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十五岁在线阅读 - 95.莫颜X薄格

95.莫颜X薄格

        莫颜每次看到薄格的身材,尤其是胸,就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好几次,莫箐都喜欢拿薄格的胸跟莫颜开玩笑,说他们两个人的身材差不多,简直就是兄弟,而不是情侣,莫颜都很不屑:“反正顾殊享受不到亲手养大的快乐。”

        其实,从莫颜第一次见到薄格的那天起,就认定了,这是他“亲哥”。

        结果,他喜欢上了他“哥”,还跟薄格成了恋人。

        世界,就是这么神奇。

        一直被宠着,一直被罩着,一直被爱着,回过神来,他跟薄格,已经认识了十四年。

        第一次见到薄格,是在他初一的时候,薄格跟莫箐上初中二年级。

        那个时候,他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睡梦中的偶像,她身上的气场,她自带的霸气,以及好看的五官,都让他有一种,看到了电影里冷酷角色的感觉。

        真帅!

        那个时候的薄格话不多,走路的时候喜欢将手□□口袋里。她总是扎着单马尾,位置不高不低,好似只是随意绑起来的,然后将校服的衣领竖起来,将下巴埋进衣领里。

        有的时候,他跑过来跟莫箐说话,薄格会偶尔扫他两眼,他每次都会有些紧张,下意识地不去看薄格,僵着背脊,动作都很小心。

        回忆起来,恐怕他那个时候,就在意她了。

        还记得那是一个中午。

        他学习不好,考试交了白卷,老师怒了,他被学校留下来,周末也要参加补习。

        莫箐怕他中午没饭吃,特意来了学校给他送中午饭,中途跑出去帮老师的忙。他吃完午饭,觉得无聊,躺在靠窗户的书桌前睡午觉。

        阳光很好,照得人暖暖的。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只是觉得腿麻了,结果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书桌边,放着一把防晒伞,帮他遮阳光。再一扭头,就看到薄格坐在他旁边,单手拄着下巴,正在翻他书桌里的漫画书。

        他趴在桌面上,并未在意自己麻了的腿,只是眯缝着眼睛偷看她,觉得她侧脸好看的不像话。

        结果,没一会她就笑了起来,也没看他,只是问:“要不要喝点水?”

        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有点慌,却还是故作镇定问:“这本书挺有意思吧,可以借给你。”

        “好啊。”她回答。

        “喂!”她突然叫他。

        “嗯?”

        “好热,我想吃冰激凌。”

        “哦哦哦,我去给你买。”莫颜说着,很快起身,平时莫箐使唤他的时候,他从来没这么勤快过。

        “还有莫箐的。”

        “好。”答应了之后,他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跑了老远,才想起没问薄格喜欢的口味。于是他买了三种回去,让她自己挑,还借着这个机会,问她要了电话号码,“不然有事都不方便问你。”

        薄格挺无所谓的,直接将手机号码给了他。

        他将通讯录里的名字存成了“薄哥”,十几年了,都没改过。

        初中的时候,莫箐跟莫颜经常吵架,莫颜的性格也挺倔强的,用他们那边的话说,就是这孩子有点驴。或者,只是青春期的小情绪,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看姐姐不太顺眼。

        他总是不服莫箐,有几次吵得十分厉害,莫箐就去找薄格哭诉,然后薄格来收拾莫颜。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薄格。

        他明明觉得自己有道理,可是讲理从来讲不过她,有一次他急了,不肯继续吵下去,扭头就走。

        薄格也没犹豫,抬脚就是一脚,踢得他跪在了地上,然后走过来,给他好一顿揍,一点面子也不留。

        他还记得当时薄格说:“就是看你不顺眼,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打残了,后半辈子我养你。”

        他打得过薄格,当时不愿意跟女生动手,他把她当哥,不证明她真的是男人。

        所以当时,他是生她的气的,却没还手,没怎么抵抗,挨了一顿胖揍。

        赌气了好阵子,薄格突然拎着零食,来他的房间找他。

        他不想理她,一直气鼓鼓的,反正她是跟那个烦人的姐姐一伙的。

        结果薄格也不哄他,只是坐在他身边,撕开零食袋子,一个接一个地吃,还看他房间里的漫画书,独自乐。

        他觉得他有点贱,看到她笑,就想凑过去,看看她看到的是哪个情节,哪个梗让她笑了。

        探头看了一会,又故作镇定,等她将零食都快吃完了,也看完了一本漫画书,就到书架前去找其他的书看。

        他躺在床上,继续赌气,她突然转过身来,往他嘴里塞东西吃。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不过后来,也就“咔嚓咔嚓”地跟着吃了起来,也是刚才看她吃了半天,馋了。

        然后她指了指他枕头下面的袜子问:“你平时都是闻着臭味睡觉的吗?”

