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2.扫荡小卖店

2.扫荡小卖店

        莫箐跟莫颜,从小就是一对冤家。

        吃饭的时候,有五块排骨,一个人吃了三块一个人吃了两块都要掐一架,有时候明明她吃饱了,也不能让多余的那块肉落莫颜口里,于是撑死也得吃下去。

        她听别人聊天,想要个男神哥哥,男神弟弟来照顾她,听听都觉得是扯淡,那根本不是亲生的。

        亲弟弟就是莫颜这样,长得挺帅的一个小伙子,她也恨不得一天打他八遍,要不就显得她爱他不够多似的。

        当然,长大后,是真的亲得不能再亲,怎么看怎么顺眼。

        她是90年4月的生日,弟弟是92年1月的生日,看着差了两岁,莫颜却被家里送去了高年级,以至于,莫颜只比她低一个年级。

        于是,她有机会认识了91年的顾殊。

        现在想想,有时候相遇,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比如,上天赐给你一个折磨了你二十多年的恶魔弟弟,弟弟却能给你身边招揽一个浑身都散着圣光的男神。

        莫箐将手中的雪碧喝完,就看到莫妈妈热情的邀请顾殊留在家里吃饭。

        长得漂亮的孩子,都招家长喜欢。

        顾殊很会在莫妈妈面前卖乖,长得好看不说,性格也沉稳,不像莫颜,看多了古惑仔,整日里流里流气的,总觉得说脏话特别帅似的,还就知道打架逞英雄,简直没救了。

        “妈,晚上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啊?”莫箐又开始嚷嚷了。

        “你没看到妈招待客人呢吗?客人还没说话呢。”莫颜当即插了一句,嘴里还嚼着西瓜,说完话,“噗噗”吐了好几个籽。

        莫箐“切”了一声,“他好意思跟咱妈点菜吗?妈,你听我的,就弄个西芹炒虾仁,再做个宫保鸡丁,就行了。”

        “哪都有你,这些我们家顾殊都不喜欢吃,是不是?”莫颜开始跟顾殊使眼色。

        顾殊抿着嘴,不说话了,这些都是他喜欢吃的。

        莫箐当即得意地笑了,笑呵呵地拍了拍莫颜的肩膀,有些炫耀的意思,结果还没乐完,莫妈妈就开口了:“既然你都点菜了,你去趟菜市场,再拎俩西瓜回来。”

        “拎俩?你当你女儿是愚公啊?我再给你扛座山回来?”莫箐当即不乐意了。

        “姐,别装了,我早跟顾殊说过了,我们家里的煤气罐都是你扛上四楼的。”莫颜美滋滋的啃着西瓜,那模样恨不得把西瓜皮都给吃了。

        他们姐弟俩都喜欢吃西瓜,尤其是夏天,他们俩一人半个,用勺子挖着吃,就跟上瘾似的。

        莫箐平时爱吃零食,莫颜则是不爱吃饭,就爱吃小浣熊干脆面,这些都是爱养生的莫妈妈看不上的东西,不让他们吃零食,就在西瓜上满足他们俩。

        “你信不信我能把你举起来,顺四楼窗户给你扔下去。”她没好气地起身,去穿衣镜前照了照,发现身上的衣服全是褶皱。

        若是真十五岁,她怕是就忍了,可是她心理年龄二十六了,还是做过大明星的人,根本不能忍受自己的模样邋遢,这种小细节,都有可能成为黑历史,赶紧跑回房间里:“我换身衣服再出去,莫颜,你也得去,帮我拎一个!”

        “事多!矫情!”莫颜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同意了,跟着去了房间。

        他还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子呢。

        她的房间跟莫颜的房间只隔着一面墙,其实并不如何隔音,有时候莫颜在他的房间里用随身听听歌,她这边就能现场直播。

        以至于,莫颜进屋之后,小声问顾殊话,她都听见了:“你说,我姐是不是看上你了?”

        顾殊停顿了一会,才回答:“她不是喜欢苏凉语吗?”

        “也是。”这事莫颜也知道。

        提起这个名字,她穿内衣的动作一顿。

        对,当年的她,喜欢苏凉语,她的青梅竹马。

        他们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苏凉语一直温温柔柔、文质彬彬的,人也阳光帅气,很得她喜欢。

        她从小时过家家的时候,就吵着要做他的新娘子。

        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他。

        直到……她断了双腿,他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她,相恋五年,像个笑话。

        说真的,她宁愿相信,在她摔断腿后,他的内心悲伤过,也挣扎过。相恋的那五年,他也是真的爱她,无条件地宠着她,不是作假。

        只是没有勇气,下半辈子都跟一个残疾在一块罢了。

        这是人之常情。

        她不恨他,甚至理解他,却不证明,她会原谅他。

        女人的思维,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换好衣服后,她出了房间,换上她那双贴着各种钻石的厚底凉鞋,其实,是在夜市的小地摊买的,20块钱一双,如今在莫箐心里的分量,相当于后期2000元一双的高跟鞋。

        莫妈妈很不喜欢她的这双鞋,总怕她崴了脚。

        这个时候,莫颜也换好衣服出来了,到门口换鞋。

        她美滋滋的站在她身边,乐呵呵地说:“我比你高两指呢!”

