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恃宠在线阅读 - 第 27 章

第 27 章

        裴枫与姜傲舟闯了进来。

        守在门口的两位保镖在他们撞开门后,分别控制住他们的手臂。

        像是控制犯人那样的姿态,撞入秦梵跟谢砚礼的眼中。

        个头圆润饱满的榴莲就那么顺着地板咕噜噜滚了进去。

        最后在病房最中央的位置停下。

        “……”

        空气流淌着淡淡的尴尬。

        保镖们也没想到裴枫这么莽,直接招呼都不打,便要冲进去。

        见谢砚礼没什么表示,便将他们松开。

        姜傲舟表情有些窒息,被松开后,他默默地往后退了半步:“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裴枫冲进来后,也后悔了。

        尤其是看到秦梵双手拽着谢砚礼的衣领,而传说中不近女色的谢佛子主动俯身撑在病床上,两人仿若接吻期间,被他们惊扰到。

        然而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裴枫站直了身子,把病房门关上,晃了晃手:“早上好,没想到两位一大早这么有兴致。”

        秦梵跟谢砚礼没说话。

        谢砚礼是不想说。而秦梵纯粹是没反应过来,被这个‘surprise!’surprise到了。

        见病房安静。

        裴枫略顿,他试探着推姜傲舟向前,指着他手里另一个榴莲,“要不我们两给你们表演个吃榴莲助助兴?”

        “……”

        姜傲舟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尴尬的时刻。

        例如裴枫说疯话之后!

        谁特么要吃榴莲给人家助兴,神经病!

        有你这么缓解尴尬的吗?

        被谢砚礼用冷冷清清的眼神看着,裴枫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开个玩笑,好笑吗,哈哈哈。”

        “噗……”秦梵没忍住,当真笑出声。

        原本因病色而苍白如通透白玉的小脸,此时染上了浓浓笑意,整个人看起来宛如繁花初盛,艳丽至极。

        谢砚礼不急不慢地直起身子,冷静地整理好被秦梵扯得凌乱的领口,扫了眼裴枫与姜傲舟:“进来。”

        语调一如既往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两人在门口互相推搡着谁先走,最后还是裴枫硬着头皮:“嫂子,这是我们另一个好兄弟姜傲舟,我们来看你。”

        “你们好。”

        秦梵想到自己刚起床还没洗漱,觉得有些失礼。

        打过招呼后,便准备扶着床边去洗手间。

        刚动了动。

        下一刻,整个人陡然腾空,男人修劲有力的手臂将她打横抱起,云淡风轻地越过裴枫他们走向洗手间。

        病房只留下裴枫跟姜傲舟大眼瞪小眼。

        瞥了眼紧闭的洗手间门,姜傲舟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你犯蠢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吱一声?”

        “现在嫂子肯定以为我是个智障。”

        “不,以为谢哥的兄弟们都是智障!”

        裴枫淡定脸,对他神秘一笑:“不会的,她还要在我剧组里混呢,她只会把你一个人当成智障。”

        姜傲舟看着他那张脸:“你他妈……”

        “医院禁止动手,放心放心,等嫂子知道这榴莲的妙用之后不会当你是智障的,还会感谢我们送来这么有用的礼物。”裴枫赶紧挽救这岌岌可危的兄弟情。

        就在他们说话时,病房外面传来脚步声。

        洗手间。

        秦梵单腿站不稳,便理直气壮地把谢砚礼当成拐杖,还是功能最发达的机器人拐杖。

        看着秦梵刷牙洗脸护肤,仿佛回到了没冷战时的样子。

        那张漂亮动人的小脸上重新染上了张扬娇气,谢砚礼深深觉得,费点力气恢复家庭和谐,是很有必要性的。

        他若无其事地指了指秦梵搁在洗手台上手机:“谢太太,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忘了什么?”秦梵悟错了他的暗示,“仙女是不可能给你什么名分的,你别做梦了。”

        秦梵以为谢砚礼还想让她转发微博公开结婚。

        她才不要顶着谢太太的名头行走娱乐圈,当初进娱乐圈说要靠自己的实力就要靠实力,绝不自己打脸。

        这次被秦予芷打压谢砚礼投资帮她,那她也不会让谢砚礼吃亏,以后她会回报给谢砚礼更多的钱!

        听到秦梵义正言辞的话,谢砚礼这个拐杖很想罢工。

        不过最终没说话,亲自拿起手机,对着她的那张还在叭叭叭说话的小脸面部解锁,点开首页那个绿色app。

        “人形atm?”谢砚礼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梵?