        “才不是!”他当即反驳,涨红了一张脸。

        她只是笑,继续吃零食,“咔嚓咔嚓”的。

        他很不高兴,凑过去抓了一大把薯片塞进嘴里,还在说:“其实我觉得你刚才看的那段不逗,我给你看这本。”

        然后屁颠屁颠儿地去书架前拿出一本书来,献宝一样地给了她。

        哪里舍得真的生她的气,他那么崇拜她。

        原本,他当他是敬仰薄格的。

        直到他发现,自己的姐姐,竟然跟自己的哥们在一起了。

        真过分。

        他觉得这是一种背叛,是一种欺骗,他很生气,气得要哭了。

        不过想一想,他还有薄哥呢!

        可是很快,他发现,有人跟他抢薄格了,还是一个傻大个子!

        他明明比那个傻大个子帅!

        莫箐总是起哄暗示,说薄格有可能跟那个男生在一块了,还在说,他喜欢她。

        之后他自己想了想,发现有人在追求薄格,他的确很慌乱,心里不舒服,很不爽,想生气却无处发泄。

        发现薄哥跟大傻个子约会那天,他嘲讽她是骗子,说她重色轻友。

        她说:“你凭什么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答不答应他,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

        是啊,凭什么。

        他管不着。

        后来,他借着莫箐跟顾殊的关系被莫妈妈发现,顾妈妈突然来袭的理由,再次跟薄格联系,还约她一块旅游。

        她答应了。

        其实这次单独旅游,他还是挺激动的。不过,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纯洁,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就好像姐姐带着弟弟出去玩。

        除了,他跟她说了一些话。

        他问她:“你真的要跟那个大个子在一块?”

        “也不算,我们两家人的关系也挺好的,不能闹得太僵了。”

        “薄哥,别那么着急找男朋友。”

        “为什么?”

        “我还没长大呢。”

        她听了一怔,随后盯着他看,看了好半天。

        他有点慌,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

        接着,她轻笑了一声,回答:“好啊。”

        那个时候,他就当她答应了。

        喜欢就喜欢吧,没什么丢人的!薄格那么帅,那么好,喜欢她很正常啊,那个大个子眼光也不错嘛,真是让人欣赏。

        莫颜确定自己喜欢上薄格之后,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他觉得他暗示过了啊,为什么薄格对他的态度还是不冷不淡的?他还像以前一样赖着她,会不会被讨厌啊?是不是该有些成熟男人的样子?薄格说,男人果然是成熟一点比较帅,不如留胡子吧。

        薄格在杂志上的相片真好看诶,肯定的啊,他看上的人,怎么会不好看。

        这么好看的女生,肯定有不少人会喜欢,被抢走了该怎么办?他根本不像她的男朋友,只像一个小狗腿。

        好着急。

        他最开始对她是崇拜,后来渐渐地,变成了痴汉。

        在莫箐他们上到高三的时候,莫颜开始喜欢往莫箐住的房子跑,因为薄格也住在那里。

        薄格看书的时候,比较懒散,喜欢在床上看书,被栾姐说了几次都没用。莫颜去的时候,她正躺在她房间里的床上,听着英语磁带,做着四不像的瑜伽动作。

        她让他进来,问他:“又带什么过来了?”

        “我妈煲的汤,喝不喝?”他问。

        “晚饭的时候吧,现在不爱动弹。”

        他也没在意,直接走进去,坐在了床边,拿过了她的一个耳机,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跟着听,果然,什么也听不懂。

        “你的手怎么那么凉?”她问。

        刚才拿耳机的时候,他的指尖碰到了她的耳朵。

        “外面零下二十多度呢,我拎着保温盒,没戴手套。”他说着,还很厚颜无耻地将冰凉的手放在她的头顶上,她居然不嫌弃,反而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又放在脖子上。

        “你姐这房子里的地热太热了,热的我好困。”

        他摸着她纤细的脖子,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去按她的脸,还问:“凉不凉?!”

        她按着他的手背,又握了握他的手腕:“怎么不多穿点衣服?”

