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恃宠在线阅读 - 第 47 章

第 47 章

        “梵梵,回来了。”谢夫人朝着她招招手,“过来看看妈这段时间出国给你买的礼物,还有补得生日礼物。”

        秦梵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这才看到旁边沙发上放置着几个精致的纸袋。

        “谢谢妈,您最近出去玩的开心吗?”

        看到婆婆招手的那个姿势,秦梵顿了顿,脑海中浮现出谢砚礼的身影。

        他平时也总是这么喊她,没想到这还是遗传?

        就在秦梵发散思维时,谢夫人已经牵着她的手坐下,一边指挥着两个佣人打开礼物。

        谢夫人看着秦梵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嗓音略轻,“你们女明星就追求瘦就是美,但瘦也得瘦得健康。”

        秦梵张了张嘴:“我,还挺健康的……”

        三餐都是营养师搭配好的。

        秦梵笑意盈盈地望着她家婆婆,内心:来了来了来了!

        下一刻。

        谢夫人亲自从佣人捧着的礼盒中拿出一身青黛色的重工刺绣旗袍,配色高级,并没有过多流行元素叠加,却展现出了旗袍真正的风韵之美。

        秦梵一看便知是自己的尺寸。

        谢夫人将旗袍递到她手里,“这是我早先请专门做的旗袍大师亲手设计缝制,届时手工一针一线制作出来的,工期小半年,给你的生日礼物,记得要穿。”

        确实是很用心了。

        秦梵有点感动,但从小到大,就连她亲妈都没对她这么用心过。

        所以即便知道婆婆的目的并非来给她送礼物,秦梵还是从心里感激的。

        很快,秦梵感激不到三秒。

        谢夫人继续道:“毕竟你们年轻人几个月就怀上了,从显怀到孩子生产后都不能穿了,即便产后恢复再好,曲线也会发生改变,旗袍毕竟要贴合身段才行。”

        她轻叹一声,“也只能这段时间穿穿了。”

        秦梵红唇一抽,果然如她所料:“您可能误会了。”

        “你们求子都求上热搜了,最近妈可是经常在国外听到你们的消息。”谢夫人意思很明显,你别想蒙骗我这个老年人。

        而后拍了拍秦梵的手背:“我知道你们想给我们一个惊喜,那妈就当作不知道?”

        秦梵解释道:“妈,不是,其实我们暂时还没打算要孩子……”

        谢夫人点头:“妈明白,妈就等着明年你们一家三口出现给我们惊喜。”

        秦梵:“……”

        有时候会说话都解释不清楚一件事吗。

        而且她深深怀疑婆婆是故意假装听不懂!

        她才不信睿智如婆婆大人,会看不懂网上新闻的真假。

        有时候,别试图叫醒一个故意装睡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是你婆婆。

        因为你叫了也没用。

        谢夫人优雅地提起她的稀有皮钻扣贵妇包包,“那么下次见面,希望你已经穿不上妈妈送你的旗袍了。”

        言外之意:希望下次见面你已经怀上他们谢家下一代。

        不,再过十年,她也能穿上这条旗袍。

        秦梵看着怀里看起重工,实则触感极为柔软的旗袍,别说是明年了,仙女身材永远都不会变!

        她现在的身材已经足够完美,秦梵不想发生一丝一毫的其他改变。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之前在网上发布她去慈悲寺‘求子’视频的‘媒体’。

        别让她知道这群媒体是谁,不然——

        秦梵深深呼吸,然后给谢砚礼发去一条微信消息:

        「啊啊啊,上次诽谤我去寺庙求子视频的媒体你能不能查查是谁干的,都怪爆料这人,现在爸妈他们都以为咱们要备孕了,还说明年一家三口见他们。」

        「神特么一家三口,从哪里给他们弄个孙子!」

        之前她太天真了,只看到舆论为她证明了不是小三的清白,谁知却被很少上网的婆婆知道,趁火打劫的催生。

        秦梵觉得谢砚礼应该也是不想要孩子的,毕竟男人更不希望被家庭孩子束缚。

        结婚三年,他都是主动避孕,没有计生用品,宁可忍着也不做。

        哪个想要孩子的男人,会做到这种程度。

        秦梵知道跟谢砚礼有时差,所以没指望他能秒回,让管家将婆婆送来的这些礼物全都整理好,顺势拍了张照片,这才回房间。

        发照片给姜漾。

        附消息:「我婆婆送我的。」

        姜漾不愧是好闺蜜,立刻一个视频回过来:“你婆婆又催生啦?”

