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55.单独去约会

55.单独去约会

        每年过完年,总会有一阵小热潮,就是议论当年的春节晚会,春节晚会上的一些台词,也会成为那一年的流行词,今年也是这样。

        莫箐听着这些已经听腻歪了的流行语,突然觉得一阵无语,尤其是班级里的一对内部情侣,被取名为“黑土”“白云”动不动就有人去起哄,她木讷地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反正,就是觉得挺雷人的。

        原本刘笑笑挺喜欢说这方面的话的,结果碰上莫箐这个不感兴趣的,又碰上薄格这个不看春晚的,就没了兴致,之后再也不说了,不过,她好像看上了一个男生。

        其实刘笑笑在莫箐这辈子,已经恋爱很晚了。

        前世,刘笑笑的眼光不高,有些好感,就能发展为情侣,然后开始恋爱,每次都爱得轰轰烈烈的,然而那些男生在莫箐看来,一个个都是纯**丝,丑不说,思想还不对劲,三观不合,也能走在一起,却注定不能走得长远。

        这回,莫箐没经历一、二班打架的事情,就跟刘笑笑交好了,让刘笑笑跟苏凉语关系好,跟顾殊、莫颜、沈少颖这些学校里出类拔萃的男生关系都不错,以至于,她的眼光一瞬间就拔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几个男生总在眼前晃悠,学校里真再没有几个男生,能入得了她的眼了。

        不过这次刘笑笑看上的男生,也还不错。

        男生是同学年组四班的,个子挺高的,身体不胖不瘦,似乎很爱打篮球,看起来体格不错,身材很漂亮,从身后看,有着漂亮的三角形形状。长相上,算是端正,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嘴唇,虽然说不怎么出彩,却也看得顺眼。

        莫箐觉得这个男生还不错,薄格觉得,这个男生有点像学习不好长相一般的苏凉语,至于性格,三个人都不太了解,刘笑笑也只是暗恋阶段,都不认识人家。

        直接表白吧,刘笑笑不好意思,怕被拒绝了,反而丢人。于是只能每天含情脉脉地看着人家,看到有女生跟他说话她就吃醋,看到他打篮球就说帅,显然一个花痴。

        这一回,一班跟二班依旧不对付,还总吵架,莫箐跟刘笑笑她们几个人也没参与。

        莫箐在各种躲避灾难,躲避围观,薄格一向不喜欢凑热闹,莫箐不参与,她也不参与,刘笑笑则是忙着暗恋,日子也算是平淡。

        ❤

        3月末,莫箐的小说就完稿了,顾殊还帮她通篇修改了一遍,她自己又十分谨慎地修改了两次,才将稿子给了责编kaka。kaka收到稿子后很激动,表示搞定手里目前这本书,就立即审这本稿子。

        交了稿子,莫箐终于清闲下来,开始思考新的剧本了。

        她目前的学生,局限性太强,许多事情是不能做的,让父母去做,也会让他们起疑。而且,如今她的本钱太少了,前几天莫妈妈给她算了一笔账,扣税后,以及之后的花销都算上,她的那些钱只剩下八万五左右了。

        更何况,许多的尾款还没结算下来呢,电视剧上映,就得一两年以后了,图书就算快,也得几个月的时间。所以,她现在还是穷光蛋,还在跟父母借钱花,她只能继续赚钱。

        至于努力赚钱的目的……

        她总觉得,女人也该自立自强,不能太依靠男人,日后的日子,想要过得滋润,自己也需要付出许多努力。

        的确,有些女人可以依靠外貌、手段得到成功男人的心,从而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可是,这样得来的生活不稳定,这世界上长得好看的女人太多了,没过几年,就会出现更年轻漂亮的,到那个时候,说不定就会将这个女人甩了。

        就像顾殊的父亲,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莫箐至今都很厌恶这位父亲。

        只有女人自己有本事了,才是最稳妥的,有实力了,才能有信心,去挑选适合自己的,自己喜欢的,还不会担心,自己配不上他。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着急赚钱……

        好不容易重生了,不利用一下,实在是太可惜了!她也不能重生了之后,光调戏小正太了啊!

        现在,是写一个丧尸的剧本好呢,还是回忆青春的剧本呢,还是写个乡村结合部的爱情故事呢?

        她思来想去,也没有头绪,最后干脆躺在被窝里装死。

        这个时候,顾殊打来电话,她立即接听了,接听后,就听到顾殊的声音:“你在干嘛?”

        “躺在床上,构思新剧本。”

        “新剧本想写什么故事?还是玄幻类型吗?”

        “就是没想到,才依旧构思的。”

        “……”

        “你突然打电话,怎么了?”