        “我穿得挺多了。”

        说话的时候,他才发现,两个人挨得那么近。

        她仰面躺在床上,跟他共享着耳机,耳机线纠缠,让他不能距离她太远。他的双手按在她的脖子上,她用暖暖的手按着他的手背,十分自然地跟他聊天。

        他突然心口乱跳。

        “过几天我又要去拍戏了。”他突兀地转移话题。

        “嗯?什么戏?”

        “也是偶像剧的童年,听说,这次还有吻戏呢。”

        薄格听了表情微微一滞,很快取笑他:“不错嘛,这么早就开始拍吻戏了,女方是谁啊?”

        “不知道呢,说了你也不能知道,是个新人。”他说着,轻咳了一声,继续说,“不过我还是初吻呢,给她是她占我便宜了。”

        “臭不要脸!这些都是女生吃亏。”

        “本来的嘛,初吻不该跟喜欢的人吗?”

        “那怎么办,拒演?”

        “那这样……”

        莫颜没说话,只是俯下身,不由分说地啃了她的嘴唇,啃完就起身跑了。

        真的是啃!

        因为慌张,力度没控制好,动作也匆忙,确定嘴唇碰上了,他就赶紧逃了,怕薄格打他。走的时候忘记了耳机的事情,愣是将耳机扯走了一段距离。

        慌慌张张地丢掉耳机,落荒而逃,去找顾殊避难了。

        不过他没走,只是坐在顾殊身边,看着顾殊跟莫箐恩恩爱爱的复习。

        真是欠揍啊,复习的时候也腻腻歪歪的,也不嫌累。

        他看了一会,就听到薄格的房间门打开了,扭头就看到薄格走了出来,径直去了厨房,没搭理他。

        他承认他贱,薄格没来揍他,他就凑过去了。

        过去的时候,薄格正在往杯子里倒纯牛奶,正好倒满了一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他很是爱管闲事地问:“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来就喝?多凉啊,你是女生知不知道?要不你喝碗汤?”

        说着走过来,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碗来,打开保温瓶,从里面往外倒汤。

        薄格一直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没说话,等他扭过头看向她的时候,才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凑过来吻他。

        初中的时候,莫颜一直很惆怅,他还没莫箐高,更没薄格高。

        好在薄格到一米七多就不长了,他却顺利地长到了一米八多,现在,她想吻他,需要踮着脚。

        他觉得他整个人都在燃烧,脑袋里一阵嗡鸣,就好似煮沸了的水,烫的人发慌,一动都不敢动,他怕热水溢出来,烫到薄格。

        然而薄格一如既往的淡定。

        她吻了吻他的嘴唇,盯着他看了半晌,发现他乖得离谱,便又一次凑过去,主动撬开他的唇齿,将舌尖探进去,跟他的舌头打招呼。

        亲吻完,薄格一切如常地端着汤,往自己的房间走。

        他重重地吞了一口唾沫,回头看了一眼,注意到莫箐跟顾殊依旧在腻歪,没有看厨房里,才又屁颠屁颠儿地跟着薄格走,想去她的房间,却听到了薄格锁门的声音,他只能退回来。

        薄格就是这样,只有她逗弄别人的份,没有别人逗弄了她,就把她扔在原处的道理。

        真小心眼。

        晚上,莫颜回到家里,鼓足了勇气打电话给薄格,决定正式表白。

        他说:“薄哥,我喜欢你……嗯,从……一开始就喜欢。”

        “然后呢?”

        “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

        “不能。”

        他还以为,薄格吻了他,也是喜欢他,没想到,她居然拒绝了!这个回答,就好似给了他当头一棒,让他十分诧异。

        “为什么?”他几乎是一瞬间,声音就有些更咽了。

        “因为某些人说过,把我当亲哥,我们不可能。”

        “我说过?”

        “嗯。”

        “我自己打我自己嘴巴,好不好?原谅我年少无知……”

        “还是不能。”

        “啊?为什么啊?”

        “你还没长大呢。”

        总之,莫颜苦苦哀求了一个晚上,薄格淡定地拒绝了一个晚上。

        挂断电话后,他一脸苦兮兮的表情,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失恋了,如果真的不会答应他,应该不会吻他吧?