        秦梵看着姜漾背景是酒店总统套房,倒也没觉得奇怪:“是啊,总价值快要破亿的礼物,要是不回赠一只小孙子给她,像极了我在白嫖。”

        “倒是你,你又去哪里买买买了。”

        姜漾含糊地嗯了声,没说是不是。

        就在这时,秦梵听到她那边传来一道清润的男人嗓音:“漾漾,你换下来的内衣我帮你洗了。”

        秦梵:“!!!”

        “姜漾!居然跟男人开房!”

        姜漾也是万万没想到,裴景卿那个狗男人洗澡就洗澡,居然还在浴室跟她说话,说话也就算了,还是说这么羞耻的话!

        她不要面子吗!

        “裴景卿!你闭嘴!”

        “你听我解释。”姜漾手机差点砸到脸蛋上,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吼完裴景卿之后,便看向手机屏幕。

        秦梵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脖颈上的吻痕:“你是打算跟我说,你们虽然开房了,但还是轻轻盖着棉被纯洁聊天。”

        姜漾顿了顿,小心翼翼:“不可以吗?”

        秦梵被她气笑了:“把你身上的吻痕盖上再说。”

        姜漾怂了,迅速甩锅:“……都怪裴景卿勾引我!”

        “你想想,如果谢佛子在你面前脱光了勾引你,你能忍得住?”

        秦梵思考了一下谢砚礼主动脱衣服勾引她的画面,差点没当面脸红,幸好及时克制住自己的表情,“你别岔开话题,你们还没结婚呢,措施做好了吗?别闹出人命。”

        现在狗男人太多了,谁知道裴景卿为了娶她,会不会故意让她怀孕。

        她可是知道,裴景卿上次去姜家求亲,是被姜伯父打出来的。

        姜漾虽然嘴上嫌弃裴景卿,但还是护着他的:“知道啦,他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要是真故意让我怀孕,我就跟他分手!当一个单身辣妈海王。”

        志气远大。

        然而秦梵已经看到她背后出现的男人身影。

        姜漾还在继续说:“裴景卿的基因还不错,我就当是白嫖了他的优质基因精子,嚯,妈耶,我可真是又美丽又聪明。”

        秦梵:“回头看看。”

        姜漾意识到什么般,身子陡然僵硬,默默转身:“啊……”

        裴景卿抽过她的手机,对秦梵道:“嫂子,我们还有点事,下次见面聊。”

        “你放心,我会对姜漾负责的。”

        秦梵听到裴景卿慎重认真的话语,嗯了声,主动挂断了视频。

        挂断之前,隐约还能听到姜漾的惊呼声:“裴景卿,你松手,内衣洗了,内裤你洗了吗,赶紧去洗,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还在观察期呢!”

        “小心不给你转正。”

        秦梵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姜漾这段时间还挺开心,观察期转正期都想得出来。把裴景卿这个号称商界狐狸的大佬拿捏的死死的。

        姜漾这么一打岔,秦梵倒是将被婆婆催生的烦恼暂时抛之脑后。

        大不了就让谢砚礼去跟他妈解释。

        反正他也不愿意要孩子。

        ……

        f国,加长宾利行驶在两侧满是梧桐树的道路中。

        已是下午两点,谢砚礼刚处理完分公司的事情,准备回酒店休息。

        截止现在,已经两天一夜没正常休息过。

        车厢内,谢砚礼揉了揉倦怠的眉心。

        旁边温秘书将他的私人手机呈上:“谢总,太太给您发消息了。”

        “好像是因为夫人又催生了。”

        谢砚礼接过手机,打开屏幕。

        入目便是那张月下照,视线在她侧脸上停顿了两秒,才不急不慢地进入微信页面。

        看到谢太太的消息后。

        谢砚礼指骨轻敲了一下膝盖,若有所思。

        温秘书轻咳了声:“谢总,要告诉太太这件事是咱们做的吗?”

        太太都让谢总调查了,那……

        谢砚礼抬了抬眼皮子,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这不是你擅作主张?”

        温秘书:“???”

        谢砚礼嗓音徐徐:“所以,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温秘书:!!!

        啊啊啊啊,谢总这是要卸磨杀驴!

        坐在前排的周秘书忍笑提醒,“温秘书记得回国后要找太太好好赔礼认错,太太原谅你boss才会原谅你。”

        谢砚礼轻敲了几个字回复过去:

        「好,会查清楚」

        而后便将手机随意搁在置物箱,微微闭了眼睛养神。

        留下温秘书心情复杂又苦涩。

        谁让他是首席秘书呢,只能卑微的为boss背锅。

        希望以后boss对他好一点!

        周秘书安慰地递给他一张抽纸:“擦擦眼泪吧。”

        谢砚礼清幽的嗓音慢悠悠响起:“委屈?”

