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40.舔掉的口红

40.舔掉的口红

        时间很快到元旦联欢会当日,联欢会是下午举行,结束后就会开始元旦假期。

        莫箐跟沈少颖要全程在后台,督促演员们的出场顺序,以及让主持人稳住阵脚,由于学校只有4名校园广播的主持人,她跟沈少颖还有两次上台的机会,客串一下主持人。

        台词不多,只是中间出来介绍一下就行。

        让他们上台,也是因为他们俩在学校里的人气很高。

        为了这个联欢会,她前一天特意去了一趟商场,买了一条红色复古款的长裙。

        长裙是v领,并不深,只能漏出白皙纤长的脖颈,以及她漂亮的锁骨,腰间有一条腰带,系上后,更显得她的腰细得不像话。裙子的袖子是灯笼袖,袖口收紧,袖子飘飘荡荡的,自带一股子仙气。长裙长及脚踝,最下面是层层叠叠的荷叶边,大大的裙摆,走路的时候会荡起,好似绽放的芍药花。

        她特意将长发披在肩头,长发及腰,临开场的时候,还将头发熨成了大波浪,随后给自己化了妆。

        做这些,她很有经验,一头长发熨得十分漂亮,并没有化十分浓艳的妆,还是描了复古的一字眉,涂了粉,画了眼影跟睫毛膏,显得眼睛更大了。最为显眼的,恐怕就是她的红唇了,在那个时候,看起来有些太过于扎眼,可是搭配起来,却复古好看。

        那是一种浓烈的美,好似最烈的酒,最有杀伤性的□□,或者,最红的血。

        整理好了这些,她在自己的头发上别了一个仿真花的发卡,花是火红的牡丹,跟身上的衣服交相呼应。

        沈少颖跟她商量好了衣服的搭配,却也只穿了一件红色跟白色搭配的毛衣,一条长裤外加马丁靴,看到她之后,捂着脸感叹:“离远了看吓我一跳,我还当碰到吸血鬼了呢!”

        “不好看吗?”莫箐对自己衣服搭配跟化妆的技术一直很有自信,她一直都是走在流行前端的,怎么会难看?

        他不敢看她,却亮出了大拇指来:“漂亮!”

        “你这是违心的!”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一个挺清纯的小姑娘,非得往妖艳了打扮。”

        “这叫复古。”

        “算了吧,我不懂,走吧,别臭美了,我们得干活了。”

        莫箐撅了撅嘴,凑到了沈少颖身边说:“我知道,你喜欢那种清新淡雅的妹子,就好像你们班的那个美女似的……”

        “你给老子闭嘴!”

        “好好好。”莫箐举手投降。

        莫箐见过沈少颖喜欢的那个女生,而且不止一次。

        那个女生给人一种病态美,看上去比薄格还清冷,就好似雪女一般,气息冷冷的。她属于那种高高瘦瘦的女生,说话的声音并不甜美,反而有些低哑,整个人的五官都给人一种素雅的感觉,不像莫箐,是那种大眼睛的甜美女生。

        该如何形容这个人呢,就好似道观里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姑,清冷、素雅,明明没有绝美的五官,却搭配起来看,极为舒服,说不定她穿上一身道袍,立即就仙风道骨起来。

        以至于,她跟沈少颖站在一块,感觉很是冲突,一个那么素净,一个又那么狂野。

        *

        忙碌到即将开场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殊的身影。

        他不用上台,顶多是快结束的时候上去领奖,没必要过来这么早。不过莫箐看到他之后,还是立即屁颠屁颠儿地跑了过去:“来找我啊?”

        顾殊听了一愣,没回答,只是盯着她看,看了好一会,才皱了皱眉:“口红掉色素了?”

        “……”

        “眉毛怎么跟蜡笔小新似的?”

        “来,你过来,我不打脸。”莫箐当即对他勾了勾手指。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打扮实在是太前卫了,这群小屁孩根本不觉得好看!

        顾殊没理,只是从她手里拿过节目表,看了一会,才问:“演员都到齐了吗?一会最好去每个班级都问一遍,确保万一。而且,记得提醒他们上场的时间。还有,我看到有颁奖环节,你们最好提前把奖品数量清点一遍,也告诉被颁奖的学生做好准备,别去上厕所什么的。”

        在顾殊说的时候,她恍惚间,好似又看到了前世那个总是准备周全的王牌经纪人,他总是那么谨慎,所有的活动,都没有任何纰漏。他的眼光总是最好的,能为她们谋得最好的前程,且将她炒到搜索头条。

        “好的。”她应了一声。

        “你累不累,累的话我可以替你去。”顾殊说着,看了沈少颖一眼,沈少颖只能无奈地看向别处,证明自己的清白。

        “没事,我可以做的。”莫箐当即表示。

        “交给我吧,大厅里挡了帷幔,可视度不高,那么暗的环境你这模样出去,容易吓到学生。”