        想起白天的吻,她吻他时的眼神,他抬手捂着脸,有些羞愤难当,他当时竟然觉得,这个平胸的女人……好性|感。

        后来,莫颜也弄不清楚,他跟她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下午自习课的时候,突然收到薄格的短信,只有一句话:“我想喝可乐,加冰的。”

        “冬天喝凉的不好。”

        “教室太热了,没事。”

        “我放学了去给你买。”

        放了学,莫颜没坐校车,而是到学校外给薄格买了大杯的可乐,还买了一些其他的炸串、小零食,还给薄格买了她很爱吃的周黑鸭鸭脖、鸭锁骨,又跑到了高三二班给她送过去。

        去了之后莫箐掐着腰骂:“这弟弟真是白养了,可乐只买了一杯!”

        顾殊也很嫌弃的样子,抖了抖他带的食物:“我不吃辣的,白跟你做了几年的哥们。”

        莫颜这才意识到,光顾着薄格了,没想到其他人。

        薄格还是很开心的,还留莫颜坐在班级最后一排,她的身边,让他陪着她上晚课。

        因为学校的晚课要收费,所以学生是选择性上的,不过二班是快班,没有掉队的,全部参加。高三又重新聘用了一些老师,导致这老师认识不全学生,也没当莫颜是别的班的,只是自顾自地上课。

        薄格上课的时候会翘二郎腿,老师转过去,就开始啃鸭脖吃。

        班级里的其他同学总会回头看他一眼,毕竟这是学校里难得演过电视剧的人,而且,还是莫箐的弟弟,确实蛮帅的。

        他看薄格吃,他就馋,也跟着吃,觉得辣了,他就拿薄格桌面上的可乐喝,因为教室热,里面的冰已经化了,只是有些凉罢了。

        结果,他越喝越热,因为吸管是薄格用过的,她并未在意的样子。

        他跟着几个人一块放学,然后往莫箐住的房子去,他晚上可以住在顾殊那里。当然,跟家里说,就是去莫箐那里住了。

        晚上他又趁着薄格刚开门,一溜烟进了她的房间。

        她刚洗完澡,还在擦头发,见他进来,就将毛巾丢给他,让他帮她擦,自己则是从书柜上拿出保湿霜,往脸上涂。

        两个人都站着,他站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擦头发,低下头就能看到她身上的睡衣,居然是男款的。

        她转过身来,要往书桌那里去,却被他拦住了。

        他凑过去笨拙地亲吻她的嘴唇,她没推开他,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甚至比他还主动。他单手拖着毛巾,包着她的头,另外一只手环着她的腰,只觉得她的身材纤细得不像话。

        他弄不清楚这些关系,为什么他可以吻她,她就是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好啦,我还得看书。”她伸手推开这个贪婪的小东西,自顾自地坐到书桌前看书,想起了什么,伸手从桌面上拿来一个唇膏来,打开盖子,招呼他:“过来。”

        他很是听话地坐在了他身边,她便凑过来,帮他涂唇膏。

        他看得出来,那是她以前用过的。

        “还要当明星呢,嘴唇居然这么干。”她取笑他。

        “男生那么臭美做什么。”

        谁知,她居然捏住了他的下巴,看着他,感叹:“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这张脸的。”

        这个女人真是的,每次都能逗得他脸颊通红,但是,总是不跟他确定关系,让他心里痒痒。

        喜欢这张脸也行啊,至少,他身上有她喜欢的地方。

        之后的一段日子,他开始赖上薄格了,到了莫箐家里,就往薄格房间里钻。

        其他几个人都心知肚明的,自然不会说什么,所以都见怪不怪了,薄格也从来不赶他走。

        薄格依旧是原来的状态,凡事都不放在心上,一切都漫不经心。

        看书看累了,就凑到莫颜身边,坐在他身边抱着他抱怨:“好累啊……”

        他也抱着她,就跟抱着自己的宝贝似的,喜欢得不得了,却还是忍不住幽怨:“薄哥,你为什么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啊?”

        她思考了一会,然后松开他,认真地看着他,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他噘着嘴,见她好半天不回答,气呼呼地哇呀呀叫,她就再次凑过去吻他一下。

        他停止咆哮,抱着她不管不顾地一顿乱亲,她依旧不反抗。

        他觉得,他最近接吻技巧都已经练出来了,可是,他依旧没有女朋友!因为他喜欢的人,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

        为什么呢?