        “绝不委屈!”温秘书皮都绷紧了,“这件事本来就跟谢总无关,是我自己擅作主张,想要为您和太太分忧,没想到会酿成大祸,让太太被夫人催生,都是我的错。”

        “等回国后,我立刻向太太负荆请罪。”

        谢砚礼没答,清隽的眉心略略皱起,片刻后,忽然开口:“生孩子是大祸?”

        温秘书心肝都颤抖了:“……”

        靠,难道谢总这是想和太太要孩子了???

        然而谢砚礼对温秘书的答案并不感兴趣,说完便重新阖上眼睛。

        **

        国内,京郊别墅。

        秦梵在浴室洗澡护肤吹头发,足足折腾了将近两小时才出来,此时已经墙上的钟表指向晚上十一点零五分。

        身上穿了条平时极少穿的黑色后背镂空设计的真丝睡裙,裙摆仅到大腿上侧,黑色布料与雪白皮肤、浴后嫣红的唇瓣,极致夺目的颜色对比,在低调却掩不住奢华的卧室内,尤为风情明艳。

        随着她走动,丝滑的布料贴合在曼妙婀娜的身躯上,及腰的长发在半空中荡起勾人的弧度。

        可惜,没有人有资格欣赏这样的天生美貌。

        秦梵路过落地镜时,扫了眼自己此时的模样,发出一声轻软的鼻音:“哼。”

        穿得漂亮,果然心情愉快。

        尤其漂亮还不用担心晚上会受累。

        嗨呀,老公不在家的时间最好越长越好。

        秦梵刻意忽略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孤独感,拿起手机准备开启睡前刷微博催眠。

        却看到谢砚礼给她回得那条消息。

        秀气精致的眉头瞬间蹙起来:「你就用五个字敷衍我?」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什么小妖精,所以才这么敷衍你的黄脸婆正室太太。」

        「我真的好惨一仙女。」

        「老公连多回复几个字都做不到。」

        秦梵觉得空气过分寂静,忍不住侧躺着敲下好几条消息质问他。

        尤其想到裴景卿还给姜漾洗那么私密的衣服,谢砚礼就会指着被她口红蹭脏的被子,嘲笑她!

        越想越觉得好气啊。

        对啊,他们只是没有感情的商业联姻,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秦梵原本脸上的光彩渐渐平静下来,娇艳欲滴的红唇抿平成一条直线,在柔黄色壁灯照耀下,略显清冷。

        手机安静几秒。

        秦梵甚至能感觉到手机背面隐隐发热。

        视频铃声突兀的响起。

        秦梵下意识看向手机屏幕,显示——我的宝贝老公。

        自从那次在医院被谢砚礼盯着改了备注后,秦梵一直没有改回来,现在觉得这个称呼像是在嘲讽她。

        冷着一张小脸接通视频:“干嘛?”

        屏幕上,男人大概是刚洗过澡的缘故,身上还穿着白色家居服,乌黑碎发凌乱潮湿的搭在额头。

        从镜头里看,秦梵竟看出了几分少年感。

        她连忙收敛情绪,觉得自己肯定是眼瞎心盲,一个快要三十岁的老男人,哪里会有什么少年感!

        谢砚礼没回话,反而将手机调整了后置摄像头,然后绕着酒店房间转了圈,连浴室都没放过。

        大概是刚洗过澡的缘故,浴室热气将摄像头蒙上一层雾气。

        秦梵狐疑地看着他这行为。

        这什么意思?

        谢砚礼坐会沙发上,将摄像头调回前置,嗓音冷静:“看到了?没人。”

        秦梵:“……”

        果然,她跟谢砚礼就不在同一个脑回路上。

        谁在意他身边有没有人了。

        刚准备说不在意,秦梵忽然瞥到落地窗外那明亮的光线透过玻璃洒进他身上,乌黑瞳仁放大:“谢砚礼,你半下午洗什么澡?”

        “难怪你突然给我看什么房间,小妖精肯定是躲在你身后了!”

        谢砚礼也是没想到自家太太会分析的有条有理。

        他揉了揉眉梢,目光落在秦梵那张黑暗中依旧明眸皓齿的脸蛋。

        美人在骨,所以秦梵即便生气也是美的。

        谢砚礼沉默几秒:“你不照镜子吗?”

        “你管我照不照镜子干嘛,岔开话题谢总做得可真是666。”

        秦梵看着他那张倦怠的俊美面庞,深深怀疑他在外面可能是玩坏身子了。

        都说f国是浪漫邂逅的国度,但更多的金发碧眼的妞儿都超级美身材超级好超级开放,在路上看对眼了就能约回去,甚至当场野战的都有。

        谢砚礼语调终于有了点起伏,清淡中透着无奈:“谢太太,我洁癖。”

        秦梵怒火上头,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我洗澡了!怎么着,现在开视频我都得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才有资格面见陛下您?”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狗男人在外面偷吃还嫌弃她!