        “没事,就是看你不在线,想听听你的声音。”

        她当即笑出声来,不得不说,重生回到十五岁,她的心态也跟着到了这个年龄似的,如今过了年,她十六岁,她就真像个十六岁少女一样,每次顾殊有什么小举动,她都会少女心泛滥,被他萌得不要不要的。

        也可以说,恋爱中的男女,大多都像个孩子,有的时候会任性,有的时候会闹别扭,就像个孩子,明明知道不对劲,明明知道自己作,却还是忍不住。当然,也会因为一点小事情,就感动得难以附加。

        “你最近越来越肉麻了。”莫箐说着,钻进被窝里,身体晃悠晃悠,到了暖气旁边,靠着暖气跟顾殊讲电话。

        “我想去看看莫颜,你跟我一块去吧。”

        “去探班啊?他现在不在本市。”

        “我问过了,坐客车就能去,三个小时,我们周五晚上过去,周日下午回来,还能在那边玩两天。”

        她当即来了兴致,这是约她一块,趁机去约会呀!她当即眼睛闪亮亮的,兴奋地问:“我们俩去啊?”

        “你问问薄格跟刘笑笑去不去,去的话我可以帮出路费跟住宿费。”

        “可是……四个人订几个房间啊?怎么住啊?”难道……这么小就要同居了吗?

        “我跟莫颜打过电话了,我跟他住一块,他那两天就搭个戏,可以跟我们一块玩去,你们三个随便订房间吧。”

        “哦……”果然,阿姨的思想还是太复杂了。

        ❤

        剧组为了节省资金上的浪费,大多会选择在一个背景下的戏份,一次性拍完,以至于,莫颜的戏份其实并不多,却要跟着剧组奔走在各个场景,有些场景他只有一个镜头,就是在人群里有他,那他也要跟着过去。

        剧情大多是主角的,配角们轮换着跟主角搭戏,男主角初期,也多是被许多师兄弟□□,或者是被人欺骗,去做一些危险的师门任务,所以要跑的地方也很多。

        莫箐他们一行人,找到莫颜其实挺不容易的,因为他们是跋山涉水到了大山里面,莫颜还说不出个东南西北来,后来是副编剧骑着自行车找到了他们,带着他们到了剧组边上的。

        仙侠类的电视剧,取景大多在野外,想找好些的地方,自然要费些周折。

        一群人过去的时候,莫颜正在做群众演员,装扮尸体,整个人被打扮得看不出来模样,身体趴下,脸朝地,看不清模样。

        新人就是这样,拍完自己的戏份,还会被叫去做群演,会不会多给片酬,真的需要看剧组的心情了,尤其是莫颜这样的孩子。

        莫箐他们在外面围观了半个小时,莫颜也在地上趴了半个小时没动地方,只是因为在拍打斗戏的主角们,总是ng。

        顾殊看得皱眉,自己的好朋友趴在地上装尸体,还是在这么冷的天里,就算已经到了四月,依旧吹着寒风,这又是荒郊野外的,温度要比城市低上一些,够莫颜受的了。

        这个时候,导演开始跟动作指导商量戏,群演们原地休息,不能变动位置,为的是不穿帮,莫颜只能坐起身来,回头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脸上还带着笑,似乎没觉得多难受似的。

        莫箐不由得一阵心疼,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就看到一个少年走了过来。

        少年是古装扮相,一头青丝被梳成整齐的道家发鬓,眉目俊朗,他的眉浓且长,一双狭长的凤眼,好似包含睿智,高挺的鼻梁有些窄,嘴唇也有些薄,却不影响他俊朗的面容。若是用青松形容他,太过素雅,若是用秋日的枫叶形容他,又太过妖冶。

        他穿着一袭青灰色道袍,没有什么特殊的花色,甚至有些破烂,符合男主角的形象。

        少年径直朝他们走过来,最后在莫箐的面前停下,那种打量她的眼神,就好似许久未见的老友,带着些许调侃,还有几分审视。

        “你……就是编剧?那个……国民初恋?”他主动开口问道。

        问话的人,是她前世的故友——许敛音。

        “嗯,对,我是。”她当即回答,还伸出手来,似乎要跟他握手。

        许敛音没跟她握手,只是看了她的手一眼,随后瞥了一眼顾殊,最后轻笑了一声:“算了,我不动别人的女人。”

        莫箐听了撇嘴,这中二的语气,果然是从小就如此了,她只能收回手来。

        “能单独跟你聊聊吗?编剧。”许敛音又问。

        “聊剧本吗?可以,不过你一会不需要拍戏吗?”

        “我们一块拍吧?”

        “我们?!”莫箐当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跟我搭戏的女演员跟猪一样,太蠢了,招式怎么也学不会,你来跟我搭戏吧,做她的替身,你们的体形差不多。”

        莫箐当即摆手拒绝了:“我不行,我没学过表演。”

        “我听莫颜说过,你也学过些武术,来吧,别让你弟弟再做尸体了。”

        听他这么说,她才同意了,看到小莫颜装尸体,她还是挺心疼的。于是对朋友示意了一番,才进了场地了,跟着许敛音走了进去,刚跟他并肩,就听到他低声说了一句:“我可真是好久没跟你搭戏了,蠢比箐。”

        她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身体就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