        莫颜跟薄格表白半年多的时间,两个人才算是有了进展。

        那阵子,莫颜又演完了一部戏,开始接二连三地被女生表白,接到女生的情书,他看着这些情书,还有那些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暗暗决定,他要再去试一次,如果薄格再不答应,他就要放弃了。

        他总觉得,他被小瞧了!被薄格当小孩子戏弄了。

        喜欢他的人这么多,他不能总被一个人玩弄着。

        那天,他很正式,还偷偷去花店买了一束花,不好意思被其他人看到,就用黑色塑料袋装上,去了莫箐的房子,然后溜进薄格的房间。

        薄格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继续看书。

        他扭扭捏捏了好半天,才把花拿了出来,递到了薄格面前。

        薄格整个人都傻了,然后问他:“自己的片酬买的。”

        “肯定的啊。”

        “啧,还粉玫瑰,你这么粉嫩啊。”

        “我看着挺好看的。”

        “不觉得我更适合蔷薇吗?红色的那种。”

        “你不喜欢?”

        薄格伸手将花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笑着收了:“挺香的,还不错。”

        “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不愿意。”

        “……”早就猜到是这样的回答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最起码让我死个明白吧?”莫颜有些恼了,几乎是急躁地喊了起来。

        “之前给过你很多理由了啊!”

        “你那些理由就跟糊弄小孩似的!我不想被你瞧不起,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告诉我理由,我就放弃好不好,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薄格听了他这句话,不由得看向他,沉默着不说话。

        他越想越难受,干脆一股脑地发泄起来:“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只是一个劲地逗我,就好像我只是你的玩具。是!我是比你年龄小,可是我也有自尊心,总被你当娱乐的对象,我也会不开心的!你告诉我理由,我以后不再缠着你,就像我姐跟凉语哥似的,等我完全不喜欢你了,我再来跟你做朋友。”

        薄格听着,双手环胸,走到了他的跟前,刚要凑过去吻他,他就躲开了。

        “别再这样了,每次都把我撩拨得很难受,我也不小了,会有反应的!我这次是认真的,告诉我呗!”他说完,居然自己就更咽起来,且一瞬间哭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之前还在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结果,现在就在她的面前,开始哭鼻子。

        她一直不说话,只是继续逼近他,他一直后退,最后干脆坐在床上。

        她伸手将他推倒,然后跪坐着骑在他身上,按着他的肩膀,去吻他的眼角,那里全是眼泪。

        “这就受不了了?”她问。

        “还不够吗?”

        “放弃了之后呢,你要做什么,追求其他的女生嘛?”她问。

        “还没想过。”

        “现在想想呢。”

        “不知道。”

        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问他:“莫颜,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吗?”

        他吓了一跳,惊讶地睁大了一双眼睛:“哈?”

        “你就是这样,迟钝得跟个傻|逼一样,在你追求我之前,我对你好了那么久,暗示了你那么多次,结果你呢,跟我说:‘薄哥,我一直都当你是我亲哥’这句话,你跟我说了多少次,你还记得吗?你每一次说,我都觉得,我被你拒绝了。”

        “我……当时还没意识到我喜欢你。”

        “对啊,你没意识到,所以你无意识地伤了我那么多年。你才坚持多久?半年?我坚持的比你还久。半年时间你就受不了了,我坚持了那么久,我说什么了?”

        “薄哥,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以前我傻|逼,我缺心眼,所以……所以你原谅我呗。”他开始恳求。

        “我就是要你尝尝我当年的滋味,结果你居然只坚持了半年。”

        “我当年哪有这么过分。”

        “在我看来很过分,每次你看到我之后,都兴奋得不得了,跟着我的后屁股转,我一次次想放弃,你却在我每次想放弃的时候,又丢给我一个甜枣。你啊……磨死人了。”

        莫颜委屈得不行,他以前真不知道,后来虽然有点猜测,但是薄格一直不答应他,他也不能确定。不过想到自己曾经让薄格这么难受,他又是一阵难过,哭得越发凶了:“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打我好了,我绝对不还手。”

        薄格看着这小子哭得越来越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终于狠不下心来,拿过纸抽来帮他擦鼻涕。

        他蜷缩在她的床上,渐渐哭得弱了,她就把他抱进怀里哄,竟然觉得这个哭得鼻子通红,眼睛通红的小子还挺萌的,又忍不住,一个劲地亲他。

        “欸,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别后悔啊。”薄格说道。

        “才不会后悔,你答应我就行。”

        “嗯,好啊,那就在一起吧。”

        莫颜一直觉得,男生跟女生在一起,一般都是男生在主导的位置,要男生来保护女生,还有就是,做羞羞的事情的时候,男生最起码要在上面吧?

