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60.不停秀恩爱

60.不停秀恩爱

        莫箐前世身处娱乐圈,就算如何低调,总是会被狗仔队跟踪,时不时爆出一些绯闻来。

        她当年跟许敛音不是因为私下里有什么联系被爆,只是因为荧幕上合作次数太多,好几次被人杜撰新闻,说两个人戏外假戏真做,已经确定双双抛弃前任,暗暗在一起。

        每次这样一爆新闻,总会有人信,或者干脆就是幕后黑手,找水军去她跟许敛音的微博下面骂他们,说他们渣男渣女,xx配狗天长地久。

        当然,还是支持他们,不被不实传言动摇的真粉丝、理智粉居多。

        他们两个人反正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该干嘛干嘛,找他们合作,只要档期跟剧本、导演都行,他们还是照接不误,不怕流言蜚语。而且,许多制片方喜欢找他们两个人合作,演情侣类角色,毕竟两个人也算是当红的荧幕情侣,他们俩都在,票房有保证。

        她当年也是觉得,跟许敛音搭戏很有感觉,还会被他带动情绪,很轻松就入戏了,到后期,已经默契到无需多说了。就连在拍一些激|情戏的时候,许敛音也会故意照顾她,能借位就借位,还能帮她遮挡一些,不会走光。

        许敛音虽然中二,但是人不错,演技也是实打实的好,跟他配戏很轻松,ng都少,以至于她对他的印象不错。

        似乎,他对她的印象也不错,还曾经在一次综艺节目上,被问及跟她的关系。那时她已经断了腿,绯闻淡了些,主持人问得也算客气,许敛音的回答是:“如果不是我心里有另外一个人,说不定会选择莫箐那样的女人做妻子,一副很好养的样子。”

        记者又问:“莫影后如今可是嫁给了混血美男了,您不怕他会吃醋吗?”

        “如果我认真的话,顾殊那小子根本不足为据,他情商太低了。”浑然不觉,他自己的情商也很低,正常人哪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莫箐已经结婚了。

        但是在许敛音的心里,他只是在表达,他觉得莫箐这个女人很不错,只是他心里有另外一个女人,所以不会对莫箐有非分之想。

        一般,经济公司会培训艺人如何机智回答记者的采访,许敛音是唯一一个成了影帝,还在初级培训班里,被迫去上课人。

        那时候看过节目的顾殊,对许敛音根本是讨厌至极,许敛音去法国看他们的时候,险些被拒之门外,听说这两位还在厨房里对峙了一番,一个中二晚期一个毒舌,最后气鼓鼓的不欢而散了。

        莫箐一直很在意顾殊的感受,能不跟苏凉语来往,就不来往,其他的男生追她,刚表示了一个苗头,她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让她没想到的是,顾殊居然会这么敏锐,她跟许敛音才见了两次面,他就发觉不对,开始吃醋了?

        她哪里会知道,顾殊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自己的媳妇怎么看怎么漂亮,哪里都优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个男生多看她一眼,他都得警惕一下。

        她只是在心里暗暗决定,日后还是跟许敛音少联系吧,就算是聊剧本的事情,也是能少接触就少接触。

        毕竟现在是顾殊的女朋友了,该顾及他更多一些。

        更何况,这么些年了,许敛音都一直爱着叶洛渔,她也不能给这两个人添麻烦。

        *

        莫颜脱了戏服卸了妆,跟着几个人一块去游玩。

        其实这附近真没什么景点,唯一有趣的是一座山,爬山的人并不多,只因为这里能照相的地方太少了,游客更喜欢找大石碑、著名景点照相。

        就算人少,莫箐跟顾殊还是一路上戴着帽子,低头走路,初期还在提防,后期发现其实没多少人认识他们,也就放宽了心,到处去玩了。

        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吃。

        别看这里的景点不怎么样,但是有一条小吃一条街,这里是真的不错,算是这附近最热闹的地方,最有意思的还是这些人都是古装打扮,还是古代小摊子的模样,很有意思。

        几个人开始了“说吃就吃”的旅程。

        “我不要跟你们做朋友!你们为什么吃不胖!”刘笑笑开始假哭,声音大,没雨点。

        “笑笑姐,你该知道的,我姐跟薄格干吃不长胸。”莫颜安慰了刘笑笑一句,紧接着挨了两个人的打,自然是薄格跟莫箐。

        这个时候,莫颜还臭不要脸地凑过去问顾殊:“你不打我啊?”

        “其实我觉得,小小箐的大小还行。”顾殊一本正经地回答。

        谁知,莫颜一下子就毛了,开始疯狂揍顾殊:“让你小子占我姐便宜,看老子今天不替天行道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顾殊连连躲闪。

        “滚蛋!老子不想听细节!老子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让你小子拱了!”