        下一秒。

        谢砚礼偏淡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他说:“还挑食。”

        【洁癖还挑食】

        秦梵脑子里浮现出这几个字,反应了几秒钟,怒火戛然而止。

        谢砚礼目光落在秦梵坐在床上,露出来那条纤薄漂亮的黑色真丝睡裙,长指拨弄了一下腕骨上的淡青色佛珠。

        “所以,还能过吗?”

        一时之间,秦梵有些尴尬,微微坐直了身子,乌黑的眸子心虚地躲闪。

        谢砚礼不疾不徐道:“如果过不下去的话,我出差之前你列在购买清单上的珠宝首饰,稀有皮包,以及明天拍卖会上你想要的压轴拍卖品‘蓝宝石之星’也让给别人,毕竟我只给我太太花钱。”

        “其实……”秦梵彻底冷静下来,“我觉得还能凑合过。”

        啊啊啊,蓝宝石之星她刷过很多次了,没想到居然就在f国拍卖会上,好想要。

        没想到谢砚礼为了跟她继续过下去,用这个来诱惑她。

        秦梵深觉自己被诱惑到了。

        反正都结婚这么长时间,谢砚礼不出轨,不乱搞,对太太大方,长得帅身材好技术也不错,这么想想,好像后半辈子瞎几把指教也不错。

        她决不承认,自己是被‘蓝宝石之星’折服的。

        看着秦梵那双火焰尽散,恢复明亮澄澈的眼眸,谢砚礼莫名的薄唇陡然扬起淡淡笑痕。

        秦梵对上谢砚礼那双幽邃又深沉的眼眸,眼睫低垂,像是被烫到一样。

        直到临挂断视频。

        听到男人磁性的嗓音道:“今晚睡裙不错。”

        秦梵看着黑掉的屏幕,一双桃花眸睁得圆溜溜的,完全是不可置信。

        她居然能从谢砚礼那张刻薄的嘴里听到一句诚心诚意夸奖她的话。

        果然,小别胜新婚,古人诚不欺我。

        就连谢砚礼那张嘴都变正常了。

        **

        机场外,秦梵与来拍她的媒体记者们狭路相逢。

        秦梵:“……”

        偷偷跟来的记者们:“……”

        记者:“咳咳咳,我们送送秦仙女,绝对不拍照,摄像机都关了!”

        身后扛着摄像机的人齐刷刷放下。

        秦梵今日穿了件驼色大衣,妆容也没有往常那般明艳旖旎,反而配蜜桃奶茶色的口红,低调温柔,背着某大牌经典款的白棕相间的腋下包,端得是另外一种风格。

        却同样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连记者们都忍不住心中夸赞秦梵的可塑性太强。

        秦梵朝着他们微微一笑,嗓音温淡好听:

        “等会让助理给各位送杯奶茶暖暖身子,这么冷的天辛苦了。

        “秦老师太客气,不用不用,我们这就要走了。”做狗仔的虽然网传的是没什么下限,但他们也是人,被这么体贴对待,也不好意思怼着人家拍摄。

        等秦梵进机场时,还能听到记者们的声音:“祝秦老师拍摄顺利,大红大紫啊!”

        “秦仙女拍摄顺利。”

        “我们会来接机的!”

        “虽然今天不不拍了,但是我们不会放弃揭秘您男朋友身份的,您可千万让他捂严实了。”

        “没错,就没有我们扒不到的新闻,您让他藏好!”

        噗——

        秦梵忍不住笑了。

        这一幕全被来给秦梵送机的粉丝们录下来。

        并发布到微博上:刷新我对女明星与媒体关系的认知。

        吃瓜群众闻瓜而来——

        “哈哈哈,第一次看到媒体提醒女明星把隐私藏好了让他们扒的。”

        “笑昏过去,这么多天过去,所以秦仙女的男朋友还没有半点消息?”

        “这届媒体不行!”

        “@记者,这样你们都拍不到,还让人家藏严实了,藏严实了你们能拍到?”

        此时,有送机的记者回复网友这条评论:

        ——我们这是让秦仙女放松戒心,你们不懂。

        网友们:@秦梵。18g冲浪的女明星快来!

        发言记者:……

        万万没料到,还能这样!

        十多小时的飞行时间,秦梵在f国首都落地。

        蒋蓉和小兔陪着她一起来的,通行的还有‘缘起’的不少工作人员陪同,落地后,也有‘缘起’在f国的负责人来接。

        蒋蓉跟在秦梵身边,在她耳边低声道:“谢总不是在f国出差,你真不打算告诉他?”

        “告诉他了还有什么惊喜。”秦梵忽然扬唇笑了声。

        见她笑得像只小狐狸,蒋蓉眼睛眯了眯:“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