        然而他跟薄格在一起不是。

        薄格永远主导着两个人的步调,他总是被她吻得七荤八素的,那天晚上他也晕晕乎乎的。

        到最后,她一身衣服整整齐齐地去洗手了,他则是被她扒了上衣,裤子也只是挂在腿上,然后一个人拿着纸巾,擦干净自己,再擦干净床单,灰溜溜地提上裤子,套上外衣,跑到顾殊的家里洗澡。

        那天之后,他跟高兴地跟几个人宣布,他有女朋友啦!

        顾殊很诧异:“才开始交往?我还当有一阵了,上次还看到你们俩抱在一起看电视。”

        刘笑笑则是咆哮:“啊啊啊啊,之前就在看莫箐跟顾殊虐狗,现在又要看一对了!我也想谈恋爱!”

        莫箐则是说:“不过你恋爱要低调啊,不然会连累到薄格也被狗仔队跟踪,其实有的时候,隐藏恋爱消息,不仅仅是保存人气,也是保护自己的另一半。”

        他倒是不在意那些,只是觉得自己有女朋友了,他终于跟薄格在一块了,整个人萌萌哒!

        直到后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是薄格的玩具啊!

        他偶尔跑去她的房间陪她,每次薄格都是很认真地在复习,学累了就会过来抱抱他,亲亲他,闲的时候,还会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他都快习惯女朋友帮他撸|管了。

        然而,他跟她交往了一阵了,都不知道她的胸到底有多平!

        有一次,他抱怨了一句,她就问他:“怎么,不愿意啊?”

        “没……就是……还挺幸福的。”

        能不幸福吗?他女朋友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有的时候比他都帅。

        他觉得,他上辈子绝对是超人,拯救了不少人,后来还拯救了全宇宙,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好的女朋友?不仅仅他喜欢她,她也早就喜欢他了。

        有一次,他去拍电视剧,演的是一个富二代,那种帅气、男友力爆棚的角色。不少人都说,他将这个角色诠释得很好。

        他没说,他演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薄格的样子,结果,竟然将一个男人演得特别好,让他涨了超多的粉丝。

        后来,薄格考了传媒大学,在美术学院,学摄影专业。

        他也考了那所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两个人又一次在一个学校。

        其实两个人是约好的,薄格是靠真才实学考上去的,莫颜则是走了点后门,公司帮着他上了这所大学。

        后来,出来了微博,他们又被莫箐带动得,成了微博第一批认证的用户。

        然后莫颜将薄格加了关注,又设定为特别关注。

        那个分组只有几个关系很好的人,比如莫箐,比如那个便宜姐夫,比如笑笑姐以及那个不爱说话的笑笑姐夫,还有就是许敛音、叶洛渔这些带过他的人。

        就连沈少颖,他都没特别关注,因为他知道,沈少颖的微博一般不是沈少颖发的,他的经济公司怕他一发微博,就暴露他没有文化没有内涵没有素质的一面,微博都是他的经纪人跟助理在上,内容也都是他们发的。

        到了后期,他渐渐可以独挑大梁,担任主角了,甚至还开始尝试拍电影,只是很可惜,错过了最佳新人奖,只能之后努力,拿个影帝了。

        有的时候,宣传新电视剧、新电影,就会传出一些男女主角的绯闻,以此吸引眼球。

        对此,薄格也是理解的,所以从未说过什么。

        莫颜不怕被传绯闻,也不怕被黑,就怕狗仔队拍了错位的相片,杜撰了一些无中生有的内容后,将消息曝光到网上,然后微博被薄格转发,没有什么内容,只有一个再见的表情。

        再之后,他拨打薄格的电话,她总是关机。

        他当即就慌了。

        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些名气了,薄格也渐渐熬出了头,走出国内,开始走国际t台了,很多时尚杂志,都争抢着,要薄格做封面模特。

        明明薄格没有展现什么出柜的征兆,却因为气质太帅,还是被不少粉丝追捧,称呼她为“老公”。

        以至于,他们两个人,其实都挺有名的。

        超过五小时没能联系到薄格,莫颜开始坐立不安,他打电话给莫箐,莫箐只是懒洋洋地说:“我说你这次有点过分啊,这回你明显是被人圈进去了,有些相片就是摆拍,你发现没,那个臭娘们在配合!”