        秦梵这才看到谢砚礼把他自己的账号从黑名单拉出来,总算明白他的意思。

        她摸了摸鼻尖,然后眨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眸:“这是我对你的爱称,别人都没有的!”

        爱称?

        谢砚礼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看她能编出什么鬼话。

        秦梵指着那个备注:“世界上有人不爱钱吗?人形atm等于什么,等于随时随地都能吐钱的宝贝啊,我给你取这个备注的意思跟‘我的宝贝老公’没什么区别。”

        谬论。

        谢砚礼倒也没跟她争论。

        “只不过‘我的宝贝老公’太土了,不符合我们年轻人对备注特殊的审美。”秦梵随口问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么又土又俗的备注。”

        谢砚礼若无其事笑了笑:“我喜欢。”

        秦梵:“???”

        谢砚礼线条流畅的下颌抬了抬:“改吧,我喜欢这个又土又俗的备注。”

        秦梵桃花眸震惊地瞪圆了,像是一只被吓到的小猫儿,瞳仁漆黑澄澈,让人忍不住想逗逗它。

        秦梵改备注的时候,脑子有点蒙,万万没想到,谢砚礼的喜好土甜土甜的。

        可改完之后,对上谢砚礼那双透着零星笑意的眼眸,秦梵才意识到,他是故意的!

        仙女怎么可能这么认输。

        “你手机呢,既然我改了,你也改,你不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备注吗!”

        几分钟后,秦梵将谢砚礼手机上关于自己的备注也全部修改掉。

        谢砚礼看到通讯录上那排在第一位的——我的宝贝心肝仙女老婆

        向来平静无波的眼神浮现异样: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梵改完之后,纤指放在门把手上准备出门时,忽然扭头对谢砚礼一笑:“谢总,你知道裴导送那榴莲是什么意思吗?”

        谢砚礼挑眉看她。

        一看他这表情,秦梵就知道谢砚礼昨晚发完微博之后绝对没刷后续。

        旁人肯定也不敢跟他说。

        秦梵笑得像只意味深长的小狐狸。

        下一秒便要用力拉开门。

        谁知外面传来裴导的声音:“秦梵,池故渊和方逾泽来看你了。”

        听裴导的称呼,秦梵就知道他们进来了。

        立刻背抵住洗手间门,一改刚才那故意气人的小脸,对谢砚礼笑得眼眸弯弯,格外真诚:“老公,你看这医院的高级vip病房的洗手间也挺干净舒服,要不你在这里坐半小时享受享受?”

        “再说一遍。”

        谢砚礼俊美清隽的面庞上毫无变化,就那么漫不经心地望着她。

        秦梵:“……”

        她一蹦一跳地扑向谢砚礼,“老公,你最好了。”

        毫不吝啬地在谢砚礼脸上留下好几个香吻。

        谢砚礼接住她不稳当的娇软身子,然后将人抱到洗手台,薄唇覆了上去,却没亲上去,反而转到她耳边:

        “那个你想包养的小鲜肉?”

        秦梵都把这事忘了,没想到谢砚礼居然还记得。

        谢砚礼见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盛满心虚,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笑意。

        偏偏秦梵听出了几分危险。

        连忙撑着他的胸口:“老公,你冷静!”

        谢砚礼慢条斯理地继续:“嗯,年轻鲜嫩的□□?”

        “不不不!”秦梵此时求生欲爆棚,“我对外面的□□完全不感兴趣的,我只爱我老公的胸肌,腹肌,腰肌,背肌……”

        秦梵说着,那双纤细柔嫩的小手隔着男人身上薄薄的衬衣一路摸下去,单纯的想要表现自己对老公□□的喜欢。

        然而却忘了,早晨的男人不能摸。

        即便他穿着衣冠整整,实则内里——

        尤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伴随着年轻男孩清朗的嗓音:“姐姐,你没事吧,要我抱你出来吗?”

        裴枫声音紧追而来:“你敲什么门,女孩子在洗手间催什么,她有手机,有事会喊我们的。”

        池故渊:“哦,这样啊,我担心姐姐。”

        裴枫:“不用你担心。”人家老公还在里面,傻孩子!

