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18.特意来看望

18.特意来看望

        军训到了后半段,就变成了修罗场。

        女生们聚集在寝室里偷偷哭,说想家了,还有人抱怨军训辛苦,刘笑笑都被氛围所感染,跟着偷偷红了眼圈,眼看着也要掉眼泪了。

        然而,莫箐却盘腿坐在蚊帐里,给身上点着花露水,再挠挠脚背上被咬出来的蚊子包,暗暗发誓,下次睡觉再也不把脚伸出蚊帐了。

        薄格则是在莫箐的包里翻出了最后一包薯片,撕开包装“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碎末掉了一床,最后还是莫箐收拾走的。

        这个时候,莫箐突然接到电话,是莫颜打来的。

        她很快接听,笑眯眯地问:“喂,小兔崽子,想你姐了?”由于手上花露水的味道很重,她还拿着电话靠近脸,自己都险些被味道呛到了。

        “姐,你现在干嘛呢,军训没?”

        “没有,这都傍晚了,休息三个小时,晚上七点集合。”

        “那你下来吧,我跟爸还有顾殊在军营外面呢,他们不让我们进,我们只能在栏杆这边等你了。”

        “你们来了?!好嘞,我马上过去。”莫箐吓了一跳,却赶紧爬下床,披上件外套,招呼刘笑笑跟薄格赶紧跟着她下楼。

        刘笑笑不乐意:“人家正伤心呢,下去干嘛啊?”

        薄格也不乐意:“我腿酸的厉害,伸腿都疼。”

        莫箐也不理她们,挂断了电话就催促起来:“快点来,我爸跟我弟弟、顾殊过来了,给我送零食来了。”

        一听这句话,薄格跟刘笑笑同时蹦了起来。

        “有零食不早说。”薄格说着,提上鞋首先出去了。

        刘笑笑跑的也挺快:“楼下有帅哥啊,俩呢,不能不去。”

        莫箐反而是最后一个出去的。

        下了楼,找了一圈,终于在一处围栏那里找到了莫颜他们。

        顾殊一直都是故意装酷的样子,抿着唇,不苟言笑的样子,实则一直在看莫箐,偏在莫箐看向他的时候,他会将眼神避开,一副假装看风景的样子。

        莫爸爸则是一个劲地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莫颜是几个人里最激动的,离得老远就蹦着高地跟她们摆手。

        莫箐看的这个激动啊,心想自己的弟弟终于想她了,结果走近了就听到那小子喊:“薄哥!薄哥!想死你!”

        如果不是还有顾殊在,莫箐差点扭头就回去。

        于是她几乎是冲到围栏边,纤细的手臂穿过围栏去拽莫颜的衣领,面目狰狞地质问:“你都没想你姐吗?”

        “想了,家里少个人,早上拉屎都没有积极性了。”莫颜真诚地回答。

        “难道我的作用只有这个吗?你把你姐当开|塞露用啊?”

        “也不全是。”

        “还有什么?”

        “嗯……暑假作业的作文没人帮我抄了。”

        莫箐一阵心灰意冷,恨不得不认这个弟弟了,顾殊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好几次跟我念叨,你不在家之后,耳根子清净了,反而没意思了。”

        “真哒?!”顾殊一开口,莫箐就忍不住开始卖萌了,语气都开始萌萌哒了。

        “可不就是,你不在家,我耳鸣都自己痊愈了。”莫颜说了一句,见她的手要收回去,又抓住了,往她手心里塞了样东西,“勉为其难地借给你了,军训完了还给我。”

        莫箐接过来一看,是莫颜宝贝得不行的mp3,当即美滋滋地揣进兜里了:“知道孝敬姐姐了,不错。”

        那年正好是随身听下岗,mp3占领市场的时间,毕竟当年的手机内存不够,没多少人用智能手机听歌,顶多是当铃声用,所以mp3还是有市场的,还是个新鲜玩意。

        这个时候莫爸爸走了过来,看了莫箐一眼,忍不住感叹:“我家宝贝女儿黑了。”

        “黑啦?严重吗?我都敷面膜了。”莫箐长得漂亮,也最是臭美,很在意外表,上辈子可是靠脸吃饭的。

        “一眼就能看出来黑了,来,把这些吃的接过去。”莫爸爸说着,开始往院子里一袋一袋地递零食。

        原本薄格是挺淡定的一个人,看到这么多零食,当即眼前一亮,仗着自己个子高,伸手去接,然后放在脚边。

        粗略一数,超市里大号的塑料袋,整整买了七袋零食,放在草坪上就跟宝藏似的,让三个女生一阵激动。

        “买了这么多啊?”莫箐忍不住感叹。

        “我也觉得有点太离谱了,本来我跟爸就买了两袋,剩下那五袋都是顾殊带过来的,说你跟他说,食堂的菜不好吃,他怕你饿死。”莫颜靠着栏杆,眼巴巴地往里看,随后指了指,“把那个大蟹酥拿出来给我一袋。”

        莫箐当即笑得跟朵花似的,将大蟹酥赏给了莫颜,便手扶着栏杆,凑过去小声跟顾殊说:“谢谢你哦!没想到你会过来。”

        “顾殊非要我过来的,我跟爸都觉得,你跟杂草似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个军训灭不了你,他非大惊小怪。”莫颜继续抱怨,手里拿着大蟹酥,眼睛还望零食袋里看,又张嘴跟薄格要,“薄哥,给我几个果冻,你脚边那个袋子里呢!”