        “那天还有其他人的,而且我们的经纪人都跟着,只有我们两个人被拍到了。”

        “我说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离那些女演员远点,多少演员想要蹭绯闻的?”

        “我是真冤啊!就是从剧组安排的宾馆,到剧组聚餐饭店的路上,算是一起被人通知,同时到饭店的,这都被偷拍了!”

        “我看着那新闻,都感觉真有那么一回事。”

        “我眼光哪有那么低?而且在阳光下,她的鼻子都是半透明的,里面的玻尿酸看得清清楚楚。”

        跟薄格失去联系的第二天,莫颜终于决定,他要公开了。

        他不敢跟公司说,于是只是自己登陆了微博,转发了薄格的那条再见表情的微博,加了一行字:“老公,你听我解释。”

        没错,是老公,跟着她的粉丝,叫一个称呼。

        很快,他的微博就开始闹腾了,粉丝们纷纷询问:

        林疯:卧槽,这是公开了吗?

        巨型泰迪朴灿烈:公布恋情了?

        白羊兔子基:国际惯例@薄格。

        锁绮:其实早就发现了,莫师弟的微博日常就是:吃饭睡觉@薄格。

        很快,他的手机就响了,是经济人打过来的,他没敢接,只是继续盯着微博。

        没多久,莫箐就转发了:曾经有一天,莫颜跟我抱怨,哥们突然变姐夫,真过分。高三那年,面对闺蜜变弟妹,我还是很淡定的。

        接下来是情书工作室转发:刚知道我变成姐夫那天,他还揍了我一拳,唉。

        “国民初恋”夫妇转发,就算是证实了这个消息,再想反悔都难了。

        而且,是她高三那年,那时候,他才16岁。

        很快就有网友开始炮轰,莫家上梁不正下梁歪,姐弟俩都早恋。

        不过这种人,很快就被群众一齐炮轰,毕竟已经好多年,没人再能说国民初恋什么不是了,因为两个人太过优秀。

        还有就是,莫颜跟薄格虽然没有莫箐跟顾殊的辉煌成绩,却也是极为耀眼的存在。

        薄格再次出现,是在两个小时后。

        她先是给莫颜打了电话,解释说:“刚才在工作,没时间接电话,然后累的在工作室的休息室就睡着了,还是我的助理看了微博,受到惊吓,才跟我说的。”

        “哦,你没生气就行。”

        “这就算是公开了?”

        “嗯。”

        “也挺好的,你那边没问题吧?”

        “没什么问题,我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有女朋友了也没什么。”

        莫颜回答的时候,面无表情地刷新了微博,嗯,又掉了一万多的粉。

        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抬头就看到贾姐面色铁青,似乎是在跟合作商打电话解释,好像,有人要解除跟他的广告代言。

        “莫颜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贾姐都有些崩溃了。

        “反正早晚都是要公开的。”

        “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谈恋爱,你们准备什么?”

        最乱的时候,总是消息公开的前几天,后来就开始淡化,转而是支持的声音,尤其是薄格的粉丝,已经跑过来称呼他“嫂子”了,然后他的粉丝,去薄格那里称呼“师弟妹”,把莫颜感动得一塌糊涂。

        紧接着,就开始有栏目邀请他们两个人去参加访谈节目,各大综艺节目,也开始频繁地邀请两个人。

        薄格忙完了那一阵之后,也再次发了微博,微博只配了一张合影,与一个截图。

        相片是她跟莫颜,在她高考结束,在普罗旺斯拍的,那个时候,两个人还都很青涩,却看起来特别般配。

        截图,是一条手机短信,发送短信的时间,还是她在高考复习,莫颜发给她的,短信内容如下:

        薄哥,我肯定会对你好的,只要我还有一分钱,就会让你有肉吃。只要我还有一点力气,肯定会抱着你不松手。有你,有酒,有肉,有自由,天涯海角,我们一起走。

        微博内容,她只是@了莫颜而已。

        嗯,公开了。

        被鱼刺扎过喉咙,却还是喜欢吃鱼。经常会牙痛,却还是喜欢吃糖。

        因为愚笨,在爱情的最初,被对方的棱角伤得一塌糊涂,却从未想过要分开。

        欸,喜欢你啊……

        好喜欢你啊。

        你很特别,所以我特别喜欢你。

        薄哥么么哒。