        隔着薄薄的门板。

        谢砚礼克制了一早晨,忽然不想忍下去了。

        如墨的眼眸像是吸引着人坠入深渊。

        他握住秦梵抵在自己胸口的手。

        谢砚礼不紧不慢地握着秦梵的手,带着那双柔若无骨的指尖。

        听着那响起的声音,让秦梵头皮都麻了。

        穿着病号服的纤细肩膀瑟缩着,想要躲开,却怎么都挣脱不开男人那牵制着她一样的掌心。

        秦梵没有力气般趴在谢砚礼肩窝处,一双潋滟的桃花眸望着他,“谢砚礼……”

        谢砚礼靠在冰凉的瓷砖上,修长脖颈处的喉结滚动,长指圈住她纤细的手腕,发出低叹:“谢太太,你该锻炼了。”

        练出一手臂肌肉吗?

        她不信自己练出一手臂肌肉,谢砚礼还能有心情。

        秦梵累的不想说话,对着谢砚礼下巴的位置咬了口,很凶道:“快点!”

        谢砚礼被她咬得身形一顿。

        随即捏着她的后颈,像是捏猫后颈,把她从自己脖子上捏起来,指腹蹭了一下她嫣红的唇角:“这儿不错?”

        秦梵哇得张嘴咬上他的指尖:“……”

        含含糊糊说了句,“少做梦。”

        做梦?

        谢砚礼目光落在她色泽鲜艳的红唇上,眸色越来越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梵终于被他从洗手台抱下来,亲自为她洗手,洗得干干净净。

        秦梵觉得自己的小手手脏得洗不干净。

        空气中除了茉莉香的清新剂味道外,都多了浅淡却又让人脸红心跳的气味。

        谢太太臭这一张小脸:“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谢砚礼眉目舒展,矜持得嗯了声:“五分钟。”

        明白他的意思是自己这十几分钟付出,只换得他在洗手间待待五分钟。

        秦梵炸毛:“……”

        去你妈的五分钟,她要在外面聊五十分钟,让这个狗男人自己留在这里,爱干嘛干嘛!

        砰的一声,秦梵离开洗手间时,没力气的手腕一软,不小心松手,门被关得震天响。

        吓得病房内四个男人齐刷刷看过来。

        秦梵对他们露出得体微笑:“今天麻烦大家来看我了。”

        很快,病房内只剩下池故渊热情的对秦梵嘘寒问暖的声音。

        裴枫跟姜傲舟心有余悸地望着洗手间紧密的房门,然后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

        两人眼神对话如下——

        姜傲舟:谢哥是被嫂子绑在洗手间了吧?

        裴枫:用美色为绳?

        姜傲舟:你们文化人都这么说话的?

        裴枫:不然呢,娇弱仙女强迫一八八猛男?

        姜傲舟:???

        好像哪里不对劲。

        无论哪里不对劲,总之自从那天之后,姜傲舟心里对秦梵的印象已经无限拔高,导致他在兄弟群里提到秦梵,都用‘刚勇’这种词。

        惹得群里的兄弟们都怀疑谢太太是能拳打钢铁侠脚踢绿巨人的肌肉女超人。

        **

        回到剧组后,秦梵拍摄重新进入正轨。

        后来裴枫调查过,她那次威亚确实是意外,涉事的工作人员也全部开除了,秦梵没有再抓着不放。

        这天,秦梵正拍完最后一场与男二的对手戏。

        池故渊今天杀青。

        拍完这场拥抱戏后,池故渊抱着她道:“姐姐,真不想杀青啊,跟你一起拍戏好开心。”

        秦梵拍了拍他的后背,又帅又会撒娇的男孩谁会不喜欢。

        当然,这喜欢就跟妈妈粉看鹅子差不多。

        池故渊很绅士,抱了几秒便松开:“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跟姐姐继续合作。”

        坐在导演椅上的裴枫,慢悠悠地拍了张照片发给某个工作机器人。

        秦梵并不知道。

        因为蒋蓉来了:“你也快杀青了,我想着既然你主演了裴导的电影,再去接什么女配角,就有些给自己降咖位了,所以想等这部戏上映之后,等更多女主剧本找过来,再做打算?”

        “当然,这段时间如果有好的角色,也可以接。”

        秦梵对蒋蓉这个专业经纪人的话是赞同的,“那这段时间我休息?”

        蒋蓉没答,反而露出微笑:“所以我给你接了个综艺,是那种生活向的慢综艺,观察女明星的独居生活。”

        “又能赚钱,你又能当休息,多好。”

        秦梵想到平时谢砚礼出差几个月,自己的独居生活:“……”

        就买买买?

        花花花钱?

        生活非常枯燥无味。

        蒋蓉听后,鼓掌:“这就对了!这届观众就喜欢这么枯燥朴实的综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