        顾殊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只能闷闷地说了一句:“吃不饱饭,饿了怎么办?”为了不显露自己的紧张,他只看莫颜,不敢跟莫箐对视,很快就抱怨起来:“你都吃一路了,还没吃够?”

        “这几袋被我爸放后备箱里了,我才看到。”

        “哎呀,顾殊小弟弟对我真好,比亲弟都对我好。”莫箐小声感叹了一句。

        “可不就是,别的姐姐还给弟弟零花钱呢,我姐小气的恨不得抢我的零花钱。”莫颜听了,直接开始嚷嚷,十分不服气。

        莫爸爸则是在周围晃悠起来,随后说道:“你们先聊会,我去问问这边的玉米价格,看着长得不错。”

        众人目送莫爸爸离开,大人走了,一群孩子也就更放得开了。

        刘笑笑一直在看他们几个说话,最后忍不住感叹:“你们几个的颜值真够逆天的,我就感觉我在你们这边不合群。”

        “我都没说你胸围不对劲。”莫箐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烦不烦啊!”就算莫箐说得小声,还是能被顾殊、莫颜听清,这让刘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当即去抓莫箐的痒。

        莫箐笑眯眯地躲了半天,这才凑过去问顾殊:“是你让莫颜跟我爸过来的啊?”

        “也不算是,我提了一下,他们就开始张罗过来了。”

        “这肯定的,他们看起来都不在乎,其实对我可好了。”她美滋滋地说道。

        莫颜听了直咧嘴,明明挺帅一个小男生,嚷嚷的时候,嘴里直喷大蟹酥的碎末:“放屁,只是怕你死了,以后就得我一个人养父母了。”

        她当即没好气地瞪了莫颜一眼。

        薄格也跟莫颜挺熟悉的,递给莫颜几个果冻之后,就穿过栏杆去拍了拍莫颜的头,说了一句:“小弟长高了。”

        “薄哥你眼神真犀利,我又长高两厘米!”莫颜一碰到薄格就卖乖。

        “唉,我换个弟弟,让顾殊来当,你换个姐姐,让薄格来当得了。”莫箐说着,笑眯眯地将手穿过栏杆,去拽顾殊的衣角,问他,“你愿不愿意做我弟弟啊?”

        顾殊听了,一阵沉默。

        他不愿意,而且非常不愿意。

        他甚至有一瞬间的难过,想着莫箐突然对他很好,是不是就把她当成弟弟来看待了?

        “不要。”他回答,并且退后了一步,躲开她的手。

        手中没了东西,她只能将手收回来,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殊。

        莫颜还在嘲笑,接着十分兴奋地跟薄格、刘笑笑聊天,只有莫箐眼巴巴看着顾殊,见他一阵沉默的模样,不由得轻哼了一声,嘟起嘴来,靠着栏杆看着他们几个人聊天,意兴阑珊。

        顾殊只是不想做她弟弟,却不想惹她生气,其实过来给她送零食,也是因为真的很想她,连续几天跟她发短信,让他的心痒痒的,于是,他再次凑过去,小声说:“不讨厌你的。”

        “可是你不愿意做我弟弟。”

        “只是不愿意做你弟弟。”

        莫箐的情绪真的很好改变,只需要顾殊的一个反应,她就能瞬间失落,又瞬间开心起来。

        喜欢一个人,情绪会被这个人左右,还心甘情愿。

        “那你要做我的什么啊?”

        顾殊听到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会才回答:“总之不是弟弟。”

        “可是不叫你弟弟,你的名字好难叫啊,你看啊,叫你殊殊吧,听起来像叔叔,叫你顾顾吧?又像姑姑,你看你这个名字这么占便宜,我该怎么叫你才好?”

        顾殊听了,也有些说不清楚,只能跟她说:“你随意吧。”

        “那叫小小殊好不好?”

        “嗯,可以。”

        “小小殊。”

        “嗯。”

        她用嗲嗲的声音,又叫了一次,像是在撒娇:“小小殊。”

        她注意到,顾殊微不可查地扬起了嘴角,强忍着笑,却弯了眼眸,他又应了一声:“嗯。”

        “咔嚓”一声,她已经将他刚才的模样用手机拍了下来,将相片储存。

        他一怔,当即想要看她手机里的相片,她只远距离给他看了一眼,他确定相片不丑之后,也没要求她删,只是问:“你照我相片干嘛?”

        她很想回答:干!

        但是,她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想你的时候看看。”

        “哦……”他刚回答了一句,莫颜就凑了过来。

        “你们俩偷偷摸摸说什么呢?”莫颜问。

        “没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回到寝室的时候,刘笑笑才说起来,他们一起笑的时候,画面真的很好看,如果不是铁栅栏太煞风景,还会更加好看。

        薄格则是表示:“那小子好像对你还不错。”

        自然不错。

        顾殊完全是将她当成冬日里的雪团来照顾,碰一下都怕碎了,又怕阳光照一下就融化了,对待她那么小心翼翼,怎么会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