        她个子长得早,今年已经165厘米了,其实她成年后,也就168厘米,只能跟莫颜炫耀这么几年。

        顺便,她看了看顾殊,一样,也166厘米左右的样子,在她穿了厚底凉鞋后,也是低着视线去看他。

        光看他目前的样子,谁能想到,他未来的几年里,身高一下子长到了191厘米?

        站在他身边,完全可以小鸟依人。

        莫颜不服气,很不服气,白了她好几眼:“过几年,我肯定比你高,肯定比爸还高,咱爸有185厘米吧?”

        “没,咱爸182厘米,你以后185厘米吧。”

        “比你高吧,我就不信你能长到一米八!”

        “但是我现在就是比你高,别自卑啊,姐姐一会给你买双内增高鞋垫。”

        “我用你孝顺?”

        两个人正吵着呢,莫妈妈过来了,递给她五十块钱,还说了句:“看到喜欢的东西再买点。”样子就跟总裁甩了张内存500万的□□似的,没花光别回来见我。

        她一看就不乐意了,不高兴地抗议:“五十块钱够干嘛啊,来张一百的。”

        莫妈妈没给,又给了她张十块的:“够用了,是不是又想偷偷买零食吃?”

        她不情不愿地接了过来,等到了市场,才恍然大悟。

        五十块钱真够了。

        她买了鲜虾,买了鸡胸脯肉,买了四根黄瓜,一根胡萝卜,一些花生、西芹,又买了两个大西瓜,才花了三十多块钱。

        这物价……真是经济实惠,她恨不得批发回去!

        转而,她就想到,买房啊!

        现在周边的房价还两三千呢吧?

        不过,这想法转瞬就放弃了,她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哪有钱买房子啊,她父母也不能听她的胡说啊。

        很快,她就垂头丧气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莫颜被她的患得患失的表情吓到了,本来还想让她一个人拎俩西瓜,他跟顾殊俩人把其他的几样东西分分,拎回去得了,却默默地将一个西瓜拎在手里,没敢吱声。

        他姐姐犯起神经病来,连他爸都害怕,更何况他了。

        这要是在菜市场就发起疯来怎么办?他们还没身份证呢!

        回去的途中,莫箐突然改了道,拐了个弯,她记得,那边有家小卖店。

        “你干嘛去啊?”莫颜当即嚷嚷起来,东西挺沉呢,赶紧回家才是正道。

        “一股子神秘的力量拉扯着朕。”她回答。

        “说人话。”

        “我想买瓶大白梨喝,再买点成条的无花果。”

        大白梨是她小时候独有的饮料,比啤酒瓶子还大一圈的玻璃瓶子饮料,才一块钱一瓶,特实惠,不过玻璃瓶需要还回来,不熟的话,还得留五角钱押金。

        无花果并非那种干果,而是一种袋装的小零食,包装是灰白色相间的图案,里面是成条的小零食,口感特别,吃了上瘾。

        莫颜听了,吧唧吧唧嘴,说道:“我也想买。”

        “再买点小人头雪糕,跟乳冰酸奶雪糕。”她又说。

        这两种雪糕她小时候经常吃,好吃,还便宜,五角钱一根,奶量比后期十几块钱成盒的还足!

        莫颜又吧唧吧唧嘴:“嗯,最近天热,买点雪糕咱妈不能说什么,再买几个礼拜天冰激凌。”

        两个人一拍即合,将顾殊带到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将东西全都放在了他脚下,让他看着,两个人欢快地去了小卖店。

        小卖店是一间好像危房的小房,墙边还有内置炉子送烟管道的封口,窗户还是木框镶嵌的玻璃,如今都敞开着,挂着各种便宜得不像话的小零食。

        小时候,她最向往的是小卖店里的洋娃娃以及各种各样的洋娃娃衣服,莫颜则是喜欢里面的大喷水枪。

        小卖店门口还放着一个大冰柜,上面盖着一层棉被,掀开了,再打开冰柜,里面都是雪糕,各式各样的,简直就是孩子的宝藏。

        莫箐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顾殊站着的树荫下,有一群老大爷在扇着扇子,盘着腿坐在石桌前下棋,明明岁数大了,还在为悔棋、不许悔棋争吵,还有一群人跟着起哄。

        似乎是觉得不远处站着一名金褐色头发,蓝眼睛的少年很是起眼,让不少人看向他,小声嘟囔着:“外国人吧?”

        顾殊冷冰冰的,都不搭理,其实就是在装酷。

        她跑过去,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根小人头雪糕来,撕开包装纸,递到了他嘴边:“吃吧,好吃。”

        他一怔,想要用手接过去,她却不依,非得喂他。

        他一瞬间红了一整张脸,样子别别扭扭地咬了一口,那口小的,如果不是看到牙印,她都以为他没吃到。

        于是,她“扑哧”一声笑了。

        他的脸便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