        “……”

        沈少颖在她旁边笑得跟打嗝了似的。

        莫箐只能无奈地表示:“那我在后台看看。”

        顾殊点了点头,同意了:“站在有灯的地方,别去太暗的地方,如果吓到人,记得第一时间申明你是人。”

        莫箐对沈少颖挥了挥手:“这小子我先带走5分钟,一会你们再去。”

        说完,抬手揽着顾殊的脖子,就把他带到了人少的地方。

        突然被她揽住肩膀,他还心跳加速了片刻,谁知刚停下来,他就被她踢了一脚屁股,随后又是一阵绣花拳,有点疼,却不是完全用力。

        他知道,如果莫箐真想打他,他估计得被抬出去。

        他让她打了几下,就开始挡了,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的手。

        谁知,她还是不老实,抓住他的手,抬起来就重重地咬了一口,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将手抽了回来,看了手腕一眼,上面已经有清晰的牙印了。

        “你!”顾殊当即要发火的样子,可是看到她雄纠纠气昂昂,还跟他挺起胸脯来,他一瞬间没了脾气,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挺好看的。”

        “可你什么态度啊!”

        “你就不能戴个围巾吗?”

        “……”

        “天有多冷你知道吗?这是东北!”

        “会场里有暖气啊!”

        “管个屁用。”

        他说着,又看了一眼她的锁骨,不由得越来越生气。

        真是的,哪里好看露哪里,上次运动会是腿,这次又把锁骨露出来了,他最近总觉得,他的情敌越来越多了。

        苏凉语这个过气的,他一直没放松警惕,最近又出来一个沈少颖,学校里还有那么多男生对她有想法,他不可能不担心。

        “你在关心我啊?”刚才还在生气的莫箐,一瞬间变了态度,凑过去问,嬉皮笑脸的。

        女生的情绪变化得好快啊……

        “哼。”他只是轻哼了一声。

        她左右看了看,确定只有沈少颖在不远处等着,这才凑过去,拉开顾殊校服外衣的拉链,看到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卫衣,当即凑过去,在卫衣上印了一个口红印,随后抬头问他:“淡了点没。”

        顾殊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她的嘴唇上,思量了一会,又抬手,用手指摸了摸她的唇瓣,擦掉了些许颜色。

        这嘴唇,跟他想象中一样软。

        他只觉得,触摸的一瞬间,心口闪过一道电流,让他心中的那种情绪越来越分明。

        她没有躲,只是一直用稍显魅惑的眼神看着他,他定了定神,这才说道:“好了。”

        说完,直接去找沈少颖了。

        莫箐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嘟囔:“不会全都擦掉了吧?”

        在顾殊跟沈少颖离开后,莫箐特意跑到镜子前,再次补了补口红,没有之前浓了,淡了不少。

        顾殊将校服外套的拉链拉好,将吻印盖住,故作镇定地跟着沈少颖,在会场里寻找班级,因为是类似于电影院一样的舞台,班级分部得有规律,却也要找一阵人,耽误了不少时间,待他们确定完,已经表演过两个节目了。

        “谢谢你了,我先回后台了,一会我还有上台的时候。”沈少颖拍了拍顾殊的肩膀,直接回了后台。

        顾殊没有再去那边的理由,只能回了自己的班级,坐下的时候,注意到指尖还有残留的口红颜色,直接抬起手来,将手指上的红色口红舔了下来。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直接去舔下她的口红来。

        *

        沈少颖回到后台,就看到莫箐套着羽绒服,站在后台,拿着节目表,安排演员入场呢。

        他过来以后,站在了她身边,问了一句:“你这边没问题吧?”

        “演员没问题,奖品没问题,但是要讲话的老师还没过来,我让教务处的老师帮忙去联系了。”

        “啧,架子还挺大,彩排不来,开始了还迟到。”沈少颖不由得骂了一句。

        莫箐无奈地耸了耸肩。

        待莫箐跟沈少颖上场主持的时候,还没开始说话,台下就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莫箐当即爽朗地笑:“看到没,我们俩可能是今天晚上,人气最高的人了。”

        “虽然我很想承认,但是后面还有节目,说不定会更加精彩,更何况,我在之后还有一首歌呢。”

        “看来你是在给自己做预告啊。”

        两个人聊了几句之后,介绍了之后的节目就走了下去,站在后台看,左等右等,都没等到那位讲话的老师,沈少颖是最后一个节目,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沈少颖刚上台,就看到教育处的老师匆匆跑了过来,通知莫箐:“要讲话的老师突然有事,不能过来了,我们安排了另外一位老师,不过没有演讲词,要准备一下,你们这边时间还能拖延一下吗?”

        “这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啊?”莫箐当即就不乐意了。

        “听说是家里母亲突然病重了,这种事情……唉。”

        莫箐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叹了一口气,看到沈少颖唱完,大步流星地走上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