着不伦不类的红白手绘猫面具,依旧掩不住那属于人间尤物的魅力。

        同样是红裙,这个女人不露脸,都比自己穿得好看,裴烟烟就很气,重点是她信了这鬼话:

        “你老公谁呀?”

        恰好秦梵余光瞥到坐在里侧牌桌上的谢砚礼。

        谢砚礼骨相极好,即便在昏暗灯光下,那张清隽俊美的面容,以及端方冷淡的气场,依旧是全场最显眼的。

        秦梵面具下的眼眸微微眯起。

        随意指了指谢砚礼的方向:“在哪儿。”

        说着,秦梵便提起裙摆,快步走过去,铃铛声清脆绵长,惹得不少人都朝她看过来。

        裴烟烟看到她居然直奔谢砚礼,顿时瞳孔放大:“你……”

        当裴烟烟要追过去时。

        秦梵已经胆大包天转到谢砚礼身后。

        当着整个包厢人的面,她微微俯身,柔软细腻的手臂环住男人修长脖颈,冰凉面具贴向他那张疏冷寡淡的侧脸,用偏软的音质幽幽问:“好玩儿吗?”

        “嗯,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