        “简直就是护姐狂魔。”薄格感叹了一声,然后捧着数码相机,追着打闹的两个人猛拍照片,简直就是追拍狂魔。

        然而,莫箐跟刘笑笑还在吃。

        等两个男生、一个摄影师气喘吁吁地回来,就看到莫箐买了两顶帽子,是毛茸茸的鸭舌帽,她自己头上戴了一个,是浅棕色的,上面还有熊耳朵,前面是可爱的熊脸,后面有个毛团,是尾巴。

        紧接着,将黑色的扣在了顾殊的头顶,他的那个是竖起来的猫耳朵,后面还吊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尾巴。

        “好幼稚……”顾殊说着就想把帽子拿下来。

        “我喜欢!”莫箐当即喊了一声,接着撅嘴撒娇。

        顾殊没辙,没拿下来,任命地戴着了。

        另外三个人就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们俩,原本还追着顾殊打的莫颜,现在也开始数落莫箐:“姐,你别把我们家顾殊带傻了,不然我以后找不到人借作业抄了。”

        “原本觉得,顾殊跟箐箐在一块,能防着箐箐犯傻,如今再看啊……啧啧,箐箐不把顾殊带傻了就不错了。”薄格跟着表示。

        “我觉得挺可爱的啊!那边还有口罩,卡通的,挑几个,我们一人一个。”刘笑笑说着,已经去其他的摊子看了。

        最后,莫箐找了一个颜色相近,印着小熊图案的口罩,又给顾殊选了一个猫的,不过颜色是靛蓝色的。

        她认定他是猫属性的了,虽然有点忠犬的感觉。

        莫颜的口罩上印着“天才”两个字,戴上后还学起了樱木花道来。薄格很嫌弃,不愿意随波逐流,最后被逼无奈,为了合群,买了个印骷髅头哥特风格的,也算是薄格自己的风格。刘笑笑则是选了一个可爱的,粉色的小兔子口罩。

        年轻的乐趣就是,买了廉价的东西,依旧有种满足感,五个人一块买了口罩,也要站在一块连拍几张相片。

        到达半山腰小凉亭的时候,其他人休息,薄格接了一个电话,聊了二十多分钟。

        莫箐知道是谁打来的,那个男生叫许尚时,谐音就是许丧尸,是一个个子蛮高的男生,也是薄格的初恋男友。

        许尚时跟薄格属于一个圈子里的年轻人,都是家里有些钱,实力雄厚的,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且许尚时个子也蛮高的,身材结实,长相不是很帅,但是特有男人味,一看就特别的man,跟薄格站在一块,就好似两座大山。

        许尚时比薄格大两岁,如今在其他的高中念高三,听说,他从初中就开始追薄格,追到大学,薄格才同意跟他交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挺长的,足有四年。在薄格这边,就是高二的时候跟许尚时在一块,大二的时候分手。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还是很好的,还在身上纹了对方的英文名字,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分手。

        但是,爱情经受不住挫折。

        在薄格大一那年,许尚时家的公司宣告破产,欠了许多的债务。薄格是一个不在意这些的人,她要的是许尚时这个人,并没有因此分手,两个人还一块,打算东山再起。

        可是过了一年,他自己新经营的公司依旧周转不灵,倒闭了,他因此心灰意冷。

        就算那个时候,薄格依旧没打算分手。

        真正的分手,是知道许尚时吸|毒、赌|博。

        家里的公司倒闭,不会磨灭薄格的爱情,但是许尚时自甘堕落,就会让薄格心灰意冷,她便不再犹豫,立即分手,且做得特别洒脱。分手后就休学出国旅游,大半年不回国,许多人都联系不到她,都当她人间蒸发了,她又自我恢复,回来了。

        回来后,任由许尚时哭着跪着求和好,甚至是闹自杀威胁,薄格都一点没有犹豫。

        不行,就是不行。

        薄格一直是一个洒脱的人,坚强到让人心疼,她甚至从来不跟别人说自己的心事,会自我疗伤。

        如果不是后来,薄格跟莫颜传绯闻,莫箐当时也不会打电话给薄格,笑着问她是怎么回事,然后自己的多年闺蜜,也笑着问她:“我从初中起,就喜欢莫颜了,你从来没发现吗?”

        她喜欢谁,从来不说,憋到自己的爱发臭了,被人觉得恶心铲除了,她也不说自己爱过,只是闷在心里,绝不表白。

        她跟许尚时在一起,也是因为被他的真心感动了。

        莫箐还记得,在一次访问的时候,记者问莫颜,如何回复这次的绯闻,当时莫颜笑得很开心,他说:“最开始,我以为我总是能一眼就看到她,是因为她个子很高。后来发现,好多男生比她高,我还是能一眼看到她,这才恍然,原来她在我的眼里,是发着光的。”

        爱情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楚,看起来十分不合适的两个人,毫无征兆地就相爱了。

        她作为闺蜜,作为姐姐,却什么都不知道,真是不合格。

        她曾经深深的自责过,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粗心,怎么那么失败?

        现在,再次看到许尚时追求薄格的画面,让她有些感慨,她是要默许许尚时追求薄格,他们在高二的时候在一块,还是……她扭头看向莫颜,他还在跟顾殊笑闹,跟他借帽子戴。

        一个不开窍的傻小子,一个闷|骚憋死不说心里话的臭丫头,一个痴心不改的暖男。

        她……该推波助澜,还是不阻挠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